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

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

李洪志

二零零三年五月十八日



(长时间鼓掌)在座的有的是上次法会刚刚见过面啊,看来我们这个法会一到夏天开的就比较多了。各地法会都想叫我去。实际上我每次跟大家见面都是有要跟大家讲的话。通常各地开法会都想叫师父去讲几句,但是有的时候大家还没有完全理解上一次我讲法中的要求时,那么再讲什么,就容易冲淡上一次听法的理解与要做的事情,所以呢我不能经常去参加法会。今天实际上我也没有太特殊要讲的,但是我很早就答应了温哥华学员,我说他们开法会的时候我要来,所以这次就来了。(热烈鼓掌)

大家都很辛苦了,我看见了大家在讲真相和去领馆做的证实法的事了,在这次法会中学员的吃住也不很方便,来的时候我看你们在街上走来走去的。不管怎么样辛苦,大家的目地是明确的:我们就是能在艰苦的环境中救度众生,把自己修炼出来;在这个修炼过程中不断的使自己锤炼的越来越纯清,越来越能够达到更高的标准要求;同时在这场邪恶的迫害中,也使大家越来越理智,越来越知道如何的针对这场邪恶、针对这场迫害。所以哪,不管怎么苦,不管怎么难,作为大法弟子来讲呢,我们不是在求得常人中的什么东西,最终的目地大家都是明确的:我们就是要达到修炼人的圆满,我们要得到的是常人永远都不可能得到的东西。所以在这个过程中从一个常人开始达到完全超越于常人,而且是在常人社会中修炼,要求达到一个更高的标准,超出人类社会的标准,达到历史上所有修炼人想而达不到的事情,对于大法弟子来讲是重大而又严肃的。所以在你们所做的证实法与救度众生的这些事情当中,也包括着你们对自己如何提高,如何去掉自己有漏的地方、还存在执著的地方与方方面面的不足。这样,在证实法中你们所利用的常人社会的什么方式,你们都是在修炼;无论做什么,你们都是在提高当中;无论做什么,你们也都应该本着修炼人的状态做,不是以常人的基点来做这些事情。

我们的出发点是明确的。作为一个修炼人来讲,本质上就是在提高自己,修炼自己;在这场迫害当中揭露邪恶,使这场迫害结束,不承认旧势力的这场安排。所以看上去有很多事情和常人做的事好象是很雷同的,但是本质上是不一样的,根本的区别在于我们最终的目地和我们的出发点是不同的,我们只是运用了常人社会中的一些个常人的办法。常人社会也是法给人类社会开创的一个层次,那么在这个层次当中,我们利用法给常人开创的这个文化和它能够存在的各种方式来证实法,我想,这都是没有错的。

大家知道,善恶在人类社会是同在的。可是大法修炼者完全是本着善行的,这样对人类对社会、对人的思想行为道德观念、对我们修炼人自己来讲,那都是起正面作用的。大法的传出实质上对社会、对人、对修炼人本身都起到了有巨大的正面效果、而且是非常好的作用的,体现出来的一切都是正面的。这一点呢,我们清楚,现在社会上的常人也都清楚了。在邪恶迫害下,当时有些人是被邪恶生命利用着、控制着,讲出一些个言不由衷的话、似是而非的话、没有经过自己思想所思考讲出来的话,那是被邪恶所控制造成的。说今天人类对大法要再讲出什么,那他就一定要为自己负责了。过去人可以说那不是你的意愿所为,人被外来邪恶生命控制与欺骗了。如果在外来生命被清除的情况下,人再讲出什么,那真是人自己在讲了,所以人要负责的。

我讲慈悲,我可以不计在这场迫害中人对我与大法弟子所做的那些坏事情、说的不好的话、干的推波助澜的事。当然了,这还排除那些个对大法造成严重迫害的──那些是不可救要的。法是能救度一切,你们也听师父讲过,我可以使一切再不好的变成最好的,我都能够做的到,大法能够做的到。但是有些坏人在这场迫害中给自己造下的罪业,已经不能够使他再配听大法弟子讲什么、不配大法救度他了,就是说他已经在这场迫害中摆放过自己的将来位置了,失去了被救度的机会了。这样的人,那么就不在其中了。我说过不管一个生命在历史上变的再不好了都是有机缘的,无论在人类或在其它各层空间只要在这场迫害中没有对大法犯罪,无论他在历史过程中在常人社会或者是在其它各层空间中犯有多大的罪过,我都可以救度。我过去也跟大家讲过,我说不计历史上一切生命过往之过,因为宇宙呢都不行了,生命都不能与成、住时期的生命相比了,我也不想再去挑在这个不行中谁还比谁行。我就是要全都度,只要他对正法本身没犯罪,我就都能度他们。我也是抱定这样一个原则在做。(鼓掌)

有学员经常问我,说那些想学大法又给迫害大法的邪恶充当了迫害正法的特务、这些个对大法犯过罪的,就是说,他还在大法学员中吧。从他明白的那一面来讲,他是不想脱离开大法,但是,从他人的这一方面看呢,在人的观念、人的执著带动下,做了一些伤害大法弟子与正法的事。针对这些我还是叫他们“学员”的人来讲啊,问题是很严重,是很严肃,但是呢,不是不能救,也不是不能度,他们与其他生命还是有别的。目前正法还没有结束,证实法还有机会,那么也就是说呢,那还有能挽回的机会。我对于一个生命是从历史中全面看的,真的是大法弟子,过去真的是一个很好的生命,一时在这个环境中做错了什么,那和常人对大法犯罪还是不同的;挽回损失后还能行,如果做的好,同样有更大的威德在等着。(鼓掌)

我过去讲,在常人社会,不管人的职位是什么,不管你的工作是什么,哪怕你是做特务工作的。特殊工作任务嘛,所以叫特务,特殊任务。但是,作为一个生命,你不能因为你的工作特殊就真的失去了这万古机缘;不能因为你的工作,你就把千万年生命所等待的机会都毁了。我对生命是这样看。当然了,当初我在传法的时候,救度的门全敞开了,没有对任何社会的阶层、职业、身份的不同而来选择你。这些我什么都不看。没有贵贱之分,没有社会阶层之分,没有聪明和不聪明之分,没有文化上的差异,没有民族的差异,没有任何界限。人类所划分的一切区别,我都不看,也都没有。一视同仁,就是这样做的,当然包括那些个做特务的,甚至为了解大法而当特务的。

当然了,大家回想一下,师父我是以最大的慈悲心对待众生的,如果这样我还救不了你,那也一定有等待这种人的结果。大家知道,很多学员都想见我,很多常人也想见我。有人见了我,他莫名其妙的激动,有人见了我之后呢,他就备感亲切,有的人激动的甚至要哭,因为他们明白的一面都知道,谁能见到我的时候,我就会帮助他,(鼓掌)我就能够消减他历史上的罪业。(鼓掌)所以无论你是做什么的、你是干什么的,你只要见到我,我就让你动善念,你只要见到我,我就能够在你善念中消你的罪、消你的业。(鼓掌)世人其实都有明白的一面,他们是清楚的。也就是说,不管你干了什么,也不管你是干什么的,我都这样对待你。(鼓掌)也许这就是人们讲的最大的慈悲了吧。当然这是在这一层生命中体现出来的。我这样对待人,我这样对待世人,那么如果世人在这种慈悲下、完全超越常人对待生命的宽容下,人还在损害着大法和对不起救度他的大法徒,那么,佛法也是有他的威严的。在这么的慈悲下还不行,那么他的生命就没有任何希望了。

大家知道这个萨斯(病)在中国,当初旧势力定下中国是要淘汰八百万人,他们不知反省还在隐瞒。因为慈悲于人,想要再给人机会,不想让死那么多人,可是他们不但不知反省,还在利用萨斯病迫害大法弟子,掩盖着真相。执政者也是常人,也在天惩之中。神在警示世人,人还想掩盖,不叫世人接受教训,那就等着更大的天治吧!也就是说,我用最大的慈悲心对待众生的时候,如果有的生命还是不行的时候,我就不管你了,自然就有另外的管法。那么也就是说呀,佛法是慈悲的,也有神威严的一面,不能叫人为所欲为的拿着神的慈悲来开玩笑,这是对神的亵渎。

上一次我在讲法中跟大家谈过,有些学员犯了一些个不应该犯的错误。其实呢,只要坚定的学好法、你能够改过、你能从新做好,你还是大法弟子。你就从新做好就是了,不要把它看的太重。如果你思想中把它看的很重,就又形成另外一种悔恨、担心等压力的时候,那么你就又陷在这个执著中了,你又走不出来了。大法弟子整个修炼的过程就是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不管遇到什么事情,认识到了,你马上就去改正;摔倒了你就爬起来,继续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那么也就把你这个过失啊,算作在你修炼中没走好的关,从新走,有机会再给你过,也就仅此而已了。师父不能够把你修炼过程中的事算作什么。如果不能自拔的、还会重犯的,那就另当别论了。也不能因为做错了事情又引起执著。

我过去讲法中不说那些很重的话,是因为不想给你们思想造成障碍、引起另一方面的执著,因此我也很少单独跟学员讲法。我一旦对谁去讲法的时候,对其指出他的缺点的时候,大家想想,他的思想负担就很重,因为是从我嘴里讲出来的。所以我很少针对个人去讲法的。在讲法中,我就是普遍的讲,概括的讲。而且在一些枝节问题上、支流问题上、个别问题上,又对整个大法学员起不到整体干扰的作用,我也就不必要去说,因为在修炼过程中,学员互相之间都会看到,也会给他提出来,指出不足。即使他们一时认识不到,因为有执著嘛,慢慢他也会认识到。只有在整体上,整个大法形势上出现问题的时候,证实大法的形势有问题要说的时候,我才说。你比如说现在,在中国大陆,有个别地区还有拿假经文在传的,甚至有人还执著的不行还去背,不但背,还到处去拿到学员中去宣传。什么心带动他这么干呢?那里边有他执著的、有符合他常人心的东西,他才这么干的。你说他有意破坏法,我倒不这样觉的。就是因为他有执著,他有人的那颗心在,所以他才能这样做,干了邪恶想干的事,干扰大法弟子证实法。

加拿大法会实际上我也参加过好几次了。(鼓掌)最主要的有三次,大家印象也比较深。第一次大家知道,就是在“七.二零”将要发生之前;第二次那就是在镇压迫害很严重的时期,在渥太华,我去了一次;这一次是邪恶在大面积的灭尽中,正法形势以突飞猛進的、非常快的速度在清理着邪恶,在突破人的空间,这个时候我跟大家又见了次面。所以,加拿大这三次法会,很说明问题啊。(长时间鼓掌)

加拿大学员哪,应该说是做的很好了,体现在方方面面,关键是配合的好,没有太多的以个人的执著影响证实大法,相互之间也没有太多的坚持己见造成的个人心里过不去,在学员中很少出现互相之间摩擦吧。互相配合的比较好,所以才能把这个证实法的形势搞的这么好。当然啦,加拿大又是一个特殊的地方,加拿大政府与人民也都给大法与大法弟子很大的支持和同情,这些我们是应该感谢加拿大人民和政府的。(热烈鼓掌)

所以从这三次法会来看,回想起来,很清楚的看到了形势的不同。我在加拿大跟学员见了三次面,可这三次的形势变化是相当大的,这一点大家是看到了。迫害的当初压力是很大的。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我在加拿大讲法的时候,我讲的很多话实际上都是在点化世人,也都是在告诉世人。人他有明白的一面,我讲法也不只是单单的对人在讲,层层的我呢也都在对不同层次的生命讲。因为人类这个地方发生的任何事情都不是孤立的,它是天象的变化在最低层次的反映。就象过去我讲的,理在不同层次是不同的,高层看低层的理是错的,但理在不同层次本身是理。可是一件事情在不同层次上的状态、反映和标准是不同的,越高越通向真理。但是理总体上又是贯穿下来的,体现在不同层次中那就是不同层次的理,对于每一层次的生命他就有不同的状态与对理的认识,越往下要求越低,生命表现越差。到了人这个最低层的时候,生命的表现就是这样的,也接近最恶的。在这场邪恶的迫害中,旧势力做了很具体的安排。我在这儿和护法的那些正神也在抑制着邪恶,旧势力也有它们的安排,实际上邪恶也是被束缚的。当邪恶在发挥它那个邪恶的时候,表现是不可一世的,落在实处时是很虚弱的。当然恶人在为邪恶表现时,只要大法弟子无漏的正念表现一强,恶人就心虚,甚至被正念所治,就是这个状态。总体上邪恶是还达不到想干什么就干成什么,因为毕竟是神在控制着。尽管旧势力有其安排,它也只是让它达到一个它们需要的状态,而且旧势力也没能达到如意的去发挥,因为我要做的和正神所对它的抑制,那都使旧势力要干的很多事情不能得逞的。

旧的宇宙它是有旧的理的。一切生命在没有正法之前,他也看不到正法后的一切,他也看不到新的法的真正的展现,因为他们还不配。如果真的看到了新的法的展现和新宇宙的时候,他就等于是新的生命,他自然就会遵照去做。他们看不到因为他们是属于过去宇宙的生命,他们是看不到不属于过去宇宙的将来的。而这种将来呢,不是旧宇宙历史时期所安排的那一切,里边有快与慢的时间、不同的空间差异,旧宇宙的神可以观察到。另外的一个新的宇宙,里边的这个时间、空间、生命、机制、法,一切都是从新安排的,没有与旧宇宙的一切连系,旧宇宙的生命是看不到的。这就超越了一切神的能力了,所以呢,他们要按照旧的法、旧的宇宙的次序行事,在做着他们要做的事。有很多事情要改变它确实是很难,有的时候我叫其去做什么时,他就觉的没有什么依据不敢为之。他们也就是这时的生命,他就觉的那样是对,什么也不干已经是很好的表现了。

其实呢,干扰正法之事的还是旧的势力这一伙。庞大的宇宙更多生命他是没有参与的,处于一种观察状态。但是正法整个洪势一过来之后,那不管他观察也好、参与的也好,统统的全部在正法中就解决了。该同化的同化,善解的善解,不能同化不能善解的,该降层次的降层次,那犯罪的该打下去的就打下去了。我说能够進入未来的也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未来不属于这一期生命。用旧认识来讲,这一期生命想要進入到未来去,想要進入到不属于他们的下一期天体中去是根本就不可能的。是因为在这次正法中,最大的慈悲对待着一切,对待一切众生,才想从这个旧的宇宙中把这些生命同化过去,才做的宇宙正法的事情。不然的话,这一期生命想去将来那根本没有任何机会,将来是不属于他们的,是不属于现在这些生命的。所以想去将来那就必须得符合将来的要求。

当然作为一个现在生命来讲,那是达不到的,他也很难去符合。但有一点,我的法在传,层层众生也都知道,很多生命也都在学,也都在看。各层都有《转法轮》,每一层的理不同,里边的字看上去不同,都是新宇宙不同层次的真理,很多生命他们都在看,而且主动的在同化,因为这是万古以来宇宙开天辟地都没有过的,对众生来讲都是从来都没有谁敢想过的,能够跨越这么大的历史,因为这个历史是不属于现在的整个宇宙生命的。历史中的一切,宇宙中的生命都在这个环境中生存,在这个环境中能够行使生命生存作用的一部历史。真正的進入不属于这部历史的未来去,其实那跟他们是没有任何关系的。那不象这个旧宇宙,在不同层次中的宇宙天体,不行了,毁掉了,然后造新的。虽然这个过程听上去和众生对大穹体内新旧不同层次宇宙的生成、毁掉,好象是一样,其实是根本不同的。宇宙中的不同宇宙天体不管怎么毁掉再生成,还是这个宇宙的更高生命在高层次上他的一念、他的能力生成与毁灭的,也就是说他还是原来宇宙的标准与安排的。因为对更大的生命来讲,下面的天体都是他身体的一部份,哪个细胞新陈代谢淘汰掉了,那细胞再生成还是他自己的机制、自己的特性、自己的宇宙的事,一切都是他所为。而真正的整个宇宙没了,就象他这个生命死掉了,以后什么时候再生成一个生命,与他原来死掉的生命没有任何关系。这里所讲的还不象我以前讲的元神离开肉体象脱了一件衣服了再换一件衣服一样,没有这种联系,与过去什么关系都没有。

生命的三位一体都解体、都不存在了,再高的生命也什么都没有了。这个概念对这个宇宙的一切生命、对于这穹体的终结来讲都是空白,都是茫然不懂的,也是理解不到的。放大他们的想象也是在这个宇宙中、这一期生命造化的智慧范围之内所能想到、知道的。正法这样大的事情对他们来讲都是零,而且面对着正法中的那一切众生都是措手不及的。我讲出的理对他们来讲,都知道好,但是又有旧的理在那里,他们又是旧理在坏、灭时期成就的,所以正法对他们众生的要求就是什么也别干。

最幸运的就是些在正法期间没有动的生命,他们就静静的在看,因为我要救度他们所有,我要使这些众生都能同化到新的宇宙中去。而旧势力看到在历史上有很多生命犯过很多罪,它们认为不能救度这些生命、不能要这些生命,它们也认定了它们在掌握我的正法,从而在我正法中安排它们要淘汰这些生命。对于世上的生命来讲,为什么叫那些恶警这么残暴?那么凶恶,叫那些低层的邪恶东西行恶?它们的目地是要淘汰一些世人与它看不上的学员,叫行恶者与被行恶者都犯那么大的罪。层次高一点的它们不直接去干这些事,它们认为它们是神、是圣洁的,不想把手伸進垃圾堆里来直接在垃圾堆里搅和,因为它们進来了也就掉下去了。所以它们就一层生命控制着一层生命,不同层次的旧势力层层在干着干扰正法的事,所以到了人世间邪恶生命也表现的越恶。正法是历史上从来都没有过的事情,无论怎么险恶,正法对众生来讲也是从来没有过的机缘。法,早就有了,我就是带着这部如意的、圆容的、历史上从来没有的、最好的法,来了。(热烈鼓掌)

而作为证实法来的大法弟子及对于整个宇宙众生来讲,只是在这部法的具体实施救度中去兑现而已。也就是说这个法早就在这儿了,只是众生怎么样按照这个法去做,用我的话讲是怎么样同化过去,只是这一个过程而已。我过去讲,我说,谁也破坏不了这部法,不是说我在一边做着一边创造着什么法。法早就有了。众生怎么样去同化法,仅此而已。越大智慧的生命越觉的自己了不起,而越大智慧的生命在它层次中也都有它看不到的真相,对正法之事起的任何一念对它来讲都会影响很大。它那一念会使层层众生对正法犯罪,所以它也就是在正法中犯罪。无论多大的生命对他们来讲都面临这问题,因为任何这个宇宙的生命都不属于将来的宇宙,真相对他们来讲不管多大他也都看不到根本。所以对宇宙最终最后的生命来讲,都是一大劫难,一动念就在劫难逃。我是用人的话这样去形容,说它是个劫难,因为不正法也就不存在救度众生了,那么再造的一切也就没了旧宇宙中的一切,所以实际上是对宇宙众生最大的一次慈悲。(鼓掌)

大家知道,造就那不同层次的宇宙、天体、苍穹、大穹的生命,只是高层神一念生成的。甚至于就在我讲这话的时候上面有些生命坐在那还很洋洋自得,它们认为一切都是它们一念生成的。站在它们上面的还在笑话它们:我一念生成的。可是站在更上面的还是那样想,因为它们都不知道在它们上面有更庞大的主。可是真正看到它们好笑的却是我。(鼓掌)而这一次正法,对它们都是一次最大的机缘与慈悲。可是它们都在想左右这一切,它们认为它们掌握的都是最好的,在帮助我正法,把它们最好的甚至于强制的推给我。大家想想,它推给我,那将给我设成多大的阻力?设成多大的障碍?当你不要它的东西的时候,它认为最好的你不要,你等于是毁这个宇宙,你等于是毁未来。它就这样想,因为它就是这么大的智慧,它就那么大的认识。

旧势力体系的层层生命几乎都是这样想的,都是这样做的,才造成了正法中的障碍。它们的那一念的表现在宇宙的最下层,起了最不好的一种反应。越往下越不好的生命,它做的事情也就越坏、越邪恶。这一切迫害实际上都是这么来的。其实我刚才讲的这种层层的生命啊,我刚才已经不是在讲那些个庞大的天体里边的生命了,我是在讲不同庞大的天体的那些个主体、王、更大的主体、王上之王,我是在讲那些生命了。穹体其中有多少层层无数无尽无量的神、佛、道、众生啊,那用不着讲它们,它们的所为,它们在具体干什么,那都是因为它的主体所为所造成的。

因为宇宙太大了。师父一讲啊,就讲的很大、很高,因为我现在面临的都是这些问题,我正在处理的也是这些问题。而反映到常人世间上的,也都是那么高层次上生命干的事情反映下来的。我讲法不是随便讲的,我也是把真理讲给他们,我要针对这些事情讲。下面听起来是很高,但是你们坐在这儿的,也都是大法弟子,毕竟不是在给常人讲什么。其实我今天讲的这些常人也难听的懂,但是人会体会到我的善,体会到能量,体会到对他有益的感受,但是真正明白我讲的,那只有大法弟子。(鼓掌)

因为大家中午还没吃饭。我也不想多讲了。

(长时间热烈鼓掌挽留)

其实不管我讲多少啊,你们都得在实践中修,那才是第一位的。你们不要小看了你们的法会,那是大法弟子们在整个修炼过程中的一部份。(鼓掌)所以你们想听我讲的再高、再多、再具体,其实你们在修炼中还得是一步一步的走。所以呢,在正法没有结束之前,大家利用所剩下的时间啊,扎扎实实的做好大法弟子每件应该做的事情,那才是你走向未来、走向最伟大的这条路上,不能够错过每一次机会,也不能够走错每一步。

尽量的走好也很难做的到。你们在修炼中也就是不断的摔着跟头,爬起来再走。而面对的这个人类科学造就的这个社会,这个现实,又非常的诱惑人;所以面对这个常人社会的时候,又很难摆正修炼人与常人的关系,又很难从各种执著中跳出来。但是不管怎么样,作为大法弟子啊,你就是心怀正念,尽量的去做好你应该做的。你们也是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在修炼,也用不着去当和尚,也用不着象出家人那样,实际上在形式上已经是最大的方便了。可是呢,在心性的提高上那是绝对不含糊的。有的能感觉到,有的不一定能够感觉到,甚至于不会那么强烈的感觉到你的升华、你的提高。但是,那都是绝对严谨的。一旦有修好的部份马上给你同化过去,所以你这边啊,老是感觉到自己好象老是提高不太大,因为表面的变化呢是非常小的,而本质的变化呢是非常大的。所以在这样一个状态中呢,能保证你能修炼,保证你提高,保证你在修炼过程中不注意摔一下跟头也不至于掉你的层次,因为修好那边已经隔开了。隔开了就不会使修好的一面和人体同时犯错,所以就不容易掉层次。这是指在正常修炼中所言,而那些关键时刻走向反面或干了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人,另当别论。但是作为修炼人来讲呢,提高对你心性的要求,对你执著心的放下,这一点是不能含糊的,是绝不能够降低标准的,因为那是对未来、对将来的宇宙、将来众生要负责的。很多大法弟子将来要成就很大的生命的,要包容很多众生的,甚至于是无量众生,所以你的标准的降低,那层宇宙就不会时间长,那层穹体就不会时间长,所以一定要达到标准。

但是,你也别因为师父这样讲你又着急。我从来没有强为你们。你可以尽量的符合常人的社会状态去修,但是你作为修炼的人,你要知道你自己应该怎么做。你尽量的去做好,尽量的符合修炼人的标准。我也非常反对一听师父讲什么心里马上又急起来了,这一急马上又走极端,什么也不干了,我就只做正法的事。不行,因为今天大法弟子走的路就是未来人修炼的路。

大家看到了,宗教在当人类道德走向没落的时候,在社会上起到的作用是什么。它度不了人还败坏着人的正信。作为一个神职人员哪、出家人哪、修炼人来讲,常人是把他们对神的寄托、信仰、他们的希望都寄托在这些人身上。而这些人做不好,就不只是他个人做不好;修炼团体、宗教走不正,就不是它本身走不正的问题,它会使整个社会败坏的,会使很大的人群发生问题。同时,他们的不信神,对众生,对信神的众生来讲,那是最可怜的,也是最可悲的。所以未来很可能是没有这种宗教形式的。人类将来学的课本可能就贯穿着法的因素在里边。在社会活动中能够做的好的、能够做的更好的,那可能就是在修炼了。大法弟子今天你们所做的这一切,你们回想起来,何尝不是这样?大法在世间就没有那个有形的这种东西成为一种社会政治。

我要叫未来的一切都走最正的路,所以未来的人也是有福的了。既然这个人类社会将留到未来,那么对未来的生命来讲、对未来的各层众生来讲,也都是福份,因为那是机会,那是大法对生命圆容的一部份。所以相对来讲啊,未来的人类社会比现在的人类社会会有很大的变化、很大的不同。不是有很多人讲过未来的人有福吗?过去对修炼人来讲,修是很难的,很多想要修炼的人哪,就想了个办法:吃苦,苦修。苦修是可以消减业力,因为你是修炼嘛,所以你也可以提高。但是铆足了劲,层次也是很有限的,多数都出不了三界,因为没有法来指导他们修,他们不知道法在各层的标准、各层的要求。而各层生命对他们来讲也是很难负责任的。不是神不慈悲他们,是因为宇宙有相生相克的理在起作用,谁动一念都会产生不同的、正反两方面的因素。你动善念就出恶,你动恶念也会起作用。所以,很多修炼人讲“一念出善恶”,谁又真正的知道这句话的真正道理是什么呢?神是不能轻举妄动的。度人的事情,非同小可。为什么耶稣度人,做这么大好事,天上的生命要这么左右这一切?还要把他钉在十字架上?看上去是替人在遭罪,神为什么要替人在遭罪?更高的神为什么不管呢?神为什么不能够直接消减人的罪呢?这些过去在宇宙中它是理,一切也就是那样。作为我来看是旧宇宙的法欠缺这方面的智慧,所以下一次就不是这样了。将来会发生很多的、很大的变化,所以对众生来讲都是美好的,不存在那么邪恶了。

但是相对来讲将来相生相克的理虽然它不是绝对的了,但是它还是存在的,正负生命还是存在的。那么到了最不好、最底层,它虽然和原来的最底层相比没那么邪恶了,但是最底层还是不好的。未来的人有福了,也只是和现在的人对比。会有造业的事情,也会出现消除人类业力的痛苦,所以就会有战争、有瘟疫,会有劫难。一定是这样的,不然的话人罪业大了不用痛苦去消业、还罪,人就会被毁掉。人没有痛苦也不会懂什么是幸福,人这儿不可能成为天国。正因为它有痛苦,这里可以修炼,做不好呢还可以造业。所以,人类社会永远是一个特殊的环境。

给人最大的福份,那就是未来的人类不会象现在的人类标准这么低,那也就是最大的慈悲。(鼓掌)一切都不那么恶了,那么相对来讲环境也要提高。苦呢也不会那么低,一切都会维持在一个比现在人类标准要高的、一切都衡定在这一层法的基础上。所以,对未来人来讲,能够走入未来的人都是有福的。为什么呢?因为大法在这里传过,为了大法造就了这个地方,这儿的生命也做出了他们的付出,历史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那也算是他们有功,所以要给未来生命、未来人类福。

当然这也不是一个单纯的问题,宇宙的一切都是相辅相成、互相连带的、圆容的,还有其它的因素、原因在这里。那么也就是说世上发生这样的变化,其实在整个宇宙中不同空间、不同的层次也相应提高了境界。每一个层次,既然三界这个地方标准提高了,那么大家想想,你不能提高到和神在一起呀,所以那神那儿还得提高。这层神提到那层神那去了也不行,那层神还得提高,也就是说每一层的标准都提高了。那么也就是说呢,每一层的环境都更好了。当然了,能达到这些,穹体的机制啊、法的智慧与能力必须达到这一点,所以才能使生命存在的方式、方方面面都变的美好。

作为大法弟子面对的,就是成就未来最好的生命。所以对大家来讲,心性的要求,也就是对你们作为修炼人能够达到的标准,在这一点上是不能含糊的,一定要达到标准的。

法要求你们要尽量的符合常人这个社会的生活方式,所以为了你们能够在这里生活,不能够叫人看到你们是一个奇奇怪怪的人,尽管我们有许多出家人在修,其实宗教也是目前人类社会状态的一种形式。这样一来你们走的路,实际上也就是给未来生命奠定基础。这一切不是拿你们做实验,法早就有了,你们在实践,只是这样一个过程,正法的事情是必成的。你们可能都从各种预言哪、有能力的人那儿都听说了,人类有这个难、有那个难,可是谁也没有敢说正法这件事情不成,因为它是必成的。因为不管生命能不能够实践这个法对他的要求,正法都是必成的。因为在证实法中如果人走不过去了,法会从新生成一切生命,缺什么,法中有什么,因为他是现成的。讲到慈悲,就是我想让旧一期生命同化后進入到新一期生命中去,这就是我想要做的。

历史上人们听到了不同的层次的生命都在讲慈悲呀,慈悲呀,甚至于很高层次上的神也在谈慈悲。可是他们的慈悲都是有标准的,都是脱离不开他们的思想认识和境界的。而正法中的这种大慈悲,对整个宇宙众生来讲,是前所未有的。什么叫佛恩浩荡啊?(热烈鼓掌)当然,将来的众生会看到大法弟子救度众生。你们修成之后,将来众生也会知道你们的佛恩浩荡,未来人却不知道我,只有你们能知道我,是因为对众生来讲不需要其实也都不配知道,知道你们就够了。本来谁也不知道我,那么将来还是不知道。(师笑)(热烈鼓掌)

生命是很复杂的。其实人成神我在实践中已经都做过了。我自己的肉身已经在主持法轮世界了,而且将来你们会看到很多过去的我,那时你们也许就把他们当作我了。其实真正我的主体本质,真正的主我,是很难被生命知道的,但是我什么都知道你们。(师笑)(长时间鼓掌)

我来的时候经过了层层下走的过程。作为很高的神来讲,有三位一体。三位一体在不同层次有不同的概念、不同的认识。在有形的很高层次,三位一体就是真身、真神、思想,这么三位一体。这是在非常高层次上那儿的情况。再高层次就不是这样了,那里思想、身体是一体的,没有分别。我就从有形神这个层次讲,那就是真身、真神、思想三位一体。

我在下走到有形这个层次中开始做真身,然后一步一步進入大穹往下走。每一次呢,我都是真身单独下走。也就是说,真正的我就是真身。我一直在给你们讲,我说我就是最表面,真皮就是我,因为我在任何一个层次中都做最表面,都做真身,到了人这儿也是肉身中有真身。(鼓掌)所以呢,我在不同层次上,在历史的过去,留下了不少我的真神,他们都是我过去不同层次的真神。有的他们自己在漫长的岁月中觉的我已经回不来了,他们就又演化成了一个身体,都和那时的我一模一样。也就是说,你们在将来的宇宙中,会看到许多我的过去。他们都可以同化后進入未来的新宇宙的,因为那是他们的威德、福份──曾经是过我。我每一次都是以真身在往下走,所以每次作为真神来讲,身体要下走,他们都不想叫我下走,都知道往下走是很苦的,就等于是毁了。一个神不管从多高来,最后到了人这儿在神的眼里那基本就是神死了。所以层层下走的我自始至终都做真身。而这个真身虽然走过了漫长历史的不同众多的层次,但是这张皮根本是从哪里来?是谁?没有生命能认识到。这一次我也是同人身降生于人世,当了人的最表面。不同的是,肉身中有真身,但是我的最本质来源是没有生命能够查的清和认识到的。我刚才讲,说将来生命很难知道我,就是说这个意思。

我想,今天讲的也是挺高。(鼓掌)不管怎么样吧,作为大法弟子来讲啊,听过了你们就听过了,不要起任何心。慢慢的在修炼过程中有的会知道,有的或许到最后圆满后什么都会知道了。

讲到圆满,你们的圆满也不是突然一下子,就象那过去炼丹的,一下炸开了,不是这个状态。那么大法弟子的圆满是什么状态呢?你们修好的那一面什么都知道,那都是你。等到你最表面这一点也过去的时候,你好象睡觉中自然的醒了一样,就这个状态,没有震动。(鼓掌)

在修炼中你们从书中看到不同的法理时,那只是在人这的那么一点点认识。你们知道,真正的佛理是不能够全部展现在还有表面人身的修炼人面前的,所以你这边只有一个概括的认识啊,而修好的那面已经是整个那个境界的认识了。也就是说呢,你在修炼中,修炼好的那一面啊,你该是哪个层次的,在那境界宇宙中在你以下各层次的一切都知道,而且尽在眼底。所有修好那一面全是这样,一直到最后一点修完,一切就象很自然似的全明白。表面上就象睡梦醒了,噢,该干什么你就去干什么了。就是这样。(鼓掌)

那时的思想是没有人的这种思维方式与结构了,就是修好那一面的思维结构都给按照神最好的标准去做了。这样思维方式不会進入到低层思维了,但是低层的一切你们都知道。其实你们知道释迦牟尼佛也好啊,其他的神佛也好啊,他们连牛马的思想都知道,更低生命的思想都知道,一切尽知,但是他们不会進入其中,就是什么都知道,仅此而已。将来作为大法弟子修好了,你洞察下面的一切,你什么都知道,但是呢,你的思维方式却不是和他们一样的,是不進入其中的,完全是在你那个境界中的思维。所以在将来圆满的时候呢,也许就象睡一觉醒了,自然的什么都明白,因为你修好的那面在那边时间已经很长了,那边的时间和世上的空间时间都不一样,你那边已经呆了很长时间了,什么都熟悉了,你这边最后一点过去的时候也就什么都明白了。(鼓掌)

因为过去我也跟你们讲过,过去修炼人开悟的时候呢,他要炸丹,炸丹时会层层空间中都要炸,所以对地上的影响就非常的大,会有山崩啊、海啸啊,会有很大的震动啊,都会出现。大法弟子这么多人,修炼层次又高,哇,这一下子可了不得了,那人类社会得发生多大的灾难哪?不会的,都是非常自然的。所以这部法我当初开始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什么都充份的考虑到了,这部法中的一切都是最圆容的、最好的。

还有我们许多学员哪,在思想中顾及的很多问题啊,这些事那些事的,其实一想就已经是掉了境界了。什么都不要想,什么都不用管。师父是慈悲的,一定会给你安排的最好。(鼓掌)你不用想那是师父慈悲我们,因为那是你修出来的,那是你自己的威德造成的,师父才给你们做的。

我就讲这么多。(热烈鼓掌)

没做好的啊,抓紧精進。我们的法会啊还要继续开,大家走好每一步。越到好的时候啊,我告诉大家,机缘也就越少,所以要尽量的去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但是呢,你们不能走极端,你不能走任何极端。你一走极端,你就破坏了我给你安排的这条路、法对你的要求。你就正常的做你该做的事情。明天圆满,今天你还不知道,你还想,你说我还要开个公司呢,那你就去做,但是一切我都会给你圆容。你什么都不要想!你该干什么就干什么。(热烈鼓掌)

最后祝我们这个温哥华法会圆满成功。谢谢大家。

(长时间鼓掌)

打印版

注:打印时如果出现"表头" 和"表尾",可以在打印设定选择项中取消表头(Headers)和表尾(Footers)选项。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