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

美中法会讲法

李洪志

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二日,芝加哥



大家好! (热烈鼓掌)

我们这次可以说是一个盛会了啊,(热烈鼓掌)学员人数也比较多。大家都看到了,回想起来呀,从一九九九年的「七.二零」以后一直到今天,我们走过了一个时间并不算太长但是感觉却非常漫长的一段岁月,大家在这段时间里经历的太多太多了。宇宙中前所未有的一切都在小小的人世上聚焦着,旧势力在宇宙中为干扰正法所安排的一切都在这里运作着,为法而来的、为法而成的、为法而造就的,都在这段时间中展现出来了。尤其中国大陆的学员,经历了前所未有的迫害,而在这场迫害中邪恶动用了集古今中外一切迫害手段之大全,邪恶的招数也用尽了。

从目前的情况看哪,我与大法弟子们虽然经历了这段旧势力强加的历史,但是对于大法弟子来讲也是偏得,很多大法弟子了不起的正念正行是值得珍惜的,也是难得吧。虽然是旧势力强加给我们的,但是大法弟子中毕竟有许多人在这次迫害当中做的非常好,给大法弟子在证实法中树立了大法造就的觉者的威德,也创造了历史上从来没有的正法中大法弟子证实法的辉煌。 (鼓掌)

几年中经历的太多了,大家都在这场迫害当中经受了风风雨雨的考验。这件事情还没有结束,你们还在证实着法,你们还在走着大法弟子应该走的路;在邪恶的因素没有完全肃清之前,大家还不能掉以轻心,还要更加努力的彻底清除这些迫害正法、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因素。没做好的啊,抓紧精进。我们的法会啊还要继续开,大家走好每一步。越到好的时候啊,我告诉大家,机缘也就越少,所以要尽量的去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但是呢,你们不能走极端,你不能走任何极端。你一走极端,你就破坏了我给你安排的这条路、法对你的要求。你就正常的做你该做的事情。明天圆满,今天你还不知道,你还想,你说我还要开个公司呢,那你就去做,但是一切我都会给你圆容。你什么都不要想!你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热烈鼓掌)

由于高层生命的这种复杂状态,所以对小小的三界,特别是对人世间的影响、对三界众生的影响,是极大的。上面的一念,对下面的层层众生在行为上差异就很大,上面一念就可以使下面翻天覆地了。所以在清除旧势力的最后那个东西的时候啊,宇宙穹体在那一步并不是最后,正法也没有结束,而旧势力到了那儿的时候,往上就再也没有延续了,没有与旧势力有关系的因素了,穹体中旧势力的出现完全就是从那儿安排下来的。所以当初真的按照旧势力安排的路去走的话,到了那儿整个我这次正法就是不了了之,而所做的一切又都和旧宇宙原有的变异特性没有任何区别,所以这个正法也等于是零。穹体中那些巨大的王们认为是没有生命能够在这样一个巨难中走过来的、正法的成功是不可能的。宇宙中有很多神对我讲,他说「祝你成功」。那个话的意思中啊,包含着很深的涵义,他们认为根本就走不过去。可是我走过去了。 (长时间热烈鼓掌)

在世上,大法弟子在证实法中也走过来了。(热烈鼓掌)在这其中你们经历很多,因为有常人之心,也有许许多多的还放不下的执着,所以在大法弟子证实法这个过程中,有许多人走过弯路,犯过大法弟子不该犯的错误,在配合上经常出现不协调,各持己见。但是不管怎么样,我告诉大家,大法弟子,你们能够在这么困难的情况下走过来,这就是什么都比不了的最大威德。(热烈鼓掌)什么都是小事,大法弟子证实法这就是最大的事情,你们做出来了! (热烈鼓掌)

了不起,真的了不起!我有的时候回过头来看看大法弟子走过的路,也是了不起。为什么这么说呢?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修炼人证实法,宇宙的历史中也没有过正法这样的事情,连神都没有听说过「正法」这一说,如何在世间证实法就更没有参照的榜样啊。完全靠着大法弟子自己在正法这条路上走出来、趟出这么一条证实法的路来,给未来,给未来的众生,给未来的常人社会,给未来的各界众生留下了未来的、不同层次的修炼、证实法和生命所存在的方式与状态。所以是至关重要的。你们如果在这次正法中走不好,那么也会给未来带来损失;你们走的越好,对将来、对未来就会奠定更加坚实、圆容不破的生命之路。这不是一般的事。看上去地球很小,全宇宙的生命、庞大的天体都下来了,这里成了众生的焦点,这里成了宇宙的焦点,所以从正法一开始这里所做的事情都不是小事。

你们在讲真相、救度众生中所救度的生命也不是普普通通的常人,每个人的背后都有他引申的、连带的更深远的宇宙关系,所以救度的不是一个人,很可能是一个庞大生命的群体,甚至于是很高层次的庞大生命群体。我说过,赋予大法弟子的一切都不是简单的,都是非常伟大的。可是呢,我们在证实法中所做的一切呢,一般情况下都不是神奇、神迹的显现,表面上都是常人的那种形式,所以看上去哪,很多事情很像在做常人的事。特别有许多对大法不了解的世人哪,他们认为我们做的都是常人的事。其实不一样,本质上是不同的,我们的出发点、目地,我们要达到的目标,和常人的都不同。我们不是要在常人中获取常人的什么东西,我们对常人的金钱,我们对常人的政治、权力都不感兴趣。你们是修炼人,大法弟子要达到修炼的圆满,在这次正法中也充份体现出了大法弟子所做的是常人所做不到的、常人也做不了的。为什么大法弟子在证实法中,一个人能顶十个人、百个人?大家在证实法中也看到了,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在生死面前所表现出修炼人的那种威德,这都是常人做不到的,这不是常人能够做得了的。而且这场迫害不是一天两天,持续了几年。这种漫长的痛苦煎熬中,能够走过来,和一时的痛苦、冲动,是不能相比的,所以说大法弟子是了不起的。我今天可以跟大家这样说,大法弟子是伟大的,你们建立了大法在世间证实法的辉煌。 (热烈鼓掌)

从目前的情况看哪,已经不能和九九年的「七.二○」相比了。九九年「七.二○」,我们在被那种邪恶迫害的最严重的时候,基本上是处于守势——邪恶迫害我们,我们在苦苦的对世人解释我们是被迫害的,很被动。现在不是这个情况了,可以这样说,整个低层邪恶的东西被销毁的所剩不多了,除了操控少部份坏人之外,随便操控世人的能力已经基本上消除了。这样一来,世人在没有外来控制的情况下都在觉醒、都在思考。这是你们在证实法中取得的成绩。而且整个这场迫害都是由谎言、诬陷、最不可告人的卑鄙手段构成的,是不敢见人的,世人明白了真相之后都会感到震惊,所以大法弟子讲真相是最有力的。揭露邪恶、揭露这场迫害就是有力的消除和抑制它。

实践中大家做的很好,也起到了这样的作用,所以,对整个这场迫害来讲,已经今非昔比了。尤其在中国大陆以外,我们已经由被动变为主动了,那些邪恶已经处于守势了,因为邪恶的因素很少了,邪恶集团里被利用的人也在发生着转变,可以说邪恶要在中国大陆以外迫害法轮功已经彻底的失败了。 (热烈鼓掌)

在中国大陆,邪恶的迫害也在走向失败。大家看到了,由于邪恶的因素很少了,邪恶除了利用它们还能控制的媒体造谣之外呀,民众已经不信它的了。在大法弟子国内国外共同讲真相中啊,已经使巨大的人群明白了迫害的真相,甚至于当初学法不精、不坚定、也有刚学法就发生迫害而落下的那些人,又从新走出来了。当初中国真的是一亿人在学大法啊。那么,这些人也都有很多亲朋好友,大家都在讲真相,已经使巨大的人群明白了这场迫害的邪恶。那么也就是说邪恶控制人的机会已经越来越小,能控制的人也会越来越少,邪恶的造谣宣传也越来越没人相信了,越来越使人反感了,而且邪恶本身也在减少,这对邪恶本身来讲啊,已经是可怕的了!

中共邪党从来没有向人民认过错。无论它干了多大的坏事,它干了多大的坏事,回头它都讲我中共邪党一贯正确;(众笑)它的政权多么危机的时候,它都讲形势一片大好。(众笑)我这里不是想要跟中共邪党政权怎么样,因为迫害我们的邪恶头子喊出来「中共邪党要战胜法轮功」。可是我不想战胜你中共邪党,不值的,是你中共邪党自己在迫害人民群众中把自己迫害倒了,迫害中助长着假、恶、斗、腐败,失去了民心。很多人在知道了真相之后都在思考:这个政府连这样邪恶的事情都能干的出来,什么谎言都能造的出来,这政府不可怕吗?特别是天安门真相被世人知道了之后,人们都在思考,在全面的反思:是不是中共邪党在各次运动中都是这么干的?

中国人有一半被中共邪党迫害过。在中共邪党政权建立之前,大家知道,有很多有钱人哪,被抄了家、分了财产,甚至于被枪毙、坐牢。「镇反」、「三反五反」、「肃反」、「文化大革命」,许许多多运动中,都迫害了人数众多的中国人,所以总体上加起来呀,中国人有一半以上受过各种迫害。在中共邪党有目地的、变异的、扭曲人心灵的宣传中,也真的使中国的人心发生了一种变异,把中共邪党和中华民族混在一个概念中,所以很多时候,中共邪党干了多大的坏事,人们都觉的政府是对的。这一次不同了,人们都在反思。

所以从现在这个情况来看,在中国大陆,很多人都在冷静思考这些问题,这本身对邪恶来讲,就足以构成最大的威胁了。邪恶的因素在各个空间,为了保证北京这个邪恶的流氓头子行恶,所以对北京是封闭的最严的。萨斯病能在北京出现,甚至能攻入中南海,使它的政治局常委都倒下几个,我告诉大家,这不是世人认为的简简单单的一个传染病的问题。那里是邪恶封闭最严的,是因为那些邪恶已经被销毁到那种成度了,已经保不住它的老巢了,神才攻入了它那个邪恶的中心。(热烈鼓掌)这个流氓头子一看啊,大势已去,跑上海去了。叫人要用生命保卫上海,说的是什么话呀?常人都觉的是不理智了,用生命你怎么保卫?病它就是对你的命来,你拿枪打也不好使啊,(众笑)那原子弹也用不上啊。(众笑)其实它说的是明白话,因为它不是人,它的人皮里面是邪恶烂鬼,是那边的鬼讲的:老巢被攻陷了,它要死守上海。那能守的住吗?你封闭最坚固的老巢都被攻破了,上海能守的住吗?马上上海的萨斯病就全面起来了。掩盖,它现在掩盖的不是统计上来的数字,它不统计,它告诉下面的官员:哪儿发生萨斯病那个官员就地免职。哪个官员也不敢往上报。就这么的,萨斯病「没了」。死多少人,对这个流氓头子来讲,是根本不在意的,只要能保住它就行了。邪恶现在上海也不敢呆了,到处流窜。(众笑)所以从这个情况看哪,是这些个邪恶因素不行了,大势已去。 (热烈鼓掌)

别看邪恶们在猖狂,都在胆颤心惊,都在害怕。当然邪恶的生命在没有被清除完之前还要指使恶人干坏事,被邪恶操控的时候恶人就没有了理智,冷静下来的时候它们都在害怕。学员的每一个电话都使它们震惊的睡不着觉——怕。那个邪恶的流氓头子也看到了自己的下场,「无可奈何花落去」呀,没有办法。迫害法轮功不断的升级使它们没有退路。步步升级恨不得一下打压下去,它们根本就没有给自己留后路。造假的宣传还在不断的干着,没办法向中国人民交代,没办法向全世界人交代——中国政府一直都在撒谎欺骗民众,编造谣言,编造假新闻,迫害死那么多主流社会的民众。多邪恶啊,这个政权还能够存在吗?面对未来法律健全社会的时候,这些人罪责难逃! (热烈鼓掌)不害怕吗?害怕。

当然这一切啊,无论是迫害也好,邪恶走向没落也好,这件事情还没有完。所以作为大法弟子来讲啊,在证实法中大家不能够掉以轻心,我们更要努力的去做。特别是那些没做好的、走出来晚的,一定要抓住最后的机会做好,邪恶真的没有了的时候,这件事情就结束了。

如果这件事情不出现,对大法弟子来讲,我会完全以正面的方式解决一切大法弟子修炼中碰到的历史恩怨与我正法中碰到的各界众生的各种麻烦和历史中的各种渊缘、渊怨。迫害出现了,那么也确实有一些人做的不好,做的不像样。既然没做好,那就得抓紧时间弥补自己做的不好的损失吧。作为大法弟子来讲,要想做好以后的事情,就要更加注意自己对修炼的重视。

大法弟子做的三件事中,每一件事都很主要。你们个人修炼圆满的一切都贯穿在你们证实法中,所以大家一定要做好,也一定要把自己在正法中的不足找出来、克服它。为什么有的地区学员配合的非常好,而有些地区配合的就不是那么太好?不能说我们这里有特务在干扰,强调有什么这个那个原因。其实我早就讲过,你们心态很正的时候特务是不敢在这里呆的,他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被正的场同化了,因为大法弟子发出的纯正的这个场啊,会消除人所有思想意识中不好的东西,纯正的场就解体它,解体人意识中一切不正的东西,这就是救度与慈悲的另一种体现。人意识中不好的一切都给他解体没了,他就剩下单纯的思想意识的时候,人就会认同正的、善的,他不就同化了吗?那么,再一个选择就是赶快跑掉,因为坏人的思想业力与不好的观念害怕解体。

那么为什么有些人就能够钻到我们这里来呢?当然是相当个别的,为什么那一段时间有人还给邪恶提供情报呢?是因为我们的场不纯、不正,不能起到救度众生、挽救生命的作用,不能震慑邪恶,那不是我们自己的问题吗?!还讲来讲去,还讲什么谁是特务,这个那个的,是不是我们自己的问题哪?是啊。所以在今后大家更要学好法,从而使正念更强,更有能力救度众生。

再有哪,我们有的学员很多时候说话不负责任。不同的意见哪,不是正面的冷静去认识,冷言冷语的丢出一句来,就推翻了人家的什么东西。拿出好主意来,互相认真去配合,那才行。特别是在整体做什么事情的时候,大家更应该配合的好。像这次把那个邪恶的流氓头子送上法庭,就需要大家的共同配合,全世界到处都是声音。从这方面来讲,配合的还是有力的,我看最近一个时期比较好,但是也有不足。

不足是指什么哪?昨天有学员问我说:师父,联合国人权组织为什么变成了这个样子?美国几次提出中国人权问题被否决,最后呢甚至连提都没人提了,等到最后连主席都是迫害人权严重的政府当上了。我们冷静的考虑考虑,有的时候其实能够想清楚:不是正的因素不行,是我们有的时候做的事情容易被旧势力钻空子。你比如说,我们很多人做事的时候是在用人的思想想办法,大家都在千方百计的想使这场迫害结束,想要叫常人来把这件事情结束。有的人想,美国怎么不把邪恶流氓政权打掉呢?打一仗?也有人想,全世界这么多民主国家,怎么不发出声音来?联合国这个时候都干啥去了?看上去是这样。其实我告诉大家,这里面体现出一个什么东西呀?我们太依赖人了。如果这场迫害叫人给结束了,大法弟子多丢脸——我们没有证实法,没有从迫害中树立起威德来,我们大法弟子没走出我们的路来。我讲了,这个路是要给未来留下来的,是不是这个事很重大?所以就被旧势力钻空子了。你们指望着常人,旧势力就叫他提案被否决;你们还指望常人,它们就叫你提案都提不了,把美国从人权组织开出去;你们还指望常人,它们叫他主席都是迫害人权的当上。我们从这些教训中应该更加理智,我们经历的太多了,从这些教训中我们应该渐渐的清醒过来了。

这次大家告这个流氓头子的事,我也在观察着,我也在看着大家,发现什么问题我也对个别大法弟子讲:不能够太执着于常人。真的把它告上法庭,真的告成了,真的能够往前推进这件事情,是我们大法弟子做的。哪里有问题我们就上哪里去讲真相,法官、律师、牵扯的方方面面的人物,我们都去讲。人心正了,法庭就会站在正义一面。那么这不是我们大法弟子在做吗?不是大法弟子证实法造成的吗?这不是大法弟子做成的吗?这就不能说成是常人来证实法,是大法弟子在走自己的路。就差那么一点儿。(笑)我一直在观察这件事,别叫旧势力钻空子。

其实从另外一个角度讲,能够把这个邪恶送上法庭啊,能够把它告成啊,我告诉大家,也是因为邪恶已经少到那种成度了。它已经顾及不过来了,叫它除了保命之外干其它的都忙不过来了。大家看到了,陆陆续续的你们告的也都立案了,也都告成了,这说明问题。你们有的还在想:这咋回事呢?不是咋回事,就是邪恶走向没落了。九九年「七.二零」啊是邪恶向顶峰上走,到了二零零零年零一年那是高峰,现在是在回落,它在向低谷中回落。

这个邪恶要想在全世界铲除法轮功,已经是做梦都不敢想了。在中国大陆铲除法轮功它们已经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了,而且人民在觉醒。但是骑虎难下呀。上纲上线,不断的罗列罪名,站的太高了,玩的太悬了,搭梯子也下不来了,下不来又站不住,就要倒了。在这场迫害之前大法是人传人的方式中流传,并没有在国际社会上造成太大的影响;可是在这场迫害中,也在给大法不断的升高威望与知名度,不断的推向国际舞台、推向人类的顶峰。旧势力安排这场迫害的其中一个目地也是这样,这不是也在这样干嘛,人类也越来越瞩目。因为人哪还有被抑制的一面,如果抑制的因素被清除的话,今天世人对待法轮功的态度就不是这样了,就像你们当初得法那个心态是一样的拿起这部法来就知道是什么。是现在不给更多世人展现法的内涵,所以人哪还看不到,因为那是下一步的事。如果未来人得法也和我们大法弟子掺在一起、搅在一起,很多事情不好办,所以我也没有去太往前推进。但是很多人在学法、在修、在往大法里走,实际上是给未来奠定基础,他们是未来修炼人,所以呢,这也是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一方面。

从整个情况来看,其实目前的情况也就是这样。大法弟子做的每件事情都别小看。你一句话、一个传单、键盘上按的一个钮、一个电话、一封信,都起着很大的作用;明白了真相的生命他也是活传媒,他们也在讲真相。在社会上形成很大的影响。大家也看到了成绩,也看到了你们有力的那一面,所以大法弟子往下做还是这三件事:修炼好自己,讲清真相,发正念清除邪恶。

再有一个问题呢,刚才我讲了,目前这个邪恶的因素已经销毁的非常少了。我讲的邪恶的因素呢,就是另外空间中那些个乱七八糟的、奇奇怪怪的生命体,都是很低的,它们却来自于不同的大穹体系堆积在这里的,打开一个空间有,打开一个空间有,所以在清理的时候它是分层的。有时你们想我为什么清理完还有、清理完还有啊?它是这样的。再有呢,因为整体也在销毁它,整体数量它也在减少,分层面的它也在减少。

再有一个问题就是,我一直没有跟大家讲,这件事情因为过早的讲还不行,师父做这些事也是有序的。我叫你们清除否定旧的势力是全盘否定这场迫害,消除这个因素,这个我们做到了,也清除了。旧势力利用的这些邪恶生命我们也大量销毁了,整体的正法进程越来越近,从上到下大面积在销毁邪恶,大家发正念从各个层面中也在销毁邪恶。那么,还有最后一种因素。什么因素呢?大家知道啊,我在给你们长功下的自动机制,还有法轮等各种因素,而且我的法身也在亲自管大法弟子,同时还有我的法身指定一些真正的能够协同正法的神在帮助。但是,旧势力也系统的安排了它们的因素,从而具体来安排它们要的那一切,所以造成了每个学员又都有具体的旧势力的安排与旧势力那些生命管。这些旧势力安排的具体做事的生命不是我说的那些个乱七八糟的低灵烂鬼生命,它们中佛、道、神都有,但是都是低层次的,都在人世间的这个最低层上干着旧势力交给它们的事。它们表现很小,有的时候你们会看见它们像一个亮晶晶、快速划过的小光点。旧势力在我周围安排的更多。我已经大量的在清除它们。

它们是一种什么表现呢?它们没有观点,它就像专门为了完成使命一样,旧势力当初安排它们干的它就要一干到底,我讲的什么法它们都听的到,但却不肯改变,不干完它们要干的是不罢休的,因为它们与旧势力的想法一样,认为正法是它们在做,它们是神,它们要完成旧势力的旨意,要一直这样干下去。目前虽然旧势力被清除了,而最低层所剩下的烂鬼已经起不到多大作用的时候啊,有很多干扰、很多迫害因素、大陆各地出现的迫害与造假宣传都是它们操控恶人思想干的。作为师父我来讲,根本就不承认它们。真正我要做的一切它们也看不见,所以它们在我正法没到来之前在里面弄啊弄啊,弄出一套东西来,正法一到之后我就把它们与它们干的一切清除掉,一瞬间从新造就真正未来的东西。这个正法后的过程旧的生命是看不见的,因为它们属于过去,所以看不到将来。未来宇宙的事情它们看不见,所以它们也就死死的执着它们要的,它们也就一直在干着。那么我们不承认旧势力干的一切,不承认这场迫害与对正法的干扰,使迫害提早结束,走我们自己的路,不清除它们这种干扰不行,因为它们要完成旧势力交给它们的任务。

从整个正法中来讲,它们也是罪大恶极。旧势力虽然从根本上被清除了,但是这些具体干的也一定要清除,它们是旧势力的真正黑手,它们执着于它们所干的那一切。有很多时候我讲,邪恶的生命与旧势力利用正法未到之前与高层天体下来造成的间隔往我这儿扔业力与宇宙中及世间的腐败物质,全部叫我来承受,让我给消。我对它们讲,你们这样干将来你们都得承担。它们不在意,它们说你跳到粪坑里来了身上能不沾粪吗?它意思是说呢,这块儿就脏,你来了能没有这些事吗?这也是所有旧势力智慧的最大的认识了,这也体现了这个时期宇宙的状态,都是这样一种认识。它们却想不到啊,正法中所遇到的包括所有不是正法中我所要而强行为之的,才是真正正法的阻碍,才是宇宙成、住、坏的最后表现。说这个物质空间脏,可是这个空间脏它是宇宙结构的层次所不同造成的,那不算真脏。说那个神到这里来了回不去了,不是因为这些脏洗不掉,而是生命境界低了,因为宇宙中那些各种各样的观念、各种各样的生命的左右,他们才回不去的。那么也就是说真正污染我的、给我制造麻烦的、造成正法困难的、迫害大法弟子的,并不是这里边的这些肮脏的因素本身,却是宇宙生命中的变异了的观念利用了这些因素。这些低层因素是在旧势力的具体作用下所产生的阻力、造成这些个迫害、各种麻烦,这才是真正的污染。所以它们说你跳到粪坑里来能不沾粪吗,那粪不是麻烦与障碍,其实真正的粪正好是它们旧势力与一切强加于正法的生命。所以正法的真正阻力恰恰是它们。左右低层生命为其所为、视三界内生命如草芥,过去下来的生命回不去的许许多多困难因素恰恰是所谓的上界生命。

所以我过去跟大家讲啊,我说我知道在正法中出现困难是必然,我也知道它会到什么成度。实际我是告诉大家,一切都在掌握之中,我实际上就是在说我知道它们会干这些事,旧势力也会出现,因为这个宇宙不行了,它就会干出这些事来。它们执着的一切,安排的一切,所要的一切,这也都是必然。正神的表现当然不会像低层不善的生命那样无所顾忌行恶,它们当然都是善的表现啦。可是这善是变异的,这善的背后有执着,也正因为其善的表现,制造障碍那是最能自欺欺人的。如果不是正法,这些事情真的很难突破的。

为了彻底清除邪恶的一切因素,大法弟子从现在开始,在发正念中全面清理这些旧势力的黑手,就是要清除它们了。它们在具体干着旧势力要干的一切,清除它们之后才能救度更多的众生,全面由我的法身还有真正维护大法的正神来管。全面开始清除它们。它们多数都是低层次上的、直接控制烂鬼,清除它们也是很容易的,因为其层次比较低,但是它们都藏在最表面的空间中。

刚才我跟大家讲的这个事很主要,我们发正念中从现在开始最主要就是针对它们与所剩下的乱法烂鬼。当然,还像以前发正念那样去做,我讲出来你们知道了,发正念的目地明确就行了,不用太具体的去想。带有这样一个目地,彻底结束旧势力的参与。 (热烈鼓掌)

此事没有过早的跟大家讲,是因为以前旧势力整个体系与低层生命造成了很复杂的因素,各种乱七八糟的生命加上它们一起清理,会把这些事情搞的很乱。现在是时机了。我也安排正神和我的法身在全面接管、全面看着它们,避免它们捣乱,不出问题。

再有一个呢,就是我们在座的有很多都是从其它国家来的,还有很多都是负责人。大法弟子在证实法中,无论你是哪一个国家、哪一个地区的、哪一个民族的,作为大法弟子来讲,没有这个区分,大家是一个整体。在座的黄种人你元神不一定是这种生命,你是白种人你也不一定真是白种人。也就是说在修炼中是不执着于这些、也是不讲这些的,所以呢大家要互相的配合好。现在大法弟子越来越清醒,因为经历的太多了,也越来越理智了,所以配合起来现在是比原来要协调的多了。整体上协调越好的时候力量也就越大,力量越大起的作用也越大。其实在迫害中在你们证实法中,在世间上啊你们看到的还是比较平静的,可是在另外空间里那可是巨大的影响,起的作用是巨大的。每一次你们的活动天上都是正与邪的大战。当然,现在这个邪恶越来越少了,好像在扫除一样。当然只要邪恶它还存在,它就会起破坏作用,我们一定要不能掉以轻心,还要配合的更好,多多的沟通。

走好大法弟子最后的路吧。更多的话以后还会讲,客气话呀、赞扬话呀我也不想多说。因为大家都是大法弟子,师父讲什么事都是开门见山。这次会上也就不多讲了,因为一会儿大家还要吃饭。 (长时间热烈鼓掌)

未来的大觉者们,(师笑)在最后的证实法中建立你们的最大的威德吧!

(长时间热烈鼓掌)

打印版

注:打印时如果出现"表头" 和"表尾",可以在打印设定选择项中取消表头(Headers)和表尾(Footers)选项。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