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巡回讲法

李洪志

二零零二年三月



大家好!(鼓掌)

好长时间没和大家见面了,有几件事情跟大家讲一讲。等我讲完之后如果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跟我提出来,顺便给大家解答。

主要讲三件事情。第一个是大家要重视学法。这个问题我经常对你们讲,但是今天讲的不一样,我要把更大的原因讲给你们。学好法对每个大法弟子是至关重要的。因为你们和过去的任何一种修炼方式,与过去的修炼人,差异很大,是因为你们的使命很大。宇宙的法在这里传,谁来听法?听法的生命将做哪些事情?这一切都有更重大的意义。过去我说大法弟子是伟大的,实际上你们承担的责任是相当大的。你们只知道有学员和我过去有约,其实还有很多学员是从非常遥远非常庞大的其它天体大穹来的,目地是来这里结缘。还有一部份是在这次传大法时進来的,因为门都敞开了,有很多根基不错的人也進来了。所以我们大法弟子主要是这么三部份人。

大家想一想,遥远天体来的生命,来这里来干什么呢?是宇宙要正法,他们是遥远的天体大穹里非常庞大的生命群的代表,到这里来与师父结缘,在正法中,在整个宇宙的从组中不至于落下,目地是为了那里的众生能得救度。那里有庞大的不可计量的生命群。那么能够和我签约而来的这些人也不是简简单单的,也来自很大的天体,如果层次很高的话,大家想一想,那不是也代表着相当庞大的天体吗?还有一些是这次传法進来的学员,多数层次也是很高的。

我刚才讲的是谁来听法,如果是这样的人来听法,大家想一想,每个大法弟子是不是代表着不同的庞大天体来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大法弟子自己修的好与不好是不是决定了那些庞大天体生命能不能得度的问题呀?我告诉大家,那是肯定的。

因为那庞大的天体在你以下,几乎就象你的身体一样,因为你就那么庞大。那里面有无数的众生,数不尽的宇宙穹体。你们的修炼,决定着那些庞大的生命群的好与坏、留与不留啊!你们自己在人世间表现的人身,其实在微观上看也是一个巨大的系统。这部份身体随着你们的修炼,开始是去病健身,慢慢的身体会向高能量物质转化。表面上变化不一定很大。宇宙在正法中是从微观往表面上突破,大法弟子在修炼中你们也是从微观往表面变化着。微观上的身体随着你们修炼,层次突破的非常快,而且绝大多数学员在修炼中表面身体已经所剩不多了。层次越高你的责任越大,越高就代表着更庞大的天体更加众多的生命,你将对那里负责。也就是说你们人的身体,随着你们不断的修炼就会不断的改善,变的越来越好,同时向神的身体转化。如果你们修的不好,大家也看到了,表面身体的变化相对来讲也小。也就是说你所代表的那个庞大的天体和你的身体是一样的,是对映的。那么可能就会有众多的生命因为你修的不好,他们不能得度;就是因为你修的不好,他们不能够变好;你有很多心不去,干扰着他们,反过来他们也干扰着你。

我经常讲学好法,我每次在法会上或者在其它环境见到学员的时候都在讲,我说啊,大家一定要重视学法,再忙也要学法。当时我不能给你们讲这么高深,也不能够把这件事情说漏。经过这场魔难你们更能深刻的认识法了,在修炼与证实法中更成熟了。今天可以告诉你们了,你们的修炼绝不是为了个人简简单单的圆满问题,你们的修炼是在救度着对你们寄托无限希望的与你们对映的天体无数众生,你们的修炼是在救度着每一个庞大的天体大穹中的众生。

我为什么说大法弟子和过去修炼不一样?我说大法弟子伟大,如果你们修的非常好,那才是一个真正伟大的圆满。大法弟子的圆满,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生命跳出三界就完了。大家想想,因为你修好了,那庞大宇宙的生命变坏的就少,淘汰的就少。当你回去的时候,他们真的把你当作是他们的主、他们的王,无限的敬仰你,因为你救度了他们,你为他们付出了,你给予了他们一切。如果你们修的不好,那么就有许多生命将被淘汰,因为无可救要的生命不淘汰也不行。为什么呢?在这场迫害当中不同空间的生命,好与坏都起着作用。不好的生命在干扰着正法这件事情,迫害着学员,同时也干扰着你,所以一定要严肃的清除。修的不好就会淘汰很多生命,那么等你圆满的时候,等你归位的时候,你会发现当初对你寄予无限希望的那些生命被淘汰的非常的多。那么在这个宇宙大穹中,你代表的天体很可能就是残缺不全的,无数的众生被淘汰掉了。

大家知道这场迫害当中,有许多学员认识不清,把它当作是一种常人对人的一种迫害。实际上这场迫害完全是旧势力安排的对大法弟子前所未有的邪恶考验,而被其利用的邪恶生命不叫其知道真相,它们真的在破坏。我虽然不承认这一切安排,可是它们毕竟干了。它们在历史上安排的一切我都不承认,正法中也是在彻底否定它们。那么在这场对众生的迫害中,我们就要向人们讲清真相,同时修好自己,正念中清除邪恶。我们虽然不承认它们这一切,可是它们在这场迫害中的恶毒诽谤毒害了无数的众生。

如果当今世上的人,真的绝大多数都是高层次上来得法的,大家想想,他们可就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个生命了。一个如来佛就代表着一个庞大的生命群。何止是如来呢,来到人世间的都很有本事啊,有许多天体的王、主都来了,他们代表着庞大的天体。可是進入常人社会中他们都迷在这里,甚至于在这场迫害当中也参与了对大法的迫害。那么这样的人如果被销毁了,大家想想,那就不只是他自己被销毁了,销毁的就将是一个庞大的天体。

我说大法弟子了不起,在这场如此严重的迫害中,你们还在向世人讲着真相,救度着众生。你们救度的那些生命,大家想想,那是简简单单的普普通通的一个人吗?如果他真的对映着庞大的天体,你对他讲清真相的时候你救的就是一个庞大的天体,庞大的生命群,救的是一个主,一个王。我说大法弟子不伟大吗?大法弟子碰到的事情都是非常大的。过去讲普度众生啊,救的只是一个小小的人,普普通通的常人哪。那不配大法弟子去做,用不着我的大法弟子来做,你们做的都是相当大的事情。在今天的这场迫害中,一个普普通通的常人要是能够对另外一个人说:你不要迫害法轮功,法轮功是好的。此人因此而没迫害大法弟子,甚至于将来有机会留下来得法。如果他先前是高层次下来得法的,修炼就会快。那么大家想想,他的圆满是一个巨大生命群的圆满,一个王一个主的圆满。然而他的圆满却是一个常人使他有机会圆满的,这个常人,一个普普通通的常人都会成为一个大的神。更何况我们大法弟子做这么大的一件伟大的事情,救度的不止是一个人几个人,而且还在继续主动的在向世人讲清着真相,不断的在做着这样的事情,救度着更多的生命,不伟大吗?

我以前讲,个人修炼圆满对大法弟子来讲不算什么。那只是一个修炼过程中大法弟子在奠定你们自己的基础,准备着做更大的事情。如果只把个人的圆满当作是最高的事,我说那不配当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什么叫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啊?全世界我知道实质上有七十亿人。我们大法学员全算上,当初也只不过就是一亿人。这是什么比例呀?那些人就不能得法吗?下一步人还要修,还有人圆满,但那只是个人修炼而已。是因为第一步得法的叫“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你们和正法时期同在,大法赋予了你们伟大的责任、使命;而将来人得法的,他们只是个人修炼而已,他们就没有这个荣耀,他们就摊不上这样伟大的事情。所以我们救度众生的这件事情不是很了不起吗?很伟大吗?其实也很紧迫。

我刚才讲了,如果我们修不好啊,将来的圆满对我们大法弟子来讲那就不只是一个痛心的问题。人家修好的,回去了真是一个大圆满,对其寄托无限希望的众生全都被他救了。而有的修的不好的回去后,其宇宙是残缺不全的。在这场迫害当中走向反面的,甚至于做了很不好的事的,我告诉大家,师父也不想丢下他们。(鼓掌)他们表面的一切,是带不回去了,由于他没修好、没做好,那些巨大而又众多的生命都不行了。因为我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不承认这场迫害。表面与大法弟子的本质是被旧势力隔开的,所以大法弟子有很多事情是无能为力的。而表面是被邪恶生命操纵带动着干了一些坏事,是因为有执著心被邪的生命所利用了,所以我会把大法弟子的本质提出去。而安排操纵大法弟子表面干坏事的旧势力与那些被旧势力利用直接迫害大法的邪恶生命都将被削去果位,削去一切能力,打入被其迫害的大法弟子由业力与各种后天形成的观念构成的那部份人身中,这部份人身都是将要在新陈代谢中去掉的,也就是被它们利用的那部份,打入后一起下地狱,因为真正的坏事是旧势力利用邪恶的生命操纵人的业力和观念干的,使我的弟子当初怎么来的怎么回去,但是什么都没有带回去,同时哪,回去以后,他所代表的庞大的天体全是空的,没有了先前的一切生命,因为他没修好,一切都变坏了,都淘汰掉了,只有再造了。所以说,个人在修炼中你们不断的坚持学法是非常主要的。你们学不好法,在做大法的事情时,有很多事情也难以摆正、难以做好。如果你们学法学的好,很多事情做起来就会容易一些,同时,不容易出问题。所以说,再忙也要学法。

刚才我讲的是第一件事情。第二件事情,就是我们要重视讲清真相。大家要清楚讲清真相对大法弟子太重要了。你不只是个人修炼问题。你个人的修炼是在救度着你自己所代表的庞大天体中的生命。你在讲清真相中,你在救度着更多的甚至更大的其它的庞大天体与那天体中的生命,因为这是大法和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我刚才已经讲了,如果世上很多生命都是有来头的,他们是什么王、主、很大的天体的神,那么他们所代表的就是很大的天体与众多的生命群。你救度了他,大家想一想,你是不是救度了一个神?很可能是一个非常高的神,而他对映着更庞大的天体与无数的众生。那是什么威德?这是个简单的问题吗?只有大法弟子才会被赋予这么重大的使命。

所以,个人圆满对于你们来讲不算什么。在历史上,你们有过多次修炼,很多时期都走过这样的路,目前对你们个人圆满标准的考验根本就不算什么,那是对大法弟子掌握法的衡量标准。你们个人修炼的圆满过程实际上就是给将来维护法、证实法奠定基础,因为你们得有一定的素质,对法有深刻的认识与掌握,同时在你们个人修炼的过程中,得圆满完成你们个人所能够达到的标准,在关键时刻才能真正的去证实法,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所以大法弟子的责任哪,不是为了个人圆满,而是在证实法中救度众生,那才是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那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的伟大之所在。

我告诉大家,其实世上的人啊,在当初神造人的时候,人皮里边的那个人的主元神,在近代渐渐的都留在另外空间了,不让他们转生过来。这张人皮绝大多数都被高层生命给占了。也就是说,他们要来得法,要用这张人皮,这其中包括大法弟子。那么,你们的讲清真相这件事情就非常重要。

当然了,很多学员在默默的做着大量的讲真相的工作,发传单哪,打电话,利用电脑网,上领馆哪,还有的通过各种媒体形式在向世人讲述着大法的真相,揭露邪恶的迫害。中国国内的学员更了不起,在极大的邪恶压力中证实着法,救度着众生,都是了不起的、伟大的。而且大家做的都非常主动。不管是严寒酷暑,冰天雪地与大雨倾盆,无论世人态度如何,困难再大,大家都在坚持着。这些师父都知道。我看到了,我高兴,我知道你们在自觉的做着你们应该做的。整体大法弟子都在这样做着。当然有个别不精進的,有个别认识不足的,代表不了这个主流,主体都是非常好的,而且没走出来的也在陆续的走出来。我已经多次的在肯定了你们所做的一切。也就是说大法弟子基本上都是按照正法的要求在做。这一切是没有问题的,而且非常好。

我刚才讲了两件事。第三件事,就是你们发正念的问题。这是大法弟子当前要做的三件事情。发正念这件事情对我们大法弟子来讲,也是一件非常伟大的事情。在一九九九年的“七.二零”以后啊,这种铺天盖地的对大法的迫害,对大法学员的迫害,对世人的迫害是史无前例的。历史上在对基督教、佛教和其它宗教的迫害,都没有达到这么邪恶。那个时候,还没有这么庞大的舆论工具,交通工具也不发达,迫害只是局限在很小的局部地区。今天中国的面积很大,受害的众生众多,在中国一地就有十几亿人直接受害。但是这场迫害不只是局限在中国大陆,实质上这场迫害是全世界性的,谣言毒害了全世界的人。同时铺天盖地的造谣舆论对大法弟子形成了巨大的压力。更为严重的是这些造谣、中伤把全世界的人都毒害了。这是宇宙的法,是造就一切生命的法,哪个生命的头脑中要是装了对大法不好的思想,大家想一想,现在在正法中,一切生命都在按着其生命对正法的态度决定着生命的留下与清除,这个生命当法正人间时还能要吗?法正人间一开始时就要被淘汰。所以这不是对全世界全人类的迫害吗?

大法弟子了不起。迫害开始的时候大家都没有碰到过这样的事情,没有心理准备,有点不知所措。后来逐渐的冷静下来,渐渐的大家都走出来证实法。现在大家更加理智的在揭露这场邪恶,挽救着众生。目前我们基本上能叫全世界所有的政府、全世界绝大多数的人都知道了我们法轮大法的好,都知道了我们是无辜被迫害的,都知道了中国邪恶的流氓头子的丑陋与恶霸的变态嘴脸,看清了政治流氓集团的邪恶。我们面对的是一个被极其邪恶的政治流氓统治者操纵的庞大的国家宣传机器,我们能使全世界的人们都了解了迫害的真相,把被诬陷与造谣毒害了的世人救出来,了不起,真的了不起。中国大陆内的弟子在严重压力的情况下,更是在这样做着,使中国人觉醒了。使全世界的人都觉醒了,都知道了这场迫害的邪恶,谁也不去随从它,都在抵制它,那邪恶还能支撑下去吗?其实操纵迫害的邪恶因素现在已经非常的少了,旧的势力认为考验大法已经不够用。邪恶也看到了,大势已去,大法永远也不会被铲除。

大家还记的吧,在你们刚刚开始发正念时,那些邪恶的迫害大法弟子的生命马上排着队,摆着阵势,打着鼓就来了。由于大家经过一段时间的发正念,大量的清理掉了这些邪恶的因素,现在你们在正念中发出的功都得到处去找那些邪恶的东西了。大法弟子一立掌它就逃了。大法弟子能用正眼去正视恶人,恶人马上避开目光。因为正念使操纵恶人的邪恶生命被吓跑了,因为它们知道逃的慢一点将瞬间被大法弟子的正念清除掉。所以邪恶现在不断的向中国的邪恶的中心收缩,在全世界其它地区控制人思想的邪恶因素已经在最后的清除中。

记的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刚刚开始的时候,全世界很多地区没人知道大法是怎么回事,中国忽然间出现这么大的一个镇压,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全世界的媒体都在转载中国造谣媒体的宣传,当时的压力很大。当然了,这只是个形式上的压力,还有本质上的压力。就这形式上的压力也是史无前例的。大家顶着这样的压力,把这一切正到现在这种成度,真的了不起。

当时呢,宇宙中注定要淘汰的邪恶因素从上边压下来的时候非常的大,把整个三界呀,层层粒子构成的空间都挤满了,全宇宙的邪恶都压下来了。这么大的东西,压向了人类,压向了三界。你们看到了,当时媒体报导的地球的照片象个魔鬼的脸,那只是地球表面一层空间的表现。如果不是正法的话,三界内的生命一个也活不了,因为那个东西足以销毁相当庞大的天体。当正法之势把所有压下来的东西销毁掉的时候,整体抑制人们思想的因素就清除掉了,这时形势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过去讲真相的时候,很多人根本就不听,而且表现很恶。当这些东西被销毁掉了的时候,你们再去讲真相时,人就愿意接受了,也能听了。但是还不够理智,因为钻進三界里的那些邪恶的生命还在操纵人,还在操纵着有对大法不好思想意识的人。由于受造谣媒体宣传的影响,这种人相当的多,所以当时对我们造成的压力还是很大,而且很多邪恶的生命是非常低下的。在这种情况下,我告诉大家发正念,在发正念中清除了操纵人的邪恶因素后才从根本上使世人清醒了。

在整个正法过程当中,我的功是从微观向表面上来的。实际上速度是非常快的,我一会就讲这个正法的速度问题。在正法之势没做到人的表面之前,也就是正法不断往这个表面上来,而表面上这点没有被正过法之前的空档,就在这个空档的时间里,邪恶的旧势力表现着它的一切,利用着最邪恶、最底层的那些乌七八糟的奇形生命来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而大法弟子也是在正法未到之前的这段时间中在证实着法,救度着众生。一切表现都在这段时间里。

没有彻底正完法之前,剩下的这部份空间正法之势还在继续穿越着。但是在正法之势还没走到表面空间之前,表面空间里边还有宇宙旧的法、败坏了的法在,所以这个旧的法在制约着正法未到之前旧空间中的一切生命。如果把这个旧的法过早的毁掉,也就是说在正法到来之前就把旧的法毁掉,大家想一想,那会出现严重问题:宇宙上下,横向空间,纵向空间,一切空间都将被打乱,宇宙里边的所有的时间都将不存在,变成一个最大的空间,变成一个最快的时间,所有旧空间里面的一切生命会在一个最快的时间中以最快的速度全部烂掉,一切物质马上就会坏掉,整个剩下的还没有被正过法的旧宇宙的表面一切就完蛋了,马上就解体。旧宇宙没有正过法的这点表面也是由无数庞大空间、无数众生、无数神所组成的,所以在没正完法之前还不能够毁掉它,否则那里的众生就会在正法没到来之前解体了,就得不到救度。师父不只是在救度你们与世人哪,也在救度那些高层生命啊。旧的生命看不到新宇宙什么样,也不允许它看,那么它们就遵循着这个旧的法理在维护着这个旧的宇宙的一切。所以我按照新宇宙的要求它们,它们不干,它们看不到。那么在正法中旧的法实际上就在起着干扰我与大法弟子的作用。我是能毁掉它的。刚才我讲了,为了救度众生不能毁,一旦毁了,这些生命都将不能得度,这部份天体中的众生就全完了。而且我们大法弟子的主体还在这里,救度的难度会更大。

所以有许多事情是不能简单看的。不破除这个旧的法,就会给正法带来难度;破除这个法,就给救度众生带来严重后果。大法弟子发正念清理邪恶对你们的迫害,正念纯正的做是可以的,旧的法理也是这样的理。这与正念对待修炼、正念救度众生是一个道理。所以你们能做这件事情。如果师父替你们做,那么这个旧的法理与旧的神就不干,由于很多事情我都给你们做了,再超格的多做,或者是全包下来做,那么这个旧的法理和旧的宇宙的生命看到,它们是绝对不干的。它们认为你们的一切我都包了,大法弟子自己没有修,所以它们就会起来阻挡。

当然阻挡我也能清理掉它们,这么做行不行哪?有许多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你比如说我举个例子。中国国内有些学员有时做的不是太好,当他们被抓去迫害的时候,那些恶警在打他们时,打的很厉害。可是,那个时候有的学员,正念是不足的,所以遭受的迫害就更加严重。邪恶在打他的时候,他也忘了自己是大法弟子了,也没有想到,我求救师父帮助。有的求救师父的时候也带着强烈的怕心。很多当被打的很痛的时候嘴里却在喊:“妈呀!妈呀!”完全把这迫害视为常人对人的迫害了。那么这个时候我去保护他,这些旧势力它就不干了,因为它在维护着旧的宇宙的理。它认为那是宇宙的唯一理,新宇宙它看不到。它就要说:“这是你弟子吗?你看他把你当师父了吗?他把自己当作修炼人了吗?他有正念吗?他放下生死了吗?他做到金刚不动了吗?”这个时候师父真的被它们指责的无话可说呀。当然了,一时一世的表现不能说他就不是我弟子了,它们也懂,它们就会说:“我们打他的目地就是要把他正念打出来。你看他连你都不认嘛。他也不把自己当成大法弟子。”

所以有些时候真的叫师父没话可说。可是因为宇宙在正法,我是从根本上不承认这场迫害的,我是可以彻底把操纵与利用邪恶生命的神与邪恶生命一起清理掉的。不管多高层次,不管谁打的、谁操纵的、谁利用的、谁安排的,我都可以一把抓在手里毁掉。师父坐在这儿就是一个常人,你就把我当作常人。可是师父在另外所有空间的身体,巨大无比,一个比一个大,宇宙再大,也没有我大。(鼓掌)可是大家想一想啊,我要把这些生命毁掉了,而旧的理,那个没被正过法的庞大的表面宇宙空间中的生命都看的见,就会说:“你干什么呢?”那么它们就会全都群起而攻之,和我形成一种对立。即使这样我还能消灭它们,它们不管来多少,我都能给它们清理掉,削去果位打入地狱。大家想一想啊,我是来救度众生来了,那些神就不是生命了吗?是更高级的生命啊,更值得度的生命啊。而这个大法弟子表现的不象个大法弟子的样,我却为了他,消灭无数无数的神,大家想想这么做对不对?不对哎。所以我告诉大家,有些事情师父是很难办的。并不是师父能力不行,是为了所有的众生得度啊。你们自己做正的时候师父什么都能为你们做。如果你们真的正念很强,能放下生死,金刚不动,那些邪恶就不敢动你们。因为它们知道这个人你不叫他死,对他什么迫害都没有用,邪恶也只好不管他了。如果在这种情况下邪恶还要迫害,那师父可就不客气了,师父有无数的法身,而且还有无数的帮助我做事的正神也会直接清除邪恶。我以前不是告诉你们了嘛,你们每个大法弟子都有天龙八部护法,都是因为你们做的不够,众神都被旧的宇宙法理限制的干着急没办法。

那么旧的势力到底和我是什么关系?我就讲讲这个问题。其实呢,这些旧的势力啊,严格的说,它们不是为了毁掉正法这件事情,它们也不敢毁。它们的目地,虽然不纯,它们也想要使正法这件事情能够成功,只不过是它们要这一切按照它们要求的做,按照它们的要求正法,那是绝对不允许的。因为宇宙里边的生命全都败坏了,它们生命构成的本源因素都不纯了,因素的因素都不纯了,这些是它们自己都发现不了的,用什么办法也无法使自己真正的纯正了。它们自己都无法符合正法与新宇宙标准的要求,它们如何正的了法?正法怎么能按照它们的要求做呢?正法后新宇宙的产生,是按照旧宇宙的生命标准与要求建造的,那不还是旧的宇宙吗?成了换汤不换药吗?旧宇宙的一切众生它们根本就不知道宇宙先天最纯正的时候是什么样,怎么能按照它们的要求做呢?所以是不能够承认它们的。但是它们出于不想在成、住、坏、灭的旧法理中解体,本能的要解救自己。它们做这件事情的时候,从宇宙最高生命到最低的生命都参与了,整个一套系统下来,每一层次都有百分之二十的生命参与,每一层次又都在安排着具体如何的帮助我来正法。可是层层生命都不纯了,连最后那个生命,都不纯了。在帮我的同时它们都隐藏了保护它们自己的私心,都想要改变别人而不想改变自己,谁都不想动自己,甚至于最大限度的保全自己执著不放的东西。整个过程中有很多事它们干的都非常不好,有些它们是有意干的,而有些它们自己都意识不到是很坏的事情。所以它们所干的一切都是达不到新宇宙标准的,连这个旧宇宙的初期标准都达不到,那距离新宇宙要求的标准就更不是一回事了。新宇宙到底是怎么回事,它们无从知道。在这关键的时刻众生对正法的表现都决定着众生的未来,也就是在正法中考验着一切生命,从新摆放它们的位置,其中包括被淘汰。所以新宇宙什么样根本就不允许它们知道,正过法的一切与它们所安排的一切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说到这我先讲一下时间。其实正法的时间是很快的。在天体之外造就这新宇宙的一切,那就是挥手之间的事,就这么快。这虽然是一种形容,但是确确实实就象挥手之间就完成了一样,就这么快。那么为什么我做这件事做了十几年了呢?其实宇宙里边啊,有不同的空间,而每一个空间中又有不同的时间。宇宙中从大到小,从无限微观到无限洪观有无数的粒子,而每一个粒子上都有一个独立的时间,每个时间都有长短的差异。而粒子和粒子构成的不同的大小世界它里边有时间,而粒子和无数粒子构成更庞大的天体里边还有时间,同一层次的粒子整个存在的庞大粒子群它还有更庞大的时间。宇宙中的时间多的象宇宙的生命一样无法计量,而且宇宙总体上还有一个总的时间,里边有无数无数的具体在各个空间中起作用的时间,这一切都是为不同空间中的众生存在的方式而造就的。那么有的空间时间很快,有的空间时间就很慢。就包括我刚才讲到的这个空间快慢这句话,从我开始讲到现在,有的空间的时间和我这是同步的,有的空间已经过去了好几天了,有的空间已经过去了多少万年了,有的空间已经过去多少亿年、多少兆年了,就这么快。因为宇宙太庞大了,里边的粒子无限的微观,无限的洪观,它们都有自己的时间存在。大家想想,整个宇宙,不管它多大,不在宇宙任何时间概念里做,在一切之外正这个法。在宇宙时间的外围做,不限制在任何一个时间当中。宇宙再大,时间再多,在天体之外,挥手之间就完成,这个速度快的比宇宙中再快的时间都快。可是呢,大家想过没有,就这一挥手的时候有的地方已经过去多少亿年了。

人类的这个空间还算可以了,从正法开始才十几年,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到现在才过去两年多时间,四个年头,我正法也不过就是十几年的时间。大家想一想,那不很快吗?实际上是很快的,就这么挥手之间就完成这一切,在人的空间当中时间表现出来的差异是十几年。而且从正法以后宇宙的整体时间都是被推快的。一九九九年七月以前,一天是过去的一秒钟。现在还在不断的加快,目前的一年大约是过去的一秒钟,这还是平均数,而且还在加快。

大家想一想,这么快的速度,在你整个生命的历史当中,在你生命的永远中,什么也算不上。将来你回过头来看看这一段时间,就是一瞬间,什么都不是。你们当初在这场迫害中都觉的度日如年,就包括现在一段时间也有很多学员在想:什么时候结束啊?这迫害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因此有人就想师父在诗中写过说春天要到了,(众笑)就想:哦,是不是春天就要结束了。我以前在诗中还写过秋天,(众笑)那有的学员说:一定是秋天要结束了。那秋天过去了,没结束,好象有种失望的感觉。大家想一想,这不是在用一颗常人之心对待这一切了吗?

一个人想,俩个人想,三个人想,那也不是回事。如果整体大法弟子更多的人大家都在这么想,那是不是一个强大的心、强大的障碍呀?你没有真正的利用好这段时间,你希望它赶快结束。大家想想,今天咱们就结束,那么中国得死去多少人?很多人对映着更大的天体众多的生命,马上结束,得有多少生命将被淘汰?我们不能清除他们头脑中敌视宇宙大法的邪恶念头,而他们有很多又是代表着庞大的天体,因为他们的淘汰,与他们对映的宇宙得死掉多少生命?淘汰多少生命?大家想过这样的问题吗?你们是大法弟子,历史赋予你们伟大的责任。我们应该好好利用这时间嘛,没结束这就是救度众生的机会。时间很短了,一旦法正人间开始,摆放在不同位置的人就定下来了。虽然我们不承认这个旧势力的安排,你们在这段时间中锤炼了自己,树立了大法弟子的威德。大法弟子在大法遭到迫害的时候,大家首先应该想到的是救度众生,想到的是怎样能够证实大法。这不伟大吗?这场邪恶的安排我们根本就不承认它,但迫害毕竟出现了,邪恶毕竟迫害了那么多众生,我们不应首先想到去抓紧时间救度他们吗?把它当作是一种常人对人的迫害,抱着一颗常人之心想问题:什么时候给我们平反啊?什么时候结束啊?大家想想,这思想是大法弟子应该想的吗?

不要怕时间长,我告诉大家,基督教被迫害三百年以后才起来的。带有重大使命的大法弟子还不如一个普通修炼者吗?关键是我们怎么样去认识问题。我问问大家,救度众生再有十年,你们还干不干?(学员齐声答:“干!”)(鼓掌)这才是大法弟子啊。(鼓掌)当然不会再有十年了,也不允许有那么长时间,它们寿命也没那么多时间。

但是关键是大法弟子怎样看问题。一个人这样想,俩个人这样想,不是问题。如果大法弟子都这样想就是问题。你们记不记的在一九九九年的“四.二五”以前,中国那个总理不是曾经肯定过大法吗?“四.二五”学员上访的时候,他也接见了大法弟子,而且说的很好。这场破坏开始以后我们有一些学员因此就产生了许多常人心,就想:中国大陆的那个邪恶之首赶快让它死吧,让它倒了,好换上那个总理,换上总理我们不就平反了吗?你们想过没有,这是宇宙的法,人说打就打?人说平反就平反?人不配!怎么能把希望寄托于一个常人身上呢?你们是大法弟子啊!你们一个大法弟子就代表了很大的庞大的空间。人类算什么,只不过是旧势力在利用它,把你们更大的能力给封闭住而已。怎么能够这样想问题啊?如果你们都这样想,那么,旧势力看见了:怎么都有这样的心呢?这心得去呀,那我们就让那个总理变坏。宁可让他变坏,也得去你们的常人之心。是不是这样啊?旧的势力是不拿人当回事的,说杀就杀,正法中它们只执著它们的安排。

正法这件事情要是真的被破坏了,宇宙真的就没有了,那旧的势力也没啦。什么生命都没有了,一切都解体掉了。旧的势力虽然想更新宇宙,实质上是做不到的,那么它们执著它们要干的,妄图左右正法这件事情所起的作用百分之百的是坏的。因为在正法中这一切干扰都是它们安排出来的,不按照它们安排要求去做的时候,它们就要干坏事。正法中对这些生命来讲就是淘汰。你们在讲清真相中看到有的人真的很难度了,其实我告诉大家,世上很多人已经根本就不能救度了。你们记的我写那句“慈悲救度知多少”吗?大法弟子啊,讲清真相中你们付出的再大,我告诉大家,最后还是有很多生命不能得救的,他们注定是要被淘汰的。我知道中国大陆将要有多少人被淘汰,非常的可怕,数量非常的巨大。

我把话题再返回来讲,我刚才在讲,我和旧势力的关系。这个旧的势力呀,它们看到了宇宙会在成、住、坏、灭的法理中走向最后一步,为挽救自己,在相当久远年代以前就开始安排这件事情了。没人知道我是谁,我也不知道我是谁。没有生命看到过我,没有生命叫过我什么。我也没有形也没有名,与宇宙中一切生命所构成的东西都不相同,对宇宙内众生来说我什么都没有,也许宇宙都没有了,那个时候就只是我了。我就是什么都没有。没有生命知道我是谁。但是没有我就没有宇宙的存在。我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在宇宙大穹解体时从新正法中救度众生。

其实旧势力的一切所为是宇宙中生命本能的自救,但无济于事。每一次大穹结束前,那时的众生也都是这样做的,结果反而加速了解体。也就是说正法中众生的表现只能是他们对正法的态度,而决定留与不留,对正法态度的表现成度衡量着从新摆放他们的位置。换句话说,这也是众生在成、住、坏、灭最后阶段的表现而已。

当我直接在大穹的中下层次中出现的时候,大穹中高层生命它们就看到了。我是从什么都没有中堆积成有,不是粒子的组合,因为我没有粒子。大家知道我不能够一步到人这儿来呀。如果身体是很微观构成的,会影响宇宙的一切。也就是无论哪一层生命,当他進入到下一层宇宙时,那么那一层宇宙就将被毁掉,因为物质越微观,能量越大,其放射性也越强。尽管神的能量是有意识的,是慈悲的,但是也将改变一切。所以得一层一层的转生,当有了那一层粒子的表面时,才能在那一层次存留。可是大家想一想,这样一来,岁月可就太漫长了,我就这样的一步一步的走進来了。

不只是我呀,人世间下来了很多大穹内的神,也是这么一步一步的才下来的。天体中来的很多不同层次的神,目地是要来挽救大穹。他们对人来讲啊,都是绝高层次的生命,发愿想挽救这一切,当时确实来了很多。本愿是好的,可是他们做不了。不但做不了,也回不去了。其实无论谁,一入三界就永远不可能再回去了。可是无论来多少,这个大穹最高处的那些生命它们看到了,它们知道谁也做不了这件事情,它们也一直在看着我。它们在上面看的很清楚:哦,这个能做。它们觉的构成我生命的东西与宇宙中其他生命都不一样,什么东西都动不了本质。那么它们就决定选择了我。其实地上来了很多神。

它们虽然选择了我,可是它们可不知道我到底是谁呀。那么我为什么还同意它们在历史中的一些安排呢?因为这里面牵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大家知道,我刚才讲了大法弟子有三部份人,其中有一部份是来结缘的,这一部份大法弟子数量相当的大。从遥远的天体来这里结缘,代表着相当遥远庞大天体的众多生命,那是众生派出的代表到地球这儿来结缘,因为正法的这件事情要在这儿做。我要不参与,大家想一想,那么宇宙最高处的那些个生命它们就会另其选择与别人结缘,那些遥远天体来的众神会选跟别人结缘,这可不是小事,如果旧势力把所有更新大穹的层层事情很细腻的都安排给了另外一个生命,那就太糟了,这不结错了缘了吗?当然就是这样它们也挡不住我正法。可是哪,就会出现一个严重的问题,一旦到了开始救度时,它们选择的人开始做了,虽然他做不了,可是我也要开始真正的正法了,那么它们一定会认为我在干扰它们,那它们会倾尽整个这个旧宇宙所有的生命都来消灭我。它们一定会把我当成破坏它们的事来消灭,可是谁也消灭不了我,谁也阻挡不了我正法。那么大家想会出现什么情况呀?正法的速度是绝对不能够受影响的,它们要阻挡,那么我就会清除掉它们,瞬间就销毁,不管多少参与都会被销毁。大家想想我不是来救度众生来了吗,那么都销毁了,还救度谁呀?所以在历史上,它们选择了我时,我考虑为了救度它们,没有反对,但又不能叫它们知道我是谁。就这样它们安排了大穹中的一切,包括人类历史上的一切事情。我觉的正法开始时这对它们也是个考验。因为它们所干的一切都是达不到新宇宙标准的,我就把它们干的这一切当作是游戏吧。你们愿意玩儿我就陪着你们,只不过是这样。真正正法什么样,那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那是绝不许它们知道新宇宙是什么样的。在正法中,一切生命都不能漏掉,它们觉的它们安排了我,等于在度我,它们有功。正法后的宇宙什么样,它们自己什么样,它们得要它们所要的,保留它们所要保留的。大家想一想,比如说新宇宙是纯金的,進去一个不纯的生命它不就是不纯的了吗?怎么能允许呢?任何一个生命都跑不出去正法这件事情,谁都跑不掉,天体大穹中的一切都在其中。那么也就是说呢,旧的势力不管它们怎么安排,随它们安排好了,但是最后做这件事情时绝不能按照它们的要求做。那么就出现了今天这个旧的势力非要我按照它们安排的做而造成的这一切阻力。不管这个阻力多大其实都没有影响我正法的实质,而且速度一样的快,照样按照我要求的一切在做,新宇宙完全按照大法标准在建立着一切。实际上旧的势力就是在正法还没有到之前这个空档的时间差中表演着,大法弟子也是在这段时间里维护着法,救度着众生,被旧势力所利用的邪恶低下的生命也是在这里干着迫害大法弟子与众生的事,被低下而又邪恶的生命操纵的恶人,也是在这段时间中行恶。

这个旧的势力安排这些事情在人这儿有多长的时间了呢?两个地球的时间。我过去讲过,我说大法呀,在人世上传过。许多学员就问我什么时候传过,就是在上一个地球传过。为什么呢?上一个地球是为这个地球做实验,旧势力为了使最后它们安排的更新不出问题,上一个地球为此已经做过一次试验了,为了不让它出现问题,不让它走偏。为什么要做这么长时间的实验呢?因为过去在地球这个地方是没有人这种生命的。我为什么老讲外星人?就是因为地球这块的生命,过去不管更新过了多少个地球,这儿的主要生命都是外星人那种生物。每一个时期不一样,但是都没有人的形像。

历史上神为什么仿造自己的样子造了人呢?这在修炼界也是个迷。我告诉大家,就是因为要在这里传法,听法的众生必须得是配听法的形像。弄一帮动物来这里听法对大法是污辱,是不允许的。如果不是为了传大法,哪个神把这的生物造成人的形像,那所有的神都会消除他,这等于是污辱神。是为了正法,所以神就仿造自己的样子造了地上的人。东方的人是东方人这种形像的神造就的,西方的人是西方人形像的神造就的,还有黑人形像的神造就了黑人,其他人种也是由其他神造就的。当时人们都把造就自己的那些神叫作主。但是现在的人百分之九十都是高层来的生命,而且多数层次很高,只是利用神当初造的人皮,他们本身与造就人生命的神没有了直接的关系。那时我在第一个地球上传法的时候并没有讲那么大的法,因为那只是为了实验。讲的法只是往法轮世界里度众生,所以那一期得度的众生都在法轮世界里。那个地球就一直让它存在到最后一步,科技是相当发达的,月亮就是那个时候送上去的。但是由于工业的发达,使当时的空气、水、土壤、植物与人的食品,一切都变异了,最后人都畸形了,地球上的能源也消耗完了,这一期人也就结束了。

那么这一期地球的开始是在一亿年前,我们在座的有人觉的我在课本上学的是三十五亿到四十五亿年哪。我告诉大家,每一期地球都是一亿年,上一个地球也是一亿年。但是我在《转法轮》里也跟你们讲过,我说那个地球上的文物有几亿年呢,甚至有二十亿年前的。我只是告诉人存在着史前文明,人就只能知道这么多,就是在这一亿年的历史中,人类也创造了许多次史前的文化。地球这个位置以前的那些星球也是经过很多次解体与再造了,那么在宇宙中有许多星球解体后,飘浮在空中形成了尘埃与小的星体。庞大的天体中星球不断的解体,不断的从新组合。它的解体就是爆炸。地球也是由以前的地球不断的爆炸再从新组合下一个地球的,爆炸一个组合一个。太空中有许多尘埃,有的个儿很大,有的象一块大石头,有的有几平方公里,有的甚至于上百平方公里。每个星球上都有过文明,以前的地球上也有文明,那么有许多大块的没有完全炸毁的那个物体上面就会留有过去生物的文明。从新造就地球的时候,把这些宇宙的尘埃弄在一起,从新再造的地球,就会遗留下以前的地球或者是外星球上面的文物、文明遗迹。所以这对现在地质学家与历史学家来说,我今天不讲,他们无论通过什么办法也研究不出来到底这个地球上的物质是什么年代的。这个地球,我刚才讲了有一亿年的历史,到目前为止也正好是一亿年了,也到了同它以前在这的地球同年龄了。当然人类在这一亿年中也是几经文明,由于道德败坏而被神多次销毁,目前人类的所谓文明是旧势力有意安排出来的,不是真正的人类文化。

那么为什么不在传法时直接造人皮,神到下边来听法,要在那么长的历史以前造人哪?大家要知道,神造人的时候,是不能够把自己的思想意识造在里面的,因为那是完整的一个神,就不是人了,是不行的。虽然人有了神的形像,神也不能把人当作是同类的,因为人的行为和神的行为根本就不是一回事。那么当初的人是什么样呢?人的这个身体结构是神造的,所以在这个空间中是最完美的人体系统,那些外星生命看着都赞叹!当然也包括人的三魂七魄,构成一个完整的人体。不包括三魂七魄,只是人体的表面了,也叫人皮。人皮的概念与人所认为的皮肤可不是一回事。神认为由分子粒子组合成的最表面人体的一切,包括骨头、血、内脏一切表面人体结构,也就是从微观上看,由表面分子细胞组成的人,在解剖中人眼睛能看到的一切,神把这一整套表面结构叫人皮,而非指人的皮肤。

可是没有对宇宙、人世的一切以及生命表现的一切认识能力的人,没有对大千世界变化的任何承负力,也没有任何成形的思想,对宇宙地球自然界没有认识与应付能力。他会是什么表现呢?我告诉大家,他遇到高兴事的时候,他会窜到树上去,大笑不止。笑起来也非常可怕,没有节制。他若遇到痛苦的事他会钻到地下去,多少天他也不能自拔。他遇到生气的事,不计后果的发泄。他会为喜、怒、哀、乐而死掉。大家想想这样的人能听法吗?可是当初造出来的人就是这样的,没有任何内涵,没有任何承负能力,没有任何对这个空间一切事物认识的一个完整的思维概念。那么人就要经过漫长的岁月,把人的思想渐渐的丰富起来,有了他的内涵和承负能力,这不是短的时间能做到的,所以这一亿年中就是在干这件事情。今天人的表现,遇事不惊,沉着冷静,理智的思考,甚至于有了创造能力。人能具备这样的思想、正常的思维状态,这是在漫长的历史岁月中神有意给人造就成的。这个过程,我告诉大家,一直延续到五千年以前。

到了近五千年中国的半神文化这段时间,就开始系统的规范人能够接受法的思想了。人的空间理虽然是反的,但宇宙的大法是正的。我在讲法时,三界以上不同层次上听到的法理内涵、文字、表达形式不一样,可是法理是贯穿的。升华的境界造成的不一样,但不是错位的。我如果在人这讲一样,在天上又是另外一样,大家想想,这个法就不是圆容的,那不行,因为正法中在人这讲的法必须对映着整个宇宙,当我讲法时层层中的我也都在讲法,层层的众生也都在听法。

那么怎么样造就、规范人在听法时能够听懂法的思想呢?因为法要怎么讲,就要怎么造就人类的文化与人的这个思想了。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什么叫德、什么叫信、什么叫善、什么叫恶、好与坏,这是最基本的。在中国那儿表现的更具体一些,内涵更深,因为法要在那儿传、事要在那儿做,所以那个地方要创造一个真正能认识与理解法的、丰富的文化。我过去跟你们讲过,我在历史上一直在和很多大法弟子结缘。结缘只是一个表面的目地,结缘后大法弟子与我一起还得承负创造人类文明与大法所需要的文化。因为在历史上,一个普普通通的常人想在为传大法而造就的人类历史中留下什么文明、遗迹、学说,那是绝对不允许的。所以历史上留下来的一切文化都是我们大法弟子干的,当然还有师父带着你们。人类的历史就象一台戏,你们从国王到庶民,从英雄人物到强盗,(笑)从文人、名人到英雄,都是你们干的。大家别笑!要没有人扮演强盗,我今天讲法时人就不知道什么是强盗、强盗的行为是什么、思想感情怎么样、强盗什么形像。法中有空白可不行。

大家知道《三国演义》吧。《三国演义》讲了一个“义”。经过一个朝代,三个势力互相之间的较量中充份表现出“义”的内涵。而且是经过一个朝代这么长的时间表现出了这个“义”的深层文化,今天传法时人类对“义”才有深刻的认识,知道义是什么,它的表面与内涵所引申着什么关系与深层反映。人不能光知道这个字的表面,内涵中得什么都得明白。当然《三国演义》中也表现了人的智谋等内涵。

那个南宋的岳飞表现了一个“忠”。什么是“忠”,你光说出来解释解释是不行的。经过一个朝代的过程,才使人真正的理解它的真正内涵与深层关系以至行为的表现。

历史上还有诸子百家,还有孔子的中庸思想中提出的仁、义、礼、智、信,等等等等。释迦牟尼与老子和耶稣的出现,才使人们今天能真正的认识什么是正信与修炼,什么是佛、道、神这一切。历史上丰富着今天人类的思想,使人能够认识理解法,能够得法。人类的一切历史过程都是在奠定这样的基础,也就是说为了传大法才造就了人与人的文化,不是法在符合着人类的文化讲,更不是人类文化的产物。这就是在这五千年中我们所做的。

讲到这儿呢,最形象的说人类社会就象一台戏。一朝一代的,那就象幕拉开了,一朝开始演。一朝结束了,大幕拉上了。再拉开,改朝换代。一朝一代、一朝一代就这样走着过场,接缘,留下历史,造就人类所需的文化,一幕幕的表演着。为什么在中国这个地方叫作朝,而在中国以外其它地区都叫国家呢?为什么他们的首领叫王,中国叫皇帝?我告诉大家呀,这不是一个名词与文化上的差别。因为人类是为大法而造就的,大法是这台戏的主线,众生的存在一切都围绕着这条主线。只是人们都被戏中枝节的矛盾冲突表演所迷住了,忘记了戏的主题、人生的目地是什么了。这台戏的戏台就是中国。

一朝一代的,每一朝人都是一朝天人,是从遥远天体来的代表,代表那里的无数众生来这里结缘,正法中不至于丢下那些众生。在那一朝结缘中留下了他们带来的文化。结缘后下一世转生到其它地区等待着大法开传的一天。每一朝都是这样,全世界所有的民族都在中国转生过。包括各个国家的人,除了近期传法开始后又来了大量上界生命外,历史上各国人都在中国转生过。不管你是哪一个国家的人,你首先是在地球上先当了中国人,因为你们第一次转生就在那里。那么讲到这,我要告诉大家,实际上中国的国家形式与内涵都是不存在的。你们觉的语出惊人吗?其实中国文化是全世界的人在各朝各代中留下来的,结了缘就转生到其它地区去了。例如,现在的美国人是大明朝人。现在美国人很喜欢道,还留有那时的观念表现。明朝人向道最顶峰的时候,在一些城里几乎是家家设炉啊。英国是大唐,法国是大清,意大利是元,澳大利亚是夏,俄罗斯是周,瑞典呢是北宋,台湾是南宋,日本是隋。当时各朝人离开中国转生时去的地方还没有现在的国家,还是属于荒蛮地区。那么多数都是散转在全世界各地了,等到近代才归位。你这一朝的去这儿了,你那一朝的去那儿,就这样啊。所以严格的说,哪是中国呀?谁是中国人哪?中国的真实意义是不存在的。

那么,现在存在了吧?因为它也叫国了,现在也没有朝代了?其实现在也不存在,因为到最后一台戏要唱的时候,要传法的时候,全世界和我结过缘的众生,或者是最有可能得法的那些人和当大法洪传时出来起负面作用的人,统统转回到中国了。不管是得法的、搞破坏的,都是为这法而来、为法而生、为法而成的,都到齐了。所以现在中国人是最杂的,那是集中了全世界的为正法时期而来的正负生命。但是无论是起正面作用的或者是起负面作用的,因为正法是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的,只要众生能正确对待正法,就有免于被淘汰的希望。如果能得法我就会救度。过去我跟你们讲过,我说,为什么世上会出现民主了呢?其根本原因是因为在那一个民族、那一个天体中来的王都转生到中国去了,谁能在那里再称王啊?最后旧势力中的那些高层生命决定:咱们叫他们人自己选吧。选上了,也不能叫王,就叫他总统吧。反正是当了之后也不能象王那样对待,不好了还可以骂他,再不行了还可以弹劾,再重选。这是上边安排民主的真正起因。还有其它因素。在人这儿的表现也有人的一层理的表现,人是不知道咋回事的。所以中国那地方的人啊,你别看他长的不起眼,由于近代业力大而造成的,这张皮虽然不那么太漂亮了,可里边的内涵很大。大家想想那里的众生要被毁了,多可怕呀。无论他们代表的与他们自身对映的空间与众生都是重大的生命群。

讲到这儿呢说一下,我刚才谈到了这个地球的历史只有一亿年。大体上在这个地球上的一亿年中分两个大的时期,五千万年为一个时期。前五千万年是大人、小人、中人同时存在的时期。大人平均五米高;中人就是现在我们今天的人类,平均不到两米;小人呢只有几寸高。当时神造人的时候为什么同时造出这三种人出来呢?因为要试验这三种人哪一种人适合于在地球上生存到最后那一步,适合于得法。在这个五千万年的过程当中啊,一边不断的造就着人对世界认识的能力,一边确定着留下哪一种人。最后发现,大人还是不适合,由于他身体大,从而使距离对地球来讲相对的变短了,时间相对来讲也变短了,因为大人对物质资源的消耗和地球比例不协调。后来发现小人也不协调,整个地球上都是森林,他要开采起来很困难,当时没有一块土地,他们如果创造出今天这样的文明对他们来讲很困难,同时来讲地上的时间对小人显的过长,距离过长,小人要跨越大洋那实在是太难了,所以不适合。就这样大人与小人就淘汰了。不是一下淘汰的,是五千万年以后开始渐渐在历史上淘汰的。大人最后在我们视线中消失是上两个世纪,也就是两百多年前,大人才最后的看不见了;而小人在七八十年前,还有人看见过,是到了近代以后才绝迹的,也不是都没了,有的去了其它空间,有的去了地下。他们知道是属于淘汰人,所以不和现代人接触。

那么讲到这儿呢我就揭示两个历史上的迷。人类解不开金字塔怎么造的。那么大的石头人怎么搬运哪?五米高的几个人搬运,就象今天的人移动一块大石是一样的。造那个金字塔,五米高的人就象我们今天造大楼是一样的。再一个迷是为什么有恐龙那么大的动物啊?其实那是给大人准备的。五米高的人看恐龙等大型动物与我们现在的人看牛没什么两样。不同的人要给他准备不同的物种,地球上的一切东西都是为人而造、为人而成的。我也顺便告诉大家,动物绝不能跟人划等号,绝不能同等看待。你可以慈悲它,你可以爱护它,但是绝不能跟人一样对待。人是神造的,把动物与人相比等于是污辱人、亵渎神。历史的真实不久就会展现给人,那时会有人类真正对宇宙、生命、物质认识的正见。现在有人在考古中,他把那个人的骨头安到恐龙上去,对于金字塔的建造也在用现有的狭窄认识推理思考。其实科学对这个现有的物质世界的认识,很多都是错的,定位的基点都是错的。连那个万有引力学说都是错的。这些有机会我会讲给人。

我刚才把人类历史的盖儿揭开了。(鼓掌)不是为了讲历史,因为人类是为大法而造就、而成的,所以我在讲这个历史中在给你们讲法,这一切都是与法有关的问题,很多事情对大法弟子来讲都是很重要的事。特别这些事情与当前你们所做的这一切都贯穿着你们对大法的责任在里边,有大法弟子自己深层的重大因素在里边。目地是希望大家在今后的正法中做的更好。一定要努力,一定要做好,因为你要的是圆满一切,你是有责任的,你是带着救度众生的使命与责任来的。历史上都喊救度众生,谁知道救度众生真正的涵义是什么呢?你们才是真正的在救度着众生,你们才配做这么伟大的事,切不可失去机会啊!

我想我就不多讲了。下面如果你们谁还有必须要提出的问题,你们觉的很重要,可以提出来,我利用下面的时间给大家解答。至于说你们工作中、生活中、修炼中个人的具体事儿那是你们个人修炼中要提高的因素与条件,那是你们自己要悟的、要过的关。我想自己悟明后的威德还是留给你们自己吧。我解答了,那就不是你的了。

弟子:发正念时口诀与手印是不是固定对映的?

师:不是,两种口诀可随意对映两种手印。

弟子:正法中听天目能看到的学员讲,不用法衡量一切。

师:到任何时候,集体做事也好、个人证实法也好,一切都以大法为主,一切都以法来衡量,绝不能够以谁天目能看到什么为准。因为弟子们所看到的,很多虽然是真实的,但是是局部,同时有层次限制,个别时还有执著所造成的假相。我告诉大家,这宇宙中多高的神,宇宙对他都是个迷,他都是宇宙正法中要救度的对像。他们所看到的、所能知道的只能是他们所在层次的那些事情,却不是整个宇宙的真相,更不是正法中大法弟子要做的真正最后的真相。无论你们看到那些神在干什么什么,听到他们说什么,都不要去相信它,就按照大法与师父要求的去做。一切事情都要走正,无比的重大,无比的伟大啊!不是哪个人能看到什么为指导的。

在我们大法弟子当中,每当做什么事情的时候,互相之间有争论是必然的,有不同的意见这也是必然的。为什么呢?总要表现出你那个执著的心,来把它去掉。但是在争论中长期的僵持不下,那就是有问题了。是因为你们都没有向内去找,没有看自己的问题。大家都想为大法负责,出发点都是好的,但是往往你们不注意自己,很可能有自己的什么常人心在。千万注意这些事儿。

今天在正法中走到这一步,大法弟子们,师父对你们正法中所做的一切都是肯定的。我在一九九九年的“七.二零”就把“七.二零”以前的学员全部推到位了,推到了你们最高位置。以前我告诉过你们,你们的改变是从最微观上最本质上开始的。有的学员觉的:我修炼的太快了。当时大家都有这样的感觉。你们的圆满过程,你们在最后的修炼提高,都是为了你们将要证实法。所以在个人修炼阶段法学的好,在迫害中证实法与救度众生就会做的好,表面的身体也在不断的在正法中向高层同化着,人的表面所剩下来的越来越少。而那些个没做好的,走向反面的,不出来的,就看着他们的神一面的身体一层一层的往下化掉。当然了事情还没完,正法这件事情没有结束,对大家来讲都还有从新做好的机会。是啊,只要迫害一天没结束,那一天就是机会。利用好吧,做的更好吧,快一些从新返回来吧,不要再错过了。不要背包袱,做错了你就再做好。以前的事想都不要想,要想以后怎么样做好,为你自己与众生真正的负起责任来。

再有,我顺便提一句,我们有些学员喜欢在工作中意见不一时打电话找我的家人表态。我告诉你们,我的家人也是修炼的人,他们很多事情也是拿不准的,甚至于也会做错的,也会说错话,他们说的话不是法。大家今后不要再做这样的事了。不要把你们自己树威德、自己修炼提高的机会推出去。正法中每个人都在走自己的路,那就是每个大法弟子走过的历史。

就讲这么多了,下面大家有问题再提。

弟子:师父为什么经常用小弟子在天上做事?

师:因为他们没有大人后天形成的观念,天性比较纯,发出能量不受常人思想影响。从另外一方面讲,能力大小也不受常人的年龄限制。

弟子:在香港人纸醉金迷的生活环境,怎么帮助世人得法。

师:你们是大法弟子,你们在救度着被邪恶的谎言毒害的众生。只要不反对大法,就能走过法正人间时被淘汰的危险。而那些没有破坏法,但也不是好的或者是不太好的生命,目前一概不管。因为下一步还有人修炼,下一步的众生还要在法正人间中摆他们的位置。现在救度的重点是被邪恶谎言毒害的。救度众生中消除的那些非常邪恶的生命,也只是针对破坏法的生命。还有许多跟它们同样标准的生命,没有破坏法,没有参与这件事情的,一概都不管。为什么呢?没有破坏法的,在下一步正法当中,对他们来讲也是在给机会。同时下一步人还要修炼,那是属于下一步的事情。

今天大法弟子所做的就是针对大法负责,常人社会的事情不要去触及它。讲真相中不要讲高了,主要不是叫人明白高深的法是什么,除非特别好的可以跟他去讲。一般的人你在讲清真相中,你就告诉他我们是被迫害的,我们只是在炼功做好人,人就能理解了。了解了真相后的人们看到所有的宣传都是造谣,人们自然会看到其卑鄙与邪恶,人们知道后会气愤的:一个政府怎么能这样耍流氓到如此成度呢?而且被迫害的这么厉害,遭到迫害的原因却是因为只为做好人。就从最浅显的道理给常人讲,他们不但能够接受、能够理解,也不容易使他们产生误解。你们修炼了这么长时间,你们对法的理解是相当深刻的。你们要讲对法的高层次认识,常人就不容易理解,而且还容易误解。你们是经过了一个很长的修炼过程才认识到今天这么高的,你想叫人一下子理解这么高,他们理解不了,所以不要跟人讲高了。就是对所有宗教的人讲真相时也不要谈高了。就谈我们遭到的迫害,甚至于他们不愿意听其它信仰问题,我们也不对他们谈信仰,我们就是炼功。现在救人也很难,你得顺着他们的执著去解释,为了救他们别给他们思想中造成任何障碍。

弟子:我是刚刚得法才几个月的弟子,那我和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得法的弟子有什么差别?

师:旧的势力也安排了大法弟子在被迫害时走進大法中来。它们觉的在迫害这么严重的情况下進来,那威德一下子就上来了。但是哪,也有些是属于下一批圆满的,不在这个范围之内的,所以现在都不能讲清楚谁什么情况。不管怎么样,得了大法就是万幸中的万幸,就一定要利用好这段时间,使自己真正能够修炼得法,修上来。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到法的,也不是每个人都能走進这里来的,因为这是宇宙大法。当年传大法的时候,为什么旧的势力把第一次得法的人数死死的限制在一亿?这一亿人哪还是我一定要的。它们当时给限定的数字是七千万,我当时要两亿人。它们知道第一次得法的如果是两亿人的话,那这场所谓的邪恶考验也搞不成了,所以它们就死死的限制在一亿上。其中有一大批人刚刚得法,它们就迫不及待的开始了所谓的魔难,对这些人来讲是不公平的。近期得法的我没有说你是哪种。你们也不要想这些,做你们应该做的。

弟子:师父好。我想问一个问题,就是新经文当中您说到“新三才”,弟子不解,请师父明示。

师:其实呢象你这个年龄的人应该知道啊。过去念过私塾的,或者是在一九五零年以前上过学的,在学校都学过三字经。三字经里边就有,在中国文化中始终都有三才之说,在道家文化中也经常提到。“三才”实际上指的是天、地、人。“新三才”,那就是新天、新地、新人。

弟子:师父您好。我想问一个问题。儒家思想贯穿着中国的历朝历代,那么我想问一下儒家思想和大法在中国洪传是什么关系?

师:儒家,我刚才已经讲过了嘛,只不过是奠定人的一个思想而已,叫人明白什么是中庸与人应信守的仁、义、礼、智、信等具体东西,仅此而已。人类的各个时期的文化都是在奠定人在得法时应有的思想,最终能在得法时理解法,能听懂法。

弟子:现在我们做很多大法的工作,时间都非常的紧。每天两小时的炼功我自己就很难保证,我不知道炼功少了行不行?

师:大法弟子们啊,师父说你们辛苦了,真的辛苦了。我根本就不忍心再具体的叫你们去做什么。我知道很多人在主动分担着很多事情在做,甚至于每天睡很少的觉,还要去工作,真的很难。但是呢,不管怎么难,我想还是要挤时间学法和炼功。我想修炼的人不能不炼功。炼功虽是提高的辅助,但也是法的一部份哪,它还贯穿着你整个身体的变化。当然事情太多太忙了,炼功时间少,或者是几天没炼,过一段时间再补上也可以。如果是你真的很忙炼的时间确实很少,师父也有办法给你做。但是我总觉的你们忙一点,苦一点,那是你们大法弟子的威德,将来回过头来看看那是了不起的!

弟子:最高的宇宙生命是怎么创造出来的?

师:我将来会给你们讲最高的法。我会谈宇宙是怎么形成的,就谈到这问题了。现在谈还早了一点。

弟子:学法中,读到天上的人五百年一轮回和地上的百年轮回是怎么回事?

师:这个三界是在宇宙最低的一个境界。三界里边分三个大层次,所以叫三界。每个层次里边有三层大天,所以一共有九层天。而九层天里边又分成很多小天,所以又有人叫三十三层天,其实还多。在这个范围之内,所有的生命都在轮回当中,而在这个三界以外的生命就不入轮回。三界内的生命每一世活的时间却比较短,在地上的世人只活几十年,高一层能活一两百年,再高一层活二三百年,再高一层活三四百年,最高一层能活上千年。可是,不管多少年,他最终还要掉下来从新轮回,出了三界以外就不再轮回了。

弟子:大法的书,有改过的以哪个为准?

师:当发现有错字时,改是必要的。有师在,法乱不了。中文就以台湾近期发行的为准。

弟子:我觉的现在的学校系统越来越偏离“真、善、忍”,好象他们把小孩子教成机器人,放纵不教做人的理念,不重德,没有善,没有忍。所以我不想送小孩子去学校,我想留在家里自己教。我这样是不是太偏执了?我希望以后有大法的学校。

师:现在我讲法也在结合着现在的科学讲,人类已经是这样了。现在学校虽然在教育上不能使孩子向善,放纵孩子的思想,但是现有的知识对他们将来认识法还能够起到作用。当然有大法弟子的学校更好,没有之前,我想还是让他得到一些知识比较好。回家来,自己再给他读读《转法轮》,再教教他如何做人,现在只能是这样,过渡阶段也很短。

弟子:关于最近的新经文多处字为什么都有改动?

师:最近发表的六篇经文,我都是用电话通知,口述叫明慧网做记录,所以有误差。一般情况我叫明慧网发表后我就不再管了,当有人看到后,问到我我才去看,特别是忙时就没时间看造成的。

弟子:我是从朝鲜来的。我认识到大法之下应该是人人平等。但是有很多新学员他们还是有文化上的差异,请您在这方面讲一讲。

师:其实啊,《转法轮》翻译成不同的语言的时候呢,在表面上对法的理解没有影响。特别是在修炼中,法的内涵不体现在表面的文字上。你不断的看书,你会发现你不断的对法理有新的认识,会看到更多的法理。其实是法在开启你的智慧,所以提高起来不受影响。在中国大陆有很多不识字的老年人,通过学法识了字,而且,提高起来没有什么影响。

弟子:新学员有文化障碍理解不了法。

师:新学员一点点的理解,你也不要给他讲的太高。只讲表面如何提高心性,如何祛病健身。将来时间长了,他书看的多了,他自己就知道了。

弟子:好多西方人向我们学功,包括各种年龄层次的。我们能不能制定一套炼功音乐象讲法录音带那样保留师父的口令同时配有英文翻译?

师:可以,但是口诀不要翻译。口诀就是常人说的咒语,每个字的音与表现都在一定的天体中起着连系的作用。一翻译就失去了正音与内在因素。

弟子:我想问一下,我觉的是一个比较普遍的现象,就是我觉的很多大法弟子出去洪法感觉都很好,也很容易跟人家交流。可是在家里好象关比较大,比如说某些配偶不太理解。就象我父母吧,在国内也有一定的地位,他就觉的压力也很大。我觉的很多大法弟子在国内的家属都觉的法轮功是好的,但他们怕我们在外面有一些危险。但我觉的这些大法弟子家属同时也承受了一些事情,我不知道在法正人间的时候他们的归宿如何?

师:这个心得放。法衡量着一切众生在这个时间的表现。如果没有破坏法,那没有问题;如果对大法装了不好的思想,那你们作为救度众生来讲,首先得跟自己的家人讲清楚,要跟他们尽量谈清楚,帮助他们去掉那些思想。

弟子:这次法会结束后的文艺演出,有一些常人来,在人类社会中比较正的歌曲可不可以唱?

师:我们的文艺演出常人是可以来听的,救度众生嘛。我们的法会都允许他来听。法会上学员的发言对他们是有好处的,这是没有问题的。至于说常人的歌曲能不能在我们大法的殿堂上唱?不行。(鼓掌)为什么呢?如果是一个常人社会的演出,你也参与了,大法弟子参与常人的演出,歌曲只要不是低下的,不带有政治性的,那就无所谓了。如果纯粹是我们自己的大法音乐会,我想那就让它纯正点吧。不是我们大法搞的那就无所谓了。一定要区别这个问题。你说很正的歌曲行不行?目前你们很难知道歌曲作者迫没迫害过大法,你知道他在中国写没写迫害大法的歌曲?现在你们都衡量不了。如果作者还是大法弟子,歌曲本身不带政治性就可以。但是目前这些都很难把握。

弟子:大陆学员出来洪法,那肯定就要被抓。如果不洪法呢,又怕在正法过程当中影响自己的层次。大陆弟子如何把握?

师:这两种思想都不对。不出来洪法呢怕影响层次,怕影响提高,怕影响圆满,怕影响这个,怕影响那个,而不是真正的站在大法弟子的角度看问题。大法弟子就应该证实法,就应该去救度众生。就是有这些常人之心,所以容易出问题,所以才出了很多问题。

国内的情况我完全都知道,非常清楚。不证实法,那作为大法弟子我想就是不应该了。我不能说的太具体了。很多事情都是旧势力的安排,而且安排的很具体,表现出来是非常复杂的。中国大陆的情况看上去很乱,其实是非常有序的。

大法弟子在两种情况下它们动不了。一个就是坚如磐石,它们不敢动。因为那个时候它们知道,不管你旧的势力也好,旧的理也好,这个弟子走的正、做的好,如果谁再去迫害,我是绝对不饶它。我身边还有无数的正神呢!我还有无数的法身都会正法。就怕弟子自己心里不稳,这样的执著、那样的怕心,旧势力看见了就会抓住有漏之心迫害。而在迫害当中正念又不足,遭受的迫害就更大,全都是这个情况。而这部份学员绝大多数是属于历史上没有和我直接结过缘的。这次传法,门打开了,旧势力没挡住,他们進来了。但是这些学员绝大多数表现都很好。而历史上结过缘的它们不敢过份的迫害,因为他们在历史上遭过这样的罪。作为大法弟子,不管哪一部份,如果都能够做的那么好,这场迫害早就结束了。要说能做的好,这也不是说一说就能行的,也不是我叫大家必须这样做就能做到的。那是在修炼中打下了的坚实基础,是长期学法奠定的。其实大多数做的都非常好。而做的不好的也是从第三部份学员中出现的,由于做的不好,迫害就更严重,所以使大法的形势看上去迫害的非常险恶。其实不管是哪一部份,师父都会一视同仁的对待的。我们在大陆以外讲放下生死,和学员们在那种环境下、在那个压力面前、在那样的形势下谈放下生死绝对不是一回事。我不想再过多的谈这些,但是他们在那个环境中真的能放下生死,情况就会不一样。如有的大法弟子被抓后,坦然不动,没有任何怕心,你看它旧势力就不敢迫害他。因为它们知道此人你不打死他,什么迫害都没有用,也就不碰他了。有多少学员能做到啊?他们对法的坚定使邪恶胆寒。可是常人的执著太重、学法不深的,都使自己遭受了很多不应该遭受的痛苦。有的写过什么“悔过书”啊,或者是签过什么字啊,因为我不承认这场迫害,所以在这件事情没有结束之前,我会再给他们机会。实践中我也看见了,多数学员被迫害后,能够更冷静、更理智的认识大法与修炼的严肃性。同时也更看清了这场迫害的严重,不再象当时带着那么多常人心做事了,这些心逐渐的放下了,所以他们做的事也越来越纯正,越来越好,越来越坚定,更加理智了。不要看那个迫害的表面,法到人间时一切真相都将展现。中国大陆内的大法弟子是了不起的。

弟子:两个问题要问。一个是国外有些大法弟子的亲朋好友都曾经炼过功,但后来迫害来了以后就渐渐的放弃了。他们想知道现在应该怎么样去做?还有一个问题是,有些很精進的弟子好象有的时候还有比较重的病业表现,他们想知道这是自己个人的业力呢,还是邪恶的破坏?他们应该怎么样来针对这件事情。

师:第一个问题,他们想怎样做,那是他们自己决定的,这要看他们自己了。第二个问题,遇到任何事情先看自己,这是大法弟子和常人不同的最大特点。如果我们自己真的没有问题,那就一定是那些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特别是在现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业力已经不是问题。要清醒的认识邪恶生命的迫害,它们是真正的在干坏事。大法弟子最好是走正自己的路,别叫邪恶抓到迫害的借口。

弟子:我可不可以设想一下新的宇宙是个什么样?

师:人类也将发生变化。所以宇宙一直到人类都在发生着变化。新的宇宙健全了旧的宇宙不健全的各种因素,新宇宙更完备,这是过去没有采取这种正法形式时根本就解决不了的。过去每一期宇宙不行了,就解体再造,从新发展,不行了就再造。正法这种事情是大穹开天辟地头一次。所以利用这次正法我改变了很多东西,这些都不能讲。但是,我可以告诉大家,因为人类是宇宙的一部份。由于大法在这里传过,过去这里是没有人类的,以前无论解体再造过了多少个地球,这里的主体生命都是外星人的形象。每一次外观差异很大,但是都没有人的外观与内在系统,更没有人的思想。而现在的人是为了传大法而造就的。那么去掉那些对大法有罪的人后剩下的人就有福了,所以将来地球人真的有了人的形像,也就是说下一步未来人类将真的开始了,这一次是为了传大法而造就的生命形式。未来还会有佛、道、神下世度人,众生还会听到法,众生还会被救度。但是,不会再有神来度人被钉在十字架上的事了。

弟子:我是想问一下有的时候我们在讲清真相中会谈论到一些历史的人物,因为我们不知道很多因缘关系,是不是需要注意一些方面的事情呢?

师:在正法中,你们只是用人的语言用人类能够普遍理解的论理去证实法,就按照人类现在能够认识到的好与坏、是与非去做就行。无论涉及到历史上的谁都没有问题。

弟子:我只是想就您刚才说的大陆学员的形势不错举点例子。据我的接触,我所接触的亲朋好友几乎是人人都非常坚定。他们有的到天安门去,堂堂正正的去,早上去,晚上回,早上飞机飞去,晚上飞机飞回,既喊了“法轮大法好”,又把横幅也挂了,什么事也没有。还有,九十几岁的老人,天天出去洪法,一点事都没有。反正都是很坚定的。我知道只有一个人被抓了,但是表现的很不错。和他们通话,我就感觉到形势非常好。他们说:“好,我们好的很。”听了心里头觉的非常舒服。

师:现在的情况是这样。因为那些旧的势力所能利用的邪恶生命,已经没有那么多了,而一看大法弟子发正念它们就逃了。你们去领馆请愿,领馆好象非常的害怕。害怕的不是真正的人,是操纵人的那些邪恶,表现在人这,他们表现的非常害怕,其实是邪恶因素害怕。邪恶都清除了,那时如果领馆的人都出来和我们学法轮功,对中国的那个政治流氓头子来讲那就太可怕了。所以邪恶的生命它们使劲控制着领馆的人,维护着邪恶所干的一切。可是即使这样,也维护不住了。在中国除了邪恶的头子所在的城市之外,其它地区邪恶已控制不了所有的地区了,邪恶生命已经被清除的所剩不多了,大面积的区域形势都在变好。如果你们对着那个邪恶之首近距离发正念的话,邪恶的维护补充不上,它就会气绝。因为它人的东西什么都没有了,这张皮完全被那邪恶生命支撑着。发正念就是在消除它们。如果那个补充跟不上,它就会身亡。上次在马耳他学员近距离发正念,它差点儿就背过去。就是这么回事。它没有人的东西了,它现在是不理智的,没有人的正常思想,它是为我们而活着的,人的理念越来越不理智。其实,有的地区领事馆的工作人员已经开始出来和我们学员接触。有的已经悄悄的拿材料,有的悄悄的告诉我们“干的好!”(鼓掌)这在过去那是不可能的。为什么会这样?在清除了那些控制人的邪恶之后人开始冷静的思考了,人自己在思考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么迫害法轮功?而且看到了被揭露出的这些邪恶迫害与所有的谎言,人们震惊了,人们现在都在主动了解真相了。

弟子:我有两个问题。我们是做“放光明”电视节目的。前一阵子,我们收到一些观众的反馈,就是说我们的新闻做的太硬了。

师:其实你那个口气我还觉的挺好。(鼓掌)没有那种阶级斗争的感觉,比较中性,语气太软了也不好。其实我跟好多地区电视台、电台我都讲过,我说洛杉矶学员广播时的语气很适度,不是太硬,也不是太软,很平和。当然不是表扬你,别骄傲啊。就是说,我们尽量的做的平和一点,比较好。常人说什么的都会有,很难做到五味俱全。有的人愿意吃辣的,有人愿意吃酸的,有人愿意吃甜的。我们就以这种平和的面貌示人,就这样。当然再自然一些,再放松一些。上镜之后,就是演员,形像再稍微修饰一下。

弟子:我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我们现在除了做大法的节目,还做一些常人的节目,没有大法的内容在里面。这个比例怎么把握?我们用多少时间来做大法的节目,放多少不是大法的节目?

师:这个就靠你们的安排啦,具体的就得靠你们做了。你们觉的怎么做合适,研究后就怎么做。其实你们今天在证实法中,大法弟子在讲清真相中,你们所采取的形式、不同的办法方方面面做的都很好。你们别小看了往国内发的一张传单、一本资料、一个电话、一个传真,各种信息,起的作用是相当大的,对邪恶的镇慑和消除起的作用是巨大的,真的是巨大的。人头脑中能有坏思想是因为那邪恶的造谣宣传。当人明白了时,就是那些邪恶东西被清除解体之时。如果人真的代表着庞大的天体,人的转变将是众多生命的被救度,它起的作用多大呀!其实这些事情做的都非常好。别低估了这些事情。当然具体怎么做呢,尺度你们自己掌握,怎么样使人能接受。媒体办成常人社会媒体形式那就得叫常人能够接受。都是揭露迫害的文章呢,反而达不到揭露邪恶、救度众生的最佳效果。因为对像毕竟不是修炼人嘛。那么我们就把这个节目办的丰富一些,更吸引人一些,叫他能够愿意看。同时呢,里面穿插着大法的内容。这样呢,对常人起的作用会更大。常人的东西没有不行,因为你要办成常人的这种媒体形式。至于说多少,这个你们自己把握,要适度。

弟子:长春家乡的弟子问师父好!何时您能回去见他们?

师:我想时间不会长了。中国一朝一代的都是在这样过来的。哪个朝代的皇上都喊万岁,谁也万岁不了。哪一朝都想变成铁打的江山,可是它毕竟不是铁打的。我们没有想推翻中国政权,我们也没有这样的政治诉求。我们是无辜的被迫害,我们只是针对迫害我们的那个邪恶的流氓集团在揭露。这场迫害实际上中国政府中很多人是反对的,只不过在这种高压下,他们不敢说话而已。但是人的表现也决定着人的未来。大法衡量着一切人。我再说一遍,人类的社会是为大法而造就的,在人类的历史上绝不会出现任何与大法无关的事情。是邪恶之首提出来“中共要战胜法轮功”。中共为什么要战胜法轮功啊?全世界的人都觉的奇怪,中共掌握着一切中国军队、警察和政府,要战胜在其领导下的一帮子手无寸铁只为做好人的民众干啥呀?没有理智嘛!其实啊,大法洪传的时候,人心都在向善,社会稳定,谁受益?谁在当政?这不是没有理智吗?我们对政权也不感兴趣。其实迫害之前中共中央政治局七个常委所有的家属都在炼法轮功,七个常委都看了书。法轮功是怎么回事,他们完全清楚。在政治斗争中养成的妒嫉心,养成的人与人之间互相整人的这套东西,使其失去了理智,什么都容忍不了。心眼小的不行,欲望大的不行,胆子小的不行,妒嫉心大的不行。治国的事一窍不通,干正事的能力不如一个地方单位的小科长。失去理智时与魔鬼没什么两样,元神又是个蛤蟆。这人难找啊!人间一台戏,这个演员上哪找去啊?在历史上选了好长时间才找到呢!(鼓掌)旧势力不愿意叫其马上下地狱,它们说是因为再也找不到这样的家伙了。

打印版

注:打印时如果出现"表头" 和"表尾",可以在打印设定选择项中取消表头(Headers)和表尾(Footers)选项。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