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

美术创作研究会讲法

李洪志

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一日于美国华盛顿特区



在座的学员都是搞美术创作的,都有专业技能。我想到哪就说到哪,我只是从法理上讲。美术对于人类来讲是很重要的,它和人类其它文化一样,是能够在人类社会起到一种对人的观念上的导向作用,影响着人类的审美观念。对什么是美、什么是人类应有的正确的美的感受,这是和人类的道德基准息息相关的。如果人把不美的东西当作是美,那人类的道德已经完了。

人类的道德在不同的时期会发生一些变化。人类的道德本身影响着人类的艺术,而艺术反过来又影响着人类。大家看到了,今天的艺术,有许多是受现代意识搞出来的东西,而现代人类已经远远超出人类应有的道德范围与标准,所以搞出来的所谓艺术已经不是人的文化了。因为它不是在理智、清醒中搞出来的,不是人的正念、善念对艺术美的正确认识搞出的真正人类美好的东西。这样一来就是艺术在堕落。就目前的艺术而言,严格的说已经不是人的东西了。我经常看到一些所谓的现代艺术作品,甚至还是很有名望的作品,其实都是魔性的产物。不但是魔性的,有许多人在作画中找感觉时已经是在追求鬼的行为,长此下去心理必然阴暗、怪异。搞艺术的人都知道,搞这些个东西时的心理状态都是放纵人性恶的一面,甚至有意追求邪恶的心理反应。那么这些所谓现代艺术的东西一般都不太好,因为这不止是对作画的人有害,对观赏的人也有心理伤害,对人的道德观念也起着严重的破坏作用。

可是大法弟子在修炼与生活中也不能脱离常人这个社会环境,也在现代人观念的这个潮流中,也受着这个环境的影响。很多大法弟子在学大法之前甚至都是学、搞现代艺术的。当然我想,不管你搞现代艺术也好,搞真正人类应有的正统艺术也好,过去你们学的基本功应该还是一样的,所以大法弟子必须清楚的认识到什么是人应有的艺术,那样就能够按照人的纯正艺术标准去做,就能够创作出好的东西来。

为什么我们今天开这个会呢?我告诉大家,大法弟子在历史的今天做的事什么都是至关重要的。我昨天还在讲,我说大法弟子做什么,不久的人类社会都将要跟着学。现在,在正法期间,世上的一切都在围着大法动,这是肯定的,因为三界为正法而造。我为什么今天要和大家讲这些问题?因为有这种艺术技能的大法弟子是有能力的、是有能量的,你们做出的事情如果不是正的,或者是不够正的,你们就会加强那个不正的因素,会更加影响人类社会。修炼嘛,你们本来就是修正自己、修去不好的一切。你们在哪里都应该是好人,那么你们在艺术这个领域里也要做好人,在你的作品中也要表现美好、表现正、表现纯、表现善、表现光明。

人类社会的道德滑到这一步的时候,人类的观念也发生了这样的变化。那么变化、发展到这一步了,要想叫人自己走回来是不可能的了。什么人、什么理论、什么办法也不能使人再回去了,只有大法才行。你们是跟着我挽救众生来了,同时,我们挽救众生的意义中也包含着拯救人类的道德与被挽救下来的人将怎么样在未来存在、怎么样生活、在什么状态下生活。也就是说,大法弟子不但在挽救众生,也给未来的众生开辟着一条真正的人的生存之路。这都是大法弟子证实法中正在做的。

我说三界将永远存在。怎么存在法?这就是我在法正人间时要做的。然而大法弟子今天做的什么事也都是至关重要的,也都是在给未来人、未来文化开创基础。近代人类的一切都乱了,几乎很少有点正统的人应有的东西了,没有一点是纯正的东西了。好在古人还留下了一些文化遗产,没有完全被破坏掉,特别是在美术方面留下了一些基本功的学习,人类还能够在返回人道中使学美术的人掌握一些最基本的东西。那么,怎么样运用这些最基本的东西走上真正人的路?怎么样能够创作出好的东西来呢?那我想,有基本功的基础,加上大法弟子在修炼中认识到了真正的善的、正的、纯的美好,就能够表现出好的东西来。

讲到这儿,我也想说一说我看到的人类发展情况和人类的艺术的发展过程。

其实人类东、西方的艺术都有一个成、住、坏的过程。东方的艺术和西方的艺术是走了两条不同的路,这是用人的话讲,其实是两个不同的宇宙大体系在各自最低层次上的生命──人在艺术生活方面的具体体现,也就是那个宇宙体系的东西在最低层次人这儿的表现。其实在宇宙中有许许多多不同的大穹,相当的多,都是独立而巨大的天体。每个大穹中都有其独特的结构所表现出的各自在各方面的不同风格,用人的话讲就是也有不同的艺术特点。每个巨大天体都有从真、善、忍根本法理中认识到的不同的正悟之理。这样一来不同的天体体系都有了其自己体系的独特之特点,具体表现在天地的结构、环境形态、生命的形式、生命的装饰、建筑风格、动植物的表现形式,等等,它们都有自己独特的正的表现美的方式、表达友谊与恩的方式。那么多的宇宙体系中的造化传到人这儿来基本上有两个体系低层生命的表现方式,包括东、西方艺术。可是巨大的穹体中可不止这些,我是说,传到人这儿来的只有这两种。

就人类的这两种艺术体系而言,在东、西方各自的民族文化中都有了几千年的承袭过程,但是两种艺术的风格却是大不相同的,技法上、表现方式上、感受上、视觉上都是不同的。中国艺术承袭过程中一开始就奠定了一个半神的文化,也就是说一半的重点不放在人的表面而重在神韵与内涵,所以包括所有的文化在表现上都有这样一个特点,特别是美术方面,不太注重表面细节的表现,注重意的表现,表现它的内涵。而西方的艺术也是神传给人的,但是其重点放在了人的表面文化上,突出了技法上的高超、准确、细腻、逼真的神工,表现的重点放在了人表层空间技能的表现上,所以在美术作品中对物体表面的表现上就会非常细腻准确,所以西方与中国的艺术风格两条路是不同的。在发展过程中,西方艺术是从上一次文明承继下来的。其实西方艺术在前几次文明中就一直保持着一种学术的方式延续着,有学校、有理论、有正规的训练,所以它一直是走这么一条路。而在东方艺术延续中,一直是流于民间,流于文人和匠人与求道者中,没有系统的理论、没有学校、没有正规的训练,完全靠个人经验来表现作品,特别是雕塑作品。由于中国人的文化特点,所表现的绘画与雕塑基本上也是中国人的文化性格在起着作用,不自觉的就是在表现意。那么这样看来,表现手法的差异相当的大。站在人的最表面上看,西方艺术手法上就非常细腻,对明暗、结构、透视关系要求一定要准确,特别是人体的结构,表现的都非常准确。而在中国古代美术中呢,因为它没有系统的理论和专业的研究,那么就造成使表现的最表面的物体结构的准确不足。

艺术的路总是从它的初期到高峰再到回落,人类的所有文化也是这样一种走向。过去宇宙特性中的成、住、坏、灭,人类的一切都在其中,所以一到人类道德不行了时,什么都不行了就要从新来了,对人类来讲就是劫难,一切都结束了,一切又将从新开始,再走到顶峰再回落,周而复始。

中国古代的美术由于它没有系统的研究与专业学习,对人体与物体的透视关系基本上掌握不准。清末以后很多搞中国美术的人也有了西方美术基本功的功底,作品在表面外型上准确了,出了一些这样的作品。但是到了近代以后,特别是到了近二十多年,中国也受到了现代意识的影响,作品也越来越不象样了。观念是随着人的意识的变化而变化的,如果人的正念不起主导作用,完全靠人表面的意识的感受,而不是真念的认识,没有真正的自己清醒思考,那就是没有了灵魂一样。人的意识是后天在人表皮形成的,表现上只是对事物的下意识反应。意识是不稳定的,是随时会变的,是随着外界条件的变化与社会形势的变化而变化的,完全靠着这些东西是没有主念的,而且是没有系统、没有规范、没有正念、没有真正自己的。在这种意识的状态下搞出来的东西就是所谓现代艺术、现代美术作品。这种东西的兴起初期,就是最早期出现的西方的印象派与抽象派的那些东西。你们冷静的看一看那些东西,保证是象人的真念不在而由着人的表面观念搞出来的,不系统、不规范、不规则、不连续,表现的东西不知是什么,没有给人美的感受,随着人的表面意识来。当时他们搞出的那些作品看上去什么歪鼻子的、半个脸的,一只脚长到后边去了,一开始那些东西就是在放弃主念、正念搞出来的,是后天人的观念指使人的肢体的产物。放弃人的主意识、任意由表面的人的观念来发挥作用才能搞出这些东西来。这些东西的出现毁掉了几乎是全人类最顶峰最完美的西方艺术,近代影响到了中国。

这还是在现代艺术的初期,因为人的观念在随着社会整体道德越来越败坏的时候,观念它不是就停留在那儿了,它也在下滑。那些当初的印象派、抽象派的东西,完全不管正确的透视关系、明暗的过渡与结构的准确性,越来越追求所谓的个人感受,错误的把这种无理性的放纵当成了自我人性解放。这是真正在抑制本性、没有自我真我的后天意识放纵。在色彩上强烈涂抹,完全是放纵没有清醒理念的观念上的一种感受,而观念是人后天形成的,它不是人的真正思想,它是不规则、不规范、不系统的,所以它涂抹出来的东西也是这样,看上去完全不协调的。到了后期随着人的道德观念越来越下滑的时候,它就進入了一种更低下的意识,而这种低下的意识就不只是人的观念了。人的主念、真我放弃支配人表面时,那外来的生物就会乘虚而入。走到这一步已经是外来意识操纵人体大脑了,所以出现了一些色彩上更低沉、更阴暗、光也是阴蒙蒙的、完全是人性颓废心态的表现。再滑下去,加上社会名、利的驱使,追求完全放弃自我,这时后天的观念也不要了。这样一来,一个完全没有自我的躯壳就百分之百的被外来意识控制了,而这些外来意识又多数是阴间的生物,鬼魂占多数。这也是人类道德不行时的天象变化。作画的人被阴性生物控制的时候,画出来的东西看上去表现的就是阴间与阴间的物体。很多画一看就是表现鬼的世界,蒙蒙的、暗暗的、模糊不清的,画的所谓人物都象个魂儿。阴间的地,阴间的天,这种感觉人为什么觉的好?这不是人的正念没有了吗?这不是追求阴暗吗?这不就是人类道德大败坏吗?这还只是人走向了比人还低的那一层空间去了。因为人类的道德还在下滑着,到了今天,艺术正在成为人类魔性实实在在的展现,艺术已经走向了对神圣艺术的亵渎,完全成了魔性发泄的工具,表现的是妖、魔、鬼、怪。艺术家自己也承认:这都是垃圾,但是在所谓的艺术潮流中却是最有价值的。垃圾怎么是最好的呢?因为人的观念反过来了,认为垃圾最好。

这是人的美术史,我刚才讲了一个大体的过程。我再从西方艺术说起。大家知道吗?第二次世界大战为什么叫法国人投降了?法国人没有能力打仗吗?这个民族当年不是也出过拿破仑、路易十四式的英雄吗?那个民族不是也有过辉煌的历史吗?其实人类的战争是神控制的,是有目地出现的,人想出现什么还不行的。法国没有直接投入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争中去,神的目地是要保存在法国的那些本次人类文明中仅有的艺术品,那也是人类在这次文明中最辉煌的、人类最值得骄傲的、真正的人类最正统最完美的艺术。如果战争一打,卢浮宫和凡尔赛宫等保存的艺术品就全没了,巴黎街头那些艺术也没了。是神要给人留下这点东西,目地是使人将来还能够有参照找回人自己的艺术,大法弟子也能够在这些正统艺术的功底上走回来。

西方艺术在过去的几次文明中,人都是以学术方式从新成熟起来,走回上一期文明的路。但是上一期文明被毁掉之后,会出现基本功的不成熟时期。大家从西方的美术作品中是可以看的到的,比如文艺复兴以前的作品和文艺复兴时期的作品,文艺复兴时期以后的作品,和近代的东西,这么一个过程。文艺复兴以前,总体来看,作品的艺术水平是很不成熟的,构图、结构、比例、色彩等,大家都看到了,觉的很不成熟。不管是绘画与雕塑,都是不成熟的。可是人们又在西方出土文物中挖出来一些个上期文明的东西,有一些神像,也有上一期古希腊文明中的其它雕塑作品,都是非常成熟完美的作品。因为有这些古文明的基础在,西方艺术很快的又走向了成熟。因为有先前的东西可以学习、比较,所以成熟的很快,到了文艺复兴时期以后,达-芬奇与那些艺术家的出现,其实也是神有意叫他们引领人走向艺术的成熟、告诉人怎么样去完成作品,所以当时他们的作品对人类的影响很大。可是近代的现代艺术也是一些另类神安排的,就是今天左右正法的旧势力一伙。为什么出了一个梵高?为什么出了一个毕加索?这些人也是它们安排来的,但是是起负面作用的,目地就是在人类道德滑下去的时候也要使人类文化中的一切都要同时败坏下去。所以这俩个人就是来乱人类艺术的,就是败坏人类艺术为目地的,完全是为了毁掉人类的文化来的。由于他们当初对所谓现代派基础的奠定,人类的艺术才走到了今天这样一个魔性的状态。

当初西方正统艺术被所谓印象派攻击的时候,正是照像术的出现。论战中那些所谓印象派们最典型的说法是:“你画的再准确还能有照像准吗?”因此而否定把物体画的象、画真实、画的正统、标准。其实正统的艺术对人来讲是高质量的完美追求,是无止境的。正统艺术空间是非常广义的,因为一幅完好的作品不但逼真,其实也包含着作者本人自己的人生阅历与性格。作者在人生中接触过的东西,在人生中掌握的方方面面的各种学科的知识与技能,都会在其作品中表现出来。所以同样的东西,作品中每个人表达的都不会一样,无论从色彩上、神态上到技法的掌握成度。因为每个人的人生经历不一样,作者的性格特点不同,都会使作品有差异。而且要表现的是大千世界与更高境界生命以至于对神及神的世界的美好展现,所以是无止境的光明大道。往往会画的、会塑的艺术家,由于思想多数都灌注在自己的艺术上了,所以大多不善于言辞。而那些不会画的、不会塑的却会说,所言都是强词歪理,用照像术之论真就把正统艺术给打翻了,渐渐的就走向了今天这样的成度。当然,当初要想推翻正统艺术,一个完全不懂美术、不会美术的人是干不了的,所以当初安排的那几个现代派的代表人物也叫其在童年时代先掌握了基本功,这样才会更加迷惑世人。

由于在当初学院派与印象派、抽象派的正与邪的论战中,由于人类道德与观念的下滑否定了人类真正的神圣艺术,而正统艺术家们为了生存才挤出一点小小的空间,现在把正统艺术叫“写实派”。在过去是没有这一说的。神传给人艺术的目地是为了能使人表达人类所崇尚的善与美,这对于人类的道德是起正面作用的。由于人类道德的败坏,正统的人类艺术却被向魔性发展的趋势从正式的学院殿堂里排挤出来,正统艺术为了能够生存变成了写实派,写实之说就是这么来的。

目前人类什么都是这样的在往反向的方面走,你们发现没有?那些不会发声的、不会乐理的、没有舞蹈基本功的成了歌星舞星,真正的艺术家们却没了饭吃;就连会剃头的也被排挤到在街道上去摆摊了,不会剃的却在很华丽的发廊里。人类的一切东西都在向反的方向滑、都在这样走向败坏。而那些所谓的现代派过去追求的就是什么个人感受,后来走向了自我的失控,现在是把自己的身体交给鬼来操控,这能搞出什么好东西来呢?拿一幅所谓的现代派的东西挂那儿叫大家看:啊,你看这画多好。他要不去讲谁也不知道他所说的好在哪里,而他讲出来的好却是魔性的,而且包含着对艺术的幼稚可笑,你的思想不跟着他進入他那个魔性中去你是看不懂他所说的所谓的好是什么。其实那些东西都是对人有害的垃圾。

当然了,有很多人是随着潮流起哄,大多数民众对现代派那一套是不理解的。你说这都是垃圾,那些搞这些东西的人就说越象垃圾越好。大家都听说了,中国有个什么所谓的艺术家吃死孩子肉,前一段不是听过报道吗?就是追求魔性才到这一步的,这一切再发展下去不可怕吗?人类的艺术这样下去将走向什么其实都不用再说了。

我再讲一下人类的艺术应该表现什么。人类的艺术是为了表现人本身呢?还是为了表现山水环境?还是为了表现神?鬼?要知道,人类的真正艺术首先是出现在神的殿堂里的。神传给人这种文化的另一个目地也是为了叫人看到神伟大,相信善恶有报,作恶者会有恶报,好人会有福报,修者会升往天堂。西方艺术的出现,开始都是在教堂里;东方的早期造像几乎都是神的塑像,中国流传下来的最古老、最早期绘画也都是画的神。人画神还有止境吗?没有止境啊。广阔的宇宙啊,庞大天宇的一切,人真的信神的时候、真的去表现神的时候,神会给人展现的。那是最完美、最神圣、也是人类的向往与最美好的归宿,作品的表现也就会是无止境的。

大家知道,人要画神那得模仿人。这是没有问题的,因为人是神按照自己的样子造的,把人作为基本功的练习是没有问题的。人画人也不是不可以,也可以,因为人毕竟是世间的主体。画山水更没有说的。但是,人类美术作品的创作中心应该是神。为什么这样说呢?大家想一想,人是有业力的,你们是大法弟子都知道,人们画的一切都带有作者本人的因素。艺术家的作品中,其个人的一切情况与被画者的一切情况都带在那个画上。普通的一个常人画一笔,我就知道这个人是个什么人、他有什么病、有多大业力、思想情况、家庭情况等。而被画的人也在画中充份体现出其本人的一切思想和他身体所带的一切因素,包括业力的大小。谁把画的这个人物画挂在家里,那么画中人物的业力也从画中散发出来,这样的东西挂在家里,那人是在受益呢?还是在受害呢?业力是散发的,它和那个人是连带的,是源源不断的往挂画人家里散发的。人们看不见物体的连带关系,其实人们都会感觉到不舒服。

可是人要画神,大家想想,神是光明的、伟大的、散发着慈善的能量,对人是有益的,而作画与塑像者都会在完成作品过程中受益,同时作者在创作神的艺术作品中也会产生善念,从而神还可能会帮助其加强正念、除去其作者身上的业力与思想业力。这样的作品人看了之后会受益、心胸会开阔、思想中会有善念,会使人格更高尚。神看到人有了正念时,又会帮人解除危难。这对人类来讲哪个有好处呢?我就愿意看那些正统的作品,那些画着神的天顶、壁画,还有那些雕塑神的塑像。我看了之后总是觉的人类还有走回来的希望,因为那些作品是在表现神的伟大,而神像那边的神也真的施善于人。那么从这些对比上看,大家是不是觉的人类的艺术是应该以表现神为主呢?

当然啦,现代社会的艺术不止是画与雕塑作品,还有工艺美术、广告、服装、舞台艺术、电视、电影、产品造型等,有方方面面与艺术有关的行业,也就是说都与美术有关系。可是无论是哪一行业,如果作者本人打下一个正的基础,你去创作什么作品,都是透着正的因素,都是美好的,都是善的,都会使人受益。一定是这样的。从大体上讲我看到的人类艺术就是这样。

刚才我谈到东西方艺术中也包括雕塑。说到雕塑,其实东方的塑像,其来源和历史过程我也说一说,只说本次文明中的情况。在佛教传入中国之前,很多雕塑作品风格都与上一期(也就是大洪水之前)的文化有关,所以与佛教传入中土后有着完全不同的艺术风格。严格的说,代表着本次人类文明的东方的雕塑作品应该是表现佛教的佛、菩萨与神为代表的。这样的早期作品造像手法是从印度传过来的,而印度的造像手法又是从这一期印度佛教之前的信佛时期留下来的,而上一期印度人信的佛又是欧洲的古希腊人信佛的人传到印度的,因为在更早期欧洲人中很多是信佛的,当然不都是信佛的,还有信其他的神的,传入印度后,佛的形像与造像的手法也传入了印度,所以中国造佛像的手法初期基本上是古希腊式的。大家看到的很多早期佛的塑像,眼窝是深的,眉骨与脸部的轮廓和西方人的轮廓是一样的,是直鼻,而且很方正,原因就是古希腊把更早期佛的文化传入了印度,又从印度传入了中国。但是,因为造像者的作品又都有其本人的因素在,所以传入中土以后的造像中,佛的形像又有点象中国人了。渐渐的随着传入中国的时间越来越长了,慢慢的就失去了古希腊文化传入中国初期时的因素了,渐渐的就走向更加中国乡土味了。这是在人的表面文化上讲,其另外的原因还有。佛教传入中土后,确有许多人的副元神修成佛、菩萨。但是由于中土当时没有系统的学术体系,雕像又都是石匠与修道者的作品,那么与西方雕塑相比也就很不专业化了,基本上找不准身体结构的比例。所以呢,我们中国很多造像啊,不是哪一派作品的特点,是技术的不成熟造成的。

那么刚才我大体上很简单的勾画了人类艺术的发展过程和它的来源。过去的艺术通常是对神的表现,神传给人这些也是告诉人类:神在庇护着人类,人要做好就会有善果。

通常艺术家的作品中都有一个要表现什么的主体与目地,就是说你在构图中,构思一个什么样的画面,你要表现的是什么,都有其自己要表达的意义在里边,也就是说有它的故事。可是现代人看西方的正统艺术时还有一个问题,特别是文艺复兴时期的美术作品,只看它的画法、手法。这还是懂得基本功的这些人能看懂这些。但是很少人知道画中表现的是什么了。所以我看绘画与雕塑作品的时候啊,身边的学员就要问我:这画的是什么,我就跟他们讲讲画的是什么。当然你们大家都是搞艺术的,也都懂得很多,但是不妨咱们共同探讨探讨。找几幅画,我也说说画中表现的是什么、为什么这么表现。(鼓掌)

大家坐下。刚才我在讲这些画表现的是什么时,大家也都明白了我说的了。我想叫大法弟子明白应该怎么做。那么你们也把自己的想法说说,好不好?

弟子:(译文)我们要表现迫害,能不能表现大法弟子受刑的形像?

师:可以表现。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情景可以表现,大法弟子学法的、炼功的、大法洪传后神与天上的景象,这些都可以表现。

弟子:我们创作大法弟子讲清真相、洪法的过程,还有象游行啊,等等,可以吗?

师:这些都可以表现,关键是你们在构思与创作中要创出水平来。

弟子:师父,中国的写意,象中国的一些著名的画家多数是写意的、画山水的,是不是我们也可以画?

师:写意是没有问题的。中国画,山水画,也可以,因为是大法弟子做的,可以展出。但是你们是大法弟子,目前大家都在证实法、在给众生开创未来,要尽量把讲清真相、揭露邪恶放在第一位,特别是这个时期,这是大法弟子的责任。揭露邪恶、展现大法、展现神,这样的作品多一点好,以这些为主。其它的大法弟子的作品也可以展。

弟子:写意不算是变异吗?

师:我说的写意,是说在作画中表现内涵。如果人能站在正统正念的道德基础上表现情感,是没问题的。关键是用正念来创作还是追求那些所谓的现代意识,用正统表现手法还是现代派观念表现,而问题不在意的本身。

弟子:师父,我想问一下,刚刚您讲的这些作品都是有关西方神的形像表现。那么作为大法弟子,中西方溶合,象这样的画,怎么参照他们的画、但是也有我们自己东方的特点?

师:把东西方人形像的神画在一个作品中,没有问题。正法中,很多不同的神都在起正面作用。很多中国画都很好,都可以肯定;在手法上、技巧上再提高提高,这些都没有问题。如果把中国画和西方油画体现在一幅画里好象很难吧。把东、西方的手法溶合在一起还没有人开这个先例,可不要搞的不三不四的。

弟子:我是想说从更高的层次来说,东、西方很多神都是在佛以下的层次,如果我们表现出一幅比较巨大的作品,而这个作品里面都有,可以吗?

师:你要创作一幅大作品,在作品里面同时有东方、西方人物形像的神,那是没有问题的。画一些道,根据需要再画一些西方人形像的神,在同一幅作品里,没有问题。如果同一幅作品一边是油画手法、一边是中国画手法,我看不行。

弟子:还有一个问题。因为我们在作品中主要是表现光明的,当然有的作品,因为内涵比较多,里面也有反面人物出现,象这样就对比出一种情节。我是想确认一下,对反面人物的处理,当然会处在一个阴暗的角落,但是,这样表现是不是可以?

师:可以啊。其实你看这幅画,恶警在打大法弟子。在色调的表现上恶警和大法弟子是有区别的,整体上又很协调,没问题。那是你们技法上的问题,怎么样把它安排好。

弟子:师父我要想问一下,中国的书法是不是一种艺术啊?还有草体,是不是正的?

师:现在叫书法,过去就是写字。到了近代以后,人也不用毛笔写字了,就要把它当作一种艺术了。其实,它也确实有它艺术的内涵在里面。那么它既然已被当作艺术的一种了,美展中就把它当作美术作品的一种吧。

说到草体,严格的说,是对人负的一面放纵的心理表现。过去神帮助人造字时是没有什么草体的。其实我是没有练过毛笔字的,不怎么会写,但是经常有人叫我写点什么,我就用隶书写。不是说我偏爱隶书,是因为隶书这种字谁要把它写草了是草不来的,草了就不是隶书了,所以人很难在放任观念或思想业力中写草它。就从这一点上我愿意写隶书。

弟子:就书法的这个字而言,我看到一些大法弟子,因为师父写隶书字了,所以他们一般挑选字体时就挑选隶书。我就想问一下,是不是各种字体大家都可以用?

师:都可以用,什么体都可以用。但是这个草体呀,我觉的太放任人的负的一面了,太多人的表面因素了,人真的正念善行时是写不出来的,主要是放任人的观念时写出来的,严重时心态会有些发狂,正的一面不足。

弟子: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关于三原色。老师谈到过三原色,在另外空间是对映的。在人中我们也讨论补色。那么怎样理解三原色?在人这里我们说因为光产生了颜色,因为没有光是看不到颜色的。那么另外空间全是光,那个颜色,怎么样来对比?

师:三原色人在绘画的颜料中是可以调合成其它颜色,人类的光谱中的三原色也可以折合成不同颜色的光谱。但是这只是人类物质空间的物质成份造成的,与其它空间是不同的,物质也不同。有人说物体的形态是由光造成的,包括绘画中明暗的表现与颜色的出现。不是的,物体在你有没有光的情况下它都是那个形状的,光只是给人造成视觉上的明暗感受,颜色受光的强度变化会产生错觉,但不会实质改变颜色与物体形状。用修炼的话讲,光也会障住人的眼睛,给人造成假相。在另外的许多空间是没有太阳的,也有许多空间一切物体尽在自身的柔和光中。如果一个物体不需要太阳,如果一个空间没有太阳,物体的形态还是稳定的。有的空间一切物体都在微微的发着不刺眼的光,同等层次的生命自身也会看到。这种空间也没有太阳式的直射光源,所看到的物体形状还是那样形状的。

另外空间用人的眼睛看是发光的,颜色与物体的形状不变。(当然神与神的一切都会变化的。物体存在方式也不是人认为的所谓稳定状态。)一般就象彩色的霓虹灯一样,灯的形状与颜色不受光的影响。如果生命就是那一层次的生命,他不会象人看到那空间的感受。就象我给你们讲的,分子也是有能量的,人感觉不到是因为人的一切包括眼睛也是分子粒子组成的;如果低于分子的更大粒子构成的生命,同样会看到人体与人的空间的一切物体是有光、有能量的。这和我上面讲的不须有太阳而一切都会发光的空间不是一个概念,那就是物体自身发光的空间。

因为人的这个空间,它就是为正法而特殊造的这样一个地方。离开三界这个范围就完全不同了。在三界同等存在的其它更多、更广泛的空间,一切物体的结构都变了,都和人世间不一样了;看物体的形式,和世上人们看到这种明暗关系都不是一样了。所以在人这儿表现的明暗关系,是给人特殊造的环境表现。天上的神、许多的天体它是没有太阳直照射光的,但是也有许多的天体不只是一个太阳照射的光,有的地方有太阳,有的地方没有太阳,生命在不同层次上感受到的光的强度也不同,他们也都符合不同层次光的存在形式。学员在写文章中说三原色与真、善、忍有关系,那是修炼中自己的感受,不是真、善、忍的根本实质。

人一旦看到天上的景象之后会震惊的不得了,于是人就会想:用什么颜色能画出来呢?用分子构成的表面物质,人能看到也能触及和使用,而比分子更微观的粒子构成的东西,一般的人们就只能感受它的能量了。比分子更微观粒子构成的这种空间的物质颜色在人这儿是找不到的。其实分子也是有能量的,而且不但有能量,还能产生能量的作用的。世人感受不到能量,是因为世人的身体结构、眼睛、皮肤及血肉,一切都是分子粒子一层的产物,所以在同等层次中人就感觉不到同等层次的能量了。能够感觉到微观层次中的能量,是因为人这一层的物体构成的粒子颗粒大于微观粒子。那么也就是说呢,构成其颜色的因素也不是一层粒子,所以看上去高层空间就比低一层粒子构成的空间更明亮有光,但是它是超越境界的那种明亮,所以人间找不着这样的颜色,即使用荧光色也表现不出来。不过虽然没有那样的颜色表现那一境界的神圣,但还是可以用人类现有的颜色表现出画面结构与庄严神态。从其形状上、结构上,用人的颜料还是可以表现的。你完全用神的一切把神表现在人间,那就是神来到人间了。

弟子:师父能不能讲一下佛、道、神那些衣服或者通常那些装扮?

师:我们通常看到的佛的装束就是黄色的袈裟。菩萨就画成中国古代妇女的那种装束,你们可以参照宋代妇女装饰画,那是最普遍的。白人形像的神不管是哪个世界的,他们通常都是围着一块大白袈裟,佛是围着一块大黄布袈裟,黑人形像的神是围着一块大红布袈裟。当然啦,还有更多样及更高层的表现,还有不穿任何服饰的,还有各种各样着相当原始服饰的,各种各样的神都有。作品中通常表现世人能认识的就足矣了。道当然穿中国古代的服饰,这是一般的道,其实那个很高层的大道穿的衣服也是各种各样的。

因为过去修炼的人还有一种现象,不管你什么时候、哪个朝代修成的,圆满时的穿戴装饰就成了他以后的衣服,通常一般是这样。当然佛不一样,所有修成佛的就一定是佛的形像,穿佛那样的衣服。对于修其他神的来说,一般情况是修成时穿什么以后就穿什么样的衣服。你们谁去过武当山哪?看过那个玄武画像?玄武的画像为什么披散着头发呢?因为他修成的时候头发是披散的,所以他是披散着头发那个形像。他长期在山里打坐,觉的系头发太麻烦了,不系了,直到修成也是那样。

弟子:师父,古画里的佛有穿衣服的、有露肩的。

师:有时人会用自己的观念来画佛的。比如说,南亚天气很热,和尚通常都露着肩,露着右边的肩,凉快啊。到了北边一点的地方,和尚就把布又盖到右肩来,把右肩盖住不冷。在佛的世界没有这些概念,通常他们就是袒着右肩这种装束。中国人画佛像的时候,中国人的观念是把其肩全部盖上,其实神的装束就是这样,西方人形像的神也是袒着一个肩的,因为这种装束是没有袖子的,两边都盖起来行动不方便。

弟子:请问我们学画画,那个基本功为什么这么难去学呀?很难找的到。在中国学画,怎么把技法的水平提高上来?

师:主要是西方国家的教育太受所谓现代派意识影响了,根本就不注重学生的基本功训练。而且有很多老师、教授都是那些现代派的,他们自己都不懂、不会画画的最基本常识。要说掌握基本功,那是要经过刻苦的训练才能掌握的。开始要画静物,掌握结构与透视关系,静物画好了要练习速写,然后是正确的色彩运用,一步一步的掌握了画画的基本工夫。基本功是一个画家、雕塑家必须掌握的。

弟子:中国为什么长久以来都画风景画,当然中国也有表现佛的形像,只是中国历史多是画山水画。

师:中国画讲意嘛,画它的意境、内涵,所以多数都画山水,毕竟中国人是半神文化,意识中不愿意表现太多的人,也是前面我讲的原因的,所以多数画山水。但是也有画人的,不过一般不用模特,完全是构思出来的,这样倒也干净。当然了,也不是完全不画真人,历史上有些英雄人物、人们纪念的人物画家也会去画,到了近代就比较丰富了。其实发现的最早期的中国画还是画神的,而且在寺院中从古到今也一直都有表现佛、道、神的画。

弟子:中国画以线条为主的,色彩很清淡,西方画色彩很讲究。是不是我们中国画色彩要象西方画那样?

师:不是。东方画就是东方画的特点,该怎么画就怎么画,你一改动它就不是了。东方画就是注重线,西方画不能画线,你画出线来就是不对了,它是用明暗构图的。

弟子:师父,我们是写意或者写实。作画的时候您的法身是不是就上去了?(众笑)

师:我的法身不会。(众笑)他用思想一想你就知道怎么画了。但是,你说我现在明白了,那我就叫师父画,(众笑)那不行。

弟子:那个时候可能画家会進入一种超常的状态,他作画可能就会很超常。

师:也不一定超常,无论怎样都是很理智、很正常的。就象你们修大法一样,一切都很正常的。大法弟子应该画的你就应该把它做好,没有什么進入状态之说,也没有这种想法才对。

弟子:师父,因为我想画不同的人形,师父提到黑人的神围着红袈裟,可是我们不知道他的头发是什么样的。

师:通常啊,你们要画西方那样的神可以参照文艺复兴时期的美术作品,西方文艺复兴时期美术作品中神的形像是对的。成年男神一般有胡子的比较多,当然也有没有胡子的。佛一般是不留胡子的,但也有少数有胡子的。黑人形像的神与黑人的头发一样,短的卷发,因为人是神按照自己的样子造的。

弟子:(译文)我为我的学校画了一幅画,主要是自画像。我画的时候是用心画的,尽量不让观念起作用。我发现人们反响不错,构图也魔术般的变的更好。所以我的问题是,是不是只要我们用心画就能画好?我想问问师父能否给予指导?

师:严格的说作画必须要用心。你用心了,大家都会说你画的好,不过和注重基本功的时代比还是有差别的。所以我觉的,如果把基本功练的更好一些,大法弟子就会画的更好,就会给后人留下一条正的路来。当然用心画画是对的。

弟子:我能不能给老师画像?

师:哎呀多少人给我做像、画像,结果都不象。画是可以,那没问题,拿照片画吧。

弟子:师父啊,我知道很多学员,真的很想画师父、特别还有另外空间的像,画出来的有的画的象,感觉还真有法身的威力,但是怎么样对待这个画出来的像,因为毕竟是师父的照片,还有那些草图?

师:那草图该烧就烧,没问题。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证实法为重。

弟子:那画的好的呢,我们不知道能不能敬香?

师:就当画保存就行了。

弟子:师父,我今天听讲,思路上开阔了好多。但是呢,我想,能不能有文字的东西,因为还有好多人还没来,也是艺术上很有成就的。

师:等把我这次讲的法理整理看看再说。

弟子:我觉的好象创作的路怎么走,原来我好象脑筋一片空白,现在明白了,很高兴。

师:这就是我今天要给你们讲的法。

弟子:还有一个问题。象我,完全学的是西画,但是我很喜欢国画。能不能画的时候就是以表现为主,不局限在传统的手法上头。

师:你说我技法上取两者之长,好象以前也有人尝试过。你可以做着看,但是得协调,看上去要感觉很自然。不过,尝试过你可能会觉的还是无法真正把东西方的画文化搞到一起来。

弟子:师父好。咱们的画,比如说象天使,带翅膀的,是不是西方的、东方的混在一起呢?

师:正法中,完全起正面作用的神,东西方人形像的神与各种各样形像的神都有。完全取决于你的画面中所要表现的意义是什么,也就是构图的需要。比如,西方人形像的神有带翅膀的,有不带翅膀的,那就看你构图的表现了。我告诉你们,低层的空间的神啊,他们知道我要来传法,所以旧势力就安排了他们左右我怎么去传、社会是什么状态。当然我是不会按照他们要的去做了。传法时我以什么形像正法这对众神来讲是很大的事,佛与道为我选择形像的问题当时在低层次中也发生了争执,道教也是为此而产生的。道想能使我选择道的形像,让我用道来讲道法,可是他们自己也知道道是独传的,那独传怎么救度众生、怎么传大法呢?不行,所以他们就想了个办法,也在地上搞起宗教,因而出现了道教。后来道教中,很多道也分成佛、菩萨,天上也真的有了道的世界,因为他们是想要让我选择道的形像。佛那边也在为我选择佛而开创条件,说应该要佛的形像,慈悲啊,要普度众生嘛。可是呢,我转生到了中土,我要在西方转生,那白人形像的神也要创造条件的。历史上道和佛之争就是为此而发生的。我确定了我要的一切后,这种形像之争就结束了。我也没有按照旧势力的安排去做。

所以天上的神哪,不管是哪种神,天上有了事情的时候,他们是在一起商量的。耶稣来地上度人也是众神协同的,因为地上发生的大事情会触动天上。佛要传法,其他的神不承认也不行。我刚才讲的佛和道争执起来这些事都过去了,因为传法的事定下来之后,也就没什么争的了,都好了。

弟子:水彩画和中国画有点相似,和油画有点相似,有的作品是用水彩画和中国画……

师:学水彩画的基本功是西方的,所以水彩画还是西方画法。说到颜料本身的话,那它并不局限在你画水彩画还是中国画。你用水彩画画中国画也没有问题,你用水彩来画油画那个画法也没有问题。水彩本身不存在东西方画法问题,就是用什么颜料、画什么画与画法本身不是一回事。东西方画也不只是色彩表现的浓淡问题,其内涵中有两种文化为衬托呢。

很多人都尝试过搞东西方画的结合,其实都失败了。中国画与西方画不只是表现上画法与颜料的技巧问题,画的背后都有着庞大的民族文化。每一种文化中的各种技能都是那个民族整体文化的结晶点。其实把东西方画搞在一起是行不通的,除非东西方文化完全混杂在一起变成无根的、变异了的东西。

弟子:我们要画开天辟地,就是说宇宙中的旧势力被毁灭了,那好的东西,就是说那个天体变的好了的话,坏的被打下去,那这种场景,是不是最好加神的形像在里面?还是只是说单纯的一些颜色的变化?最好是加一些师父刚才说的。

师:不能抽象的画,一定要有要表现的这个主体,就是要走回正的路上来。

弟子:关于那个天上的那些神兽,象刚才师父讲到狮子,还有一些龙啊、凤啊,那象龙的话,好象龙众、还有师父在经文中提到的红色的恶龙,“赤龙斩”,那这个龙是不是有区别?

师:龙的外形是一样的。龙也有好有坏啊,有恶龙,有好龙、神龙啊,通常看到的天国世界、佛世界的龙都是金龙,放着金光。有一点要说明,在东方文化中讲的龙和西方文化中讲的龙不是一种生物,不是一个物种。东方文化中龙的颜色也不同,有的象黑白的鱼的颜色的,也有红的,也有黄的、白的,还有黑的,它不一样,因为龙也有层次之分,有天龙、地龙和水中的龙之分。西方文化中讲的那个龙啊,是一种地狱的恶兽。往往中国人一讲龙,很多西方人认为龙是坏的,这样一种感觉,这其实它是东西方文化上的差异。西方人说的那个龙啊,长的有点象龙头、细细的脖子、象恐龙一样粗大的身体,带着没有羽毛的翅膀,而且这种生物是西方人形像的神体系中的低层生物。西方人形像神体系中那个地狱里边的龙,它会吐阴火。其实我看是过去的人在翻译中搞错位了,把其兽叫作龙了,它和东方的龙不是一回事,(问西人学员:)你们说西方人对龙的概念是不是我说的这样?(答:是。)

其实不是一种生物。在西方的天国世界里啊,通常没有东方说的那种龙,它不是那个体系的生物。而在白人形像神的体系里边对映着地上的白人社会一直到更低空间,它这个体系里边是不讲龙的,也没有这种动物体现,但是他们有很多生物在东方人形像的神的体系中也没有。你比如说西方过去在地上有一种兽,是马的下半身、人的上半身,这在东方世界体系里边是没有的,所以它不只是一个文化上的差异,是那个世界体系里没有。

弟子:师父我想问一个问题,我是画油画的,那么想画一张好的画的话是很花时间的,因为我想有很多的项目要做。

师:精進的大法弟子都很忙,正法时期要讲真相、救度众生,那么我今天跟大家讲的,咱们有这个特殊专长的呢,还要创作这些个美术作品。搞这些作品是需要很多时间的,这个我非常清楚。但是哪,不要紧的,你们尽量的利用你们能利用的时间来画,但时间别拖的太长了。尽量的去画,画的差不多了咱们再搞展览。

弟子:师父,我是想问,就说,摆平两个关系,就这么点时间,做这个就做不了那个。

师:是啊,那就把它合理安排好。我叫你们做的也不都是为了别人与给未来人留下这些,对你们自身的修炼是有帮助的。因为大家都是在这个社会环境中生活,也都要从这个时代走出去,也就是说,现在人的观念就是这样了,都在大染缸中,我们有这个特殊技能的呢,肯定是在这方面受的影响会大于其他人。那么你们在创作中走回正的路上来的过程中是不是在洗刷自己?在艺术上是不是在回升自己?是啊,在从本质上、观念上改变自己,不是在修炼自己吗?

弟子:我昨天看到师父在会场转法轮,很震撼。如果我把这个景象,就我想的,把它画下来,那时师父穿西装,是不是太直接、太细节了?

师:画是可以画,穿西装可以。

弟子:师父,我想问两个问题,一个就是说我们法轮大法是包容很多神的。那么多神,当然学员修成了都是不同的佛、道、神,那么现在我们想要表现好些修的好的同修,可能有的已经修的非常好了,我们都可以去表现他们。那么师父提到许多其它正教信仰的神,还有佛教也有好多的正神,那么这些我们是不是可以表现?

师:很多都可以。这么说吧,佛教中提到的神,现在人能知道的佛教中说的那些佛、菩萨都行。老子、道,耶和华、耶稣、圣玛丽亚,都没问题。但是大法弟子在证实法中表现与大法无关的神,没有任何意义。你们表现什么、怎么表现,这不用我多说。

弟子: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说过去的文艺复兴时期,留下一些经典作品,比如“最后的晚餐”等等。我觉的这些作品工程很大,我希望我们也有很好的作品留下来,但是不是跟他们同样的形式,因为我们是反映法轮大法。但是精神是一样的。第一是构思要好,有技术、有时间,还有很多的条件,所以我觉的,要想搞好这样一个工程,总体上要下好大的功夫。

师:想的很大。别着急,慢慢来,大家根据现有的能力去创作。你们是开始,如果你们有能力,你们就做;你们做不了,以后的人一定会做的。人类一定会给大法创造一个辉煌的,因为大法恩赐人太多了!(鼓掌)

弟子:师父,我觉的中国画中佛的形像装饰很多,画的很漂亮、很漂亮,但是现在画出来都很简单,我觉的不好看。

师:着眼点不一样,人这儿表现就是这样。佛在不同时期给不同时期的人展现的是不同时期的装束。我开始传法的初期,有很多菩萨来找我时,她们穿的什么你们想象不到。你们知道中国女孩子们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最爱穿草绿军装,(众笑)她们变成穿草绿军装来。我说的意思呢就是,佛会根据不同时期世人的观念展现。其实佛的本像就是黄袈裟、蓝色卷发。当然啦,古代的时候造像与绘画和现在有一定差异,当时画的佛像琳琅满目,那也是按照当时人的观念显像的。当然如果能看到佛本像时,还会看到佛的世界与佛体的光辉,那是极殊胜的展现。神是有意给人变化展现的。

弟子:我们现在画的很简单。

师:唐代画的佛、菩萨的装束饰物比较多。想按着唐代的那个时候画像画也行。

弟子:我在卢浮宫呆了半年。我听导游在介绍蒙娜丽萨这幅画的时候,他就说起以前的神,说蒙娜丽萨代表了以前的神的一种形像,说神不戴任何装饰。但听师父说到这个,我就不明白了。

师:那个画画的是人,不是神,也不象人们说的如何好,而且里面的影子很不善。

弟子:导游说表现以前的贵族,说贵族以前不戴任何东西。

师:都是人说的,导游词可是不可靠的。天上的神很多是戴耳环的。天上的女神是佩带耳环等饰物的,那也是法器。西方人形像的神,好象是女神身上的装饰很少。菩萨的装饰好象比较多一些,通常神都有项链,菩萨还有大串珠啊,长长的。

弟子:师父啊,仙女散花是什么意思?我现在还不知道。

师:地上有度人者讲道或者做大好事时她们才散花呢。很多学员看见了,师父每次讲法的时候她们都在散花。(鼓掌)她是鼓励众生哪,给你们在散花。

弟子:(译文)我不经常看见另外空间的神,看的也不太清楚。我怎么才能知道自己画的是否准确?这是一个大问题。画神的时候需要画什么?

师:通常呢,知道大概穿的什么样的衣服、大概是什么样的形像,这就是一个基础了。你们周围有很多大法弟子看到过各种景象,你可以听他们讲一讲。画画嘛,自然会知道画面结构与表现的什么了。

弟子:我请教一下,以儿童画来讲,因为小朋友们最纯真、最天真,他们不懂技术。那么通过他们的手去画,这种表现手法是不是和我们要的很技术的东西有很大差异?

师:是,画家就是画家,孩子就是孩子,孩子不等于画家。孩子喜欢画画是走向画家的开始也不等于是画家,画不好永远都不是会画,会画与不会画永远都是差别,所以孩子要学习,要学好所学的。就是现在成人给小孩画的那种画也是从现代派有了以后才出现的,过去的连环画也是给小孩看的,过去那种连环画也是传统手法画的。

弟子:那么小朋友他们想要表现大法的东西,他们直接来表现,会不会有什么问题?还是说一定要学院派、一定要有技术性的才可以呈现?

师:小孩可以练习画,练习画不能当作成功的作品,但是孩子们在学校的图画课的作业可以在学校里评比。明慧学校的学生当然是要学法了,图画课必然有画大法与学员的,那也只是学习与作业。但是我希望所有的学校的美术课要正规的培养学生基本功。其实没有技能画出来的神是不是在丑化神哪?虽然用心是好的。从另外一方面讲神是不能随便画的,对不对?不会画怎么能表现出神的庄重、美好与正呢?当然画学员除外了。

在明慧学校里,学生自己想要练习画,这是没有问题的,画的好的学校可以自己评比。但是我想,真正的高水准作品是要有功夫的,特别是展览,要拿出正统专业水准出来。

弟子:画中体现大法弟子和师父正法的场面,画出的其它空间的佛、道、神,因为旧宇宙的所有神都不参与正法,那么能否理解为是大法弟子在不同空间参与正法的不同空间的身体的体现?

师:不是说所有的神都不参与。宇宙中多数神是不参与,但是除了旧势力之外,还有一部份完全能按照师父的要求起正面作用的,还有天兵天将也在护法。不是说所有的神都不参与,有的正神在参与。你可以去画。大法弟子能在正念中调动神通与功,但不容易调动自己修好的神的一面。

弟子:大法弟子在其它空间参与正法,他也是佛、道、神的形像,也跟其他佛、道、神都是一种形像的吗?

师:形像是那样子的。大法弟子只是在常人中证实法,那边基本上是不动的;但是在发正念中是可以调那边的能力的。证实法基本都是这边主体在做,正念强的时候可以调动能量与法器、神通,通常是这样。

弟子:那只能是坐在那里吗?

师:因为不允许主体不在时其自己动。因为主体修成了后随主体而动,没有主体的情况下他自己动了不等于是其部份自主了吗?那不成了另外一个生命了吗?替代你、反过来操纵,那能行吗?修的一切都不是你了,那是不行的,所以得主体完成了一切之后合为一体。就这么说吧,你的胳膊它自己动起来了、控制不了了,它还是不是你的了?(众笑)

弟子:那边不动怎么做事?

师:真正做的事就是人世间证实法的你们,就是你在这儿发正念呢,你在讲真相救度世人呢。正念强就可以调动你的能量,不同层次的都有不同层次的能量、法器、功,正念越强调动的能力越大。也有一些学员能元神出壳、离体,正法中也在起着作用。能元神出壳的是能主宰修好那一部份神体的。

弟子:佛教里面画的有很多佛道神,是否可以参考?

师:可以参考。

弟子:草书是变异的。那我们画画以后题词是必须用楷书和隶书吗?

师:草书是放任人负的一面与人的观念为主的状态下写的。我觉的工整的写字好。字也是神传给人的,这样对神也是尊敬的。我只能说法理。你说我就喜欢草书,我练的就是草书,目前世人我不管,但是大法弟子一定要正。

弟子:师父能否请您谈谈对敦煌壁画的看法?

师:古代那里原来是个大寺院,建筑都因为战争与年久失修而毁掉了。敦煌壁画就是唐代前后陆陆续续的画的。画中有的是天上的景象,因为那是佛教兴盛时期画的,信佛信教的人很多,所以有很多人会看到佛的景像、神的景像,人把其描绘下来,但是又受东方绘画技术不成熟的影响,没有象西方艺术透视关系与形体结构那么成熟、那么准确。但是在一两千年前能有这样的技术也使中国的佛教与艺术展现出久远文化的光彩了。

弟子:师父,我想请问一下,其它古文明,比如说象埃及,还有南美洲的玛雅文化,好象和我们认识的佛道神差异很大,它们是存在过的吗?

师:那些文明是存在过。那些人信的是不同的神,很多都是正神。

弟子:师父,关于天上的神兽,东方的、还有东方的神他们的法器大概有哪些?

师:哟,你好象在问宇宙中有多少粒子一样。那太多了,太多了。法器哪个神都有,而且不止一件。修上去的,法器是随着人修炼而形成的。如和尚常用的碗、念珠、木鱼,道的拂尘、宝剑等等,都可以随着人修炼而成为法器。僧人拿的念珠,每天捻着念佛,随着他层次的提高,手上的能量也加大了,不断的捻它,那里边的能量已经相当充实了,念珠的本质都发生变化了,将来修成后每一个珠粒都是法器,整体念珠又是个法器,层次高的每一个珠子里边就象一个世界一样什么都有。各种各样的东西都可能成为法器。大法弟子在证实法中,你说我写证实大法的文章,你每天拿着的那只笔都是有功德的,可能你的笔将来都会成为法器。修炼人利用的东西一旦有了功德,都可能成为法器,包括你们证实法中用过的画笔。

弟子:师父我有个问题,关于雕塑,就说希腊、罗马,他们那种雕塑看上去都很精确,可是再回来看中国唐代的佛像,我觉的反而很能感动人,所以我觉的那个比例并不影响人对神的敬仰。

师:是啊,佛、神的像上有佛、神的法身,当然与一般塑像不同了,所以能感动人。我刚才讲的就是这个问题呀。中国人注重写意,西方人注重表面的表现的准确,是两种不同的手法,都能使人激动。东方画中的神能使人激动,因为表现的是神,要是常人就不会了。西方画中的神同样会使人敬仰,可是西方画中表现的是常人,人看了就不会激动。如果中国画中、塑像中的技法也同西方一样成熟、准确,岂不更能使人感动、更加逼真吗?不能因为神的作用而把不成熟、不完美的作品就看成可以了,完美的作品加上神那才更是神圣。

弟子:所以说取其技巧?

师:我说的也不只是技巧,我说的是按照正统的画法画,尽量完善艺术,这样对自己是提高,对神也是敬重。

弟子:(译文)我想问的是,我是在计算机上搞设计的,经常会取特写,比如我会取大法弟子或常人的特写。我想知道,创作时是不是可以采取人的脸部特写等等,不知道是不是不好、标准是什么。

师:可以啊,不只是特写,整个人都可以作为模特的,但是要有正确的美的标准,不是人观念上认为的喜欢什么样。

弟子:老师,中国的学员在这方面能力比我们强,就是他们受的训练比我们好,他们能不能做一点事情?就是我们中国的学员应该有一大批画的比我们好的作品。

师:中国大陆的学员目前咱们别指望。我们现在就是中国大陆以外的各国有这方面专业的大法弟子做。当然啦,中国大陆要找出一千个画的很好的大法弟子都不成问题,但是现在那里正发生着邪恶的迫害。

弟子:我想问的是,现在的电影、电视还有绘画跟传统的绘画是什么关系?

师:什么都离不开时代的潮流对它的影响,所以很多动画片啊,画的那个形象,其实我觉的很丑,有些表现善的也不善,就形象而言其实很恶。我今天给你们讲的就是用正念、用善、用正统手法走回人的路上来,大法弟子要在给未来世人开路中首先找回艺术中的正念。

弟子:师父我想问一下绘画创作和音乐创作之间是什么关系。

师:都要用正念创作,我刚才给他们搞音乐创作的讲过了,刚讲完,不在这儿讲了。给他们也讲了好几个小时了。

弟子:老师,您说的善,我不想表现很大的场景。

师:那表现小的题目也很好,都行。你说你就表现一个很小的事,不要很大的画面,很小的画面,都行。

弟子:师父,天龙八部护法是什么形象?

师:天龙八部护法是释迦牟尼讲出来的,他实际上是讲八部众生,八个部份的生命、生灵。我给你们安排的就是天兵天将做护法,还有龙,这两部。当然,有个别的大法弟子还有个别的情况的护法。其它部的护法都不能准确的说,因为其它的那几部众生都在正法之中,能不能留下来、能不能走过来,都要在正法后看。

师:你举了好几次手了。

弟子:我就想说,因为我感觉大法的题材很多,这几年过来,大法惊天动地啊。

师:是这样。

弟子:所以一直很激动,就感觉到我们大法的题材太丰富了,可歌可泣。大法弟子艺术家,我们有这样的责任,要完成我们应当做的事情。那么当然感觉到的真的要画的时候呢,也有不少难题。今天通过师父亲自讲解,我们感觉好象很多问题已经有个方向了。我想具体提一个问题,就是希望我们画展的组织者能够把重大的题材从总体上稍微协调一下,因为从我们构思中需要画的题材很多,也很重要。

师:你说的协调很重要。我们有的人思路打开了,勾一些个草图出来,给我们有能力的去画就好了,不用你现去构思了,这么做也很好。

弟子:我们有的大法弟子有很好的构思,也有很好的想法,但是没有很好的技巧。就象大法弟子搞的电台、电视台,我们把我们的信息、资料啊,构思啊、技巧啊,我们共享。尤其要保证重大题材的质量,因为我们大法弟子第一次展览要拿出真的能代表我们大法弟子的水平。我就想,大小幅的作品都很好,但是太大的作品展现就比较困难。比如我有很好的构思,我感觉在技巧上也能达到一定的水平,但是我感觉到我有很多东西看不到、或者是不知道怎么画,综合一下。

师:对,就这样。你们可以找俩个人负责构图,拿来,谁能画谁就拿去画,这样就减少了构思上的时间。基本上很草的大概构思就可以了,因为你们都有技巧,有能力就可以做了。我想这个想法很积极。

我看我就讲这么多吧。剩下的事,就是再具体的,那你们就怎么安排好这些事吧。怎么样走出大法弟子的路来,因为你们今天做什么事情都是至关重要。你们做好了人类要学,你们做不好了人类也要学,所以大法弟子一定要做好。你们做的不好,不正的作品也不能拿出去,因为对人类是有影响的。所以不但要用正统的手法做,要表现好的、表现善的,表现歌颂大法、歌颂神,同时技巧上你们也要拿出水平来,拿出正统的水准。(鼓掌)

打印版

注:打印时如果出现"表头" 和"表尾",可以在打印设定选择项中取消表头(Headers)和表尾(Footers)选项。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