pic

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

李洪志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九日于安娜堡



大家辛苦了!(热烈鼓掌)

我看到大家很高兴。在一年前你们不是这样,经过这样严峻的考验,可能你们没有那么大的感觉,我却看到你们完全不是原来的这个人了。我们大家都经历了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最严厉的考核,而且是邪恶的。过去我们无论做任何事情,大家都在想:我要怎么样学好法,我怎么样为大法做工作,我怎么样能够提高,我怎么样能够做的更好;总感觉是在学大法,而不是身在大法当中的一员。经过了这一年以后,我发现大家完全变了,你们没有了原来的那种想法。无论为大法做什么,无论你在干什么,你们都把自己摆到大法当中,没有原来的那种我想要为大法干点什么、我想要如何提高。无论你们做什么,都没有去想自己是在为大法做什么、应该怎么样去为大法做、我怎么样能够为这个法做好,都把自己摆在大法当中,你就象大法中的一个粒子一样,无论干什么自己就应该那样做。虽然你没有明确的这样的意识,或你没有明确的语言表白,其实你们的行动已经是这样,这就是我看到的大家经过这一年以后发生的最大的变化。也就是说,你们已经完全在法中了。特别是老学员,在这一点的表现上非常明显。过去呢,可以说你是个学员,我最近经常把“学员”讲成“弟子”,确实有了很大的变化。作为一个修炼的人,师父没有更多的那种常人的鼓励方式如何去表扬你们,如何去说你们做的怎么怎么好,因为你们是修炼的人,你们知道应该怎么做。

今天所发生的这些事情,是历史上早就安排好的,每一个环节都没有走偏。当然这种安排,它是过去旧的宇宙中的那些高层生命安排的,而且是层层层层宇宙中的旧的生命系统安排的。它们的目地呢,也是为了挽救这个宇宙,它们认为包括今天的大法、甚至于大法弟子,为了使这一切如何做好、如何圆满这件事情,尽心尽力了,它们自己这样认为。大家记的我在上次旧金山讲法的时候,我说宇宙大法谁也不配去考验,因为呢,无论这个生命在这个宇宙中它有多高的境界和层次,它都是这宇宙中的生命,都是这法给它开创的,也就是说它的生命都是这法造就的,它怎么能够反过来还要考验考验这法呢。但是,我也在过去讲法中跟大家经常讲,我说过去宇宙的法,这是生命所不能知道、也不允许生命知道的。当然啦,用常人的话讲,比如说,如果宇宙的众生他知道了宇宙中有法,那么在漫长的岁月中当宇宙众生偏离法之后,可能会带来许许多多问题,那么有的生命可能会去改动这个法。因为它有能力,它可能什么都干得了。所以宇宙的大法存在的形式是不准任何一层生命知道的。这样就带来一个问题,它们不知道这宇宙中有法,它们把这宇宙的大法能在宇宙中洪传当作了是我在证悟这个法。而且呢,它们也真是尽全力的为这件事情的成功,帮助我圆满这一切。可是又带来一个问题,什么问题呢?宇宙的所有众生都偏离了这部法,也就是说它们的境界和纯度用原始的宇宙大法的标准衡量,都不够标准了,那么它们对这件事情的所有安排与帮助就变成了我做这件事情的最大障碍,因为它们无论做的再好,都不会超越它们的境界。如果按照它们所安排的这一切去做,那么大家想一想,做完了那不也等于没做一样吗?做完了还是那个境界与标准,怎么能行呢?所以它们所安排的、所干的这一切是不能够承认的,也不能成立的。

那么就造成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它们所安排的这一切,不但不能够对正法起到正面的作用,而且成为严重的阻碍。今天在常人社会中这场邪恶的表演也是高层生命所安排中的一部份,这也是它们心性不够法的标准的最大展现,充份表现了不同层次参与者生命与心性的标准。这同时也给正法带来了一个有利的条件。什么条件呢?如果在正法当中,这些生命都不去表现,就很难摆放它们不同层次心性所在的位置,也就是说在正法中会有很大难度。那么也就是说呢,它们要对大法考验所干的这一切也就成了看它们心性所在的位置充份体现的表演;同时,也恰好学员们又有自己长期生存过程当中所积攒的那些不好的因素和在低层境界中所造的业,这些东西都得去掉,也就造成了学员在这件事情上的严酷考验,它们利用恶人给我造谣来考验学员对大法的坚定与否,就是这么一个情况。

我刚才讲了,这一切我是不能承认的,所以要清除它,包括这场邪恶。它们原来是想要把我们象过去的宗教一样对待。变异的观念使它们对于在历史上对神的迫害成了正当的,象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这些事情已经成了高层生命下来度人的一个范例,这怎么能行呢?这本身就是败坏!一个神下来度人,人把神钉在十字架上,人有多大的罪呀,到今天还在偿还。可是那不只是人干的,是更高层次的生命败坏了造成的。这一切它们不敢说它们自己有问题了,因为一切都在变异着、变异的偏离了法才逐渐的变成了这样。历史上没有哪一层生命敢触动它,一切都由纵横交错的、变的非常复杂了的因素左右着。这一切不纯的东西都得去掉,通通都得去掉!

这场邪恶虽然表现在常人社会,看上去是邪恶的人给我大法弟子们制造了这场魔难,实际上是不同层次变异生命的参与,我是指那些个败坏了的生命。没有参与的生命是大多数,但是也不纯了,都在正法的从新摆放当中。还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因为做这件事情的当初我就跟它们讲过,我说任何生命都不能使今天的人得度,任何的法都不能使今天的生命得度,谁也改变不了今天的人。什么意思呢?我告诉大家,因为今天思想变异的人自己察觉不到,是因为人的本质都发生了变化,无论采取什么样的修炼形式,你都只能改变他意识到的,却改变不了他本质上的变异。所以通过这一年多来,无论它们用什么样的办法、怎么严酷,都改变不了学员的根本问题,最后都没达到目地。它们为了让学员达到标准、达到它们的要求,它们利用了那些邪恶的生命狠毒的打学员,极尽最邪恶的方式它们还是达不到目地,它们就气急败坏的更加邪恶的针对学员。最后它们达不到目地还说它们尽了最大的能力。多邪恶呀!可是这一切邪恶的发生,作为庞大的宇宙中的层层生命他们却感觉不到这个邪恶。因为一切生命都是在变异当中。

它们达不到目地不是说这样我们学员就不行了,在正法中一切都能使其达到标准,我早就告诉它们不要这样做。任何生命,别说人,再高的生命,只要他是宇宙中的生命,我在正法中都能从本质上、生命的本源上、构成他生命的一切因素上把他纠正过来,去掉不纯,改变过来。告诉它们不能这样去做,法讲给了它们也不听,因为它不相信真实的一切。它们干了,那就是它们的罪。到现在它们还在这样想:我们极尽全力的帮你了,因为这么大的法,关系到未来宇宙的安全,所以你的弟子达不到标准是不行的,这么大的法不经过这么样大的考验是不行的。这就是它们想的,所以它宁可毁掉这一切,也得必须达到标准。所以呢,大法弟子面对着的这个考验是历史上从来没有的。大家知道,在历史上哪有这样现代化的舆论工具啊?铺天盖地;哪有这样现代化的运输工具啊?把世界范围缩的很小。所以这是历史上从来都没有的最严重的一场迫害。但是面对邪恶,学员所做的这一切,对于正法来讲,对于师父来讲,都是最好的,因为你们真正的表现出了对这场邪恶的抵制。而且它们完全是利用宇宙中最败坏的生命干着这一切。宇宙中的生命都在从新摆放位置,人不配考验这个法,神也不配,谁动谁是罪,这一切它们也看到了。

那么是不是不承认它们这一切的安排,那些没做好的学员也应该走向圆满了哪?不是。如果这件事情没有发生,我可以把一切生命都善解,统统达到圆满的标准。可是这邪恶的魔难发生了。大多数学员都在不同方式中走出来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救度世人;有的被抓、被打、被迫害致死;师父都被谣言恶毒的攻击。学员在生死存亡面前敢于走出来,在最大限度失去一切中走出来,做了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伟大的一切。相反,而那些不出来的、躲起来的、站到邪恶者一边认识的怎么还能是大法弟子呢?是不是观念站到迫害大法的邪恶一边干着坏事的也还是大法弟子呢?是不是同样具备圆满的威德呢?还一点,这个神呢,他不会象人一样。比如说有的学员被抓進去了,在严刑拷打中承受不了,就写了悔过书。可是呢,他心里想:我这都是骗他们的,出来之后我还炼,我还出去正法,还上天安门。可是这是不行的。因为这种观念在人这儿也都是败坏了以后才形成的,而那些神他不会这样,他没有这样的思想,他认准的路一定会走下去。

有许多事情用人的语言是很难讲清楚的,就象很多学员问我,老师啊,这件事情怎么不早点结束呢?很多人在痛苦当中都会这样想,我们快点圆满吧、快点结束吧。其实呢,这都是执著。刚才我讲了,它们能达到这样考验学员的目地,因为学员自身需要提高和消去最后的业力。生命在越来越向表面发展逐渐的变成一个神的过程当中,你没有自己的付出;继续提高,没有自己的威德的建立,那怎么能行?这一切我也都是反过来利用那些生命表现它们心性的同时给学员们建立威德。其实不管怎么样,无论一个生命他在常人社会中承受多大的痛苦,我告诉大家,和你们圆满了以后的果位相比,不成比例,真的不成比例!大家想一想,过去一个修炼的人经过一生的修炼,甚至于几生的修炼,可是我们今天在短短几年中就要人圆满,承受过程只是一瞬间,而且时间是推快的。将来回过头来看看,如果你能圆满,你发现那什么都不是,就象一场梦。

但是呢,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学员所做的一切,确实是了不起的。你们最伟大的是因为你们能够跟上正法。我刚才讲了,在常人社会中这场邪恶的表现都是宇宙中最败坏了的生命被放到常人社会中来干的。叫它们钻進三界中来,就是在利用它们。那些高层生命它不会亲自动手干常人这种坏事情,它就是利用下面这些邪恶的生命与邪恶的人去干这些事情,所以都是极其邪恶的。

我们国外的学员,有人想:我们在国外没有象国内的学员遭受的痛苦那么大,是不是我们在圆满中不如国内的学员?不是这样的。因为我们无论是国内和国外的学员是一个整体,当这件事情发生的时候,总得有人干这个,总得有人干那个。因为它是对法的考验,你在哪里、无论做着什么,都是在你自己应该做的这件事情中提高。每个人做什么,那都是有原因的。在圆满的境界中、在圆满的進程上没有任何差异,你该圆满在哪里保证你就去哪里。举个例子说,中国大陆邪恶的表现那么恶毒,如果没有国外学员的揭露真相和对国内学员的声援,大家想一想,那个邪恶是不是会更加肆无忌惮的干坏事?是不是这样?所以我们学员在证实法中所做的一切,有力的揭露了邪恶、抑制了邪恶,同时声援了我们中国大陆学员。所做的一切,不论是你走到天安门去,你在其它环境向世人讲清真相,还是在国外所做的洪法、揭露邪恶的真相,都是伟大的,因为你们是一个整体。当然有的学员走到国内去了,走上了天安门,了不起,师父告诉你了不起。但是呢,师父从另外一个方面讲啊,国外学员尽量不要去中国大陆,因为揭露邪恶需要你。有许多人过去问我,在提条子中也在写:老师,我们为什么在美国得法?为什么在国外得法?其实现在不就明白了吗?如果没有你们在这里做这样的事情,那在正法期间的这一切是不是就不完整?你就应该在这里做好你应该做的,这就是为什么在国外得法。如果你们都回国了,正法、揭露邪恶、减少大陆学员的迫害一事谁做?学员们了不起,真的了不起!你们尽力的做了你们应该做的。无论是在国内也好,在国外也好,表现出来的都是一样,都存在走出来、走不出来,对正法这件事情用的心大小,存在着同样的差异,只是环境上不一样。至于说我们有的学员遭受痛苦很大,甚至于失去生命,这些事情我以后会跟你们讲。当真相一显,噢,原来是这样。刚才我讲了,一切都有安排。

我们在向世人讲清真相的这个问题上,大家做的很好,同时我告诉大家,这件事情也是伟大的、慈悲的。看上去我们把一个传单给了一个常人,看上去我们把一个真相讲给了常人,我告诉大家,如果在正法这件事情结束之后,人类将要進入下一步的事,头脑中装了“宇宙大法不好”的这个人、这个生命,就是第一被淘汰的对像,因为他比宇宙中再坏的生命都坏,因为他反的是宇宙的法。那么我们在讲清真相的时候,清除了一些人对大法邪恶的念头,最起码在这一件事情上不是救了他吗?因为在大家讲清真相过程中有人得法,不只是去了他们的罪,同时还度了他。这不是说明你们做了更慈悲的事吗?做了更大的好事了吗?大家在极其艰难的情况下,在最邪恶的表现最猖獗的时候,我们还能够这样慈悲,这是最伟大的神的表现,在我们最痛苦的时候,还能够挽救别人。(鼓掌)这不是参与政治,更不是参与常人的事,因为我们在揭露邪恶中利用常人的形式的做法也没有错。所做的一切不是为了个人的目地,更不是为了常人什么组织,而是为了证实大法,揭露邪恶是为了让他们停止对大法与学员的迫害。

其实作为一个修炼的人,过去根本就不管你常人中怎么想。你想我好、想我坏,那都是常人的想法,对修炼人来讲无所谓。谁管你常人怎么样?修的是我自己,人修圆满了走了,常人爱怎么样怎么样,有罪了那人就去承受,不行了就進入历史的淘汰好了,过去就是这样。我们今天大法弟子所表现的慈悲,是过去任何生命在修炼中都没有做到的。作为一个大法弟子,一个最伟大的慈悲者,在人类社会任何环境当中都是最了不起、最慈悲的,对生命都是有好处的。讲清真相中不应该是这样吗?你们就是在这样做着,这是一个大法修炼者的慈悲,而不是常人的任何活动。

还有一件事,大家过去听说我讲过外星人的问题,有些不理解的、甚至不怀好意的记者也拿来作文章。我不会理会记者怎么说,我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将来人会知道。这里我可以跟大家讲,因为你们是大法弟子。其实那些外星人才是地球这儿的真正主人,无论哪一个时期,地球这个位置都是那样的生命。大家听说了,在《圣经》中耶和华讲他按照自己的样子造了人;黄种人也听说了,女娲造了人。为什么这样做呢?这在历史上从来都没有过。为什么把人造成神的形像呢?我告诉大家,过去如果把人造成神的形像,就是对神的最大污辱,就是最大的谤神。那为什么这一期把人的形像造成了神的样子哪?是因为大法将在那个历史的一定时期洪传,那时的生命得能够配听这个大法,一帮动物在这里听大法是绝对不行的,就因此神仿造自己的形像造了今天的人。(鼓掌)但是呢,造人的初期,可不是你们,也不是今天的人类;现在只是人的这张皮还是当初的,当时的人就是人。所以那些人都在小一层粒子的空间中,就是人所说的阴间,也就是说,在低于最大一层粒子的空间;而这张皮呀,表面上还是人的皮,可是实质上都不是人了。神所指的人皮,可不是人所说的人的皮肤,而是最大一层粒子构成的人的整体,包括人的内脏。

过去的人在地球上越来越少,因为这个人皮被高层生命占据的越来越多,因为这里在传大法,高层生命都看见了,这是生命能够得救的机会,那就是進入未来的最大保障。但是呢,这件事情也被那些旧的生命们给做了安排,它们把来到世间的这些生命分成了得法的和给大法制造魔难的。它们认为,制造魔难的将来也得圆满,因为没有它们制造魔难,修炼的就不能圆满。可是在我这儿这个理就行不通了,在宇宙任何一个时期、任何一个生命来度人都可以,但是在正法期间就行不通了。(鼓掌)为什么行不通呢?大家想一想,整个宇宙都在从新摆放着一切生命心性所在的位置,那些迫害大法的邪恶生命把它摆到哪儿去呀?能和圆满的生命一样吗?能和伟大的神摆在一起吗?这是绝对不行的。

这一点开始它们不相信,现在它们清清楚楚的看到,那么也就相应的带来一个问题。什么问题呢?因为人类有百分之五十的人要得法,那就是几十亿人;可是他们都没有那么幸运,没能够在正法时期当大法的弟子。也就是说呢,他们将在人类的下一步时期当中要学法、得法,但是那个时期得法就不容易了:人人都有一本书,可是思想差一点儿都得不到法,这是下一个时期的事。因为许多生命看到了这个正法的实际情况,有许多生命、也有许多人,因为人也有明白的那一面,他们就不想干坏事了,他们也要正面的去得法,大约在百分之二、三十左右,那么也就是说人类将有百分之七、八十的人将要得法,正面得法,不给法制造魔难,这是将来的人得法的情况,所以说要得法的人是相当的多的。当然了我现在做的这件事情,如果有新学员得法,那他很可能就是下一批得法的骨干、精英。可能有的学员也感觉到了,有的人得了法之后他回家去炼了,不来了,好象没有音信了。也许象种子一样埋下去了,也许有其它原因,两方面都有。所以大家做的事情是伟大的,是了不起的。人类的情况很复杂,不是简简单单的从表面上去看这个人。所有在正法期间表现邪恶的也都将得到他们应该得到的下场,这是一定的,因为一切生命都在从新摆放他的位置,破坏大法的生命可想而知把他摆到哪儿去了。今天正法中的一切都必须得要求绝对的严格、绝对的正,这就是和过去所做的一切的不同。

在具体方面啊,从去年“四.二五”以后直到“七.二零”发生的事情中,有的学员开始的时候出现了许多思想上的波动,这也是正常的。因为你有常人的思想在,你才能修炼;有常人的思想在,你才会摇摆;有常人的思想在,你在摇摆当中能确立了你应该走的正确的路,这就是修炼。所以那个时候我们很多人都在想:我学的这个法对不对、正不正?李洪志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个造谣中伤的邪恶势力,它说的对不对?这些问题每个学员都思考,或多或少你们都在思考,这也是给你们一个思考的机会。不是错。冷静下来,你们走了自己应该走的路,不需要人用什么语言来表白、说自己认识的如何,你的行动已经证明了一切;能够在大法中走到今天,你的行动已经证实了你要的、作为一个修炼人应该走的路。所有能够走过来的弟子,都是伟大的,都了不起。(鼓掌)

在这个过程当中,学员们碰到许许多多具体问题、很多困难。开始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做,后来渐渐的明白了,摸索到了,知道怎么做了。特别是在那个时期,我根本就不说话,因为我要讲话考核就不算了。不算了会带来两个问题:旧的势力会竭尽全力的破坏,认为这是邪法,那将给我正法这件事情制造很大的麻烦,给整个宇宙制造很大的混乱,这是不能行的;再有一个问题呢,因为当时铺天盖地压下来的邪恶非常的大。我们在明慧网上看到登出来的图片,看到地球象撒旦脸的形象,那只不过是地球上业力的表现形象。因为每一个业力的微粒它都有不同的业力形象的,那么它也有整体形象,那就是业力的形象。可是呢,当时那个邪恶啊远远超过了这些业力很多倍,对许多层生命来讲都是极其可怕的,不只是地球被邪恶覆盖了。它们认为要不经过这样大的考验,那就不应该成为这么大的法;可是它们也知道这么大的难下来,人承受不了就将毁掉了,而且知道大法弟子是很难在这样的难中走过来的;可是它们也想毁掉就毁掉了,它们甚至把我都当作修炼的人。它们认为要证悟这么大的法,那就得这么大的考验。大家想一想,讲起来容易啊,实质上是极其可怕的。当时那个环境是无法形容的,极其恶劣。但是我们无论国内国外的学员哪,当时都有那个感受,也都看到了那个邪恶在世间上表现出来的那个邪恶的成度,表面上看那只是一种人的表现,而那实质上那种邪恶的因素它在操纵着人。这个东西一开始的时候,我就在极力的销毁它,但是太庞大,因为你销毁它再快,也得有一个过程,九个月的时间哪才把它销毁掉,这还是从来都没有过的,非常的大。当时因为这个邪恶太大,学员们不可能承受的了它,那么不去承受它,在考验中它们就不算,你光消灭它还不行,所以还得承受。可是呢,我知道学员如果去承受的话,那就很难走过来了,所以我只能让学员去承受人所表现出来的邪恶,而这个实质的东西,我就把它承受了。(鼓掌)这里不是给你们讲师父怎么了不起,不是这个意思,是给你们讲这个过程。当这个东西销毁掉之后,情况就变了。从今年三月份以后,这个形势逐渐的就变化了,恶人没有那些邪恶的因素的操纵就没有精神支柱了。现在它们认为,对大法的考验,已经合格了,这些事也在结束当中了,只是还有一部份人没走出来。

当然啦,还有其它的我不讲话的原因。其中一个原因我也要看一看我的弟子──未来将圆满的这些伟大的神,在这场劫难中的表现。当然还有其它原因。但是魔难中每一步啊,都是你们自己走过来的,我没有说一句话,大家整体上都能够走的非常正。不能说每个人的思想动的念都是百分之百的对,可是最后你们所做的一切表现出来的是伟大的,因为那个时候师父不在,从这一点上看,这些给我们制造这一魔难的那些生命、那些旧的生命也佩服的无话可说。该做的、该承受的,大家都堂堂正正的、了不起的走过来了。

当然,形势虽然还在好转,可是邪恶还没有最后除尽、还在表现,不能掉以轻心,还要继续深入的做好我们应该做的事情,在圆满这条路上真正的走好你的每一步。不要以为现在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考验,其实是无比伟大的,因为你在证实法,因为你们是在最艰难的时候做的。别看有些事情好象和常人做的一样,他们是为私的、为常人的目地做的,而你们却是为了大法,基点不一样。你们是修炼的人,将来就会看到这些的伟大,那其中有你们现在知道的、有你们现在不知道的神圣。从常人的表现形式上看,感受不到那么的伟大,因为不能够让你们有骄傲的心、自满的心,师父只能让你们更加努力、走好每一步。在这一年当中啊,在讲清真相中,你们在修炼过程中、在维护法的过程中有着各种各样的魔难,碰到的各种各样的问题,你们都靠自己的思考、自己做出的决定走过来了。师父的事没有白做,师父无论为你们做了什么,都是值得的!(长时间鼓掌)真的了不起!(鼓掌)

关于那些具体的问题,我想有机会呢,找时间跟大家去讲。不是每一个法会我都能参加,我每次出来都是有目地的,不是随随便便的跟大家去讲什么,特别是在现在这种情况下。所以将来我会找时间详细的跟大家谈,今天就不讲那么多了。希望大家在正法这件事情与揭露邪恶这件事情上做的更好,这也是在修炼其中。

就讲这么多,谢谢大家。(鼓掌)

打印版

注:打印时如果出现"表头" 和"表尾",可以在打印设定选择项中取消表头(Headers)和表尾(Footers)选项。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