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

音乐创作会讲法

李洪志

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一日于美国华盛顿特区



多数大法弟子都在利用着各自的特长与所学在证实着大法,在修炼中走着自己的路。常人社会的各个阶层与不同的职业都能成为修炼的环境,在被迫害中也都能讲清真相、救度被中共邪党领上邪路的众生。在邪恶的压力下能正念正行,这就是证实法、证实自己。有文艺特长的也可以走出一条证实法的路来。今天有一些一直没走出来的学员来参加法会,这很好。当然在形势的压力下会有掉队的,能认识到、从新做好,才是对自己负责。

好些学员没有经过“文化大革命”那场浩劫,因为那个时期年龄还小,所以在目前这场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中,面对严酷与邪恶形势的压力,在心里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没经过这样的事嘛,突然间压下来这样的迫害形势,对人的心理冲击是很大。这种利用一切政府功能的造假、诽谤、诬陷,动用一切中共邪党的专政工具与宣传工具镇压迫害,没有经过这种事的新学员与学法不精進的学员,当时是有不知如何是好的,甚至有的干脆就消极起来了,也有完全沉迷于常人之中了的。因为学大法的人数众多,所以这样的学员当时也是不少。但是对于多数大法弟子来讲,学法中都已经在生命中扎下大法的根了,真的要叫其离开大法,我想对一个得了法的生命来讲,那种感受是生命的绝望与前途的无望,真是离不开大法的。对于消极的学员来讲,实际上也是一时糊涂,当然也有特别糊涂的,(笑)但不管怎么样吧,大家能够认识到、走回来就好。不管怎么样,这场迫害还没有结束,还有机会能够继续回到修炼中来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这也就算是修炼中没过好的关吧,那你们就走好以后的路。以前没做好心里也别有压力,其实都是以前不重视学法,又由于是在常人中修炼,在这种形势下,怕心就会使你跟不上大法弟子的修炼形势,时间一长一定会在法的认识上有差距。但不要紧的,学法中慢慢都可以跟上来。作为其他学员来讲,这样的学员要帮助,要给予理解,只要在大法弟子中,大家都要配合好。

大法弟子的修炼中就是有救度众生与证实法的要求,从被迫害以来大家总体上做的都很好,每个人都利用着自己的特长、不同的技能及所学来证实着大法,这其中包括用文化方式。当然文艺方面要有一个好的效果就必须搞好音乐、舞台艺术的创作。是啊,说到音乐、舞台艺术,就必须有这方面特长的学员,挖掘挖掘,其实人才还是有的。下面我就谈一谈创作问题。

音乐与舞台艺术创作要搞好,真的需要大家想想办法。把舞台演出这种形式,包括电视中的文艺节目水平提高上来,这得大家共同努力了。从目前的情况看,在中国大陆以外的学员中这方面的人才是很有限的。在中国大陆学员中什么人才都有,组织多少个演出团都没有问题,但是在中国大陆以外就比较困难。这就要大家想想办法。我还有一个想法,就是大家看到了,新唐人电视台的节目越来越走上正轨,很多方面都还需要提高,在音乐、文艺节目这方面还是不丰富,不要叫观众觉的电视节目单调。那么大家就得想些办法,怎么能使电视节目更吸引观众。为了更好的讲清真相,得有很多人来看,得符合众多的民众口味,才能够达到更有效的讲清真相的效果,所以大家得想办法协调好。就是你们这些人,怎么样能够更好的发挥最大的作用,使你们每次的演出也好啊,使你们电视的节目也好啊,都能够更充实、水平更高,咱们就坐在这儿讨论讨论,研究研究。谁有什么好想法提出来,咱们共同琢磨琢磨,看看怎么解决。

现在存在的困难比较多。一个是资金问题,一个是人才少的问题,特别是专业人才少。这些都是最根本的困难,也是最大的难度。但是我想毕竟大家是大法弟子嘛,为了证实法救度众生,只要大家努力的做了,能做到什么成度就做到什么成度,既然条件有限,我想那就使现有的条件怎么样发挥的更好。

我还有一个想法,能不能今年电视台搞一台新年晚会?因为新年时在北美及世界各地的华人电视节目没有新年的气氛,特别是大陆电视台新年时的晚会,很多人都叫“遭殃电视台”,生硬的中共邪党文化,千篇一律的套路,可笑的歌颂中共邪党的所谓“伟光正”,几十年一贯制的编造“大好形势”,都是在生硬的欺骗中国人。这次你们搞一台没有中共邪党文化、没有低级下流的搞笑、真正人的文化节目好不好?最起码叫新唐人电视台的基本观众能够看的更满意一些,这对电视台的节目效果会更好。现有的人才虽然少,但是不是没有能力,其实大家搞的文艺活动我看有些搞的很不错。目前最缺乏的就是音乐创作与配器人员,一些文艺活动中音乐伴奏都是很单调的。实际上这方面还是有人的,就是怎么样能够使有这方面特长的大法弟子加入進来发挥他们的作用。

主要就是这些问题,大家在一起琢磨琢磨、研究研究。其实这些具体事情都应该是你们自己做的。这些真的太具体了,具体事我平时是不说的。大法弟子一开会总想叫师父来说两句,而且这一次是关系到在文艺方面走出一条修炼与救度众生、证实大法的路来,为了叫大家更清楚你们在证实法中所做的事情的重要,那我就说两句。其实最近一段时间你们已经搞的很不错了,但是还是要更广泛一些。大家能协调的更好,使的力量更充实一些,创作出的作品方方面面的内容都能够再提高一些。就是这么个想法。我来之前这会你们已经开了一会儿了,那就接着开。(笑)

弟子:师父,能不能请示一个事?

师:你说。

弟子:我有个老朋友拉二胡、弹钢琴、作曲。我非常了解他,他不喜欢国内那种环境。我想把他邀请出来,脱离那个环境后我先给他讲清真相。

师:你说的想法其实我早就想过。中国大陆学员组织多少个演出团都有条件,组织很大型的都没有问题,甚至庞大的交响乐队都没有问题的,但是海外的条件还不具备。想法总是想法,邀请是不是切实还要考虑好。而且来后能够起到什么作用也得切实一些。对法轮功是什么态度,在真相面前当然不是问题。只能说试试看。

弟子:我想我们缺乏作曲的力量?

师:作曲啊,其实在座的也有不少,可能还有没来的。现在作曲我看倒不是大问题,配器才是问题。

弟子:常人中有很多优秀的配器人才,可以邀请他们帮着作吗?

师:这是个想法,可以试试看。

弟子:我今天面对师父非常惭愧。昨天在法会上泪如雨下,因为自己以前是专业搞作曲和配器的,被迫害后一直没走出来,一直修的不坚定,一直放不掉自己原来的东西。请师父原谅,我从现在开始参与進来,从今天开始我会真的走出来。(鼓掌)大唐音乐会我有个想法,在英国专门有研究古唐乐的,打出来一些唐乐的谱。我想古代的部份可以根据古唐乐制成谱子。

师:我为什么老是谈唐代文化啊?这个唐代文化是真正的人类文化,而且是顶峰,无论从工艺水平到人的文化都是最高的顶峰。从唐代以后啊就开始回落了。当然大家看到明清时代有些东西也是不错,其实已经走入了一种迂腐的状态中去了,文人、工匠都在细小中下功夫,心眼儿已经变的很小了,过于细了,没有了唐时的那种工艺精细而又大气的表现了。但是无论什么时代,在文艺创作中都可以借鉴,但是要结合大法自己给人类带来的文化特点,走出一条大法弟子开创的正路来给予人类,不是完全照搬大唐的。借鉴唐代及各朝古人的文化,音乐上可以以古代的意境、韵味为基调,以中原民族特点发挥创作。

弟子:师父好!我在配乐中常常有一个疑惑,比如说小孩子的音乐,常有一点喜感。我曾经作过两首比较有爵士味道的,是不是这样不太好?

师:现代音乐也好,古代音乐也好,就是以大法弟子的认识走出一条自己的路来。为什么我这样说呢?因为世上的任何人,再有能力、再有天份,你让他走出一条纯净的路来他是做不到的。只有高超的技巧、技能是不行的。大法弟子已经是在个人修炼中、在证实法中净化的很纯净了,思想境界、看问题的方式都不一样了,所以你们能够做到这一点,能够真正的把所谓的现代人规范到真正人的路上来,所以你们能够起到这样的作用,也能够给人类打下这样的基础。我讲了,你们办的电视台,你们办的报纸、电台也好啊,很多方面看上去确有很多困难,困难慢慢都会解决。关键给予人类一种好的文化才是最主要的。你们将会看到方方面面大法弟子所做的事未来的人都要效仿的,都将成为未来人类的主体文化。所以你们今天能不能拿出好东西来才是关键,这些基本的东西能定下来,未来人就会照着学,所以你们做的是什么、你们拿出什么东西来至关重要。常人的、古代的、现代的,需要的话都可以借鉴,但是你们一定要创作正的东西,为人负责。(笑)轻松点,不是非要你们极难的作什么,其实你们正常时作出来的东西就与常人不一样,再加上你们的技能就会不一般。

我刚才讲了,你说唐乐也好,你说现在音乐也好,结合这些东西的优点你们作出自己的东西来,保证与常人那些东西不一样,因为你们的境界、内涵,会使创作出来的音乐内涵不一样。可是有一点,你们怎么样能够使音乐的基调本身也更好,能做好那就是完全在走一条很好的路。

弟子:师父,我是受西洋音乐教育的,现在常常接触中国音乐。中西合并,您对这方面有什么看法?

师:这本身没有问题,都可以借鉴,关键是要走出一条路来。比如说配器这个问题,音乐配器在中国古代是不太讲究的,那个时候基本上就是属于合奏的一种形式,也顶多是分段的不同的乐器领奏、独奏的那么一种形式,是不讲配器合成的。现在讲的这个音乐配器,实际上就是从西洋音乐文化传入的,根本上也是神传给人的,这也是这次人类文明中最好的东西之一,这些东西对于人类来讲是有好处的。

弟子:师父,中国的古典音乐跟西方的古典音乐差别非常大。它在天上的差别是怎样的?

师:文艺复兴之前西方的乐器种类与音乐本身是很简单的。文艺复兴之后西方音乐也渐渐走上了顶峰,人类的文化艺术一下来了个巨大的飞跃。这时与原来人类的文化艺术差别就非常大了。说到天上的音乐,当然种类很多,都是不同生命状态特点形成的。目前西方音乐无论是配器与乐器的使用和乐器性能的本身掌握,使其整个音乐理论形成了一个综合音乐系统,比起人类原有的音乐已经是一个复杂而又难度大的学科。在人这看西方音乐已经是很完整的一套系统,这是近代神有目地传给人的。东方音乐是神在整个人类历史文化奠定中不断的传给人的一种正常文化,它不只是东西方两种文化上的差异,它也是不同的宇宙体系中传下来的东西,而在其它的非常繁多的宇宙体系当中,它们都有自己独特的东西,而且是非常系统的,非常神圣的、神奇的。这只是神传给人、用人的方式表现的东西。就包括舞台艺术与绘画,人只知道有油画,有中国画,其实这只是不同体系的神传给不同体系最低层生命的文化特点。就是说,黄种人对映着天体体系中不同层次的神直至最高的神,这体系中有其自己特点的状态。白人也是一样,他们有他们对映的宇宙体系。这些体系中都带有某宇宙中不同生命的特点、生存方式,到了世上就是不同种族的文化特点,因此乐器、音乐的特点、风格都不同。但是目前西方近代音乐体系,包括乐器,也不是白人神天国世界原有的,是遥远生命体系中的东西,只是传给了西方社会,也是为法而来的。长久以来为了正法而造就的人类文化对于人这层生命来讲已经极其的丰富了。

弟子:师父好!我是主修爵士乐的学生,(众笑)所以有的时候我在想我能不能做这个了?

师:我是这样想的,就目前而言只是大法弟子在证实法中修炼的阶段,不是法正人间,那么大家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必须得吃饭,也就必须得工作。有些工作不是太适合,那怎么办哪?就是说,你可以在常人社会中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的社会状态去做你的工作。人类社会的很多东西其实都不好了,但是人类社会已经是这样了,世人也接受了这一切,就是那样的社会了。没有法正人间之前,人类就是这样的状态,现在不管。工作可以照样做,但是你们修炼中必须明白哪些是正的、哪些是不正的。你说我是学这些东西的,最起码你在乐理知识上、你在音乐本身的造诣上是有所得的,知识你是掌握了。那么在掌握音乐基础的同时,为了生活可以从事所学的工作,但是要尽量做好就可以了,同时也可以创作正统的传统的东西啊,有条件也可以去接触其它正统音乐啊,可以选学一些自己认为正的东西呀,这是可以做到的。其实你学什么,音符的表现上它只是一个风格问题,乐理知识的掌握上那是一样的。

弟子:音乐组成立以来,从配器到创作,我一直有个非常大的障碍,自己作出的东西或者是帮别人配器,水准有一段差距。可是大家好象都已经尽了力了,自己所学好象也都拿出来了,实在不晓得怎么样突破、再改進。(众笑)

师:我倒是觉的不一定是那么回事。其实啊,你弹的曲子我也听过。谈水平的问题,我现在还觉的不是水平低问题,关键是创作出来的东西能够是传统的、大家喜欢的,走出一条正路来。常人不是讲唱歌很上口吗?你一唱,旁边人就想学、就能够跟着哼起来了,就是说你怎么样能既正又对民众的口味。实际上说白了,就是大法弟子创作出来的如何,水平不是问题,怎么样走出自己的路来才是关键。

弟子:四九年以后中国基本没音乐,普通人张嘴一唱保证是中共邪党文化的歌,连词带曲子,现在我们有这机会,借着大法的力量与时机,真的能够给人类创出一片天了。我觉的学员创作的音乐目前整体上偏向于柔美,非常平和,可能缺少辉煌的、壮丽的感觉。

师:你刚才形容的这些词,有一句说的非常好,就是“平和”。(众笑)人类过份的激情、强烈的战斗性啊,这都不是正常人类状态,其实是在魔性之下搞出来的。人是善恶同在的嘛,所以特别激动时,甚至于超出理智之外的行为,那多数都是现代音乐那些东西。无理性的激情,失去理智的疯狂,其实那已经是在激发负面的东西了。而平和状态才是善的,实际那才是真正人的状态。平和中也有高潮起伏,是完全理性的,平和中也有辉煌的展现啊,可是是以平和为基础的。(鼓掌)

我看大家还是有能力的。不用与现代那些所谓的高水平比,其实现在说起来很多都是现代派那一套的东西,真正正统的、象样的大乐章现在有几个人能行?都走了所谓的现代音乐的路了。近代的中国的歌曲都是中共邪党文化的东西,真正能拿出来的却没有,象上个世纪之前西方的音乐家创作的东西,中国现在没人能拿的出来。当然现代的西方也不会有,是因为它的顶峰已经过去了,被混乱的现代派的东西打下最低谷去了。但是西方毕竟有过,中国还没有过。中国从古代至近代的音乐实际上有些东西也是相当好的,它的基点和基本曲调都是真正人类状态的东西,真要创作也能够展现出非常大的、广阔的空间来,只是没有人在这方面下功夫,更难成为体系。当然朝代的改变,文化也会改变,上一朝的东西由于新一朝文化的冲击会流失掉,这也是一个原因,所以就没有可能将五千年文化中的音乐精华继承下来,任何一个朝代都没有人来做这事。西方的绘画与音乐也是上两个世纪才有了学校,有了教程,有了规范,学习的人知道怎么去做了,培养出来的都是系统的、正规的,这就成了一个完整的体系,而在中国各朝一直没有这样。当然啦,从民国开始以后啊,中国开始有人重视这些东西了,渐渐的出现了一些从西方留学回来的人,掌握了一些西方音乐,渐渐的从清末开始有了这方面的人才。但是真正能把中国人的文化、意境、韵味音乐系统化,搞出真正象样的主流文化的东西,没人做过。中共邪党喊了那么多年,什么“百花齐放”,都是为了这邪恶的政权统治,其实什么也没搞出来,因为这种为中共邪党专政服务的中共邪党文化是暴力的、强烈的激情,又是以破除民族文化为目地的,与真正人类的平和特点是不相容的,没有人情味,当然更谈不上什么五千年正统文明的意境、韵味了。中共邪党搞的最基础的东西就是从苏联搬来的。

我想,大家好象是都有点雄心壮志,想要做你们就做做看。我看中国从古到今哪,流传下来许多小调、民歌,有很多东西是不同朝代的味道,现在中国人创作的东西不同朝代的因素也都有一些,外加苏联调料。老上海当时有很多流行歌曲,那些东西虽然有些词不是很好,但是那些东西里边还是包含了很丰富的中国古代韵味与古人的意识在里边,所以曲调基点是中国古人传统的韵味。如果你们能够按照古老中国音乐的曲调韵味为基础,用西方音乐的技法把它展现开,把这个路走开,是会很辉煌的。我说的意思你们明白吧,因为这方面你们是内行。

弟子:西洋乐器有它的泛音,我觉的可以感觉到那个泛音背后的内涵。西洋乐器和中国乐器的泛音都有它的特性、特点。

师:那是你具体的感受。说到内涵,人的文化有了一定的历史过程了,演奏出的每个音符都有了民族特性与个人人生情怀的内涵。每一段曲子都有演奏人要表达的意境,那音符的运用当然会有内涵的表现,包括泛音的运用。这是你个人在这方面的感受。

弟子:我是奥地利学员。我们在奥地利办了一个乐队,有四个人,我是学古典钢琴的,他们三个是搞爵士乐的。我们现在存在一个问题,他们说他们作出来的音乐很纯,其实还是比较爵士。

师:也许已经养成的观念在认为纯,如果完全没有现代音乐观念的影响,创作出来的东西一定不一样。还是我说的目前为了生活你去表演那些没有问题,但是真正创作大法弟子的音乐要走出一条自己的路。这个过程中一定会有认识上的问题。

弟子:他们在学校是搞爵士乐的,我们如果在街上表演好不好?

师:你们要真正能够走出一条很好的路来,你们的演奏会吸引很多人来听,一定的。你们记住我说的话,人类是围绕大法转的,大法弟子今天的一举一动都会影响人类。那天我给他们专门画画的开了个会,讲了一些为什么要走正统美术的路。以前他们去找场地,要搞美展,很难找到。我讲完人类要走回正统艺术路上去以后,感觉世人态度就不一样了,神要为法开路。但是你们要做的不好也会有阻碍,因为大法弟子干什么都与修炼分不开。其实人类是围绕着大法在转的。你真的拿出自己的东西你们看看,谁都要听,谁都要看,甚至很多人要学的。

弟子:有些牵扯到创作原则的问题,想请师父明示一下。一个是我在写一首协奏曲,是否可以把大法音乐《普度》作为一章放進去?第二个问题,因为乐队人手比较缺,有的时候几个人在台上弹,没有乐队的效果。我是否可以做一张背景音乐,然后在前面有人同时演奏?第三个问题,以前听到过另外空间的东西,这些东西是不是可以用?

师:我刚才讲的协调好就有这个问题,大家互相之间没有版权冲突问题。就是怎么样大家协调好,走出一条大法给未来人留下的路。修炼人不求在世间的得失,常人把得失甚至于名利看的很重。大法弟子求的是修炼的正果,所以大法弟子根本就不注重这些。谁为大法做了什么,神都在一笔一笔的记着,那是留着给未来的。对于人这儿求得什么,什么也不求,所以你们只能是,一是修自己,二是为了众生。你们在救度众生,也在为众生铺垫未来的人类之路。不过要把《普度》用到创作中去不是不可以,关键是你们没有真正领会《普度》的内涵是什么。那是师父从史前到正法的全部过程,什么协奏曲能容的下呢?

第二个问题,是乐队的问题。现在马上搞一个大型的交响乐队去演奏是不可能的。但是现在有几种办法,舞台节目如舞蹈等的音乐可以利用乐器电脑合成,一把提琴可以合成多把,几件乐器用录音合成的方式可以变成好象是很多乐器的大乐队。这些在很多电影配乐中,他们为了减少费用也都这样做,这是一个办法。再一个可以用电脑直接模拟乐队演奏,这个也行,不过有些东西质量不好,一听就是电子乐器。既然是模仿,就一定模仿的要象。这个你们搞音乐的都懂,因为对乐器性能你们都应该有些了解。当然尽管模仿的再象,专业人员都可以听出来,但是一般的听众还是听不出来。(众笑)这都是办法。第三个是另外空间听到的,你真的能拿的出来,你就拿,但是我想一般的很难做到。因为不在高层空间也就没有那种更微观物质构成的乐器,因而出不来那种声音。而且声音本身也是物质场的传动,没有了高层空间构成的物质场,也不会有那种神圣的感觉。

弟子:《普度》、《济世》能不能作为一章放到创作中?

师:《普度》、《济世》,我刚才讲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这个问题,没有版权问题。除了大家炼功的两个音乐是不能动的外,其它的都可以用,就是给大家在需要的时候用的,那是没有问题的。炼功音乐是绝对不能动的,因为那已经与修炼关系相当大了,不能够拿到音乐中来使用。其它音乐虽然是大法弟子创作的,毕竟是给常人留下来的。关于《普度》、《济世》,你得知道其表现的内涵是什么,把宇宙放入鸡蛋是不行的。

弟子:炼功音乐如果效果不好了,将来我们可以从新录吗?

师:那倒没有问题,质量提高这都是没有问题的。

弟子:合成音乐最好音色要逼真一点,那就牵扯我们要买比较好的器材、需要很多资金。

师:不一定,有些很简单的电脑软件也很便宜,从大陆也能买来。(众笑)有的质量还可以,但是很便宜。

弟子:从长远来看,可以贷款买好一点的电脑。

师:你们可以想办法去做,但是有一点,师父从来没有说叫你没条件而强做。一定要根据自己的能力去做,不然的话你虽然出发点是好的,也是在走极端。给生活造成困难,给方方面面造成困难,你反而更难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了,不要给自己造成困难。

弟子:这次音乐会,我们买了一把中阮和大阮。买的时候看到乐器店有一把清朝的琵琶,听介绍才知道古时候乐器那个弦跟现在的不一样,现在是钢丝弦,古时候的构造和现在也不一样,现在的比较响。

师:古时是用丝弦与牛筋弦,古代的人类环境不嘈杂,人心也静,用丝弦在当时环境不会觉的音量小。因为古时没有现代西方乐器,现在创作中要结合这些现在的情况。古时候都是用丝弦或用牛筋,不只是没有现代工艺制品问题,与古代环境也有很大关系的。现在是说要走出一条自己的路来,不是乐器也要返古,现在人的环境已经是现在这样了,只能是利用现在现有的乐器。

弟子:我们新年晚会如果直播的话,目前可能设备条件还不具备。但是如果我们现在要按照新年直播准备……

师:我想是这样,没有条件,直播还不行。而且把大家全都调到美国来,集中人才搞一台晚会是有难度,因为有的人要工作、要上班,家庭脱离不了,还有经济上负担不了的,方方面面都有困难。如果能够穿插着把各地的文艺节目创作制成光碟拿过来穿插着放也可以,所以现在这个电脑真的可以做的看上去很真实。

弟子:我们的音乐自己能够互相用,但对外有版权问题吗?举个例子,我在四年前做法轮功节目的时候用了《普度》、《济世》,一个电台台长特别喜欢这音乐,他说这音乐怎么这么好?能不能贡献出来?我当时就贡献出去了。

师:不太合适,人也不会珍重,如果乱用怎么办?我们给常人创作什么东西现在还没时间管,《普度》、《济世》给常人随便用不合适,别的可以。除了这两首外,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一般都没问题。

说到版权,你们知道我当年传法时怎么做的吗?《转法轮》为了合法出版,费了很大周折。出版社是出了,出了一段时间呢,出版社感觉有压力就不出了。但是他们知道这书太赚钱了,又不想给回我合同。后来,需要书的学员很多很着急啊,这个事怎么办?那么多学员学功,炼功点上学员在大批的往上上,没有书。可是这书一紧缺,这个时候盗版书就全国四起了,到处都在做。只要不给我改动任何一个字,保证质量我就不管了。人就是为了赚钱嘛,功过抵消,反正你赚钱就好了。大法弟子很多的东西就是留给人的。只要人能珍惜,不乱用,不改动。改动就找他,因为咱们还是有版权的。

弟子:好的歌曲能影响几代人,直到现在都传唱。

师:一个有天份的音乐家啊,他为什么能写出那样的曲子?他为什么能够流芳百世?不只是因为旋律优美,音乐内涵来源于一个人的好品质与丰富的社会阅历和天生的才能,这是从常人方面讲。修炼人的人生是改变的,而且是超越常人层次的。大法弟子,你们真的能够走出自己的路时,你们的东西要比常人有名的音乐家还被人尊崇,会流芳百世、千世,因为你们是大法弟子,路正,你们做出的东西人类将永远都要学用。(鼓掌)

弟子:师父我想问一下,那个通俗唱法是不是有魔性?

师:通俗唱法实际上就是老百姓小调,它不需要什么演唱方式。各国古代民间歌曲一直是这样流传的,各民族都是这样。但是现在人们把它规范到现在音乐体系中去了,加上现代派的渲染,演变成一些低级、魔性发泄、甚至下流的烂调,很多年轻人也在追求这个东西。你们不管什么唱法,好的方面都可以借鉴,但是要走自己的路。

弟子:师父,我觉的现在创作的歌曲当中有这么两种倾向,一种都是在唱我们自己修炼的事情,另一种是为了让常人听的懂,甚至“法轮大法好”都不能说。我觉的不对。

师:大法弟子证实法这是天经地义的,所以你们创作中要以救度众生、讲清真相、歌唱大法弟子为目地。当然你说我们在拍电视剧中,电视剧的情节中或者舞台表演中要加進一些情节中的音乐,这没关系。电视剧本身是文艺节目,是给不同的观众看的,特别是常人观众。当然乐曲内容有些因为剧情需要甚至很多常人生活情节与大法弟子没有关系,那你说你写不写?也要写呀,也要去作。其实无论怎样,毕竟是大法弟子作出的东西,是不一样的。真正正面反映大法与大法弟子的时候,那还是大法的东西为主。作为大法弟子完全不考虑大法,我就喜欢创作常人的东西,那你又是常人了。大法弟子的责任是救度众生、证实大法。这个很好摆放的。

弟子:老师,我想请问一下,不晓得恰不恰当。从中共占据大陆以后,好象那个腰鼓中共邪党经常用?

师:我告诉你呀,腰鼓在中国有快一千年的历史啦,这是中国西部、关中地区流传的民间文艺形式。说到腰鼓,我还知道有一种鼓,大家看到陕西还有这么大的鼓,直径有一尺半左右,全是男的打,打起来很气势。在座的搞舞蹈的谁知道?也可以把那个东西拿出来用,那也是很好的。你知道吗?你们在纽约游行中第一次打腰鼓的时候,很多人说,中国人来了,他们觉的这是真正的中国人来了。那个中共邪党是利用着中国文化的东西歌颂它自己。那可不是中共邪党的东西,它是西来幽灵、邪灵。(笑)

弟子:假如说要出版一些好听的音乐,象二胡专辑,那配器适合中国和西方的东西混合吗?

师:我说的意思是可以借鉴一切好的东西。当然西方的配器方法及乐理方面的东西可以用,说你完全把哪些拿过来,中国一半西方一半,不是这样,就是怎么样走出一条自己的路来。我想,西方音乐与东方音乐在这次人类文化中都是比较好的东西。无论什么人种,下到人类進入世间都是先出生在中国,一朝过后又从中国走向世界各地。中国的东西是谁留下来的?是神,是各朝的文化,是全世界人留下来的,这些我以前讲过了。你们是在选择,是在历史留下来的遗产中选好的东西。

弟子:山西和陕西当地的民歌实际上占中国民歌的百分之八十。那边音乐的基调是非常美的,有些词是四九年后被篡改了,但实际上原声的音乐和曲调非常好。我不知道对不对,是不是得师父说一句心里才踏实?

师:北方山西、陕西的一些民歌啊,曲调很多都是古老中国的东西。

刚才多是讲音乐问题,舞台艺术其它方面的创作也要跟上。一般晚会节目多数是集体舞蹈,少了就很单一、单调。一台文艺晚会中没有舞蹈的话,那是不能成为晚会的。怎么样在这方面再开发开发,走出一条路来?过去我看中国西部的歌舞团表现古代文化的晚会,历史文化的节目很多。都可以参考,但是不全盘效仿什么,走一条你们自己的路吧。

弟子:我们如何才能和电视台更好的配合呢?因为我们大家都是散居在世界各地。

师:大家凑到一起不容易,要协调起来也难。但是可以用电脑、传真呀、电话呀,很多事情也都能够沟通。尽量利用这些条件吧。大家天南地北的,全世界的范围,都到一起也是很不容易的。好在今天会后大家知道怎么去做了,就这样找条路来走走看。其实也都有潜力呀。

弟子:我们乐队想到奥地利整个去表演。如果我们的曲目不够,那我们大法弟子可不可以演奏常人的古典曲子?比如莫扎特或者是肖邦的作品?

师:这没问题。我早就讲过古典乐曲没有问题。“文化大革命”以前的东西可以慎用,必须是没有中共邪党文化的。中共邪党来了之前的东西基本上都可以用。魔头这个时候的东西都不用,里边都充满了邪的东西,那段时间人类是被魔控制的。

弟子:魔头在的那十几年的音乐创作不能用,那么那个时候的电视、电影是不是我们也不能用?

师:这个时期的东西我觉的都不好,背后都有各种烂鬼操控人的因素。

弟子:歌我们现在已经有了,用哪个歌作基调来发展成一个交响乐,或者一个小合奏呢?

师:具体问题你们商量着办,应该是没有问题。

弟子:最近我们电视台西人学员做了两个MTV,但他采用的是现代的吉他、电吉他那种现代的音乐形式。

师:可以,电视台是立足于常人社会的,面对的是普通大众,电子乐器也可以。大法弟子要走好、走正修炼的路,但是在常人的工作中就是尽量做的好一点吧。电视节目是给常人看的,现在不是法正人间,是大法弟子修炼阶段,讲真相揭露迫害。目前是没有问题。

这样,你们谁能配器?举一下手,大伙都瞅瞅啊。特别是电视台的,你们哪个片子需要音乐的时候,你就找他们。能配器的人也都能够写曲子。

你看,还不少。我知道在下面的还有许多是高水平的,发挥发挥作用。当然一下子做不好,大家也别吹毛求疵。可以善意的互相切磋,渐渐走成熟了自己的这条路,一开始不一定能走好的。那不但要拿出自己的东西,以后还要在产量上加大(笑)。比如说我搞了一个东西就行了,满足了,我做过了。不行,大法弟子说救一个人就行了?不行,要救很多。

弟子:师父,我想问一个法上的问题。释迦牟尼佛是在多少亿劫之前就修炼得道,可是我们地球只有两次地球,每次都是一亿年,那是不是意味着……

师:释迦牟尼佛以前不是在地球上修炼的。(众笑)释迦牟尼佛是来世上度人的,他在天上就是神,早就得道了,这一次是为了证如来果位与给人类留下佛的文化。释迦牟尼佛讲了很多故事都是天上的事,不是地上的事。我不是讲过嘛,人看佛是坐在那儿,很神圣的,可是佛看佛就不是那样了。他们是一个神的社会群体。

因为时间的关系,会就开到这儿。你们是大法弟子,所以我相信你们能够做好,我等着你们的好消息。(鼓掌)



注:因为录音的关系,只能整理出这么多。

打印版

注:打印时如果出现"表头" 和"表尾",可以在打印设定选择项中取消表头(Headers)和表尾(Footers)选项。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