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

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李洪志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大家好!(众弟子:师父好!)有些法会我会去,有的不一定去。大家都知道,目前大法弟子更加成熟了。在证实法中,在神的这条路上,大家都知道怎么做了。这个时候我讲的越少,可能对大家越有好处。为什么这样说哪?因为这段时间就是给你们各自锻炼的机会,这段时间就是给你们建立威德的机会,所以我不能够老是让你们有什么事情不经过自己的思考、不在证果位中走出自己的路啊。永远由师父领着,证实法中的具体事也还是我告诉怎么做,这不行。大法弟子的圆满,果位、层次都是不低的,也就是说呢,对未来众生肩负的责任也都是很大的。那么你们没有那样的威德,不走出自己的路来,不知道在你自己独立做事的时候怎么做,这都不行,所以这段时间我是有意的在给大家这样的机会,叫大家锻炼成熟。

实际上我也在静静的观察着,在看着。因为大家在修炼中嘛,总是有常人心,有常人心你能修炼,有常人心就会表现出来。那么你们在做任何证实法的事情时,其中包括集体做事和个人做事,你们都会自己去思考,想办法解决难题。思考中用人的观念还是用修炼者的正念,做出的事情结果是不一样的。你们配合做事也是一样。大家互相之间合计问题的时候也会表现出来,甚至在一些问题上还会发生争论。这当然是因为有人心在所造成的,但是也有其好的一面,争论中会看到执著、会看到不足。如果把法摆在第一位,放下自己,都能用正念来解决问题,那很快就能够做出决定,证实法中也会把事情做好。其实现在与过去的几年相比已经很好了,大家确实已经成熟了。我今天不想多说,主要说一下讲真相。

一说讲真相这个问题,很多学员在想:我们讲真相的目地就是要揭露邪恶,抑制住它,把它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能够叫全世界的人都看清它,使这些邪恶无处躲藏。这是你们要做的,但是这不是最主要的,讲清真相的最主要目地是救度众生。

一个大法弟子未来肩负的责任都是很大的。有多少众生需要你们去救度,有多少生命需要你们去挽救,你们自己还要在这个期间圆容、圆满你们自己果位中所需要的一切和无量的众生,你们的威德、神的一切都在其中,所以我经常讲,在证实法中,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啊,一切都在其中,所以说你们讲真相最主要的目地是在讲清真相的时候能够救度更多的众生,这是第一位的,这是你们讲真相的真正目地。

这场迫害无论旧势力是怎么样安排的,世上的恶人怎么样行恶的,各个空间的邪恶生命多么疯狂的对大法弟子進行迫害,毒害了多少世人,大家想过没有,它们能够破坏到大法吗?根本就破坏不了。大家也看到了,经过历史上最邪恶的四年时间的迫害,除了大法弟子们在这场迫害中锻炼的成熟了、清醒了、冷静了,你们越来越理智了、正念越来越多越强了、归位的时日越近了,除此还有什么呢?不就是这样吗?那些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不是圆满了吗?迫害中是有一部份不修了,不行的那就筛出去了,留下的就是金。

当然了,作为一个生命来讲,学了我的大法,我就要管他,就要把他当作大法弟子、当作学员来对待。他自己实在不走進来,那也就是他自己的事了,所以大家要清醒的认识这一点。整个的这场迫害也好啊,旧势力安排的那一切也好啊,其实也早就在我正法的这件事情的算计当中了,它们破坏不了法。这场迫害我是不承认的,这是一定的。一个生命听了我的法的,在我的大法中修炼的人,随它们左右、甚至于给我打死?这都是将来它们一定要偿还的。当然还有其它的因素在里边。真正的能够做的好的,它们真的也是不敢动的;否定其旧势力安排的,正念很足的,它们都是动不了的。也就是说在这个期间哪,不管怎么迫害,如果大法弟子心很正、正念很足,能够清醒、冷静的认识这一切,就会避免很多损失。

你们要清楚,大法弟子的修炼是从人中走出来,是从被这个旧的宇宙,无尽、数不清的无量众生所构成的各种因素束缚的旧穹体中走出来,从穹体的成、住、坏、灭的最后的最后的环境中脱胎出来。谁能走出来?摆脱那一切,真正能够走入未来,那确实是很难。其实在这场迫害中你们在修炼中所遇到的麻烦,这是在人类这儿的表现,实际上,在常人这个环境之外世人看不到的、在另外空间那是更激烈的,惊心动魄的巨大解体与从组的过程,全宇宙的众生都在注视着这件事情,无量无计的神也都在看着。在这一切巨大的变化中也包括了大法弟子证实法的因素。表现在人世中就是目前你们所做的三件事。至于说邪恶的表现,那是解体前无理智的疯狂,为大法弟子的圆满提供条件。

巨变中讲真相已经成了救度众生与世人的主要办法,那么大法给予你们的智慧、法所提供给你们的巨大能力也就表现在其中了。你们讲清真相的作用,必然会起到一种连锁的反应。当一个人一旦明白真相之后,他知道了,“噢,原来是这样的,原来大法这么好。”明白了真相的人有的可能会动念要修炼,有的人会很同情,有的会用行动来支持。这些讲真相中所带来的反应,也是人传人、心传心的扩充着。邪恶因素在失去环境。大法与正的因素也在覆盖与充实着一切,同时针对这场迫害,它会使社会、使方方面面都发生变化,叫恶人没有市场,叫邪恶的生命无机可乘,它必然会起到这样的作用。大家在讲清真相时看似平常,作用巨大。

其实大家也都看到,大法弟子在讲清真相的过程中世人也在变化。目前和当年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的时候那已经完全不一样了,不止是世人在清醒,其它生物与物质因素也都发生了这样的变化,也就是说形势完全不一样了。当然,不是邪恶停止迫害了,是旧势力所安排的那些因素被销毁的越来越少了,邪恶它没有那么大的力量了。可是没有那么大力量,只要它存在,它还是非常恶的、非常坏的。可是它没有了那么大力量,没有了邪恶所需要的环境因素,它们就控制不了那么多世人与其他众生了;那么世人与一切其他生命在没有邪恶控制的情况下,这个时候,大家讲真相也容易多了。做的很好的话世人都会觉醒,众生都会觉醒。众生都觉醒了,邪恶也就完全没有市场了,它真的就疯狂不起来。人们都会反对它、孤立它,邪恶想要干什么都干不了,没人听。现在的趋势就是这样,这是在救度众生中所带来的变化。

其实我过去一直跟大家讲,作为一个修炼人哪,要在过去根本就不管世人说其如何如何。你说他好、说他坏,那是人说的,不是神讲的。其实历史上有许多人被世人说的很坏的,甚至于写到教科书中、历史故事中,也许他成神了;也有的人被世人吹捧成了先進人物,死后却下了地狱。因为人说的好和坏呀,那都是站在人的利益角度上看的。人的理是反的,人认为的好它不一定是真的好,人认为的坏也不一定是真的坏,也就是说,修炼的人是不理会人怎么说的。可是今天的正法就不一样了,说大法与大法弟子好不好决定着人的未来。在当前这场迫害当中,特别是针对大法弟子们進行迫害、这场由邪恶搞出来的镇压,它对我与正法本身進行着干扰,所以这和过去的修炼还不一样。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这是绝对有罪的,与其有关的都得偿还,所有参与这件事情的生命没有能够逃出去的。

宇宙在正法,大家想想,整个宇宙在正法中,从微观到表面上,不断的在突破着。庞大的天体不管有多大,无论其有多少生命,不管它是生命、不是生命,不管它有念、无念,不管它是存在和无存,都逃不出去,因为未来的一切,都将全部的更新。特别是世上的人类与表面的一切生命,那是根本没有可以逃脱的。正法也包括所有的高层生命,目前所有的神都不敢说正法这件事情与其没有关系。当然现在谁也不敢说了,谁也跑不出去。那么在正法中,哪个生命做的怎么样,那就一定要对它们有一个总的了断,不是哪个生命干了什么坏事一灭了之了,那不行,灭尽中还得偿还所干的一切坏事。我是以最大的慈悲对待众生的,一切生命在历史上不管他犯过多大的罪、有多大的错,我都可以不计他们的过、不计他们的罪,我也可以消去他们的罪。当然前提是在正法中不能干扰正法,哪怕你什么都不做我都救你。但是一旦干扰了正法,那面临的就是淘汰;罪大恶极的还得在淘汰的过程中偿还其所干的一切;干多少还多少、干多大还多大,所以这一次对于干扰正法的邪恶来说,不管它们怎么邪恶,面临的都是宇宙中前所未有的可怕下场。包括旧势力本身,尽管它们觉的是在为大法付出,其实那是它们自己用自己的观念看。它们从来都没有真的想想自己,用正法本身来衡量一下它们,用这法来衡量一下它们。因为未来就是这部法,未来的众生就是这法造就的,不用这法衡量用什么衡量?

在讲清真相这个问题上啊,既然它这么重要,大家更应该冷静的对待,更应该更清醒的认识到我们大家在具体讲真相中所面临的各种各样的机会、做法与方式,这个大家都得注意。大家知道我在传法的时候不看社会团体,不看社会阶层,不分贵贱,我不分职业、不看职位的高低,我什么都不看,只见人心。你们在讲清真相的时候也应该这样做。你们不要觉的他是一个高层的什么人物,思想中多了一个障碍,好象你们来求他帮助来了。真实的情况是你是在救他,你在给他们选择未来的机会,一定是这样的,所以你们要把讲真相视为救度世人为主要的。

大法弟子今天所做的一切,你们在社会上所接触的一切,我告诉你们,你们就是在救度众生。无论你见了什么样的人、哪个阶层的、什么样的职务,不要只是认为因为邪恶对大法弟子迫害我才找你说真相的。我告诉大家,救度众生是第一位的,讲真相是救人的办法。人明白了真相之后,知道了这场迫害如此邪恶后,人当然知道怎么去做,在这之后你要求他给予的支持,对这件事情怎么做,就是他在选择未来。特别是那些在迫害中被蒙蔽的人,你不给他机会能行吗?你不告诉他真相他们就永远失去了未来。

再有,你们在偶然中碰到的人,在生活中碰到的人,工作中碰到的人,大家都要去讲真相。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过中来不及说话你都要把慈悲留给对方,不要失去该度的,更不要失去有缘的。其实很多大法弟子讲真相时说,我现在去讲真相,好象现在是去讲真相,你平时就不是讲真相。救度众生贯穿在你们现在生活的每一件事中,如果大家都能够认识到、认清其重要性,我想,那可能会救度更多的众生。当前世人也在渐渐的清醒,在这个时候讲真相起的作用就更大;对那些邪恶来讲,它们的市场也就越来越小,所以大家一定要清醒的认识这个问题。

还有个别学员哪,私下里哥俩好、哥仨好,做事在一起啊,我们是一伙,经常扯一些没用的,浪费了大量的时间。现在每分每秒都很主要,错过了这段时间哪,就错过了一切。历史不会重来了啊,宇宙的历史、三界的历史,已经走过了那么多的、那么久远的年代,众生都在等待着什么?都在为了什么活在这里?就在等着这几年!而有的学员却在这几年中荒废着生命,不知道抓紧,而你却肩负着众生与历史那么大的责任!

是,有些学员自己还不够清醒,觉的得法很偶然,我是不是也是有那么大的历史责任?我是不是也能行?其实这话都不用问,我在法里已经说的很清楚。我今天传的这部大法不是每个人都能修的,为什么那么多人就進不来呢?当然了,现在有很多新学员在开始渐渐的走進来了,那是因为通过大家在讲清真相起的作用,它象一把万能的钥匙一样,打开了旧势力隔着世人不让其学法的那个因素,是大家讲真相才起的这个作用。也就是说呀,不是每个人都能得的。在人世上的表现就是真真假假,就是不让宇宙的真实表现出来,不让大法弟子与世人不同的特殊状态完全表现出来。迷中修嘛,就是从这样的状态中修炼,从这样的状态中走出来。不要小看自己,每个大法弟子,你只要修了这部法,你就应该去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

其实我讲过,在这个期间为大法做了好事的常人,就在这个关键时刻,这个人都可能圆满成神,何况你在修大法,你在做着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在困难的情况下所做的这一切。在表面上看不出它有多大的变化,可是在另外空间里表现出来的,那却是人和神的差别,变化是巨大的。人这儿就是封闭在一个迷中,真实状态和人这儿那是完全不一样的。大法弟子学法跟不上的,才会在这段时间中表现出不精進、消沉,甚至于不知时间的珍贵,不抓紧时间去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

其实到现在还有一些学员在学法上很差劲。你们的学法能学的好和不好,那是你们走向圆满的根本保证,那是你们能够脱胎出来的根本保证。一切生命都是这法造就的,包括你们的未来。未来的宇宙众生,因为在正法中有许许多多的生命被淘汰了,宇宙有许多地方是空的,但是它不会永远空,大法会从法中产生那层天体所需要的一切生命、各种因素与物质,大法还在造就所需的一切新的生命,旧的生命也是因为同化了这部法才能够更新自己、从而走入未来的。任何生命都在其中。

其实目前整个正法这件事已经越来越表面了,所剩下的最后因素,已经不能说其是生命了,都不能说它是什么了,没有什么语言去表达它们,也没有什么概念去形容它们,但是一切都在正法最后的这个过程中了。其实要是用“宇宙”和“宇宙以外”这个概念来形容,正法已经是在“宇宙之外”这样一个概念了,也就是正法已经是在做那些能够使这穹体存在的那些因素了,甚至是因素的因素了。

讲是这样讲,大家现在还感受不到这个情况,但是从大法弟子目前证实法的状态中其实也能够看到形势的不同。邪恶是维持不住的了,因为邪恶的生命、邪恶的因素已经被销毁的所剩非常少了,和九九年“七.二零”已经无法比了。当时我给你们形容过,一草一木都被另外空间邪恶的生命附着体,你走路那树枝都会抽你脸,那个草都会绊倒你,空气中都充满了邪恶。不是这一切都真的变邪恶了,是正法中压進三界的这些坏的生命、坏的因素起的作用。到处都充满了邪恶的因素,它们附着在一切上,在三界与人世间干着最坏的事。如果正法这件事情不是两次做、我是一次做,那么这场迫害就是全世界性的,真象欧洲的预言家讲的,九九年大魔王从天而降,全世界的人们都会感受到迫害的疯狂。这次当邪恶来临时,全世界其它的国家感受不到、其他的民族感受不到九九年发生的针对法轮功迫害的邪恶,是因为这件事分两次做了;其他民族、世界上更多的人修大法是在下一步的事。大家也看到了,今天就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修炼,不是针对全世界更多的人,所以其它国家才没有发生象中国那样对大法弟子的迫害,那么其他民族也就没感受到那么大的邪恶。但是因为当时邪恶的因素太多了,对大法学员来讲,当时学员无论身在哪一个国家,都会感到心理上的压力。

现在就不是这个情况了。整个正法中大量的销毁着邪恶的因素,再加上大法弟子在证实法中讲清了真相,同时发正念不断的清理自己与清除各层空间的邪恶,和你们的证实法所做的一切,都在销毁着旧势力安排的那些邪恶的生命与因素,起了很大的作用。大法弟子的正念足,你在世上的存在就在起着正面的作用。所以大家看现在邪恶的因素不是很少了吗?和当年九九年“七?二零”是不能够相提并论了。

但是呢,这些邪恶虽然少了,剩下的它还很邪恶。我过去一直跟你们讲,越表面它越没力量,但是越表面越坏,它表面的更坏补充着它的力量的不足,所以看上去这邪恶还很邪。可是大家看到了,这个环境已经不一样了,它邪恶只能维持在那些被恶首直接操控的地方,只能维持在无可救要的恶人行恶的那些地方;现在在中国大陆社会的表面它们也都维持不住了,邪恶的镇压已经是偷偷摸摸的、不敢叫世人看见了。其实一切正的力量都在销毁它,邪恶是害怕的,不敢声扬,偷偷的在镇压了,怕更多的世人知道他们干的这些见不得人的邪恶之事了。他们连中央的那些个干部、甚至于高级干部都不叫知道,对他们内部都在撒谎,都在掩盖这场迫害。只有那几个邪恶、那几个最坏的败类操纵着下面的恶人進行着邪恶迫害。他们在迫害中的卑鄙手段是极力掩盖的,对中央的干部们他们都在做假报告,用造假来维持邪恶的迫害。现在邪恶大量的被销毁了,看上去恶人已经疯狂不起来了。当年邪恶疯狂时,有无数的烂鬼支着他撒野,其他人知道真相也不敢吱声。九九年“七.二零”邪恶头子疯狂的大吵大跳的想怎么干,没有人敢吱声,那时支撑它的邪恶因素太多了,它就要镇压。现在也不是那个时候了,旧的势力所安排的一切因素被清除的越来越少,表现在人世上现在的环境不同了,恶人怎么疯狂也大势已去了。

但是在这期间大家都看到了,有多少生命对大法犯了罪(不包括那些罪大恶极之徒)。他们一明白真相就完事了吗?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但是你们在讲真相中叫其明白了,就是给了他一个机会。如果他真的有了正念,那么就会给他赎罪的机会。人干了什么都得偿还,这是宇宙的理,所有的生命都是这样。当初迫害开始的时候,有多少人推波助流才造成了当时的那种邪恶的形势?如果人不起这个作用,人都不动、不说,那能造成当时那种邪恶环境吗?无论是在中国、在中国以外,是凡在这个过程中起了这样作用的,推动了这场迫害的,在舆论上、行为上起作用的,他们都得还。哪个生命也逃不出去,除非他挽回了给大法与大法弟子造成的损失。

全宇宙的神都在瞪着眼看着,无量无计的神都在看着这小小的地球,注视着每一个生命的一思一念。他们的眼都不舍的眨一下,不愿错过一瞬间,人的一念都不想放过。在这个期间,我讲这些就是告诉大家,要冷静的、更加明确的知道你们现在在做什么。无论做什么事情,大法弟子都得把证实法放在第一位。

但是,讲真相一定要理智的讲,用符合人的理念去讲。如果神来神去的讲,完全不站在人的理念上、不考虑人能不能接受,那你就是在起破坏作用了,那起的作用就是反的。一定要理智的去做,清醒的去做。跟人家讲真相的时候要考虑到别人的接受成度。你会看的到,你也会观察的到,所以一定要把你们讲清真相这件事情做好。不要只是去讲,不要流于形式,讲一个你就得叫他明白。当然啦,是有完全不能救的了,因为他完全都站到反的那面去了。他没有正的东西了,你要跟他讲他是接受不了,因为他接受一点他自己就得毁灭一点,接受一点毁灭一点。他全接受了他就全毁灭没了,因为他就是邪恶,所以是有救度不了的,但是那毕竟是极少数。

还有一些人,即使你们想救度他们,我刚才讲了,即使你们给他机会了、他明白了,他也得偿还。是这样的,这是从法理上讲。但是你们不要顾虑这些,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你们是修善的,你们就是要慈悲众生。对于那些个生命应该怎么样偿还,那自然有法去衡量的,他应该留与不留,都有法的标准在衡量着,所以作为大法弟子来讲,就尽量的去救度,就是这样。

为什么救度?我已经讲过了,今天世上的众生和历史上的生命是不一样的,和历史上过去的人是不一样的。任何生命到了世间、進入这个迷的世间的时候,那是真可怕。一个神哪,你看他刚才还是一个伟大的神,一旦進入这个世界,一旦進入人体,这个脑子一洗,就真可怕,就分不清了,所以在行为上你是看不到他的生命来源的,你是看不到他和过去生命的本质上的差异的。

我要讲的就这么多,其实就是跟大家说说讲真相的事情。大家还想跟我说些事情,我想我就利用下面一段时间给大家解答一些问题,有问题的可以写条子。(鼓掌)咱们时间不要过长,因为法会中还有要发言的呢。

弟子:北京学员向师父问好。

(师:这个就不念了啊。)我在正法结束时,也就是我们圆满前,能否见到您?如不能实现,将是我终生的遗憾。不知道这样想可以吗?我的愿望能实现吗?

师:这不是看见了吗?(众笑)你是想看到我的真相,(师笑)好好修,每个大法弟子,只要你能圆满你就会看到。(鼓掌)大法弟子不止是有了今天这样的无数众生都得不到的机缘,其实未来永永远远生命的荣耀我都给你们准备了。(鼓掌)

弟子:湖北武汉大法弟子想念您,并向师父问好。

师:谢谢大家。(鼓掌)

弟子:有的人说法轮功好,但是也不愿意帮助学员,放报纸啊,或在活动时不报大法的名字。这些人如不能转变,结果怎么样?

师:其实有些人一时对大法还不清楚。特别是那些在这种如此邪恶的迫害中被蒙蔽太深的世人,大法弟子讲真相中如果没解开其心结,可能对大法还是在认识过程中,暂时不能给其定性。目前还不能说他好也不能说他坏的,也许是大家在讲清真相中做的还不够。

弟子:我们如何理解“真相大显天下茫”?

师:其实我是用了一句神的话,“茫”。整个宇宙巨大的变化,大家想想,就在人类这儿,将有许多恶人下一步要淘汰,淘汰人数的巨大而可怕。人开始还感到震惊,最后都会麻木了。见到死人满街都是的时候是什么样的一个状态?人不相信的、在历史上人们都把它视为迷信的都将出现。人类用现代的科学观念认识的这个物质世界,发现都不是这样的时候,人是什么样的想法?人不相信的都出现了,面对这个所谓的物质空间的巨大变化,人是什么样?人会看到原来神真的存在。啊!原来大法弟子都是神啊!原来大法弟子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开始还有这样的想法,人在还罪的痛苦中渐渐的会象没有了思想一样,真是天下茫啊。

弟子:弟子想写法轮大法史记,记录师父传法以来的种种事迹。

师:我想,大法弟子能做这样的事情也是了不起的。可以做啊,但是这个事可要很多的时间、精力。大法弟子的三件事都很主要,安排好时间。

弟子:大法弟子证实大法中的正念正行,请问,弟子可以写的高一点吗?会不会突破大法?

师:你写再高你也突破不了大法,(众笑)因为他太大。你们所能够知道的也只是在常人社会中能够表现出来的,和在常人社会中我们大法弟子用人的行为去证实法的这些事,这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写出来大家可以互相提提意见,可能有些事情会做的更好。

弟子:弟子曾写过修炼武侠小说,用武侠小说的形式讲超常的理,是不是可以?如何在文艺方面做的更细致?让世人潜移默化的接受修炼的正确观念?

师:我想你要写史记那还是比较严肃一点的。写小说也可以,但是把大法的整个这件事情写成小说,好象小说的份量不是那么太恰当。我觉的写成史记,更具体化一些、人物化一些也无所谓;写小说如果针对某弟子、某一个地区、某一件事情,选一个题材嘛,这是没有问题的。

弟子:谨代表大陆弟子向师父问好。

师:谢谢大家。(鼓掌)

弟子:特务利用我们大法弟子在网络安全方面的漏洞進行迫害,但部份海外弟子和负责人并不是很重视,对证实法的工作和大法弟子造成了干扰和破坏,请师父指点。

师:这一点,我想大家是应该重视,我们虽然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但是也不能叫特务干扰。

说到特务,这种在神眼里看人类最肮脏的职业,会使人长期在见不得人、鬼鬼祟祟的生活中产生心理变态,其实也很苦。大家也不要以为他们有多大的本事。前一段时间台湾有个学员去上海被抓着了,那个国安特务看到了他的怕心,非得要让他当特务。大家知道,那种手法之卑鄙无耻,只有邪恶的地方能干的出来。其实我早就知道那一套:他们在干这事之前先把你了解好,甚至你吃穿住行喜好都了解,包括对其亲朋好友都要了解好;然后给你弄个套,把你抓去;先给你来一套下马威,给你的感觉是马上就要被枪毙一样;然后抓住你害怕的心理,与你谈话;你不想说的他们就把早已了解的说出来,谈话中给你的感觉是他们什么都知道,好象只有极少人知道的他们都知道。怕心的作用下大有身边人都不可靠的感觉,错觉中好象谁都是特务、谁都是不可信的,如果不答应邪恶的要求好象随时会被杀。其实这是自己有怕心被钻的空子。这是手腕,这是专门搞间谍的那一套所使用的办法。当然现在这一套在民主国家是没人敢这样干了,只有在那邪恶的政权践踏人权中才会采取这样邪恶的办法。在民主国家早把它送上法庭了。

不要怕他们搞事。不要担心这个、那个太多,但是大家也要警觉。要考虑到你们要做的事不能叫邪恶先去破坏,大家要考虑这个问题。我们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没有怕世人知道的,我们也没有违反法律的事,但是对于邪恶来讲,我们也不给你行恶的机会。对于邪恶来讲,大法弟子要做的事情就是不叫邪恶知道,所以有很多时候大家还真是得注意。不能够没等你做什么事恶人先去了,把坏事干了,那么就给你讲真相、度人造成了麻烦,加大了难度,所以这些事是得重视。

弟子:香港市民为了反对二十三条,五十万人上街游行,但其中有些人还不知道法轮功真相。他们是否不是因为反对二十三条就能得救了,需要我们進一步讲清真相?

师:这个被全体香港民众否定的二十三条恶法,本来就是针对香港大法弟子進行迫害的,也是针对香港民众迫害的。香港有这么多世人起来反对,不管他是站在什么角度,不管当时用心是什么,但是他们毕竟在这件事情上起了正面的作用了。我想这对香港市民来讲啊,应该说是他们自己选择了一个很好的未来,对大法的态度已经有了一个很好的开端。有很多人是明确知道法轮功的,就是反对它这样做的,给未来的救度奠定了一个很好的基础。对于一些对法轮功与被迫害的真相认识不清的,要進一步讲清真相,就是这样。

弟子:邀请一些大公司参与晚会。如果不讲真相,只是请他们与中国人欢度新年,是否不够?

师:当然不够。大法弟子做的一切今天都是为了救人,否则你去做它干什么?堂堂正正的讲清真相,就是大法弟子的事。我也告诉大家,今天世上的一切生命都是为法来的。你要想让他清醒的认识到这一点,你就去讲真相。这是一把万能的钥匙,是打开众生封存已久的那件久远就已等待的事情的钥匙。(鼓掌)

其实我在想啊,大法弟子今天你们所做的一切,你们不是给大法做,也不是给我这个当师父的做,你们是给你们自己做。你们在圆容你们自己的世界,建立你们自己的威德,你们在收救你们所需要的生命,你们都是在给你们自己做。从我这个当师父的角度上来讲,我当然要告诉你,因为要圆容你的一切,我要把你带成啊。你哪里需要什么,我才要你去做的。

另外从修善与慈悲角度上讲,大家也应该去做啊。我只是举个例子,不止是晚会,包括其它方方面面你所接触到的、所要做的事,里边都包含着这些。救度众生这是第一位的。你们不要以为只是为了丰富丰富那个晚会的内容,更不是因为给人带来一时的高兴,我是叫你们去救度众生。(鼓掌)如果你们搞出一台高水平、充实着大法正气的晚会,这本身是能起到救度众生的作用,何乐而不为呢?这不是机会吗?(鼓掌)

弟子:有些学员对大法发自内心的尊敬,讲真相也很用心,但是在自己的个人修炼上就做不到,经常犯错误,自己也很苦恼。

师:这很可能啊,因为在大的法理上大家都明白,但是在个人的问题上,有个人留下的那些个常人的因素是会产生执著,这也会表现出来。看上去好象是很矛盾,其实不矛盾,而且执著心大了还会出现很不好的状态。出现大问题的一定要重视,那是最危险的。

讲到这里我想起了另外一个问题,大家不要绝对的看问题。特别是在中国邪恶宣传的那些歪理,比如它们宣传的“你要叫别人做好,你自己得先做好”,大家想想这句话对不对?很多人抓住这句话掩盖自己的错误不想改正,特别被那些有问题的人拿来当真理不放。我告诉大家,这是绝对的错误。一个有错误的人就不能告诉你做好了吗?一个做了错事的人就不应该叫别人做好了吗?那是什么逻辑呢?有多少人仔细想过这个问题呢?

大家知道,耶稣讲过一句话,人都是有罪的。因为你有罪你就不要你的子女做好啦?因为你的有罪,你就不要告诉别人不要犯罪了吗?这绝对是一种谬论,是不是这样?其实人类哪有不犯错的?人生下来就在造业了,人人都有错。不能因为自己有错就不能叫别人去做好,也不能因为他有错他就不能叫我做好,得看他说的对与不对,这才是神看问题的角度。其实人也应该这样看,这是正理。

邪恶统治宣传把这个理给变成了这样的:你要叫别人做好你得先做好。很邪恶的一句话呀。看上去觉的,噢,是啊,这句话听着挺有道理。一点道理都没有,只能起消极作用。谁能做的那么好?哪有完人呢?一个修炼的人在修炼到最后一步的时候、还没有完全脱去人身的时候他还是有罪业的呢,他还是有执著的呢,可是修到那一步的时候他已经远远的超越常人了。如果按照这么个说法,谁也不能叫别人去做好了,这个社会不完蛋了吗?

大法弟子有执著,有没有修去的常人之心,有做不好的地方,但是不等于这个大法弟子都不好,不等于这个生命不行,也不等于这个大法弟子修的都不好。他有许许多多方面修的都很好了,因为他有错是因为他还有的执著必须暴露出来从而认识到不足之处,所以能表现出来。能表现出来才能修,隐藏着表现不出来还不好修,甚至自己都意识不到,那还真不好修呢。

弟子:请师父谈谈大法弟子办的媒体如何讲真相,尤其是在中国国内讲真相方面合作的前景。

师:目前我们处在的情况基本就是这样,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现在搞媒体,在安全上对他们来讲现在还不成熟;但是他们发传单哪,发光盘哪,很多事情他们自己也都做的很好。在中国大陆之外,大法弟子办的媒体要尽量叫中国人看到迫害真相,要叫全体中国人民看到真相,也一定要叫中国人民看到真相!(鼓掌)要救度他们,也叫中国人看看中国人在这场迫害中干了什么、再继续下去中国人面临的结果是多可怕。

弟子:个人执著总是放不干净,心里很着急,但总是做不好。

师:多学法,多学法。(师笑)没有什么特效药,咱们来它一粒,把执著吃没了。(众笑)其实大法的威力比特效药还要特效。当然啦,大家现在很忙啊,要做这个做那个,很多事情,还有家务事,工作呀,社会工作呀,但是总得修自己,所以学法还是要学的。

弟子:值此佳节,请接受全体大法弟子的敬意和感恩。弟子们一定会做好,让师父多一些欣慰,少一些操劳。

师:谢谢大家。(鼓掌)大法弟子还都是在迫害中,你叫我高兴啊我也高兴不起来,有多少大法弟子此时此刻在中国那些邪恶的劳教所里遭受迫害。心意师父领了。

弟子:我想,象一些社会知名的大法弟子,如某地区的联系人或写过很多大法真相文章的弟子,在社区、侨界及审江大联盟的活动中,能否以社会一员的身份发表对世间一些事情的看法和理解、分析,如领土问题等等?不应引起常人误会,怎样做最好?

师: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修炼与今天的证实法是第一位的。大法弟子必须证实法。你们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是第一位的。

社会上的一些民主人士啊,包括“六?四”的一些个人哪,都对邪恶的暴政不断的進行抨击。人权和信仰自由这些方面也是他们所提倡的,他们在这方面的抨击也对揭露迫害法轮功起到了一些正面的作用。这样来看,他们与我们在这一点上都是共同的,那么我们有些学员也想要站在这些个角度上去讲一讲。其实大家要冷静,冷静的分析分析大家做的事与大法、与证实法有没有关系。有关你就去做,没有关系你就不要去做,永远你都不要迷失。

你们知道师父吗?这宇宙庞大的了不得,那无量无计的众生、无量无计的天体,有多少生命,只要他动一念,就会在地上起的作用是多大。有多少生命,有多少旧的势力的因素和旧的生命,它们都想要左右正法这件事情、干扰正法这件事情,它们都无法改变我。我这条路走的非常直,(鼓掌)它们什么都干扰不了我,使尽办法都没有用。人这块儿也有这样的干扰、那样的干扰,什么作用都不起。

人不是讲,你有你的千条妙计,我有我的一定之规吗?就是说大法弟子一定要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一定要清醒,与证实法有关没关。揭露邪恶,那是我们为救度众生所做的。只要与你大法弟子今天做的事情有关你就去做,没关你就不要做。做事中方向偏了因此而产生的执著呀,都会害了学员。如果这件事情对大法有关,与你做的证实法、救度众生这件事情有关,那你就去做,那是越做这条路越宽,一定是这样的。千万不可流入常人的政治斗争中去。

弟子:新加坡与马来西亚的大法弟子向师父问好。

师:谢谢大家。(鼓掌)

弟子:在思想业力很多时,可否随时随地发正念?

师:根据自己的情况做。其实有些思想反应是干扰,这个大家发正念可以清除它。有一些是自己的执著而产生的,有些是在世间上养成的观念,这些东西发正念不能够一次性清除,所以它会时不时的出现。好象你发正念后还会出现,会有这种表现。但是呢,不是你没有做,也不是你做了没起作用,而是每次只能清除一部份。旧势力安排的这些东西被更高层下来的生命因素把它间隔成无数无数份,所以你每次正念只能清除一份、两份,可是还有。

不止是这些事,三界内它们干了很多坏事,安排了很多它们所要的东西,而且这些东西有很多都发生了变异。在漫长的岁月中叫当时干那些事的旧势力所谓的神来解决它都解决不了了,如果不正法是解决不了的。宇宙有很多事情都是这样,正法整个洪大的趋势不走过来都很难解决。但是对思想业来讲,发正念是可以完全清除的。

弟子:真相小册子中有邪悟者的照片和故事,如何处理?

师:邪悟是在迫害中的强制造成的,等其放回来,过一段时间就会明白过来。对于那些给大法与大法弟子造成不可挽回损失的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弟子:最近有新学员来炼功,如何引导他们学法和鼓励新学员参加我们的集体学法?

师:鼓励他们集体炼功、集体学法啊,这是没有问题的。叫新学员马上去做大法弟子的事,这可别太操之过急,因为有许多新学员很多都是属于下一批的。但是现在还有陆续進来的也有属于这一批的;在你们讲清真相的作用下,已经打开了这把锁,未来的修炼人已经开始上来了,这两种情况都有。

弟子:我们在媒体工作中,做了许多揭露中共邪党粉饰太平和邪恶本质的报道,但这些报道与直接的救度众生和证实大法的关系,请师尊开示。

师:其实当前它粉饰太平的目地也是在掩盖它迫害法轮功的实质,给人一种好象没有迫害事发生的假相,背地里干着历史上最大、最坏、最肮脏、最邪恶的迫害。对这些可以正面揭露,其它方面要看与证实法有没有关系,有关系就去做。中国大陆之外的大法弟子在媒体上揭露邪恶的本质,那也是叫世人看清历史上邪恶的本性。有的学员一直在揭露邪恶用粉饰太平掩盖罪恶的伎俩、揭露其背地里干的邪恶肮脏事。

弟子:在给中国人大面积讲真相时,为了方便与常人沟通,利用一些符合常人兴趣的东西,其中难免有变异的成份,因为人类一切都变异了。但是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又给未来留下,如何摆正这个关系?

师:为救度众生智慧的讲清真相不存在这问题,将来给人留下的是大法弟子正法的精神与归正的路。讲真相的时候无论用什么讲法,目地是真正叫世人明白的是这场迫害。信仰和人权遭到践踏的问题,这些人都能理解。至于说引用一些例子也是为了救人。利用人类现有的各种变异文化讲真相,这方面要谨慎,因为你不知道他执著于什么,他本来执著的就是那些东西,你又不能下大功夫去把他执著的东西讲透,可能会起到不好的效果。尽量少涉及常人的其它问题。

从另一方面讲,人类的一切都是这样了,什么都变异了。不止是变异了,魔性都很大了。人类社会的一切都败坏了,如果不是正法,人类的历史走不到今天了。有多少次宇宙的灾难因此而躲过了。人类发明这些原子弹干什么?地上什么东西都是神操纵人类干出来的,什么事情都是有目地的。这些事情虽然都过去了,可是人类的什么事情都不是偶然存在的。与正法没有关系的,讲真相中尽量的不要去评论它。也不要把讲真相讲的太高,这样起的作用不好。人类是什么都不行了,这是事实。

弟子:现在刚开始修炼的新弟子讲真相能有震慑邪恶作用吗?

师:能,因为我在整体消除邪恶的因素的同时,人类与大穹所有空间、三界中所有的空间,也都充满了大法的因素,我还不是只说新的宇宙。一个生命只要起正的作用,大法的因素就会给予力量,这个生命从现在开始就会有福报了。我们现在不是已经知道了许许多多这样的例子了吗?也就是说一个新学员在讲真相中,大法的因素、师父的法身,还有那些完全协同的正神,都会帮助,都会起正面作用的,这一点是肯定的,但是前提是新学员必须自己要做。

弟子:如何在紧迫的正法时间里安排好正法的事情与引导孩子修炼?

师:这些具体事就是自己怎么把它安排好了。

弟子:如何理解符合常人状态?

师:在生活上你就尽量符合常人状态修炼吧。大法修炼也没有戒律,生活上和常人基本上是最大限度保持着相同,形式上基本上是符合常人社会状态,就是这样,那么又是一个修炼者。这些我已经讲过很多很多次了,在很多讲法里边都讲过怎么做。

弟子:很多人没有听说过大法及迫害真相,也没有参与迫害,对他们讲清真相的意义,请师父开示。

师:有的人没有听说过大法,也没有听说这个迫害,对他讲真相也是有重大意义的。世人在漫长的岁月中一直被封闭着,致使这些生命在长久的轮回往生中都在等待着的这件事情一时不能认识到。大家在讲清真相中能够告诉他不止是世界上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情,你还告诉了他大法,告诉了他大法是什么,这就会打开他封尘已久所等待的机缘,使他明白这就是他等待的来了。

弟子:前阵子自己做的不好,从现在开始做好,是否还来的及?

师:正法没進入人间就是机会,来的及来不及那是你们自己的事。有的人抓紧,有的人不抓紧,有的人犯的错太大他又不想偿还,还象以前悠悠荡荡的,那就难说了。所以,只要这件事没结束,那都是机会。(鼓掌)

弟子:近来许多承担很多工作的学员感到很疲劳,精力和状态不如从前,如何突破?

师:那这得从两方面来讲。一个是学员做的很辛苦,真的是很辛苦,主动分担的也很多,那么能否再找一些人手,或者是怎么样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这是一点。再一个就是,我们有许多大法弟子确实很疲劳,可是另一方面却不注意学法修炼,做了很多很多事却自己不修,就会感到疲劳,就会感到累、感到困难。其实我一直在讲,修炼不影响做大法的事,一定的。因为炼功能最好的消除疲劳,是使身体迅速恢复的最好办法。

弟子:被旧势力淘汰的一切众生,大法是否有办法使它们复活、生还新宇宙?

师:被旧势力淘汰的众生,这个事讲起来很大。如果旧势力不干扰,历史上一切众生再有罪我都能够消去他们的罪业。芸芸众生互相之间历史上复杂的恩恩怨怨,不管是哪一层的,上下交叉、纵横交错的那些乱渊怨、复杂的关系,这一切我都能平衡,什么我都能做的了,也就是说我能够把整个宇宙生命救下来。可是旧势力它们就非要淘汰一批。

当然我还有旧势力想不到的办法。我能使生命在完全被销毁的无影无踪、甚至已经在漫长的岁月中被转化成其它的生物、植物,又发生了各种各样的转化,我都能把它找回来,因为我能够超越一切生命的最微观,所以就能找到它。(鼓掌)甚至于我可以把已经永远都不可能再有的生命原有物质与因素找回来,把它原有构成生命的因素找回来,把构成其一切的因素按照其原样的把它找回来,我也可以消去一个生命对大法犯罪的那一部份与那个过程、与那一段历史,我可以让一个生命就象没走过那段历史一样的再生出来。我什么都做的到,但是也不是随便做。要看原因,师父总得为未来的宇宙考虑,为未来的美好考虑,为未来的众生考虑。(鼓掌)

弟子:旧势力在史前是否与师父有过专门束缚师父正法的契约?如果有,全部契约应该废除,一切服从主佛安排。

师:我告诉大家,其实历史上这个旧的势力很多事情是利用我的分身在常人中转生做出来的。当我一次次在世上转生的时候,它们就利用这个机会操纵钻空子,因为那个时候不是传法,完全是在人的状态下为完善人的时候,它们就强加了一些它们要的事情。那根本就不是我要做的,可是事情却在世上发生了。这样的事每个时期都有很多很多。我的分身在世上转生时,它们就来左右着,所以历史上的很多事情它们就推在我身上,说是你干的。我当然不能认可。历史太漫长了,在漫长的岁月中它们不断的这样干。事情已经太复杂,也解决不了了,那就等正法中看。所以我一开始正法的时候,它们发现完全不是它们要的,这个时候旧势力就开始对抗了,表现上越来越突出了。

在这十几年传法中,你们看到的只是表面上的干扰,其实在另外空间里那是惊心动魄的、邪恶至极的。当然这些对于大法弟子你们个人的修炼都没关系,修炼提高、去执著心那都是你们自己的事,它们对我的干扰都是为了历史过程与历史未来。对于旧的势力中的生命,我也是为了挽救,不断的在法理上讲给它们。有的听,有的知道那些都是错的,可是它们解决不了,因为历史发生过了,它们安排的那些具体东西都发生变异了,它们更是解决不了。

我刚才讲这个问题,(师笑)很多人在思考。我说的只是历史的本身那些大事,涉及不到大法弟子本身。

弟子:做大法工作中要学法,可又有工作要做。学法经常有电话来,自己很矛盾。只顾自己学法,是否自私?

师:我想学法就是学法,谁也不能干扰,因为你修不好,你所做的一切都没有威德。叫一个常人来,给他点好处,给他点钱,让他也来做大法的事,他干不干?他会干的,那不是常人做了大法的事吗?意义何在呢?根本目地是什么呢?所以大法弟子得自己修好,建立威德的同时证实大法,这是大法弟子做的,而且也知道怎么去做、怎么样能够做好。

但是前提是在没有重要事情的情况下,对别人没有什么大的影响的情况下,把其它的事放一下学学法是对的。比如学法尽量不叫干扰,把电话弄成“留言”。(众笑)

弟子:讲真相应该做的事很多,怎么也做不全,应该做的事做不完,怎么办?

师:我想,大家还是知道紧迫了。要做的事情很多。尽量安排好吧。大家也都在做,互相协调起来做,可能会做的快一些。

弟子:世界法轮大法电台全体大法弟子向师父问好。

师:谢谢大家。(鼓掌)

弟子:经常有弟子要求我们录制师父新经文,想用来学法。因为没有师父的声音,请问能起到听法的作用吗?

师:过去在翻译我讲法磁带的时候我讲过这个问题,有师父的声音是可以的。但是我写的很多文字没有我的声音,我想,在大法弟子证实法的这个特殊时期就这样做了,至于说人类的将来,那是不行的。

在大法弟子证实法中,有很多事情我是给你们开了方便的门了。有很多事情其实在修炼中是不能做的,我也在特殊的情况下允许你们做了。就包括大家讲清真相的一些形式,那也是为了救众生,所以就这样做了,没有错。如果是个人修炼的问题,那很多事情都是不允许的,都是不能做的。

弟子:弟子是“七.二零”以后得法的,最近遇到很大的魔难。分不清是师尊设的关,还是自己的执著心引起的,觉的很对不起师尊慈悲苦度。

师:有些问题确实在修炼中不是一时能够想透的,有许多执著呀或者是有许多原因都不是一时能察觉到的,所以有的时候会觉的很难。可是反过来讲,如果一个修炼的人什么事情一下就想透了,什么关一下就能过去了,这是不是太轻松了点?(笑)是轻松了点,我是指个人修炼。

当然了有些还有旧势力的干扰在里边。强加的一些个根本就不应该弟子过的事情、甚至于很难解决的问题,而且是在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这一历史过程中,都是起干扰作用的,也确实有这样的事情,所以作为大法弟子来讲怎么办呢?我想,就尽量的去做好,多学法,多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很多事情如果你们走正了,做好了,也会迎刃而解。不能够为了解决问题而解决问题,容易产生新的执著。

弟子:从中国古代科学文化和历史的角度去讲真相,如何把握?

师:大家可以举许多历史上的例子,引用方方面面学科里的一些事实,都没有问题,但是要恰当,举的例子不恰当说服力就不强。恰到好处。

弟子:我兄弟和我是英语作家,我们想知道,我们可以选择历史上的什么人作为传统的例子吗?莎士比亚很有影响,古代的希腊作家也很有影响,我们是否可以采用与他们类似的作风来写作?这样做我们是否把我们的眼光定的太高?

师:定的太低。(众笑)你是大法弟子,你是史无前例的,你是众生都想当而当不上的。你要给未来生命开拓新的作风,那还不高吗?可以借鉴历史上的一些人物正的方面,但是我想大法弟子还是要走自己的路,是不是?那才是开创。(鼓掌)

弟子:能否请师父再讲一下大法弟子不参与政治的态度,比如审恶首的行为?

师:这个邪恶是迫害大法弟子的元凶。我们告你,这不是参与政治。它迫害死那么多大法弟子,不应该偿还吗?不应该把其揭露出来吗?这场邪恶不应该制止吗?

三界一切众生都是为这法而来、为这法而造就的,也就是说三界的一切形式,包括人类社会的各种各样的形式,其中当然包括现在的法律,当然也包括人类存在的其它形式。这一切既然是法造的,为什么不能在证实法中为大法所用呢?能,但是我们选正的,选好的,选能起正面作用的。我们在选择性的使用,这是从更大处讲。

从小处讲,我们并没有参与政治。人类的好与坏,中国人民选择什么样的制度,那是人的事,我与大法弟子从来都没有说过应该选择什么样的制度、什么样的生活,包括今天很多民主人士提出的民主社会也好,我都没让大法弟子参与。大法弟子只是针对这场迫害在揭露,我们只是在制止这场迫害,不应该吗?你的家人被迫害死了,你不找他评理吗?你找他去评理的时候他就说你参与了政治,是这个道理吗?!不是啊。

从我李洪志传这部大法那天开始,我与学员都没有涉入政治,根本就不闻不问,可是我们大法却对社会有好处,对生活在一切不同的社会制度的民族、国家都是有好处的,不管你是什么制度。只有那个最没有理智、最邪恶、从古到今全世界最愚蠢的家伙才能干出这种蠢事来,迫害最善良的、对社会最有好处的人群,因为它们的眼里只看着权力,对人民有没有好处它们才不管呢。社会上有一点举动,它们马上就想到它们的权力受没受到威胁,活的真累,这个权力维持的真累!因此而行恶,我看这个权力就是应该完蛋了。(鼓掌)

在讲清真相中有一些被造谣宣传所蒙骗的人说你们参与政治,那是受了邪恶的毒害才这样说的。我们会告诉他们,让他们认清,让他们明白过来,否则人就断绝了他以后的路。当然人选择什么是人自己的事。

弟子:请问最近有个别弟子被旧势力以病魔的方式拖走生命,是否能圆满?

师:这个问题我已经讲过多次了,我们很多学员其实也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从修炼上讲,人要想从常人中走出来就得去掉人的一切执著,所以旧势力就钻空子安排了它们的那一切。比如它们安排了某某学员在某时某刻要出现病态,某某学员在某时某刻就得先走。旧势力安排了一些它们选的人進来,这些人的表现也是在修大法,而且有的表现非常的精進,但是实质上它们是旧势力安排進来到时间专门来那么一下的。旧势力本身是要淘汰这些生命,所以叫其干扰大法从而有罪的事,就让它们起这个作用的。当然啦,它们也是挑选的它们要淘汰的生命才这样做的。我的大法弟子中也有在历史中被它们利用、被它们欺骗的,如某某时刻你得这样做你才能圆满,也有这种情况,所以就造成了真真假假的。哪个是来起捣乱作用的,哪个是大法弟子,一时分不清。

但是我什么都不看,不管你是旧势力安排的还是被旧势力欺骗了的大法弟子,看了我的法、当我的弟子就是大法徒,对旧势力的安排一律不承认,我就对其负责。但是这些事的出现真的对大法弟子们造成了一些干扰。这些学员都知道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但是没有办法摆脱,这样的生命我也救。(鼓掌)当然大法弟子被欺骗,那就不用说了,那一定是圆满。但在这期间确实起了相当不好的作用而又不理智的,那就另当别论。

其实多数,在这个时期,包括旧势力安排的也好,还有被欺骗的大法弟子也好,很多做的都是不错的,没有给大法带来更大的损失,而且家人方方面面的表现也都是挺好。

其实在中国大陆被迫害死的,有许多是被它们欺骗的大法弟子,也有的是它们安排的,都是历史上哪个时期自己同意的,所以就不好办。而且在被迫害的这个时候他不清醒,理智不起来,没有想起自己是大法弟子,也想不起师父了,好象这一切就是人对人的迫害了;再加上他历史上旧势力这样安排的,他又不能去否定,大家说这怎么办?所以很多事情不是象想的那么简单,修炼是个很严肃的事情,正法这件事情是非同小可的。

弟子:中领馆利用威胁、利益引诱侨团,利用侨胞的爱国情绪煽动仇恨法轮功,怎么办?

师:讲真相是万能的钥匙。拉拢人都是金钱、利益,都是常人的东西,那都是一时一世的事,而你给予他的是生命永远的事,而世上的生命又都是为这件事情才在世上存在的。不要小看了你们做的事,你真的跟世人讲透真相,那就不一样了。再不行那就是人对未来的选择了。

从我让你们讲清真相一直到今天,这段历史过程虽然不长,但是变化已经非常大。我一开始叫你们讲真相的时候,那时还有许许多多的因素在阻挡。现在也有,但是已经很少了。那么也就是说呢,在讲清真相中干扰的因素越来越少了,能够让世人明白的因素越来越多。以前有些时候讲真相中没有能起到很好的效果,是外来邪恶因素在起干扰作用,现在不同了。慈悲嘛,想办法还是把世人救了吧,让更多的世人明白真相。

大法弟子做的一切事情都是伟大的,而且是很重要的。讲真相中你们讲出的话中、打出的能量,起着震慑与消除邪恶的作用,你们是世上生命留去的关键。你的话如果很纯正,真的一下就打到世人的思想最深处去了,一下就能叫世人明白。

弟子:我们在做卡通真相时,发现有些三维卡通软件背后的因素不好,有的学员用了一段时间后身体感觉不舒服。是不是不要用这些软件?

师:有些东西是不好,其实你们在使用的时候也是在选择那些生命、在救度它们了。内容上有的会善解,有的会淘汰、转换。从另一个角度讲,你的使用就是对其物的慈悲了。有些变异的东西是要归正与淘汰的,就等于是在救一个生命。但是有些东西是非常的不好了,所以要选择使用。

弟子:只是修到这么久,才意识到什么是自己的根本执著,那就是执著于自己。

师:对,说白了就是过去生命的基本因素。过去这方面大家都有,很多人还真的意识不到。随大家的整体提高,这方面已经不那么突出了。

弟子:在过去的证实大法中,虽然做了证实大法的事,但现在看来是站在私的、证实自己的基点上。我们的问题是,为什么意识到这一点会这么晚?

师:证实法也是修炼,修炼的过程就是不断的认识自己的不足从而去掉不足的过程,只是许多最根本的执著认识的越早越好。认识到了本身就是提高。能够去掉它,或者克服它、消弱它,最后完全去掉,这个过程就是在不断的提高,也是生命的根本转变。

弟子:我是澳洲一个地区的负责人。我学法不够精進,对名利执著,受到干扰,我感到内疚,害怕对大法带来负面影响。作为一个正法弟子我要提高。请问师尊,我们地区是否应该选一位学法学的更好的弟子为负责人?

师:能够认识到就是一个很大的進步。修炼就是这样,你在不断认识到自己的不足的时候你就在提高了;但是怎么样去坚定自己,才是走好以后的路最重要的。

顺便我也说一个问题。在中国大陆,没有发生迫害之前,确实有许多学员学法是抱着各种心态学练功的。看着别人学我就学,能治病那咱也就练。基本上没有用心学法,更谈不上对修炼的严肃认识,看不到人的正念。长时间,甚至拖了几年都是这样的。很多学员就看别人,噢,他练好了我就练,他病没好我也不练了。更可怕的就是,有许多人看负责人的;负责人怎么样他就怎么样,负责人好他就好,负责人做不好他就跟着学。修炼中我是叫每个大法弟子都独自走好自己的路,建立各自的威德,使自己真正走向圆满,成为一个主掌各自天地的王。怎么能不自己走路、不自己学好法、不树立自己的正念呢?

其实我选负责人可不是挑选谁最高的。我看众生是一样的,我对众生没有什么你比他强啊、他比她强,我就看这个人有没做集体工作的经验与热心。我就这么一点想法,我没有认为这个人能修的好、比别人强,才叫其做负责人的这种想法。一个常人开始修炼一直到圆满,这个过程修的怎样、能否圆满,都是要看修炼者自己能不能行。

其实有很多一般的大法弟子,默默无闻的,修的相当好。有的基础打的非常好,有的根基非常好,有的方方面面都非常好,但是你要叫他做一些事务性的工作,他不一定做的来,所以我就选能够张罗一些事、能够做一些事、愿意为大家付出的学员来做负责人的。以前我也多次谈到过这些事,但是有些大法弟子的负责人表现的确实是非常好的,有些就表现的差一些。在这场迫害一开始,就有负责人因为长期不学法,向邪恶妥协了,起到了很不好的作用。那么一些本来就看别人怎么做自己就怎么做的学员,特别是看到负责人这样了,就觉的,呀,他怎么不行了?他不修了那我也不修了。我就是要去掉学员的这些心哪。我让学员修出自己的正念来,我不是让你修炼的目地是为了帮哪个站长、负责人、哪个会长修,每个人都得修自己。

在这场迫害中,很多这样的学员成熟了、清醒了,都能理智起来了。经过这么深痛的教训才明白过来!其实过去我都多次讲过,他们就是不重视修自己。修炼是没有榜样的,不能看着别人怎么修,也不能眼睛盯着别人。你好我就好,你不好我也算了,连点主见都没有,你说这样的学员我带着你怎么修?是你在修吗?思想上总是似是而非的,讲话也言不由衷。修炼是不能够看别人的,只能自己踏踏实实的修。怎么修?就是多学法,不能看别人。看神当然行,可是神他不在这修,所以在这修的都是人,只有有这个人体才能修出去。只要没去掉世人的一切,你就是个修炼人。只有表面的一切最后变化完了,那你才彻底脱离人。可是修的过程中自己的意识要明白,修去自己的不足,抑制自己的不好,清理自己的不好,得有不断的向上攀登的意识,这就是修。

弟子:师父在美术创作讲法后,有弟子跑去学画画基本功,是否会影响讲真相?

师:那会影响的。我告诉大家,绘画的基本功可不是一两年能练出来的,有很多都是从小开始练的,要经过很长时间。那些很有造就的,都是十几年、几十年的磨练才成功的。你说我现在要画画,画一幅作品,那可不能给你拿出展览去,(众笑)因为我讲的主要是针对有画画基本功的、有这方面专业的那些大法弟子,就是在这方面有专业造就的,我是针对他们,叫他们改变被现代意识影响了的观念,叫他们拿出正的东西来给人类。这些现来可不行,因为这不是一时能做到的,而且我还要他们拿出水平呢。不管你是雕塑也好、画画也好,把基本功练好了,这还是一个最基本的问题。所有画家碰到的最大问题就是创作,那是难度相当大的。刻画人物的心理、神态啊,翩翩如生的,这些还不是有了基本功就能够做的到的。正统美术,那是神传给人的一大技能啊。

弟子:如何帮助更多的学员走出来,共同做好正法工作?

师:就象你们讲清真相那样用心吧。

弟子:三魂七魄是什么?与修炼的关系?

师:这是人的东西了,我现在还是先别讲。当然我在个别情况下小面积的也讲过一些人类的事,对人类没什么影响。下一步是人类的事时,我要讲三界内的事,包括人的真实历史,三界的存在目地,民族的根与人种和人的来源,人体的真实构成因素,世上的一切为什么存在。

我给你们讲的主元神、副元神,这是讲大法谈到的,真正讲人类三界之内的法,我还没给你们讲过,所以这都是将来要讲的。正法与法正人间两步做嘛,未来那一步就是做人这儿,全面讲三界、人类、星体与地球、生命与人体的关系、人类社会发展的每一步的目地,那是人类的真实历史,神造人等等。所有人类的事都要讲,人不信的一切也都将展现。

弟子:旧法理与新法理有重叠的部份吗?

师:差异很大,根本问题是不重叠的。过去的基点是为私的,而大法造就的一切是不执我的。有一些具体问题是同样认识的。善与恶的具体表现基本上是一样的,但是很多东西都发生了一些变化,生命将来是越美好了。

弟子:我们学员办的报纸可否卖?

师:那当然可以啊,如果你们办的报纸看的人很多,先试着卖一部份看看。其实你们办的报纸已经真的是世界第一大华人报纸的架子啦,(鼓掌)在美国很小的城市里都有,我在很小的地方都看到了,那是其它中文报纸根本就覆盖不了的,也去不了的。你们也一定会使它越办越好,条件具备了可以越来越走向良性循环。

弟子:广播电台作为一个讲真相的媒体方式,如何能够更好的配合正法的形势,讲真相中起到更好的作用?

师:那和大法弟子办的其它媒体是一样的,互相借鉴借鉴,取长补短,都能做好。最起码在新闻与许多资源都是共享的,这个条件是其它媒体都不具备的。可以做做看。为了讲真相揭露邪恶的迫害、救度更多的众生,怎么能够使这个广播电台叫更多的人、甚至于大陆的中国人知道,那才好。

弟子:我先生不修,参加过很多法会,也为大法做过一些事情,但是做了坏事。曾经想改,但是有一种力量让他十分痛苦,不能在家里停留,我们离了婚。这样的人还有救吗?

师:在这场迫害当中,我告诉大家,严格的说,中国人有很多都对大法犯罪了,所以在讲清真相中你们要不救他们,他们真的就没有救了。你们在讲真相中不是在给他们机会吗?还在救度他们吗?当然其中有许多当初是你们的亲人哪,做做看。真的不行了再说,那就另当别论了,那也不用问我,你就知道他可救不可救了。

弟子:在编写电影剧本时,是直接写真相剧本,还是以常人的方式掺進去一些讲真相的内容,哪种方式好?

师:那就是角度不同,都可以。但不管以哪种形式写,你是大法弟子,知道怎样证实大法,能够把握好,所以我就说怎么写都行。

弟子:在电视台教授现代科学是否合适?

师:告诉大家,师父谈到科学这个问题的时候,实际我并不是否定它,它是宇宙中的一种造化。其实经过漫长岁月生命造就出来的东西,我都是珍惜的,只要它对宇宙不是破坏性的,是繁荣宇宙的。生命的过程不是单一的。我只是说科学是不适合于人类的,现在不是显露出来它的弊端了吗?

大家看到了,人被科学带动的越来越不信神,可是人却是神造的,不但是神造的,造就人的目地是为了在正法的同时使高层来的生命得度,而且人类也将成为未来宇宙的一个真正的不可少的层次,从而与宇宙整体发生着连系。这么巨大的作用,这么巨大的背景,而科学这个东西却在毁坏着人的基本正念。

在生命大面积使用科学的时候,它确实在宇宙中起到了非常不好的作用。宇宙是一个循环体,一切物质因素它是循环的。有罪的生命被销毁的过程中也要消去它的罪,销毁、销毁、再销毁,焚毁到绝对无生命的死亡物质的时候,会逐渐的又层层提升、利用。宇宙是一个循环体,如果物质是变异的就不好办。变异后的物质因为被低层生命吸收了,高层生命又不能到低层来解决;低层生命解决不了的物质再利用后,循环中再升华,物质开始时的变异再升华后,上一层生命也无法完全解决。升华中每一层都不能完全解决,而且众多的物质发生这种情况,就会使大面积宇宙发生变异。

大家知道,我们现在的钢铁啊,有许多都是多金属合成的,这些重新回炉再熔炼的时候,已经无法使金属变纯了,而且什么技术都不能使它完全分离。大家知道土壤一旦施用化肥之后,如果你再不使用化肥的时候,什么也种不了了,它根本就不长了。使用化肥后的种子,它一代一代都必须使化肥,变异后的种子不使用化肥它本身也不行了。而化肥,大家知道,它是一种合成的化学的东西所构成。

物质循环有很多形式,说一个最简单的物质循环方式:植物、动物和人体的物质都是粒子组成的,粒子与粒子之间是有间隙的,放大后看间隙都非常大,而这些间隙中会散发气味出来,而这些气味本身实际上在更微观中看也是由颗粒组成的场,所以一切动、植物都在散发着微观物质。这些东西不断的被上一层所利用,而构成世人与生物所需的水、空气、物质、各种因素由于一开始的污染也都发生了变异,那上一层空间所利用的就是从根本上变异了的。

我跟大家讲过,在外星人科学技术的作用下,人有一层身体在一层人体的粒子层中已经完全是外星人操纵了,完全是由外星的因素构成的,里面包括数字、机械结构、电子元件等东西构成的,这些东西也都在不断的起着变异的作用。科学带来的大面积的现代工业使宇宙的很多低层空间都受着影响。我在正法中发现相当大的一个宇宙层次都被这些东西给污染了,而这种变异的东西呢,在正法中起着相当大的抵触作用。

大家想想,这些变异的而又升到那么微观了的东西,如果神吸收了,是不是神都会发生变异?神的世界都会发生变异?而实际上已经出现这种情况,大家想想,可不可怕?所以我说这些东西不适合于人类,只能在一个适合的极小范围之内生命有序的利用。

我告诉大家,现在空气的污染成度谁也不能使它再恢复到以前历史的那个纯度了。不用多说,与一千年前的空气都没法比了。人也是变异的了,也适应了。水的污染,任何办法都不能使水纯净到最纯净的成度了,因为水也是循环的。

我过去跟你们讲过,水就是水,而海水是又一种物质,和淡水不是同一种物质。海水里可以提炼出淡水来,那和石头能提炼出金属来是一回事,它是提炼出来的。淡水通常流向低处,再低处就是海洋了嘛,它比陆地肯定是低的,所以它要流到海洋里去。可是流到海洋里去之后,那个淡水它是不散的。水的粒子小于海水中的物质粒子,所以水会穿过那些粒子流走,它就象人的经络一样,然后它又循环回去,所以有的河流为什么经久不息的几万年、几十万年那么流。有人说河水是靠地下水在流,靠冰水的溶化。大家看到了,那河怎么那么大呢?几万年“哗哗”的淌,象长江,象美国的那几大河,那么大的河流,有多少水啊流不完?说是什么冰山上的水,有些河根本就没在冰山上发源。其实水是循环的,它流走之后它在循环过程中也是净化的过程,再净化回来。可是它污染太严重了,而污染它的不是人类的正常物质因素,污染它的是外星人弄来的现代科学的工业,那就净化不到那个纯度了,所以说变异后什么也不能使它净化了。

有人在江上拦一条坝,在河上拦一个坝,发电,改变人类的用电,解决能源问题。其实他就拦腰把那个河斩开一样,象人、一个生命一样,因为河它也是生命啊,任何一个物体不都有生命吗?说人要拦腰给他断开,他会啥样了?因为那河流它太大,它的时间和人的时间不一样,你看不到它马上的变化,但是它在死亡,它在慢慢的死亡。它的死亡过程比人要长,要几十年的,或者上百年。不是提出要改造山河、改造自然吗?改造自然就是破坏自然,改造山河就是破坏山河。神造的一切都是有序的,神的眼里看天地与人不一样,对一切的均衡安排的非常好。人只能善利用,不能够破坏。人类的很多自然灾害是在科学的实质性破坏下造成的。人类为了使科学得到所谓发展带来的无度的能源资源的开发,一切东西都在被破坏中。

大家知道,上一个世纪欧洲与美国的工业很发达,尤其钢铁工业与化学工业,当时造成的污染很严重。但是欧洲人与美国人及时的觉醒了,加强了对自然生态的保护,过了几十年时间之后环境真的变好了,所以你看那个美国的河水很清啊,湖水都没有污染了。人的清醒真的起到这样的作用,但是要想达到以前的纯度是很难了。就说科学给人类带来的害处,现在科学家不是也都意识到了吗?但这也只是人们眼睛能意识到、觉察到的而已。

你们知道吗?科学在微观领域的发展更可怕。它在更微观粒子的研究中,让更微观的粒子发生裂变,造成的微观粒子的连锁性裂变不止,不间断的爆炸分裂。科学家现在也知道害怕了,如果连续的这样爆炸下去,也用不了太长时间,整个的地球就会被解体没有了。现在那些干了这种事的科学家们谁也制止不了这种爆炸,现在就在这样连续的裂变着、解体着。中国人织毛衣都知道,现在就在不断的拆,一环一环的。科学给人类带来的还不止这些,可不可怕?

人类觉的电脑很好,电脑用起来很方便哪,我不是反对电脑,我也不是反对科学,我是说不适合于人类。其它的生命,局限在一个范围去用,因为它是宇宙的一个造化。目前有些人思想笨的离开电脑就不会算术了,离开电脑都不会思考问题了,就看电脑储存。你跟他讲道理他不听:我看电脑说什么。你跟他讲怎么回事,他不听。人类已经在紧紧的依靠它了,离它不行了。而且呢,它发出的指令,它说什么就是什么,使用的人都得听电脑的。有些人也真听电脑的。电脑是不是在控制人了?如果电脑再進一步发展下去,人的依赖性、电脑的指令性更强,人真的就会被电脑控制。如果造出的机器人很完备,象人体一样,那个机器人也会造机器人的时候,人类就毁灭了,因为它会不断的造出机器人来淘汰人。听起来可怕,如果不是正法抑制了人类科学的无限度发展,今天已经如此了。现在看到许多政府工作人员处理一个人的事的时候,他不听人讲,电脑说什么就是什么。就到这种成度,可怕不可怕?他听电脑的,人就得听电脑的,电脑储存的资料啊,理由是那应该是准确的啊。可是人是复杂的、活动的、变化的,他的思维也是在变化中的,人也是在善与恶、好与坏的不稳定变化中的,人世间的事情也都是不稳定的,而且人并不是一个结论就能概括的不动的物质。这是科学给人类带来的弊端。

当然啦,现在大家学的都是这个,那你不教这个教啥?那就这样了。现在这个历史时期你就这样做,也不算错,因为怎么样归正一切那是未来的事情。

弟子:一些菲律宾人希望把《转法轮》译成菲律宾语,如果有人正在翻读,但未成为修炼者,他可以帮助翻译吗?

师:帮助翻译可以,但是大法弟子要起主导作用,因为常人是理解不了法的,这一点是一定的,你们可千万要注意。

弟子:我们一直在努力给常人讲真相,讲清为什么对大法迫害是历史上最邪恶的,我们讲这是全世界性的迫害,对人性、对善良、良知的迫害,而非仅仅是杀害人的肉体生命。能否请师父進一步开示?

师:是这样,它们破坏的是人类道德败坏后仅剩的最后一点良知,还不止这些。如果这部法不能救了人,那人类就再也没有希望了。

弟子:讲清真相是解决一切问题的关键,要全面而又深入的讲,所以打算建立法轮功学员遭受群体灭绝迫害纪实馆,让政府官员、在中国的投资家、学生、媒体都能够深入了解真相,从而广泛救度众生。

师:这个想法很好,那里有大法弟子被迫害和证实法的实物展览,作为救度众生、讲真相的一个场所。

弟子:慈悲是去掉情而产生的,那么威德是怎样修出来的?

师:你走好正法的这条路,修炼中你能够闯过你自己的束缚,能够放下你的执著,能够在正念中救度众生,你能够正念对待你所面临的一切,这就是威德。(鼓掌)

弟子:我在正法过程中开始时做的挺好,但是后来我却没有做好,正念没了。

师:那就做好吧。你们生活在常人社会中,常人社会的各种现实的诱惑,对修炼中没去掉的执著心都是一个牵扯,把握不好的时候是会出问题。认识到了就从新做好吧。

弟子:讲真相时有些人问,大法弟子为什么去承受那么大的折磨而不妥协。要在常人层次上回答这个问题不容易,我们应该怎样更好的回答这个问题?

师:你反问他,为什么基督徒在历史上被迫害了三百多年也没有改变他们的信仰?其实对于常人回答这个问题不是很主要。中国在历史上不是有很多宁死不屈的人吗?其实是现代人道德观念不行了,对于做人的根本都不理解了。中国有许多古人为了他的一句诺言可以失去生命而不改变,为什么今天的人这么难理解呢?是因为今天的人变异了。你们可以举一些例子从各个角度去讲,是可以讲的。

弟子:有些海外的华人,基本上了解了国内迫害真相的,也表示了同情和对邪恶的谴责,但是他们不信大法,不信师父是度人的,反而说一些不敬师父的话。

师:那你就不要跟他去讲师父是度人的,你就讲迫害就完了,别讲那么高啊。如果有人问到了,他也能理解,那你才可以对他讲,也不要讲高了。

人是理解不了修炼人的,三言两语也是说不清的,所以就会适得其反。不要讲高了。你想把你在修炼中认识到的法理一古脑的都讲给他,你就把他吓住了。你是经过了那么多年的修炼才认识到这一步的,你想让他顷刻之间达到你这么高?怎么可能呢?你都是一步一步修上来的,何况他只是个常人在听真相,而且是被毒害的人呢?所以千万不要操之过急。

弟子:我们明慧学校有一个西人中文成人班,教材想用《转法轮》教中文,不知道合不合适,因为不能解释。谢谢师尊。

师:可以教《法轮功》,初期可以教《法轮功》。我以前讲过怎么讲的问题。可以用你的认识去讲,你说这是我的认识,或者说我目前就认识这么多,他还有很多和更高的内涵,我讲的也不是绝对的。你可以把这些话讲出来,告诉学生。

其实有很多人学《法轮功(修订本)》,你不用去解释的。你念给他他就明白了,因为法在起着作用。如果有的个别的在名词本身不懂,你去解释那个名词,也要加上“这是现代语法的认识,而大法中还有其他的内涵”,这样讲就没有问题。至于说认字,那就汉字本身解释好了。

弟子:如何使小孩更好的参与讲真相?下一步得法的人是在法正人间时还是在法正人间之后呢?

师:下一步得法的人现在已经开始上来了。他其实是下一步法正人间的时候的事情,但是现在已经开始在上了,因为太接近了,大法弟子在讲清真相中起的作用非常好的时候,就会有未来的修炼人上来。小孩讲真相可以根据条件做,不要象大人一样要求。

弟子:一些弟子悟到,在经济领域中讲清真相也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当前的邪恶……

师:是啊,这个事情我早就在想着。世上的人,有许多大公司的老板,我告诉大家,他前世发了愿要赚钱给大法用的。他们现在迷失了,他们不但没给大法用,还用到邪恶那里去了。

这一次旧势力不让这些人上来得法,因为它们觉的,你们有了太多的钱了,那这场迫害也就不存在了,几个大财阀背后支持你们,那中国那儿的邪恶还邪恶的了吗?它不叫中国人知道真相,你们造几个卫星发上去,成天对着中国放。旧势力的阻挡确实毁了一些人,而且有些人罪业很大了。

这些事可以做,力所能及吧,有的时候找他们还不太容易。

弟子:在整体的协调、圆容上有异议,是否凡事先找自己的原因?

师:有争议时就想想自己有没有执著。大家都抱着正念,协调上一定非常溶洽,什么事都会很快解决。争议中争持不下的时候要想到看看自己。有学员以为都是为了大法的事才争议的嘛,以此掩盖了自己的执著。做大法事的时候,你的争强心、你的自我表现心、你对自己的感情看重、你的威信受到冲击了等人心,也会掺在其中。

弟子:对于从来没有听说过法轮功的人,有没有必要提到中国的迫害?

师:当然要提啊,因为他早晚要听说的。

弟子:师父您说过,当我们配合的好,一起做事时是很有力的。如果大法弟子的整体还没有体现出我们的凝聚聚合力,这样说对不对?

师:大法的整体还没有凝聚力?这个不对,这个说法不对。其实呢,法是谁也破坏不了的,众生啊,除了我自己知道我的法,任何生命、任何神都不知道。当初几个神看到过那部法的极少的一部份的形式外,整个宇宙没有其他生命真正知道大法的真实体现。你们看到的法轮,那是功的一面的体现,而真正定着法的法轮,除我之外,任何生命都不能看到的,威力无穷的。(鼓掌)

这部法在新宇宙中遍布一切,一切中都渗透着真、善、忍。对于大法弟子配合的如何,是对大法认识与个人修炼的事。法是完整的,谁也摸不着、看不到的,任何生命也动不了的。我带着大法与造就的一切迅猛的向前推進着,向整个宇宙、向最微观、向最大的神、向一切中推進,也向最表面与最下层和世间不断的推進,谁也挡不住,势不可挡。(鼓掌)极其迅猛的在做着宇宙中的一切。

弟子:弟子有罪,但我很想将功补过,可以吗?

师:可以。

弟子:广州大法弟子、长春、北京、湖北、天津、澳大利亚、江苏、浙江、杭州、山东、烟台、邢台、邯郸、吉林市、广东湛江、兰州、英国学员、多伦多全体大法弟子、全体明慧小弟子、堪萨斯,江西萍乡、上海、开安、日本大法弟子,新汉布什尔州的弟子、辽宁凤城大法弟子、广西、苏格兰全体大法弟子、新疆石河子、北美大法弟子、宜昌大法弟子、加拿大温哥华大法弟子、潍坊、牡丹江、峨眉山大法弟子、衡阳全体大法弟子、山西、俄罗斯大法弟子,向师尊问好。

师:谢谢大家。(鼓掌)

弟子:近来我们活动中经常采访常人与各党派,因为他们表现支持大法,这样做会让很多人认为我们有政治倾向。

师:我想,无论哪个政党支持都没有问题,因为他们首先都是人,是要被救度的众生,不要担心不良用心的人说什么。大法针对人心,不针对团体,谁支持大法都可以,谁对法起正面作用都好,那就是他们在选择未来。(鼓掌)但是我们没有政治目地,我们也不看团体本身,只看人心。

弟子:在打电话过程中,大陆有个别的老学员好象对迫害有些害怕,还不想说话,或者转话题。还有一位老学员,来了美国,由于执著于名利,近来表现不修的样子,经常主动的和常人在一起,甚少参加大法的活动。请问师父,他们还能修吗?

师:修不修的看他们自己吧,都是人自己说了算,人想修就修,不修就不修了,你们只能劝善。我把这法告诉他了,修炼中我也可以救度他,但是他想不想得救,那就是人自己说了算,我从来不会强制任何人,大法弟子也不会强制任何人。我做这件事情完全出于慈悲,完全是为众生好。

我今天我本来是不想讲这么长时间,还是讲了这么长时间。(长时间鼓掌)其实有很多话呢,我也不需要去细讲。大法弟子都比较成熟了,很多事情都明白了。我有的时候看到你们写的那些文章,我真的佩服,我也感到为你们骄傲。我觉的这些大法弟子真的成熟了,我讲的法你们真的能理解而且真能理解很深,这是在正念中从法理上的理解。当前讲清真相中有许多大法弟子做的是真好,而且做的很扎实,默默的做着,正念坚定理智、不畏苦。大法弟子未来的一切,都是在你们做的三件事中产生,特别是讲真相。我看到你们所做的一切,我就在想,真了不起,真的成熟了,真的成熟了。

我现在不说话、少说话,是有目地的。叫你们真正在证实法中走出自己的路,正悟自己的一切与威德。其实我今天讲的最主要的事就是救众生的问题,就是围绕这个问题在谈,想叫大家更明确。很多事情你们都知道怎么去做了,我再讲的太具体,就剥夺了你们自己创造未来的机会了,你们自己走自己路的机会,所以很多时候我就不想多讲,我就在默默的看着你们。我也知道你们真的是越来越成熟了。

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也是一样,迫害中变的越来越坚强、理智、清醒,这一点是最主要的──清醒,知道怎么去做了,不但知道怎么去做了,而且有很多事做的很好。真修弟子都得证实法,非常多的弟子一直做的很好。报道出来的也都是被迫害比较突出的。其实有很多做的非常好的,他自己也不说,默默的在做,有很多了不起的事。很多大法弟子做的很了不起,将来大家也都会知道。

看到这些,我真的感到很欣慰,(鼓掌)我觉的我的大法弟子没叫我失望。我以前我会讲,我说我没有白做,我不能这样说了,因为这不止是个没有白做的问题,我觉的大法弟子真的在锻炼中成熟着,真的在证实法,真的在走向神的最后的路上了。

(热烈鼓掌)

打印版

注:打印时如果出现"表头" 和"表尾",可以在打印设定选择项中取消表头(Headers)和表尾(Footers)选项。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