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

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李洪志

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日



大家好! (鼓掌)

大家辛苦了。(鼓掌)大家在近一段时间可能看到了,通过大法弟子们不断的努力,在讲清真相中,通过发正念和学法、对自身的修炼,使整个正法洪势未到之前的形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空间中的邪恶生命确实很少了,因此它们已经形不成很大面积的迫害和干扰了。但是,它们只要还存在,就会干扰学员在认识上的不足和思想中有执着的地方。心性上还有漏的地方不要再被钻空子。


目前出现的一些学员之间的摩擦,大家要注意啦,不能够因为这些小事影响了大法弟子应该做的正事.我告诉大家,无论出现什么样的矛盾,出现什么样的情况,那肯定是我们自身有漏。那这一点是肯定的。如果没有漏,谁也钻不了这个空子。我们学员之间心性上的互相摩擦、相互配合的不协调,不管这个事情大和小,我告诉大家,那肯定就是魔在钻空子。因为你是大法弟子,你修炼好的那部份那完全是符合神的标准的,而表面上还在大法中修炼着,基本上作为大法弟子来讲,就应该在各个方面显示出大法弟子的状态来。那么有些时候出现一些心性上的相互摩擦,也是由于认识上的或者自己心性上有执着造成的。这些事情虽小,但也容易被空间中乱七八糟不好的生命钻空子,这些方面大家要注意!经过这场邪恶的考验什么都应该明白了。

在座的有欧洲来的,有亚洲来的,有澳洲来的,也有南美来的,还有很多其它地区来的啊。大家坐到一起来也不容易。我过去讲过一句话,我说别看你们现在在一起,等你们圆满了以后谁都找不着谁。(笑)大家知道,这宇宙非常的庞大,因为正法造就了三界,因为正法造就了人类社会,所以在历史上很多宇宙大穹的高层生命就来到这儿了。那个时候不是大面积的来,他是代表性的,在不同时期为了配合做最后的这些事。也就是说,大法弟子一大部份随着那些天体来的,人人结了缘,一旦圆满回去之后啊,你们要再想见都是几乎不可能的了,所以你们要珍惜你们的这段缘份。而且你们这些缘份都是互相交叉式的、每生每世结过不同的缘,很不容易呀。所以在做事上协调好,每个大法弟子的事都是大家的事。每个人都不要因为小小的一点事情就互相产生很大的隔阂,这都不行,要珍惜。而且在做大法的事上要配合,要配合的好一些。

大法弟子目前就是三件事。一个是讲真相,一个就是发正念——发正念包括自身和对身体外部形势起作用,再一个就是自身的修炼、学好法。这三件事都是至关重要的。讲真相的目地大家已经清楚了,就是要揭露这场邪恶的迫害,叫世人知道,叫宇宙众生知道。你们在这里讲,你们层层修好的身体也在层层不同的天体上讲。一定要把这场迫害、这场邪恶揭露出来,叫世人看清,这也是在抑制它,也是在消除它。讲真相是最有力的,是大善的行为,因为这场迫害完全是以谎言欺骗为基础的。那么大法弟子发正念的目标大家都清楚了,主要是清理控制人类对大法行恶、迫害大法弟子、迫害世人的邪恶生命,救度人类与众生,清除给正法造成阻碍而做的,所以是至关重要的。每个大法弟子都不能忽视这件事情,也不能以任何借口忽视发正念,因为你清理不好自己你自身就做不好,你清理不好你自己也会干扰别人。第三件事就是我们学好法。大家如果学不好这部大法,你自身的圆满得不到保证。而且你所有做的大法的正事都像常人做事一样,用常人的那种想法、站在常人的基点上做,那就是常人,最多是常人为大法做好事而已。因为你们是大法弟子,所以你们不能够脱离开法去做事情。你们还在不断的改变着最表面没有改变的这一部份,所以你们不能离开学法。一定要学好法。在学法的过程中,你们就能够不断的清除自己不好的因素,改变自己还没有改变的最后这点东西。过去为什么我老是强调叫大家学法、学法、学好法?它是至关重要的。

大家已经知道了,大法弟子走过了圆满的那个过程,而历史今天赋予大法弟子更大的责任,不是你个人的解脱和圆满,而是救度更多的众生,所以才配当大法弟子。那么历史上赋予你们这么大的责任,也给你们带来了相应的荣耀。我没说我是谁,反正我在正法。那么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你们今天能够跟师父在一起正法,我想将来等待着你们的是什么,我没有跟你们具体讲过,但是我今天点给你们,那是历史上从来都没有过的至高无上的荣耀!(鼓掌)你们想过没有?谁迫害了大法,谁迫害了大法弟子,有多高的生命牵扯到了,那个生命就已经和你形成对等了。不管它多高,它都和你形成了对等。可是呢,那牵扯的是相当高的大穹的主、无限大穹的主、甚至更高的生命,而今天对大法行不善的那些不同大穹的最高处和我不同的大法弟子形成了一个对等。大家想想,这意味着什么?我还告诉大家,别看我有许多大法弟子被迫害死了,法已经定了:他们的生命将和迫害他们的那个最高的生命调换位置! (鼓掌)

是这样的。为什么那么高的神来参与这件事情呢?为什么那么高的神影响到了下面的生命迫害大法弟子呢?尽管它没有直接干,可是是它的因素造成的,它能不负责任吗?它参与了,它就要为这场干扰负责任,那是宇宙的理,否则的话与它没有任何关系。只要与它有一点关系了,它就要对这件事情负责。它不配坐在那儿了,那就由大法弟子修上去、坐那儿,就是这么一个道理。

其实这里面有很多事情啊,不是常人能够想像的到的。看似平凡,大法弟子做的都是最伟大的事情,是历史上从来都没有的。你们看看邪恶至极、声势大作的这场对大法徒的迫害,宇宙大法在世间上度人,这么大的法在世上传,为什么很多世人就无动于衷呢?其实他们是被旧势力抑制了,被封闭的非常严密。旧势力认为正法时期的修炼与证实法就是大法弟子的事情,别人不配参与的。在这种情况下,世人对大法的法理与法本身的神圣是很难认识到的。但是,对人,对目前人类讲的对人权的践踏、对信仰自由的践踏,这些方面他们是能认识的。所以讲清真相中,你们也应围绕着这些方面讲,世人就能理解,他们也会支持。只要他有正义、他还有善的那一面在、他还可度,他就会支持。所以呢,你讲高了呢反倒效果不好,因为此时得法的就是大法弟子,讲真相中你一下子想叫常人成为大法弟子是急于求成。任何人在讲清真相中谈高了都是不理智的在起破坏作用。如果不听劝阻、太执着了,那可能干的坏事就会大,就会被魔利用。如果你真的在这件事情上犯了罪了,那说不定魔就要把你弄下来。

所以啊这些事都不是小事,要把握好。你们的路啊,我想大家已经看到了,其实是很窄的。你稍微走偏一点,你就不符合大法弟子的标准。只有一条非常正的路我们能走,偏一点都不行,因为那是历史要求的,那是未来宇宙众生生命所要求的。未来宇宙不能因为大家在正法中有漏而出现一点点偏差,所以大家自身在证实法中走好所有的每一步都是很重要的。看似平凡。不要给你们证实法中走过的路、树立你威德的这段时期留下任何污点和遗憾,那是永远不可能抹掉的。当然了,修炼也好、证实法也好、正念清除这场迫害也好,事情还没有结束。没有结束之前对那些做的不好的就是机会。最后再把握不好,到结束了也就不行了。迫害开始的时候无论在中国大陆和中国大陆之外的学员,有很多事情是没做好。那时没做好可以说是经验不足、没碰到过这样的事情、不知道怎么做,一晃几年过去了就不能再这样说了。大家也都清醒的、理智的应该知道怎么对待了,那么就应该做的更好,就不应该再出现过去那种事情了。

你们自身修炼如果做的好了,是牵扯到宇宙未来很大的事情的。大法弟子个人圆满的过程走过了,但是你当我的弟子,你作为大法徒,今天历史赋予你的责任不是叫你个人圆满就完了,是让你做更大的事情,要给你树立更大的威德。当然啦,那也就是有更高的果位在等着,宇宙有更大的责任在等着。就是这么一个关系。过去我讲过,我说大法弟子在没做好之前还要继续努力的。虽然你走过了修炼的那段过程,可是你还要把自己修的更好,把最表面剩下的这点没有修好的部份修好,所以看书学法是至关重要的。

你们知道吗?过去我讲过白日飞升的法,就是说表面身体都修好了就可以白日飞升。但是你们知道过去什么样的人白日飞升吗?过去白日飞升的都没有出三界。因为在天上的神来看,人的肉身是最肮脏的,是根本就不能带到天上去的,所以你修的再好也不行,你具备不了天上那么纯洁、那么圣洁,达不到那种状态。而我今天要做的不只是叫你的身体表面的改变,也不只是将来在人世间这儿人真正能修成三界外的神了,而是整个宇宙体系的圆融。过去几乎没有人能够修成三界外的神的,我刚才讲了,虽然白日飞升,那都是三界之内的神。没有出三界,但是他也是神。而我今天要做的、赋予大法弟子们的修炼方式,是要在宇宙中建立一个从来没有的更高的智慧,目地是使将来掉下来的生命能够在这从新返回去,最起码它有这样一个机会。这是宇宙能够圆融的一部份。为什么我经常强调这个问题?今天大法弟子能够走到最后那一步,就是开创了人成神之路,这是历史上从来没有的。过去真正走出三界的都是副元神,三界内有一部份是带有身体修成的,也都是三界之内的神。而这次大法弟子人体不但要修出三界,我还要叫你们修到不同层次,直到极高的王、主。这也是在证实新宇宙的智慧,是将来生命要达到的圆融形式的一种,所以这不是一件小事。表面身体改变到最后就是要达到最纯净。达到那么高的成度,这是从来没有神做过的、从来没有神敢想过的事情,因为在神的眼里看,他们觉的下面的一切都肮脏的不行。这一次我就做了这样的事情,大法弟子的圆满就是个先例,也给未来开创出了这条路。说是开创,其实法中早已具备此智慧了,只是实践而已。

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刚才讲了,是宇宙要圆融,其实还有许许多多的因素。如果开了这条路,还解决了一个最大的问题,在宇宙中从来都没有神敢想像的事情。你们知道神是怎么存在的吗?你们去过美国中部地区的,看到过美国有一些没有植被的山、裸露的石头看上去很像人,特别是到南部、中部的南方,而且很像神。那些石头有些像菩萨、佛,还有的像其他神的形像。为什么这样呢?其实那就是神的对映,它就是神的最低部份。过去的神和表面星球有一种对映关系,他们都有一个生命的循环体系。神保证着石头的不坏,而石头的存在又保证着神的生命;石头一旦坏掉了,那神体就解体了,有的神就掉下来了,是这样一种关系。实质是更高神控制的。而这种对映关系不是小粒子组成大粒子、大粒子组成更大一层粒子这样粒子组成粒子的过程,是从物质本质越来越少、也就是物质越来越淡化,一直淡化到神体的标准;实质上物质也越来越轻,直到不同层次的神、最高的神。当然也越淡化越纯净。我过去讲啊,我说大法弟子从欧洲来开法会来了,坐飞机来了,看上去移动的挺远,可是在神的眼里看,地球这个粒子像小沙粒一样太小了,你的移动简直就是没有移动。这是人。其实神哪,他也有不同神的极限。过去的神他们的移动也是在他们范围之内,极限是与地上的石头的对映造成的。他们脱离不了也带不走这个宇宙表面星球上的石头,失去了那对映的石头他就像失去了根一样,失去了生命的保证,那就会解体毁掉。这是我从来都没有跟你们讲过的。 (鼓掌)

我今天给你们讲出这个问题,就是说这个问题都解决了。我为什么说未来的神啊、未来的新宇宙非常的美好?要讲每件美好的事情都要讲很长一段法才能讲清楚。在我看,未来的神真的神起来了,他们不需要再对映地上这种石头了,其它体系的神也不需要对映其它他们体系内的表面粒子上的石头与物质了。因为过去神没有最低最大物质的对映,他就失去了物质的循环系统、保证不了他的生命了,它有这么个关系。那么大家想过没有?石头是分子造的,那么也就是说人的身体也是。假如你们把人的最表面物质身体修成的时候,不就自己带着这个根本的保障了吗?走到哪里你都不会受这个限制了,但必须得做到层次中要求的纯净与圣洁。我也告诉大家,我已经在正法中把最不好的做到最好、最完美的状态了。 (鼓掌)

不同层次的神,其实都在不同层次上有他的极限范围、那一层生命的极限。这对人来讲,从来没有谁跟人讲神是什么状态,也不允许讲给人。旧的宇宙将彻底解体完,什么都将过去了,我讲的都是过去。未来就不是这样啦,是相当的美好。未来的神完全脱离了过去神的那种不足,变的更加美好、更加高尚、更加神了。所以天体正法不止是宇宙的次序不行了从新把它归正、过去的法不行了从新把它归正,不止是这些,如果是这样的话,大家想想,其实不用我来做。要从根本上解决许许多多的问题我才来的。 (鼓掌)我跟你们一样,不管师父怎么讲,师父这个表面身体看上去和你们一样,在这儿咱们就是人的表现。但是大家知道,你们是修炼的人,本质上你们又和人不同。当然啦,我和你们之间还有一个区别,过去我也跟你们讲过,在这儿我就不多讲了。

就是说你们在修炼中啊,一定要抓紧时间把自己修好,不管怎么忙、事再多,你们也不能忽视了对自己的学法、修炼,这是你们能够做好证实法这件事情的根本保障,也是你们能够走向最后的保障。许许多多事看似平凡哪,无限的美好和伟大的殊荣都在其中。这三件事你们能够做好什么都在其中,包容着一切。能证实法的时间不多了。大家看看邪恶马上就不行了。你们在座的,也都是从九九年「七.二零」走过来的,当时的形势和现在大家都看到了,不管中国有些地方的邪恶还怎么猖獗也是不同啦。全世界都是一样的。人们对这场邪恶的迫害越来越清楚了,世人都在觉醒。邪恶也是被消除到那种成度了才有此变化,把邪恶消除了人才能觉醒。也就是说这场邪恶的迫害已经维持不下去了,给予邪恶的时间也所剩不多了;如果正法洪势未到之前,旧势力认为它达不到考验大法弟子和给这部法树立威德的作用的时候,那旧势力就叫它们从历史的舞台上下去、进无生之门了,这件事情就结束了。所以哪,大家要抓紧时间哪,大家在最后没有结束的这段时间过程,真得对的起你自己、做好最后的事。师父带着你们不是来闹革命来的,(众笑)师父不是领你们来夺取常人政权来的,师父是带着你们来修炼。(鼓掌)你们揭露的是邪恶,揭露的是这个流氓政权的邪恶,目地是抑制这个邪恶,是清除邪恶,清除对大法弟子和大法的迫害,(鼓掌)不是想在常人中得到什么常人的东西。所以大家在做事的时候,一定要本着大法弟子的这么个基点做。要把你们做的这些事情叫常人明白,不要叫常人认为我们在谋取常人的什么东西,绝对不是的!当然啦,到今天为止不明白的也都是人的表面,世上的人其实都是明白的。为什么说明白呢?因为任何生命都有他明白的一面,他都知道大法是怎么回事。前一段时间是因为那些邪恶的因素把人的表面和人明白的那一面隔开了,操纵着人的表面不明白的一面。现在这些因素都在逐渐的清除,消除的越来越多,所剩的也越来越少,世人也就越来越觉醒。

你们看到了当前中国出现的这场瘟疫了吧?这不是大瘟疫降临了吗?用人的话讲这就是天在治人。针对什么来的,我们大法弟子都清楚——是针对那些大法弟子在讲清真相中不配救度的、救度不了的人,而对邪恶烂鬼来说又没什么用的那一部份。这是第一次清除。天在治恶,而中国还在撒谎掩盖着死亡的人数,我告诉大家,相当巨大的,而且它还没有达到最高峰。世人虽然觉的很可怕,其实真正可怕的还没开始呢。这还不是真正的法正人间时开始的大清除哪,那个大清除来的时候更可怕,那是针对全世界来的。恶人要张狂起来的时候啊,天不怕地不怕的,可是灾难真正来到头上的时候他就傻了。看着吧,今年是一个很热闹的年哪,有很多事情要发生的。

很多学员从外地赶来,可能也有许多事情想要问问我。我讲的时间不会太长,我不想占用大家太多时间。你们要觉的有问题非要问问师父的,你们就写个条子递上来,我就给你解答。 (长时间鼓掌)

我也顺便跟大家说件事情。师父啊用最大慈悲心对待众生,在每一个场合都是这样。每一个大法的法会,是凡我参加的,我都把你们称作大法弟子。所有见到我的学员,在公开的场合,我也都把你们叫作大法弟子。(鼓掌)但是你们其中有一部份不是历史上和我结过缘的,是这次传大法进来的,相对来讲啊魔难多一些。这种学员无论是在中国大陆还是在中国大陆以外都有,魔难对你们来说表现都不同,但是呢,对于去人心、对于思想的压力都是不轻的。不管你是什么情况,但是师父一定会一视同仁。只要你在大法弟子中,师父就会把你当大法弟子带。(鼓掌)不过,你们自己一定要做好。(鼓掌)我看这个迫害和你们在被迫害中证实法的这件事情也都到了后期了。时间不多了,那些没做好的,你们自己要想一想,你们真的要想一想自己。我第一次对大法弟子提出这样的告诫。(鼓掌)你能不能圆满得看你自己。

还有一些人哪,还在做着一些不可告人的、很肮脏的事、对不起大法的事、对不起大法弟子称号的事,我也没有把你另眼看待。在最后你走不向圆满的时候,你自己要对你自己负责!师父不是在吓唬谁。谁错过了这个历史机缘,谁错过了这次机会,当你明白了你错过的是什么的时候,叫你活你自己都不想再活了!不要觉的师父老是慈悲,你们就拿师父的慈悲来不当回事!大法弟子是有标准的,法也是有标准的,不是大家在一起混混事就能过关的。每个人的心灵都在触及著,每个人都在切实的修炼着自己,每个人都在想着对自己的生命怎么样负责!你们有些人为什么不能?!师父看你真着急呀!师父看你真着急呀!别看师父今天这几句话说的重,也许我不用重锤已经不行了。我救不了你也是我最大的遗憾。你要能像我这样着急就好啦。

好啦,下面回答大家的问题啊。 (鼓掌)

弟子:全体济南大法弟子向师父问好。

师:谢谢大家。 (鼓掌)

弟子:奥地利大法弟子向师父问好,新疆乌鲁木齐大法弟子向师父问好。

师:谢谢大家。 (鼓掌)


弟子:当一些灾难降临人类时,比如「九一一」和当前的萨斯病,以及对大法弟子的疯狂迫害,比如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在天安门对大法弟子们的大抓捕,弟子身上都会突然出现强烈的消业反应,但很快都能过去。这是由于弟子在为世人承受罪业,还是另有原因?

师:你们每个人都在修炼中,还谈不上替谁去承受什么。也许就赶在那个时候旧势力造成一种形式。旧势力过去安排的相当细腻。别说替别人承受,你们自己的你们都很难承受的了。(笑)但是,也不排除你们有的时候关过不好、心里有执着、做错什么事而又没有悟到等,因此旧势力或者邪恶的生命进行干扰,造成一种身体上的不舒服。这些事情前一段时间发生了很多。

弟子:在悲壮的历史长河中,为什么多数人都演着自己不情愿的角色?

师:这个很简单。每个人就像演戏一样,旧势力绝对不会按照你自己的意愿叫你去演的,它们肯定会安排那一切的,就像有个剧本一样。也就是说呢,这场戏要在历史的不同时期达到什么状态、人类具备什么、走过这段历史之后是什么,一直到最后得法、对得法有什么用处,它们是这样安排的,所以很多事情就不尽人意呀。

弟子:为什么要讲那么长时间的「成住坏灭」之后才想起来「圆容不灭」?

师:你都是用人在想啊。你怎么知道「那么长时间」哪?是宇宙不同层次里边有不同的时间,给里边不同层次时间限定的生命造成的时间长短。根本宇宙有多长?你看我正法这么长时间了,其实就是一瞬间。这一瞬间有的地方就过去十几年了、几十年了,有的地方几乎是同步的,有的地方过去几千万年、几亿年,它是给不同空间生命限定的时间造成的,不能站在人的时间这想问题呀。

弟子:我有两个问题,请师父明示。修炼人的向内找与常人的反省有什么不同?

师:我想这个问题,是……。(众笑)你们都知道我要说什么,但是我还是说出来:像刚入门的人提的。大法修炼哪,每个弟子在常人中讲真相,看上去跟常人做的事有什么不同啊?你们都是修炼人了,修炼人和常人有什么不同啊?你们吃饭,常人也吃饭?本质上不同,根本的目地、基点不同,所要达到的人生目标不同,而在根本上身体的变化也不同。人类在追求中不断的积攒着业力,大法弟子在不断的修炼中清除业力,使自己的身体不断的向神体转化。这能一样吗?看似一样。 (鼓 掌)

弟子:师父提到中国朝代转生的时候,有提到美国是大清,(师:我没有说美国是大清吧?)(众笑)澳大利亚是夏,但是法国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国家,所以这是误印或者有其它内涵?

师:唉,(众笑)你也叫我师父,我就回答你。 (众笑,鼓掌)其实我没有说美国是大清,我说的美国是大明,(众笑)法国是清。当然总体上说啊还是概括的讲,不是那个民族的每个人都是,因为历史上还有单独转生来的为数也不少,在不同地区都有。法国是个几百年历史的国家,是本次人类文明艺术保留最好的国家。书也没有误印。

弟子:弟子是「七.二零」以后得法的弟子。当病业的现象发生时,如果认为它是病业而去承认它,是否因此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是否应该发正念?

师:我在《转法轮》中也跟大家讲过,不能说消除业力就单纯的消除业力,你虽然修炼了,你不能说我什么业也不还了,把它都消灭了就完了,这不行。你们造成业力都是因为你们在历史上干了不好的事情,在常人社会中干了不好的事情才产生了业力。欠下的债不还那是不行的,所以大家在修炼中还业的时候会吃苦。如果不吃苦的话,把那个业力拿掉是没有任何感觉的,一阵清风。你们知道,你们在当初学习班上——你们有的学员参加过师父办的学习班,当师父一挥手的时候,当你们从学习班走出来没有病的时候,感觉一身轻,你浑身轻飘飘的,没有了病的感觉,是这样吧?(鼓掌)但是不能够都叫师父来给你承担啊,所以你得自己修炼哪。真正到了那个境界的时候,神一看:你的业力都是拿下去的?你不是修上来的?这能行吗?不行。消业中是会痛苦,所以能提高,就是这个关系。

至于说是不是有旧势力干扰?当自己在改变自身最表面身体的时候啊,是还有一部份你们自己要承受的,但是相对来讲都不大,对证实法不会有太大的影响。有很大的困难出现的时候一定是邪恶在干扰,一定要发正念清除它!今天大法弟子做的是证实法的事,是最神圣最伟大的事,如果你说我在做大法的事、在救度众生的关键时期出现什么事情,那一定是干扰。你自己要理智的去衡量。不要执着于只要我痛苦、我难受了,我就认为这一定是干扰;我只要痛苦、难受了我就不干了,我就要发正念。当然发正念是可以的,你打出的功呢,它该管的能管,它不该管的功也是按照法在做,因为你修炼中就是按照法的标准修成的功。(众笑)所以我想呢,大家就是理智的去做。

弟子:主副元神之间是否也存在因缘关系?

师:有的有因缘关系,有的没有因缘关系。我说常人不说大法弟子。世上的人,我经常发现那个人是历史的某某人,可是我又在另外的地方发现一个人也是历史上的某某人,甚至于我在美国远隔重洋的发现还有这种现象。为什么呢?就是说人有他的主元神、副元神,还有其它的因素,我也讲过人还有人肉身上的因素,所以可能在世上同时存在几个人都是历史上的那一个人,是有很多这种现象的。

弟子:哈尔滨大法弟子向师尊问好。

师:谢谢大家。 (鼓掌)


弟子:无论环境怎样艰险、邪恶怎样猖獗,我们一定会跟随师父走好最后的路。请师父放心吧。

师:谢谢大家。(鼓掌)我相信,我现在真的相信。九九年「七.二○」邪恶迫害开始的时候我只能看你们行不行。(笑)你们记的我以前,在九九年「七.二○」以前,说过那样的话吗?——我说,哪怕我度成一个,我的事也没有白做。(鼓掌)我告诉大家,那个时候我心里是没底的,我不知道将来你们真正的到了关键时候能不能走过来。当然啦,真的有一个修成,我就叫他当宇宙,什么都有了。(鼓掌)当然,(笑)现在可不只是这一个了啊。大家看到了,我今天真的相信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谁也破坏不了的,行不行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成就问题、世上那些有缘人能不能得救的问题,而天体中正法的事是必成的。

弟子:我代表北京大法弟子向师父问好。

师:谢谢大家。 (鼓掌)

弟子:我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某人是否是特务、是否被转化,这样的问题可以问师父吗?

师:我是这样看的,转化也好不转化也好,那都是人的事,我看的是生命的根本。每个人走不好他的路会给自己的历史造成污点,会给自己的未来造成不可弥补的损失。但是呢,为了救度众生,师父发最大慈悲心。我在过去讲法中就讲了,我不管你是特务也好、你是干什么的也好,我都把你当作是个人。你首先都是人哪,只是工作不同。不要因为你的工作不同你就忽视了这万古机缘,要对自己的生命负责任。我不能因为你的工作不同我就不度你。但是呢,话又说回来,我也不能因为你的工作特殊,你干了破坏法的事,你做了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大法弟子的事,我就能让你圆满、未来就能留下你。就是这么一个关系。当然啦,机会是有的,这场迫害没有结束,但是时间很紧了。怎么样做,怎么样弥补,那就是你们的事了。抓紧吧!

弟子:有的人放不下大法也放不下人。表面也在修,做一点正法的事,可实质上在挑拨是非、制造事端,更甚者自杀、同性恋,这种人结果会怎样?是否入魔道?维护这种人的人又会怎么样?

师:我都知道。万不得已的时候我是不想把其开出去的,所以对这些事呢我在观察、在看。最好这些人要想对的起自己就赶快清醒,赶快清醒。如果你要是有决心,你就把你干过的事跟大法弟子说出来,也许会更好。时间不等人啦,我真的为你们着急呀。不要拿师父的慈悲开玩笑,法是有标准的。

弟子:如何能更好的帮助同修,以达到整体上提高?

师:其实这些具体的事还得你们自己去做。威德是你们自己建立的,修炼的这条路是你们自己走出来的。如果每一件小事我都告诉你怎么做,你就失去了建立威德的机会。在正法这条路上,在修炼这条路上,肯定是有魔难的,肯定会有各种各样的矛盾的,也肯定会有刚才学员提到的这种人。因为旧势力认为你的大法弟子里那么纯净、没有任何干扰,他们怎么去一些个不好去的心呢?怎么样能够证实你的大法是从那么样的复杂环境中走出来从而建立威德的呢?所以它们要干,安排一些人和事,这是旧势力要干。我是一概都不承认的。那么我为什么不清除这些人呢?我刚才讲了,我是发最大慈悲心,我等着他们自己的变化,等着他们自己别失去这次机缘。我就是这样想的。

弟子:我们如何能更好的整体提高、整体升华?

师:大家互相配合好啊就能做的到。每个人的境界不同,我现在告诉你们,师父看到有些学员与学员之间的差距已经拉开了。过去是不明显的,现在已经拉开了,越到最后差距越来越大,所以在认识上肯定是有出入的。关键是你们怎么样配合好,怎么样协调好。

弟子:拉丁美洲在正法中的角色是什么?我们在拉丁美洲应该怎样做的更好?

师:有些地区的学员由于受到环境和身份,甚至于经济上的影响,证实法做的很艰苦,师父都知道。不管怎么样,你们是那里生命的希望!将来你们就会看到。(鼓掌)现在哪个民族、哪个国家没有大法弟子,对他们来讲,会造成很大困难的,最起码是这样。所以那里不管有多少大法弟子呢,那对那个民族来讲,那就是希望。

有一天学员问我什么叫「佛恩浩荡」。人怎么能理解啊!说佛大慈大悲、救苦救难,这就是佛恩浩荡,人就是这么浅的认识了。大家想想,不管你身在哪里、哪个民族、哪个地区、哪个国家,看上去你是个普普通通的常人,你就是一个生命,其实都有与你有缘的人。不只是这些,我过去经常对大家讲,粒子是由层层无限微观粒子组成的上一层粒子,再由上一层粒子组成更上一层粒子,不断的这样组合成大的粒子,而每一层粒子中都有无限多的生命。假如那个小粒子放大了看,就像地球、就像星球一样上面有无数的生命。大家想想,构成人体有多少粒子?这是你自己范围之内的。人又是一个身在这个环境范围中的生命,就像一个海绵体泡入水里。这个世间就像水一样,微观上的生命与物质多的就像水一样的密度。无论你身在哪儿,在你的范围之内就有相当庞大、巨大微观的生命和你的身体对映起来了。所以一个人在修炼中哪,不止是你自己的层层身体修好了,你身体层层粒子的细胞都是你的形像。可是大家想过没有?那个粒子细胞上边放大后看是不是还有无数的生命?会不会有人的形像的生命?那么有多少这样的细胞?其实你的细胞对微观生命来讲就是那个星球。何止细胞?细胞又是由多少微观粒子组成的?你的形像的细胞或微观粒子就是那个粒子中一切生命的王,那里面无数的生命都归它管。如果你修不好,你自己的细胞也修不好;你修好了,你自己的细胞修好了,你自己的细胞管辖的范围之内的生命也修好了。大家想想,一个生命修成了将修成多少生命? !

在神来看啊,不是说生命大了就珍贵,生命小了就不珍贵。你们知道小的相当微观的世界里都有佛的。生命不在大小,是一样的,结构没有任何区别,只是构成的粒子造成了他的体形大小。生命是平等的。大家想想,如果这一个人得度修成了,将有多少无量无计的生命修成了?得度了?!但是在修成的过程中,得用多大的智慧、得操多少心平衡那无数微观洪观中的生命群中的每一个生命啊!像度你一样,同样解决他们的问题哎。什么叫佛恩浩荡啊?大家想想,度一个人的时候,度人的佛他将付出多大?为那无限微观你所有的一切对映的众生,把他们就像对你们修炼过程中一样,开始身体调整好,让你要得法,让你们能够行,还得去解决他的业力。多么巨细庞大的工作啊!这没有慈悲心能做的了吗?所以常人怎么能理解「佛恩浩荡」那几个字呢?大家想想,一个人修成了,那是修成了一个庞大的、巨大的体系。我刚才说,我说起来像笑话,只有一个人修成了,我叫这个人成就宇宙,不管他天体多大,我让那宇宙里的一切结构在其身体范围内都有。我就是这样说了,你们不要想的太多啊,师父能做的到,就说这个意思啊。所以呢,你们大法弟子啊,无论身在何处,都会给那一方生命带来无限的福份,会给他们奠定将来的基础——将来得救的基础。就是这样。

弟子:师父能否讲讲,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如何在用钱、用物方面走正?

师:是啊,在正法时期有一个特殊的情况变化。你们个人修炼那段历史已经划了一条杠。那段就是修炼,都必须得这样走了,但是今天这个社会形式与过去的社会形式不同。大家看到了,由于现代科学造成了许多现代化的交通工具、舆论工具,那么大家想想,尤其这些舆论工具,一个人在一个地方说话,全世界马上在同一个时间就知道、听到、看到,这个影响是相当大的。对于旧势力来讲,邪恶们利用着这些东西在迫害、在说谎,大法弟子凭着一张嘴去讲,有时觉的很难救更多人。当然啦,你们以一个当十个、当百个,可是毕竟是在揭露一个用全部国家机器制造出的谎言与邪恶,还很困难。所以大家利用一下常人的这种舆论工具来证实法,来揭露邪恶、救度众生,原则上是没有错的。因为现代科学已经构成了这样一个特殊的社会,那么大家在证实法中就需要一些资金来做这些事。即使这样,到今天为止,这一切已经快结束了,我们没有拿过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政府、任何一个组织、任何一个公司的一分钱,我们所有的事都是大法弟子拿自己的工资收入、拿自己的所得在做。

旧势力在抑制,它们觉的呢,这样做你们才了不起,在这么困难的情况下你们能证实法,了不起,树立了威德。所以旧势力在邪恶的干扰着我正法,干扰着大法弟子证实法,也左右了世人对大法的支持,死死的挡着社会的资金来源。大法弟子在证实法中经济上一直都是很困难的,甚至有的学员在生活上都很困难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大家证实着法、做着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当然了不起。可是旧势力的安排我是不承认的。这么严肃的事情,整个宇宙在正法,在造就着新宇宙的未来呀!法是早就有的,我是带着这圆容大法来的,不需要层层众生给法奠定什么,不需要再层层众生与常人给大法什么。这是旧势力过去在历史中形成的观念、形成的这些因素,它们利用这些坏、灭时期的旧法理干扰着正法,起到的都是破坏作用。

即使这样我告诉大家,你们也不能够对靠工资收入生活的学员征集资金。原则是不能在学员中征集资金,这话我早就说过。大法弟子中有做生意的、有的钱稍微多一点的,他们自愿拿出来做点事是可以的,但要注意分寸。我们一般的学员自己在证实法中用自己的收入在做,这个原则上都没有问题,都没有什么说的,因为拿自己的收入证实法、救度众生,那是威德。大法弟子共同在特殊的情况下做一些事情,比方说你们要成立媒体公司啊等等,共同积累一点资金去做,这个原则上也没有什么错的,因为这不是大法在做什么,是大法弟子们自己在社会上成立的公司,那是社会工作,是大法弟子自发组织起来在做,不是大法本身在做。当然,大法弟子在创造讲清真相的便利条件。可是即使这样,我告诉大家,也不能随意的去向一般学员征集资金,这一点已经定死了。至于说富裕一点的、生活又不受任何影响的,拿出一点做大法的事情,这不在我说的情况之内,因为毕竟是个别的。我从来没有叫你们征集过什么会费啊、像宗教一样去要钱啊,这都不能做。

弟子:修善的问题。我觉的很多事做不好都是修善不够造成的?

师:这个话应该这样说,对于世人我们要尽量的去救度、要善;不但要善,要慈悲的救度众生。在这场迫害中啊,其实受害最深的是世人。这些邪恶的生命是想利用这场迫害断了未来世人的命。所以呢,我们要慈悲世人,要去讲给他们真相、救度他们,不要叫他们在法正人间的那一刻中被淘汰。

但是呢,你们在发正念的时候啊,处理的绝大多数都是各个空间最坏的生命,也包括了世上那些不可救要的恶警。所以对于这些,尤其对另外空间那些破坏人类的乱七八糟的生命,我想那是不能客气的,也不需要对其讲什么善;但是我们也不用恶,更不能以恶治恶。害世人、害众生、干扰大法的就是不能存在了,就是要立掌清除它。当然,作为大法弟子,你们是修善的,你们没有恶的那一面,但是应该除灭的就是要除它。也不用生气,也不用对它发恶发狠,我们照样是慈悲的,发正念清除那些不该有的。就是这样。

弟子:我们是来自加拿大的,我们官司已经打了两年,进展太慢,是否我们做的不好?

师:做的挺好的。我经常讲,我们不求世间的得失,是吧?我做事最注重过程,因为在这个过程中能叫人认识真相,在过程中能救度世人,在过程中能揭示那真相。最后把其判了刑、塞到监狱去,得看能不能达到救度世人、揭露邪恶的最好效果,也叫人看到了邪恶的后果,从而震慑它。当然啦,在常人中判他错了,那对世人来讲,就证明了我们是对的了。这当然好。达到那样的效果,那更好,师父也同意。但是大家往往重视结果,不注意在这个过程中把你们应该讲到的真相都讲到位。应该叫人知道的人都知道了,那才是真正的证实法、讲清真相。问题出在哪里你们就去讲,并不是单单为了推动官司才这样做,而是为了讲真相;但是官司误在哪里了,那里一定是需要讲真相,也许那个官司自然就推进了。如果在这个过程中大家都认识到了、世人也被救度了,甚至他们知道被利用的后果与利用者的邪恶他们也愿意承认错,我想那个官司我们不用打都行了,不用非得治他怎么样。他认识错了、给予补偿了,世人也知道了,就可以了。虽然大法弟子是以救度世人为主要目地,但是对于那些非常邪恶的还真不能放过。我是从慈悲救度众生的角度来讲,主要是重视过程中该做的一定要做好,那个结果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

弟子:弟子长期受病业的干扰,特别是在炼静功、发正念时,我意念思想集中时特别厉害,有时会呼吸困难、疼痛。

师:师父讲法不能针对个人讲,我也不完全针对你的情况去讲。我们有些学员是出现过不对劲的情况,但是我告诉大家,多数都是两种原因。一个是新学员,你修炼的那段过程和你证实法的这段过程是溶在一起了,要你撵上来嘛,所以个人修炼是伴随着做证实法同时进行的。再一个呢就是被干扰。被干扰,你不能老是觉的谁干扰了我要消灭它、谁干扰了都不行。(众笑)可是你为什么不想一想,为什么干扰你?为什么能够干扰的了你?是不是自己有什么执着?放不下的?为什么就不看看自己呢?真正原因是在自己这儿,它才能钻了空子!你不是有师父管吗?就是一个常人今天喊了一句「法轮大法好」,师父就要保护他了,因为他喊了这句话,在邪恶中,我要不保护他都不行的,何况你们修炼的人呢?还有个别学员真的得了不治之症,大家想一想,有多少学法前的重病人及得了不治之症的人学了大法都好了,而为什么有一些学员反而不行了呢?难道大法对众生有分别吗?我这个当师父的对学员不同吗?我真的要问一问你们:你是在真修吗?你真的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了吗?!在讲清真相中是以对迫害法轮功不满那种常人心在做,还是真正站在大法弟子的角度证实法、救度着众生?旧势力是安排了一些人进来,为什么多数都能行了,而为什么自己就不行?我的法不是讲给你的吗? !

出问题的时候啊,感觉不对的时候啊,一定要看自己!看看自己哪儿错了被邪恶钻空子了。错了就应该认识到了,就应该做好。你们别忘了,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啊!你们是来证实法的!修炼苦,证实大法中邪恶更邪恶呀,能走过来的,就一定是众生之王。

弟子:发正念时第一个五分钟,是否可以用师父教给我们的口诀去清除它?

师:发正念时不是说老是念口诀,你念一遍就行了,就起作用了,除非特殊情况。你觉的静不下来从新调整正念那是可以,但是也是一个暂时的。其实真能静下来的时候那一念就足以惊天动地、无所不能了,一下子简直把你所覆盖范围之内一切都定住、抑制住一样。你像一座山,一下子都抑制住它们。不要思想老不稳哪,不稳就做不到那一点。

弟子:可否将「法正」「如来」等经文夹在相应的放光明节目中播出给常人看?

师:我想应该没有问题,我的书都在市上卖的,应该是没问题的。这些具体怎么做,你们应该放多少做多少,都是你们自己把握的事啦,师父只能说没问题。也不要拿师父的一句话强制与自己意见不同的学员——师父说了就得怎么怎么样了,不行。因为做媒体嘛,应该怎么样安排好,共同协调把它调整好。

弟子:一天我发真相材料时,北京旅行团一位先生说见到您时代他向您问好。我代表长春农安大法弟子向师父问好。

师:谢谢大家。(鼓掌)明白真相的人哪也越来越多了,所以会有这个表现。我当年在北京的时候,满北京的人也都知道我,不管他修炼不修炼,都知道有个李大师。(笑)迫害虽然很严重,但大家心里都明白。学员们在讲清真相中也使不了解大法的人明白了真相,国内国外学员都这样做了,更使人们认识到这场迫害的邪恶了,也使世人产生了一种对大法的敬佩、对大法弟子们的尊敬,这是必然的。

弟子:有部份学员全身心投入正法中,顾不的吃、顾不的睡,极少炼功,有部份不很忙的学员也因此而不炼功。在他们看来似乎炼功不太重要。

师:你们在座的呢,听着啦,都听见了?大法弟子要做好的三件事啊,都必须要做好。功得炼,你只要没有圆满那一天,你就得炼,你就得学,大法弟子的三件事情你们就要去做。这是肯定的。

弟子:我们可以打印和出版您的诗词给小孩子吗?是否可以用学员画的画、动作做插图?

师:给孩子看没问题,如果学员是搞美术的应该没有问题,如果是常人画的就必须得大法弟子给把关。是啊,你们在座的,我是把你们每个人叫大法弟子,可你自己做的实在不像大法弟子,叫你把关吧,还真是困难。(众笑)那这些事呢,我看还是叫当地的佛学会把关吧。

弟子:在讲清真相中时常感到自己缺少智慧,是不是自己修炼的状态不够好?

师:缺少智慧的时候啊,往往都是你在着急,脑袋急着要做一件什么事情、看的太重,就出现了另外的一种执着从而造成的。其实很多事情,你平心静气的、心平气和的去讲去说,理智的去对待,你会发现你的智慧啊像泉水一样往出流,而且句句说到点子上、句句是真理。你要一执着、一急、有一种非常强烈的什么心,智慧就没了,因为那时候又跑到人这儿来了,是吧?要尽量的用正念,尽量的用修炼人的状态,就会效果非常好。

其实大家做其它事情也是一样。正念中思想没有局限,会想的很大很开阔,智慧没有什么限制。

弟子:您刚才提起这将是热闹的一年,我们的媒体是否也应该加大力度,更好的配合讲清真相?

师:是啊,这场迫害是建立在谎言基础上的。目前中国这场大瘟疫,他们想用谎言去掩盖,世人也都认识了,那你们就揭露揭露谎言吧,迫害法轮功也是这样干的。

弟子:今年二月香港法会,台湾七十几位学员被香港政府遣返。台湾和香港学员透过法律途径,控告香港政府违法。请问师父,弟子在这件事情上如何做的更好?

师:其实这件事情本身在世界上造成的影响已经很大了,做的应该说是很好。具体怎么做?既然告上法庭,那咱们就认认真真的去做做。哪儿出现问题,哪儿就需要讲清真相。不管最后结果怎么样,通过这件事情,你们就会有机会接触更多的人,就会大面积的去讲清真相。平时你没有机会,你拽过一个人就跟他去讲真相,还有点不好意思呢,是吧?现在有事干了,那就讲吧。

你们不要怕什么领馆、特务搞什么事,只要他一搞事,你们就借着这个机会叫更多的人知道真相。(热烈鼓掌)其实作为大法弟子啊,你们还巴不得他搞点事儿呢。 (众笑)他搞事你们好有机会讲清真相、揭露邪恶嘛,是不是?你邪恶一来我就抓住你,我叫世人知道,正是暴露它们的时候嘛。

弟子:我们应该如何改进向欧洲政府和媒体讲清真相?

师:欧洲现在对这场迫害认识已经很清楚了,只是有一个原因,什么原因呢?这个中国政府啊,在「六四」这个问题以后和许多西方国家达成了一个协议,就是你可以批评我的人权,但是你不要公开去说,大家私下来谈。它跟很多国家都达成这样的协议。法轮功的问题欧洲很多国家他们是谈了,但是世人不知道。没有国际社会的压力,邪恶政权是不在意的,对法轮功的这种迫害没有受到世人的舆论压力而更加肆无忌惮。所以世人不知道迫害的邪恶,一些国家政府都有意不叫媒体报导,但是他们在背地里谈是彻底失败的,根本就不管用的,是被邪恶政权耍弄了,正上了圈套。这是历史上最邪恶的流氓集团,是绝对不能相信的。我想世人应该清醒的认识了,应该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神不会无视人类的所为。

弟子:这个时期怎样把正见网做的更好?

师:(笑)具体的怎么做呢,其实都是你们自己的事,能够正确对待你们所做的,你们的智慧就会充份发挥。你们参与做正见网的学员也是在走你们自己的路。具体事我都不参与的,我不直接说话就是为了留给你们在证实法中建立你们自己威德的机会;如果我都抢着说了,也就失去你们的机会了。难度越大树立的威德越大。当然你们实在有问题解不开的时候、实在做不好时我会说,但现在还不是那样。成绩是肯定的,应该说是越办越好了。

弟子:您能否对我们就美国国务院对中国的那个邪恶之首的立场上应该花多大的力气给一些启示?

师:这些事呢,也都是大法弟子证实法的事啦。有一些事情,需要怎么做,特殊的情况下我会给你们讲的。其实在美国法庭上告它啊,美国在国际上也不孤立了,现在欧洲那边不是也告了?另外法国那边把「六一零」的头子不也告了?再说啦,它现在也不是国家元首了,它也没有国家元首的豁免权了。我们学员说的也挺好,说美国和中国的关系不是和它的关系,我觉的说的很好。

弟子:香港面临着一系列的问题,从二十三条到瘟疫,学员中有些问题,请问我们应该如何做才能更好的完成我们作为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

师:(笑)具体事你们一定要对我说,那你们就找个时间,你们跟我具体说说,咱们不在这儿说。

弟子:秦皇岛、山海关、丹东、南昌、大连大法弟子向师父问好。

师:谢谢大家。 (鼓掌)

弟子:请求师尊再为澳洲大法弟子讲几句。

师:应该说呀,从去年我跟澳洲学员讲过之后啊,澳洲变化应该是很大的,但是我看还不够。过去应该是这么排:美国这边做的很好,然后加拿大,然后澳大利亚,然后欧洲。现在呢,我认为欧洲从某些情况上超过澳洲了。但是师父不是批评啊,你要叫我说嘛,(众笑)那我觉的应该做的再好一点,真的是这样。还时不时的有问题出现。哪块碰到困难了不能躲着走,哪有问题哪就需要你们去解决、就需要你们去讲真相了,你们一定要记住这一点!哪一旦出现问题,就是需要你们去讲真相了。你们不要躲开它,哪怕它表现的再邪恶。

弟子:好像不同地区的学员对法的不同层次的理解有相当大的差距?

师:也许是这样吧,因为环境不同、学员人数多少,可能对学员互相交流啊、学法上是有一定影响,只能是这样说。但是我想,只要大家认真去看书、认真去学,你不明白的,师父的法身都会点给你,都会叫你明白。但是有一点,大家学法的时候不要抱着什么心去学,一定要静下心来真的在学法,不要抱着什么目地去学。学法的时候不能溜号,学法中思想想别的去了,那不行,什么也学不到。学法就是学法,任何干扰都不能影响学法。

弟子:大陆被判刑被劳改的学员,邪恶不许他们学法炼功,也就是没有修炼条件。他们如何圆满?

师:我也经常看到这样的学员,你不叫我炼我就炼,你不叫我学我就学,我就不听你邪恶的,你不就是拿生死来威胁我吗?当然师父在这里讲出来呢,是对你们修炼人讲,但是师父也是不愿意讲,常人听了理解不了。我告诉你的就是你真正能放下生死的时候你什么都能做的到! (鼓掌)

在神的眼里,旧势力的安排也是这样,你一手抓着人不放、那手又抓着佛不放,你到底要哪个?!真能放的下的时候,情况就是不一样。被迫害严重的地区,被破坏的严重的地方,那里的学员真的应该想一想:到底怎么回事?有的学员说,迫害持续这么长时间了,那些个原来表现不错的都不行了,我看不是这样。真金越来越显出来了,是不是这样?如果你真能放下生死、什么执着都不存在了,它还存在越来越不行吗?还存在让你转化吗?还存在让你这样那样吗?如果那劳教所几百人、上千人大家都能做到这样,我看那劳教所它敢搁你们吗?!话是这样说,不在那个环境中说起来好像容易,所以师父在这里讲法就不愿意讲那儿的事。那里是很难,但是不管怎么难,你们想到你们的未来是什么吗?你想到将来的果位是需要伟大的威德为基础吗?你想到你要得到的是证实过法的神、佛正果吗?真的是因此把人都放下了吗?!真的金刚不动的无执无漏了吗?!真是这样,你们再看看那环境是什么样?

明慧网登一篇文章,有个学员一路讲着大法真相、喊着「大法好」,不管带到哪儿,恶警说什么我都不听,你打我骂我再狠,我也就是这样。那个劳教所吓的赶快退回去:我们不要。因为他们想:我转化不了她,还影响一大片,(众笑)他们还拿不到奖金。 (鼓掌)没有办法,那派出所那往哪儿留啊?没有办法,送回家去 了。

看上去表面好像是人的表现,实质上不是。是修炼到那一份上了,真正达到那个境界了——抓来了我就没有想到过回去,到这儿来了我就是来证实法来了,那邪恶它就害怕。而且目前邪恶数量相当少了,越消灭它们就越少。

弟子:「七.二零」以后得法的弟子如何把握整体提升和自身修炼?

师:修炼哪,你就按照《转法轮》中的要求去修,这是没有问题的。就正常的修,只是碰到的魔难可能会溶于当前的证实法中。因为大法弟子都在证实法嘛,所以在证实法中会有消业的现象,会有这些魔难出现。就是「七.二零」以后得法的尽量要做好。其实你并没有多付出,因为「七.二零」以前得法的弟子他们已经付出过了、已经走过了那段过程。修炼嘛,那就不要被困难吓住了。不管怎么样,再难,师父给你的路一定是能走过来的。(鼓掌)只要你心性提高上来,你就能闯的过来。

弟子:有弟子说,在中领馆炼功时,自己神的一面自然会消除邪恶。此认识是否正确?

师:这个原则上是对的,是这样的,是没问题的。大法弟子往那一坐,那不是修好的神的一面也坐那儿了吗?这没有问题的,但是什么事呢也都不能执着这一点就满足。 (笑)

弟子:弟子现在还发现要处理平衡好慈悲众生与维护大法的尊严是非常困难的,请师父开导。

师:你想维护大法的尊严是对的,但是怎么维护啊?你堵他的嘴?你跟他辩论?我告诉大家,你就是去慈悲的对待众生,你就是慈悲的去跟人讲清真相,你就是维护大法的尊严,你就能维护了大法的尊严。 (热烈鼓掌)

大法的尊严不是靠常人的手段维护的,是我们大法弟子每个人的真正慈悲、善的表现带来的,不是创造出来的,不是人的行为、用人的手段创造出来的,是慈悲中产生出来的,是救度众生和你修炼中体现的。大家整体上都修的好,世人就会说大法好,都尊敬大法。过去我跟我们的负责人讲过,我说大法的负责人呢不是靠常人的管理,是靠你们对大法的那颗心和你自己对修炼的负责,是你自己修的好而得到的,人家敬佩你,尊重你。你有错也不承认,想叫人知道你没错而表现你不错,那谁也瞧不起你,因为那是常人的手段。我们大法在世人面前也是这样,有人说不好,你用常人的办法跟他去辩论、你去堵他的嘴啊、如何如何,会越使矛盾激化。我们就自己表现的好,慈悲对待一切,你不用跟他去争、去辩论,人有明白的一面,人的表面也会被感化,他自然就会说你好。但是学员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啊——谁破坏大法,自己心里头很难受,那谁破坏大法了你就去跟他讲。度不了的人也是会有,度不了的人就不用再管,也不用跟谁去犟,也不用去堵他的嘴,因为真正度不了的就会有办法。中国出现的瘟疫就是在处理这批人了,度不了的那他就淘汰了。那不是我在做啊,那是旧势力在淘汰人。当然了,还有正神也在淘汰恶人。这么大的事当然我不认可旧势力也不敢为。

弟子:目前在讲清真相中,我们将常人中发生的事,如瘟疫的消息,作为讲清真相的一种内容,大量的向中国人提醒。

师:提醒是可以的,你们在媒体中公开的讲常人是理解不了的。大家可以在讲清真相中去谈,可以提醒他们,这是没问题的。很多人在这个科学造就的社会中是不信神的,尤其是现在的医学也是现代科学的一部份,你谈这些他可能理解不了,因此这个邪恶还会抓着这个机会来造谣,所以大家不用公开去讲,可以在讲清真相中跟人指明这个问题。

弟子:您讲过我们现在就在选择未来修炼者的精英。我的问题是,我发现在我周围一些支持大法的朋友,特别是为大法做一些好事时,他们会感到一些困难,是不是因为我们执着?因为同修说,出了事一定是你有问题,我的心里很不安。还是旧势力的迫害?

师:一个人他想在现在走入大法是很困难的,除非其非常坚定。比如有些人学了功了,你要让他马上当大法弟子、进来你带着他们做一些证实法的事,旧势力会干扰。而且旧势力有一个很强的借口,就说「时间来不及了,他表现的心也没有那么强」,就是说他想当大法弟子的心也没有那么强,所以很难进来。你叫他像大法弟子一样做大法的事呢,那旧势力就要干扰,是这么一个情况。但是有些也不完全是这样,有这个现象。再有呢,有一些常人,他们要支持大法,发自内心想为大法做一些事,这也不受干扰。就是说大法弟子和未来人修炼它是有一条界线的。

弟子: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讲过,最后那个生命都不纯了,是指什么?

师:是啊,最后的生命都不纯了,是这样,但是这个宇宙实在太大了,人的语言也形容不了。我说最后那个生命也只是形容,我真能用人的话讲到最后那个生命就是在直接的骂到他了。你们知道,「最后」这句话的名词到一定层次上它就变了,涵义就变了。有学员问我「一加一等于二」在天上是不是真理。天上不是人的思维逻辑。到了最后它涵义就变了,就不是那样了。宇宙有多大,天体有多大,最终的穹体有多大,假如那一切都败坏了,那肯定是他的原因了。刚才我就讲到这份上,我的思想虽然说到他了,而人的语言好像还没说到他,所以他那儿根本就无动于衷,明知而假装不懂。他在想你们根本就没说到我,因为人的语言概念是有限的。

你比如说吧,道讲无。他觉的按照道家理论呢,是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认为到了无极的时候那就是最高的,混沌状态,在混沌中就什么都没有了。可是呢,还有认识更高的道讲,说连混沌都没有,空的,那是最高了,啥都没有了。大家想想,这话已经讲到头了吧?可是没到头。为什么没到头呢?什么都没有了你怎么还能讲出来呢?它就叫「什么都没有」吧?就叫「空」吧?就叫「无」吧?(众笑)是不是这个意思?所以呢,到了什么都没有的时候你再往微观、无限微观追查下去的时候你发现它又有了,而那种生命的存在形式和下面天体的物质因素的存在差异就相当大了,那个理也不一样了,好像互相之间根本就不是一回事了,可是它又有了。即使那样,到了一定成度的时候它又没了,然后到了一定成度你追查下去发现又有了、更微观了,所以你用人的语言去讲去认识啊是认识不了的。到了一定更大的范围之后,那出现的差异就更大了,更是另外一回事了,所以你说它是什么状态?那真的用人的语言形容不了。最后的生命都不纯了就是一切都不行了,所以要正法。

弟子:正考虑有常人音乐家参与的有关停止迫害的音乐会,请问师父您对于常人参与此类音乐会的意见?

师:没有意见。常人想来说法轮大法好,不能说不让人家说啊。那没有问题。至于说到这里来表现一些个常人的东西呢,你们也要注意一些,有些东西能不能在大法弟子办的音乐会里边同台?当然一些个古典音乐倒没什么问题,近代音乐就不好说了。

弟子:请师尊讲讲如何处理常人丢掉的大法资料?因为那些是神圣的字句、符号。

师:其实啊,大家做什么事情呢都是要救度众生的,就包括那个真相资料。当传单一发出去就要考虑到人会丢。在这一点上呢,作为大法弟子是珍惜的,但不要与常人生气,还是慈悲对待,人把传单丢了那只能说他机缘错过了。但是,到那人真的不行、救不了的时候,神会算其是罪。师父讲过这样的话:我不计众生历史上的一切犯的过,只见正法中这个生命对大法的态度。层层众生都是这样对待的。可是那个生命真的迫害大法弟子了、真的对大法不好的时候,它们在地狱里是新帐旧帐一起算的。因为不能救度的生命以前欠的罪不还是不行的,所以对它们来说是新帐旧帐一起算的。大法弟子是修「真、善、忍」的,所以慈悲众生嘛,不能说看了就慈悲、不看资料就不慈悲了,那也不行啊。 (笑)救人嘛,就得耐心,所以才是大法弟子的慈悲嘛。

弟子:请问超越旧势力最后那个生命的宇宙的因素,在正法中是个什么状态?他们在宇宙正法之前没想到自救,还是有什么别的原因?

师:旧势力最后的因素对正法本身是邪恶的、是为私的,是给正法本身设的宇宙之巨难。中间过程的旧势力众神,都有其具体不同层次的对它们所要的具体安排,所以每一层都安排了正法的成功的。但是从法的威德来讲,旧势力又在上一层消灭着下一层,因为它们知道这正法之事谁参与了就消灭谁,这毕竟是宇宙大法,哪一层众生都不配来左右的。我所以说最后的旧势力邪恶,是因为正法走过最后时,发现其本身只是给正法设的巨难而已,其它什么都不是。

它们在宇宙正法之前,它们有它们的打算,就是为私为己的。我是觉的有些问题一讲啊,讲开之后非常大,会占用很长时间。每一个你们提出的问题,我要给你细讲啊都可以讲几天的,因为它牵扯的过程,越往高层次上,我讲出的法,和下边的理升华的越高,中间过程不讲就很难理解。虽然他是圆容的,大家知道,那个法轮有小的、有大的、有更大的,法轮像宇宙一样是圆容的,可是更大天体还有法轮呢,更更大天体还有、更更更大天体还有;天体有多大,法轮有多大的,到了上层天体那里有更大的理。但是大穹之理总体上是连系的、圆容的,所以天体中法理随着层次的变化也发生很大变化。

弟子:在台湾可以控告中国的那个邪恶之首吗? (众笑)

师:它迫害了你了就可以告它,那没啥告不了的。 (鼓掌)只要法院受理,你就可以告。

弟子:弟子反覆通读《转法轮》,总觉的领会不出有关正法部份的内涵,是不是悟性太差的原因?

师:你想从字上看到《转法轮》里面有今天我叫你正法的事,你永远都看不到。作为一个修炼大法弟子、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你应该做什么,从《转法轮》中你就能够认识到,从法理上你能够知道。不但能认识到这一步,具体怎么做、能够怎么样做好,你再继续看书下一步的事你还能够看的到,还能点给你。还不止这些哪,到最后一步还能点给你呢。不管你修多高,都在这里。一个大法弟子应该怎么做,都在这里了。你要找表面的字,你翻不出来。

弟子:师父今天讲的是「永得人身是佛祖」,是吗?弟子向师父合十问好。

师:谢谢大家。不要给我讲的法下什么定义,我没有告诉你我讲的是哪一层的法,因为我在讲法时,我层层的身体,一直到无限,都在讲,你们说是哪一层的?你们无论在哪一层理解了我讲的法,也只能是你在那一层次中理解的,可是不是局限在那儿的。就包括我刚才讲的人体对映,那可不是当佛祖的问题,那是整个宇宙体系、天体体系、大穹体系圆容的问题,而且是改变了过去旧宇宙中神被生命形式局限的问题,那是相当大的问题。所以你们不要看到了什么,「哦,就是这个!」领悟到了什么,「哦,就是这个!」不是,那是你们在你们现有的基础上认识到的。

弟子:鼓励同修走出来参加各种交流,但有些同修认为常出来就没时间学法,讲清真相在家里一样可以做,却做的更好更多。

师:如果真的大法弟子能够做到今天正法弟子所要求的那个状态的话,那你就去做;如果做不到的话,那就是借口。当然了,像你们开的这个交流会,其实还是很必要的。但是我不想开的太频,因为学员跑来跑去的,影响其它证实法的事。可是呢交流会还是有必要开的,只是不要搞的太频。再有一些集体证实法的事情啊也必须得去做,互相配合啊、协调啊。你说你在家里做的挺好,可是有些事情呢需要配合的、需要大家努力的,你就没做。

弟子:弟子有时看到一些将要发生的事,包括世间的灾难,是否可以写出来惊世人?还是看到了旧宇宙的安排?

师:可以为了救度众生策略的、智慧的做。不要惊世人,要救度众生。学员看到的有这么两种情况。一个是呢我刚才给你们讲了那个身体,自身身体体系范围你的身体。尤其我们大法弟子修好的那部份,他的身体也就越大,涵盖的、对映的宇宙的生命越多。那么里边发生的事情啊,实际上也是宇宙的一部份发生的事情。很多学员是看到了自己身体里边发生的事情,但是那也是宇宙中发生的事情,因为我们大法弟子,如果每个人都修的好,人人对映一个天体,就整个宇宙全都包括了,所以你们发正念为什么这么主要。那么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实际上你看到的只是你在修炼中的状态,也只是你在自己自身修炼中表现出来的,仅此而已。当然它会以不同的形式对映到你这儿来叫你看到,有时不容易分清里外。

当然,也有一些学员看到三界内总体上将要发生的什么事情,但是近期很少,因为这个历史呢都是从新安排出来的。包括很多预言,不管它后期准不准,但是它对邪恶是有震慑的,对世人是有提示作用的、会警醒世人的,所以它能够起到一些正面作用。大法弟子不能按照任何预言去做,你要按照大法去做!按照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去做!你也不要看其它的东西去做。在讲真相中,很多预言其实你们还不是做给常人看的吗?叫常人吸取历史的教训,古人都说到了这些事情,就是告诫世人。那可不是给大法弟子自己修炼参看的啊!大法弟子要是不碰到今天这场迫害,我不会让你们把这些预言找出来的。是这个道理吧?大法弟子就是按照大法做的。你们在创造历史,你们在创造未来,谁安排的也不算。谁看到的都是过去已经改变了的。即使偶尔碰到了几件事情相同,那也是在安排中需要而安排的,那仅此而已。


弟子:「七.二零」以后得法的弟子最近遇到特大车祸,平安无事,常人称神奇,感谢师父给我们第二次生命。正法时期发生这样的事,是否都是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还是有还生命的因素?

师:我想呢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哪,有的学员是不是做的不好造成的?再一个原因哪,是不是有新学员?当然了,新学员是有难的,不过这种情况比较少,一般有难也不会出现大问题。不管怎么样吧,这些事都不要把它当回事。不管出事没出事,反正是作为一个修炼的人,他都会有他必然的因素在里边。

弟子:有几个弟子遭受非常大的病业魔难,相当长时间了。可不可以集体发正念帮助?

师:当然可以,我上回已经谈到过这个问题了。但是有些学员,要从自己内心上讲,觉的自己到底做的怎么样?作为正法时期这么伟大的一个生命,你到底做的怎么样?也不要一出现问题就说「大法弟子怎么出现这个事啊」。

长期以来啊,有一些学员就是有那根本的执着不去啊!堆积到最后了,过不去了,难就大了。出现问题哪,不是从心性上去找,不是从根本上去提高自己,真的把这事放下、从另外一方面堂堂正正走过来,而是针对这件事情:哎呀我这件事怎么还不过去啊?我今天做的好一点应该好一点啊,我明天做的更好一点应该更好一点呀!他老是放不下这件事情,看上去还好像是在放:你看我在做好。你在做好你是在为它而做好!你并不是为了真正的大法弟子而应该去做的那样做的!

确实有一部份学员,做的怎样,真的得好好看看自己了。到底做的怎么样?你真的像中国大陆学员在那种邪恶的环境下还在证实着法、出生入死中都能放下生死的这样走过来的吗?真的把你放到那儿行不行?当然啦,不是说每个人你都要走这样的过程,你现在碰到的不是同样的吗?你真的能不能走过来?学员哪有三种成份,我讲了,是不一样的,肯定在修炼中表现是不一样的。不要觉的别人什么事都没有,正法做的也挺好。不一样的,根本情况是不同的,没有参照的。我都讲过了,修炼是没有参照的,没有样板的。别人做的怎么样我就跟他学?不一样的,你的状态他是不会出现的。

其实很多学员哪,那么长时间了,尤其从九九年「七.二零」以后走过来之后呀,很多问题真的应该从根本上好好看一看了,应该冷静下来了,真正的思考思考。你不要觉的我是大法弟子了,就什么都不应该有了,有就是不对的;也不要觉的别人怎么样你就应该怎么样。每个人的情况是不同的,关键是你们自己到底做的怎么样。整天那思想中执着的都是常人的东西,甚至被情困扰的颠三倒四的,来了魔难你就说「我大法弟子长期遭受魔难」。(众笑)唉,所以有的时候师父说重了不好,说轻了又不想去悟。快结束啦,你们得想想自己了,时间不等人哪!

真的圆满的那一天,我告诉大家,真的是大法弟子白日飞升,全世界都可以看的到的。(鼓掌)圆满不了的,那一天你就坐那哭吧!没修好的,我看哭也来不及了。

弟子:最近在我们周围有男女关系的事……

师:我想我刚才讲了,我都谈这个问题了。有的人哪,做的事连「大法学员」的资格都不配!连「人」字都不配了,你还说你是「大法弟子」? !我在等待着你,你知不知道? !

师父有时候看到你们干的那些事啊,真的很伤心;可是真的让我抛弃你呀,师父也是真的痛心,真的不想轻易抛弃你。可是就那么不知道上进!就那么不知道争气!还给大法抹着黑、干着连「人」字都不够的事,你还说你是大法弟子!这么说吧,我刚才所说的啊,就是所有干了对不起大法弟子身份事的这些人,你们最好自己把它公开说出来,这样呢,会消去你们很多东西,同时也会使你们自己痛下决心。我对你们讲,时间真的对你们是有限的了。所有干过这些不好的事的,以前都改了的我在此不提,我说现在还在干着这些不好的事的,还有给中共邪恶流氓集团提供情报的,当我真的放弃你的时候,就是你下地狱的时候!我一点都不吓唬你。因为没有结束,对众生都是机会,师父一再等着你们。

弟子:在九天班教新学员发正念,有需要特别注意的吗?

师:其实新学员你不一定叫他发正念,(笑)因为他那个时候能力还没有那么大,因为他们毕竟刚刚学法,他们得有一个过程。不要急于叫他们发正念。

弟子:我的理解是大法弟子的个人修炼和其相关的天体是直接相关的。当法正大穹时,未来修炼人是否对其对映天体负责,还是那时他们已被法正好了?

师:你在修炼的过程中啊,你自身对映的那个天体,不管有多大,就随着你修炼的成功它们也都归正,一定的。你修炼不好它们归正不了。当然了,这里边还有另外一个因素,就是正法——我洪大的正法之势过来的时候,那时候好的就留下了、坏的就处理了,所以你们在正法没到之前,是最好的挽救众生的机会。到时是不等的。正法洪势一过来,该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了。

弟子:全体以色列学员向师尊问好。

师:谢谢大家。 (鼓掌)

弟子:师尊,请您告诉我们摩西、以色列和正法的关系。

师:摩西和正法没有关系啊。但是呢,我讲出来了你们不要对常人随便去讲,常人不容易理解,其实摩西才是过去度犹太信徒的神。犹太人出埃及以后啊,管他们的神就是摩西了。他们嘴里说着耶和华,其实耶和华不度人,因为耶和华是更高的神,而度人的神是摩西,而摩西呀、耶稣啊、圣玛丽亚啊都是这一层度人的神,所以真正管犹太人信仰的是摩西。这些人是不太知道,我是讲真实情况。犹太人也是神造的一个民族,所以在正法中也是要挽救的对像。

讲到这儿,我给你们讲点你们愿意听的吧。 (众笑)(鼓掌)

刚才呢谈到以色列民族,《圣经》上讲是耶和华造了以色列人。其实我们这个宇宙啊,就是我一贯所说的这个小宇宙,这个小宇宙叫什么呢?就是中国那个传说中讲开天辟地的盘古。他不是中国人,他也不是地上其他民族的人,他是天上的神,他是宇宙。盘古开天地是在上一期小宇宙毁掉之后再造小宇宙的那个过程中产生的。他的身体就是这个小宇宙的「成住坏灭」的过程,但是他的生命不是。我不是讲神有三位一体吗?有神体,有他的真神,他那个真神不是,而他的这个身体就是我所说的这个小宇宙。世人在历史传说中讲他怎么怎么活起来了:混沌状态中渐渐成形,然后产生了他,他把天地分开了,他站起来了,撑住了天。那是人们在传说中把他讲的越来越人味化、人情化,人的喜好改变了真实。

大家知道,人体就是个小宇宙,有层层众生。盘古宇宙开始在产生时,就像一个人在母体里的胚胎一样,在更加庞大的天体中小宇宙只是一个粒子。天体中具备着产生一切生命的因素,当上一期的那个小宇宙在「成住坏灭」中结束时,天体就孕育着新的小宇宙的生成。在上一期小宇宙爆炸后的混沌状态中,新的这个小宇宙渐渐的生成了,盘古的真神也进入其中了。生成的过程中,里面的层层物质组合成了层层的天与地,同时生成了层层天地之间的万物,包括像盘古真神一样的神与层层众生。小宇宙生成了。人的身体呢是从小的粒子构成大的粒子,然后大的粒子构成更大的粒子,他的身体也是这样,小粒子构成大粒子,大粒子构成更大粒子。就像人们知道的分子由原子构成的,当然了这个分子又能构成星球,那星球又构成银河系、不同的星系,不同的星系又能组成更大的天体宇宙,就是这样一个结构。人,现在的科学家,看到了粒子,没看到粒子之间的连系。一切粒子都是有机的连系着。这个盘古啊,他生成了之后呢,就像所有宇宙众生一样,他也有「成住坏灭」的过程。人们在传说中讲的是他「成」的过程。现在实际上已经走到最后的过程了,「坏灭」的过程,也就是说呢他走向衰老的过程,现在就是在衰老后坏的时期了,而且是最后了……人的语言讲神不好听,就说已经到了不行的时期了,所以正法也就是在这个时期开始的。

那么他一产生的时候,宇宙中有了不同层次的粒子,而这些粒子在他生成的过程中也在产生着生命。我们的地球呢就是他身体的一部份,是他身体里边细胞的一部份。像我们地球这样有生命的星球遍及这个小宇宙都是,只是没有我们今天的人这样的生命。因为那些生命是宇宙最表面、也是最低级的生命,是没有神的形像的。当初是没有三界之分的,之所以有三界是因为要在小宇宙的表面一层传大法,从而选定了这一范围作为特殊的三大层生命境界,自成体系。盘古是神,盘古的体内就是小宇宙,所以在整个小宇宙所有天体中都是不同层次的神与三界众生,而唯独到了表面空间内的生命形象低丑、怪恶。所以当初是因为正法的需要而造就的三界,就在这个三界的范围中也造就了太阳系与地球。当然地球的寿命是不能与宇宙相比的,在这个地球以前的这个位置上原先还是有星球的,以前那个星球上都是外星人的形象,生态环境极其恶劣,因为到了最不好的地方的时候是不允许有神的形像的,因为人是神的形像,所以原先地球上都是外星人那种很丑的形象。为了正法的事在这儿做从而能够救度整个宇宙众生,连最表面的众生也能被救度,所以就在这儿造了三界、造了人。为什么造人而不用外星人那种生命听法呢?是因为宇宙的法叫那样的生命来听,来作我的弟子,等于是对宇宙、对众神的侮辱。当新的地球造好后,天上来了一部份神,他们都按着自己的样子在地球上造了人。

在中国的古代讲女娲造了人。神们是用神通在做,神也不需要用手去做的,而且人的身体的那个结构都是很复杂的,用手是没法捏的,用人的笨办法是不行的,所以神是用法力做的。而神的功,从微观到最表面都有,所以他同时去做的时候,一下子就成,瞬间就成。他又不在人的时间中做,他是超越人类空间内的时间的,所以在人这边的时间看一下子就造出来了。

当时派下来的神呢,有几种神。一个是犹太人讲的耶和华。耶和华造了犹太民族的这种人,这种人包括南欧的一部份,都是这种人种。北欧有部份白人是另外的神造的。有四种白人的神造了四种白人。其实阿拉伯人过去也是白人,而且阿拉伯人过去生活在地球的北部——不是现在的这个大陆板块,原来的大陆板块在九千年前已经变了。他们是过去在北边地区的人,那个大地的变化把他们移动到现在这儿了。在近代历史中成吉思汗没有占领阿拉伯地区之前哪,阿拉伯人完全是和白人的皮肤一模??一样,形像也是现在欧洲人的样子,只是深黑色的头发、深黑色的眼睛。成吉思汗的蒙古大军去了之后当地的人就混了血了,所以他们的皮肤像中国人,形像中透着中国人的形像,又有欧洲人的形像。他们原来也是单独的一个神造的。

印度人是佛造的,所以印度人的舞蹈啊、举止啊、那个手的姿势很像佛的手印。印度人真正是佛造的一个民族。那个东方人哪,就是女娲造了一部份,还有另外一部份是道造的。实际上说的准确点啊,早期的北美与南美的人种最早是黄种人,说他们是红种人,其实他是黄种人,他们是太阳晒的。(众笑)真正的红种人是古埃及人,现在可能找不到了,多数与黑人混血了。

黑人也是黑人天上的神造的,也不是一个神,所以黑人的形像,他们互相之间也是有差异的。天上的神中,有穿衣服的,有围布的。道是穿着衣服的,很多神在天上他是围着一块大布。佛呢,多数他们是围着一块黄色的布;白人的神呢,多数他是围着一块白色的大布,用中国话讲一丈长,缠在身上。这个我们从古老的绘画中、雕塑中也可以看到。过去哪,欧洲人也是围着一块白布。黑人的神是围着一块大红色的布。神嘛,不管他肤色是什么样,但是都很神圣。为了要在这里传法,要造就人的形像,什么样的神就造就了什么样的人,所以说神照着自己的形像造了人,那是真的。今天的人就是这么来的。

在历史上我没有传大法之前呢,当初神造的人,无论他的身体和他的元神都是在三界内产生的。我以前给你们讲过人的发展过程,渐渐的发展、充实人的过程。到了近代了,人已经能够很理智了,思想的思维方式也很理性了。到了这一步的时候,也要传大法了,那么天上来了很多神,就转生成人。那人的元神怎么办呢?神造的这张人皮表面就被上面来的生命转生中主宰了,而原来人的元神都留在阴间了,因为人也是轮回转生的。这个皮是不跟着人走的,所以这个皮到一定时候呢要收回去。百年后人死了,皮收走。我们看到埋在坟墓里的那个皮呀,那个腐烂的皮啊,那是人后天吃的粮食长大起来的那部份,而先天的那个皮是真皮。先天的那一部份就要收走,所以谁再转生的时候谁再穿上,(众笑)就像衣服一样。过去的人也是这样转生。等到要传大法的时候这些神来了之后,那些神造的那些地上人啊,按理说他们也算为正法这件事尽了他们应该做的,人在历史上走到这一步了也不容易,所以它们就都留在另外空间了,中国人叫阴间,没有转生过来。目前它们那边都已经在正法中同化完了。目前正法洪势也到了人的这个空间的最表面了,也到了人皮的最表面了。

一直到今天,不同的民族还是造就他们的神脚下的粒子一样,虽然人们都能在这个空间互相溶合互相在一起,但是他们不属于一个体系。到了近代,不同的人种皮里又是不同天上的神来的,而以上讲的是表面的人的情况。当然大法开传,我今天不是把白人度成黄种人,把黄种人度成白人,(众笑)这一点大家也清楚。我是叫所有人你哪来的回到哪去。你修的好的我就给你更高的果位。你是神,你还修成你原来神的形像,我是不会给你动的;你原来是佛来的,你还是佛;你原来是道,你还是道。我去掉的是你在后天宇宙变的不好了的一切因素,同时同化大法,把一切都给你们归正,给你更好的,给你未来神应该有的状态。 (鼓掌)

因为宇宙里面就是有不同的生命、不同的众生、不同的神,不能都变成一样的,那是不行的,那宇宙也不繁荣了。它就是这样。对于这些生命来讲,不管外形什么样,都有他历史上的一个过程,都是值得珍惜的,因为那是宇宙的过程。

刚才讲了点你们愿意听的。(笑)我想呢,这个条子大家就别提了,还有几张我念完就完了,因为我不想更多的占用大家的时间。交流会嘛,你们还要讲一讲,互相促进促进。刚才条子不是讲了嘛,我们怎么样整体提高?这就是整体提高的机会。

弟子:负的生命与恶有什么关系?

师:实际上我是讲相生相克的理和讲宇宙不同生命的对映关系才讲到负的生命的。在低层次上有人有鬼。说到鬼,现在人说的「鬼」是个笼统的说法,其实鬼、魅、魍、魉、怪、妖、魂、魔等等,很多很多种,就是现代人把它都统一叫「鬼」了。人这儿有人有鬼,再上边有佛有魔,再上边呢,有正的生命有负的生命。为什么呢?因为它越往上越好,越高层越美好。很高的层次中有正负生命呢,负的生命你不能叫它魔,它跟魔完全不是一回事,但是呢它和正的生命是对立的,所以一正一负。因为越往下越不好了,到了一定成度的时候就出现了法王和魔王。那佛就是法王。而那个魔王,我告诉大家呀,它也是没有人的七情六欲的、没有人的执着的,它是那个境界的生命,它才能在那儿呆,它只是不善而表现恶,这是用人的话讲,魔就是恶,佛就是善,所以也是对立存在的,在问题的处理上是对立的。

过去讲啊,人的一念出善恶,善恶出自人的一念。这个宇宙啊,谁想做一件事都是很难的。佛想做件好事,一念出,马上恶的就跟着来了,他做多大的好事就来多大的坏事。人也是一样,你做多大的好事,保证给你多大的坏事。有的反映在这个空间,有的不反映在这个空间,它反映在另外空间。比如说为人做了一件大好事,那人感激你;因为你做了这件好事,可能使有的生命遭受了损失。说你做多大好事会有多大坏事,所以过去相生相克的理是绝对的,一个生命想做什么事情根本就做不了。那个神,你们都觉的神要度谁为什么要等待时机?什么时机、机缘未到,什么时机不成熟,他做不了是因为那个相生相克的理相当的绝对,在抑制着这一切。神绝对不会去为做一件好事造成一件大的坏事,从而使自己掉下来,他绝对不干的。过去有和尚讲度人、度人,我有的时候想:真的不知天高啊。不是人想像的那样。所以那是相生相克的理造成了众神欲为之而不敢。

弟子:法正人间之后的人类是否对今天的人类有记忆?

师:人类呀,将来的人类啊,会世代传颂着今天正法的这件事情。(鼓掌)这场迫害的真相,还没有全面把它揭示给人类看呢。人类会震惊的。大法弟子的圆满,人类不相信的一切的出现,人类在变异中所有的一切都要归正的过程,惊心动魄,既震惊又可怕。一切都会出现。所以这段历史,人类会永远的流传下去。

弟子:因为有些事情做的不好而感到很内疚,明知不应该陷入过份内疚中、甚至丧失修炼信心,但却很难排除。

师:没有决心,决心不够。作为大法弟子,你看看中国大陆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同样的大法弟子在这儿连点决心都下不了,什么东西那么执着呀?是不是?正念不足,正念足了你就能做的到。

弟子:师父,我觉的有些学员对「正念」很重视,但有些忽视「正行」,交流时几乎不讨论如何正行。请问如何摆正正念与正行的关系?

师:这话不是这么说。你看到谁没有正行的时候呢,其实就是他正念不足。因为思想是指导人行动的嘛,你正念足的时候你行为肯定是端正的,说正念不足呢行为就不是端正的。不管我们怎么样去讨论,怎么样去谈到正念的问题,还是有人正念不起来。怎么样能正念常在,你的行为必然就走正了。说来说去,还是大家作为大法弟子怎么样做好这个问题。

弟子:弟子是「七.二零」以后得法的,是二零零零年得法的,不知是不是能有和「七.二零」以前得法的弟子具备同样的威德?

师:以前呢,「七.二零」以前哪,学员是个人修炼,而现在呢才是真正的树立威德的时候,所以你不在这个时候得了法吗?能不能那都是一样的。他们也是在这个时候在树立威德,你只是个人修炼和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事情同时溶在一起而已,那都不影响。

弟子:宇宙有没有最微观的物质极限?如果有,是不是就是法的最高体现? 「真、善、忍」的最顶点?

师:「宇宙有物质极限」,好像这句话已经说到顶了吧?是不是说到顶了?可是我告诉大家,再往微观去它就没有物质了,它不叫物质,它和我们现在的物质已经完全不是一样了,但是它却是与物质体系连着的,所以用人的语言根本表达不了,很难说到它最后。但是我有办法说到它。

弟子:有学员认为自己同化法是最重要的,所以很多时候不想把自己搞的太忙,愿意多点时间想一想。我认为正法进程很快,该做的就应该立刻做,只要能静心学法、遇事向内找,就能算在精进了。

师:是啊,很多事情不能够被人的观念局限哪,说以前自己就养成了习惯。今天赋予大法弟子的是神的状态,你要走向神的状态。很多事情用正念去做都能做好。当然思考思考是对的,也没啥错的,但因为你要经常用太多的时间思考思考,错过了正法树立威德的机会,那可得不偿失啊。

弟子:如何在师父所说的法理中,不陷入执着的框框中,而能方方面面的圆容,在正法最后的进程里更加精进?并且在做大法的事情上及理解法理上,不是只针对某个角度,而是方方面面的圆容?

师:大家有的时候考虑问题呀,都是养成了一种习惯:我要做一件事,我这件事怎么做啊,那件事怎么做呀,思考的,哎呀,自己觉的很全面、很圆满;到一做的时候,真正的实际情况它是千变万化的,反而不行了;(笑)不行了那就又从新思考。不是这样做。用正念哪,你觉的应该怎么样做,你就去做,碰到的问题自然你就知道怎么样去解决。正念强一切都会顺利,保证会做好。

我为什么要大家这样做?好像是很被动,是吧?不是的,是因为你修好的那面什么都知道、怎么做都行、怎么做这些事都能做好,所以你有一个想法就可以了。知道怎么去做,你就去做,做的时候你的智慧就会不断的来,因为那个时候你修好的那面就会和你这边容贯在一起了。那是神啊,无所不能啊,当然了那小事一下子就化开了,智慧就来了,那不一样啊。不行到时候师父也会给你智慧。 (笑)(鼓掌)

弟子:台湾弟子向师尊问好。

师:谢谢大家。 (鼓掌)

弟子:台湾有学员将《转法轮》、《精进要旨》等翻成台语,背景用《普度》、《济世》的音乐,每套卖五百元台币。

师:讲法中不能加音乐,大法的音乐也不行。我所有出版的事啊,都是统一的由负责的学员在管。而且呢,这么说吧,都是有合同的,所以我们学员不能随便自己去做书,自作主张,或者用它去赚钱,你即使不赚钱也不能自己随便做。因为正法时期不能出现任何纰漏,所以在这个期间,有些事情要注意了。至于说将来人类,人的道德都提高了,人人都在遵守,人人都不会这样做,人人都会监督。现在不行,邪恶在钻空子,人心不正,我们不能够这样做。要想拿这个书去赚钱更不行。

至于说翻译成台语,我倒不反对你翻成台语,但是做什么事情呢,不能够自己做,这一点我说清楚了,大法的东西谁也不能够自己随便做。当然了,目前在中国大陆特殊环境下,学员们为了解决书的问题是可以的,但是要保证原书原文字一点不动。在中国大陆以外是不行的。

弟子:老学员对法的最深的体会就是对法的坚定和对师父的信。我想问,坚定和信到底源自于什么?这个问题困扰了我丈夫很久。怎么才能修成这种对法的无比坚定之心?

师:信哪和不信是人的理念啊,不是我给了你什么,也不是你要通过什么手法能达到一个什么状态。大法弟子都对大法有坚定的信念,对大法弟子来讲是个形容,他们对大法的坚信是从理性上认识到而坚信的,而不是什么因素给人起作用造成的。人的最表面有三魂七魄,七魄中有一魄叫信,人能够在别人讲什么他能够听信,它能起这个作用。但是这种信对于修炼这种正信它是无法相比的,因为它是人最表面最表面的,起到一种灵性的作用。而大法弟子的正信那是神的状态,那是对真理的理悟而造成的,是修好的一面的神的状态,绝不是什么外在因素能起作用的。不是为了坚信而坚信,为了坚定而坚定是做不到的。作为我这个当师父的来讲,对于大法弟子,我不求他们任何东西。他们今天所有做的这一切,证实法也好、救度众生也好、自己的学法修炼,我告诉你,一样也不是给我做的。将来大法弟子都会看到,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救度的是自己的众生,圆满的是自己的世界与众生,给自己在树立威德,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大法弟子自己,你没有一样是给师父做的,也没有一样是给别人做的。 (鼓掌)

所以也不需要强制于他们什么。学员都是从法理的认识上升华上来的,才能够变的更精进,才能够对法那么样坚定啊。这不是外在的因素,也不是想什么办法能够达到的。师父不求任何东西,不会拿他们任何东西,我只会给他们,还替其承担,一定是这样的! (鼓掌)所以我叫他们多学法啊,可不是给师父学的。

弟子:从中共邪党四九年以后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破坏与无神论宣传,给人认识大法和这场迫害带来很大障碍,弟子想从这一角度讲真相,比如启发人思考中国传统文化的细腻安排是为了什么,但这好像与人权无关。可以这样讲吗?

师:可以呀。有些很有文化、很有思想的人,你可以跟他去探讨。但是通常你碰到的人,你这样去讲,哇,你一天讲一个人就把你累的够呛了,(笑)这要讲很多话。站在各种不同的角度去讲真相都没有问题,可以去讲,最后你谈到这场迫害。

弟子:福州、抚顺、广州、昆明、成都、乐山、河南南阳、承德、西安大法弟子向师父问好。

师:谢谢大家。 (鼓掌)

弟子:塞班岛、法国、澳门、香港、英国、日本、墨西哥、西班牙、苏格兰、罗马尼亚大法弟子向师父问好。

师:谢谢大家。 (鼓掌)反正这一篇都是问好,我就念了吧。

弟子:广东惠州、浙江宁波、广东潮汕地区、湖北武汉、江西南昌、湖北十堰、天津、南京、湖南、内蒙古、云南、上海、北京、浙江、呼和浩特全体大法弟子向师父问好。

师:谢谢大家。 (鼓掌)他们一定是把你们提上来那个条子汇集到一起了,向师父问好的。还有。

弟子:温哥华全体大法弟子向师父问好。新加坡、印度尼西亚、希腊、南美全体大法弟子向师父问好。

师:谢谢大家。 (鼓掌)

弟子:请问师尊:新加坡人是哪个朝代转生去的? (众笑)

师:以后啊不要问了,因为有些政府他不理解,有些我不想说。新加坡是李自成那伙的。 (众笑)

弟子:第一军医大学大法弟子向师父问好。泰国、澳洲大法弟子向师父问好。长春大法弟子向师父问好。谢谢师父的慈悲和普度,我们一定会做好。

师:谢谢大家。

(起身)(大家起立,长时间鼓掌)

大家坐下,证实法这件事情啊,大家已经快走过四个年头了。不管还有多长时间,大家都不要去考虑,因为你一旦考虑就是执着!不管经历多长时间,大法弟子都有责任肃清那些邪恶的因素,把这场邪恶的迫害揭露出来,救度世人哪! (鼓掌)

无论在这场迫害中失去生命的,还是在这场迫害中遭受了多大苦难的,你们记住,师父一定是对的起你们的! (鼓掌)

未来等待着大法弟子的,都是至高无上的、永远的荣耀和威德! (鼓掌)

无论中国大陆,还是在中国大陆以外的学员,希望大家都能抓紧最后的时间做好、做的更好。特别是那些没有做好的,你赶快抓紧时间做好,机不可失。一旦这场迫害过去了,一旦邪恶的力量不够的时候啊,这件事情就要完了,那个时候真的后悔可就晚了。如果不发生这件事情,就没有那些做不好的学员的出现。既然它发生了,你们有些学员没有做好,那么你们就要抓紧时间把它做好,因为毕竟这件事情已经出现了,不出现呢也就无所谓了。师父什么都能做、什么都能归正,但是这件事情出现了,那么给你们带来的损失,你们得自己去弥补。我希望每个大法弟子不要把形式看的太重,你自己的修炼、你自己的提高,你在邪恶中证实法、救度众生,你坚定的走好你自己应该走的路才是最重要的。 (鼓掌)

谢谢大家。 (长时间鼓掌)

打印版

注:打印时如果出现"表头" 和"表尾",可以在打印设定选择项中取消表头(Headers)和表尾(Footers)选项。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