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

元宵节讲法

李洪志

二零零三年二月十五日 于洛杉矶美国西部法会


(长时间鼓掌)大家坐下。

又是好长时间没见面了。好象这次法会好多人知道我要来,大家都很灵通啦,修炼中你们也越来越神了。(鼓掌)我今天先跟大家讲一讲正法的状况,还有我的情况,再讲一下在学员中随着正法的進程和修炼所出现的一些个问题。

我在不同的场合、不同的角度,讲过整个宇宙正法的那种洪势。我今天再从另一个角度跟大家论述一下正法的形式。大家知道,这宇宙是非常的庞大,大的不可计量,不是用人的计量方法,是用神的。过去我讲,无量众生,谁也查不清地球是由多少分子构成的,然而每一个粒子都是生命,那么宇宙中又有多少星球,多的无法计算,天体有多大,放开你们的想象也只不过是一个小天体的粒子范围。庞大的宇宙,不只是生命无可计量,它的层次也是无可计量的,对神来讲也是无量的,用非常高的层次上的王、主的观念都是这样认识的。所以在后期讲法中我不再谈宇宙有多大,是因为根本就无法再用人的语言讲出来了。可是越往高层次上去呀,那些庞大的生命和那些庞大的空间,就越庞大的无法形容,上面一个生命的体积就超越其下面所有的宇宙,就这样大。在正法这件事情上,百分之二十旧宇宙生命参与安排了正法中它们所想要的那一切,不同层次上都有一批生命直接参与了这次正法。它们万万没想到它们的参与恰恰是这次正法的真正的魔障,它们的参与给整个正法造成了巨大的障碍,因此而毁掉了无可计量的众生。“师父不是慈悲吗?原谅它们就行了”,旧势力就是对着我的洪大的慈悲在耍戏。法是慈悲众生的,但是威严同在。法也是有标准的,对众生是不变不破的,是不能够被随便的左右的。我可以慈悲众生,但是,哪个生命真的犯到了那一步的时候,是有法来衡量的,再慈悲就是无度的,就等于自毁了,那么这样的生命就被定作是淘汰的。

在正法中,由于旧势力的参与所造成的宇宙众生的被淘汰是无可计量的。那么在它们具体参与中,所采取的它们认为最能使它们达到目地的办法,也是它们最典型的做法,就是,所有庞大的、巨大的天体,都向宇宙中最低的层次──三界,伸進了一只脚。这是形容。也就是说,它们都有一部份压到三界中来了。大家想一想,那么庞大的天体、巨大的生命,要進入三界,会给三界造成什么样的状态?今天的人类变异的是不能够和历史的过去做对比的。就连地上的神仙都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我问过他们这种变化,他们说,我们以为是我们的修炼状态造成的。地上的神都神不起来了,因为这些巨大的生命对宇宙在这个最低层次中的一切都是一种抑制。那么他们下来之后,对三界内生命的变异、物质的变异,造成了不可想象的破坏。如果不是法正人间最后彻底把它调整过来,这儿已经无法收拾,谁也没有办法了,已经是不可救要了。

它们通常采用的办法呢,就是庞大的天体、无数的大穹,它们压缩在一起,挤進三界。庞大的生命,层次越高,它的体积越大,但是呢,它的颗粒,构成它的因素越细密,也就是越微观。那么这么庞大的生命,它们都挤压在一起,大家想一想,在这个宇宙最低的层次中,会是什么样啊?形成了强大的屏障。其实宇宙正法就是挥手之间的事。是因为在这一挥手的过程中,宇宙众多时空中的生命感受到的差异是非常大的。无量无计的空间里边都有自己的时间,时间的差异之大,时间之多,也是无量无计的,所以就造成了不同空间时间的巨大差异。这一挥手之间,有的地方几乎是同步的;有的地方那就已经过去了几十年、几百年、上千年、多少万年;有的地方就过去了多少亿年,甚至多少兆年,多少无量无计的时间。而在人这呢,还算可以了,只有十几年的时间。也就是说,是时间造成的这种差异。

大家想一想,因为有不同的空间和时间这种差异的存在,那么压進三界之内的那些庞大的天体,它们虽然進到人这来了,可是它们是压缩的。用人的思维概念认识,整体上体积缩小了,但是不等于它里边的结构发生了变化。它里边的结构如果没有发生变化,大家想一想,進入到其中的时候,会发现它还是那么巨大的空间。在正法中我开始做的时候,是在三界之外做的,绕开了三界之内。为什么绕开呢?如果我要在三界之内做,用人的话讲,三界就将变成宇宙正法的焦点,核聚变、更更微观粒子裂变之场,正法的主战场,巨大的生命与天体的巨变一切都在这里发生,大家想想,三界将被毁的什么都不剩,什么都没有。这就是为什么要绕开三界。

在三界之外开始正法,一路往上去,不是一条线,是四面八方,微观洪观同时向外扩散,往上做也往下做,因为越微观也越洪观它是一个概念。所到之处啊,都是超越一切时间的方式在做。在上边看,这种庞大的蔓延速度和巨大的冲击,神看见了也是前所未有的惊心动魄。所到之处,一切天体都在崩毁从组,多数的在善解,有的被淘汰。你们最近看到了美国的天文发现,不同星系星球从组的现象,就是在人能观察到的范围从组的景象。人类目前还不知道不同距离空间的时间差异虽然很大,其实是在同一个大时间中,由空间间隔划定的不同时间区域而已。实质上是同时发生的。一切都在惊心动魄的这样发生着。巨大能量的爆发、从组,那种从组过程至洪至微,细密的奥妙,微观的精密,复杂之巨、穹体之大,连巨神都为之惊叹。即使如此,正法之势很快即完成,一瞬间就过去,什么都做完了,而且尽善尽美。可是,在三界压下来这一部份,和上面是连带的一体,是连系在一起的,它们巨大的体积内空间非常广大。我过去讲过,那庞大的生命从构成它的表面到它的最微观,也就是它自身内部的这个距离,是一个庞大的神一生都穿越不了的。神的一生有多长啊,就这么巨大。可是,在正法中一瞬间就过去,非常快。那么在三界之内,用人的认识看,它们压缩的无法形容的那么窄小,但是它的时间、空间、结构和上边是一样的。上边穿越了巨大的一层,下边也是用相应的、用同样的时间穿越了薄薄的那么一小层。压進三界的大穹天体太多了,其中随之進三界的生命也无可计量。所以,在正法中,看着宇宙的上面与微观是突飞猛進的快,用那一层的认识比喻,快的速度比那一层次的激光爆炸还要快,我这是用人能理解的最快的语言形容。上面被法正了庞大无比的天体,可是在人这儿,却象刮掉了一层薄薄的皮。大家听懂我说的意思了吗?

三界之内为什么在正法中往表面上突破这么缓慢呢?就是这个原因。正法返回到人间的时候,宇宙上边一切宇宙因素与生命也就统统做完了,是同步的,是在同一时间完成。上面正法完,我们三界这儿就突破。我这又是站在另外一个角度讲的,也就是对大家说明,正法开始时我为什么不在三界内做。有些学员也都在想,师父是不承认旧势力安排的,那么师父为什么不一瞬间把旧势力销毁掉?师父做的到,再大也做的到,你们想过吗?我把正法中庞大的、巨大的能量调回来在三界这儿做,就好象是原子弹打蚊子,用不上力。如果我把庞大的能量调回来就象在三界这儿开辟战场一样,虽然它们進入到三界里来了,但是它们巨大的体积还在上边,压進来的只是一部份,我在解体从组它们时上边连着的更大体积就会不断的补充進来,不断的解体它们的时候,它们就会不断的往这儿压,其它天体也会这样,压進来的天体会象接力一样不断的往这儿来。那么大家想一想,巨大的无数天体与生命都不断的往这来,这儿就成了一切粒子的裂变场一样,就成了宇宙的最焦点。我的力量,也是一个庞大的体积,这么大的力量,用在这么一点上,有劲也使不上,而且时间会拖的很长,最后即使真的能把它们突破完、把一切做完的时候,大家想一想,人类这儿,三界这儿,什么都不会有了,在这场巨大的冲击中什么都不会再存在了。这就是为什么我不直接在这儿做的其中一个原因。再有为什么我不直接针对三界内发生的情况马上特殊处理?因为我要破除它们时,它们就会不断的来阻挡,就同样会出现上述的情况。所以三界不出大问题就不能在这一点上做,正法是在整体上全面的在做,不能只看重人这,如果因此而耽误了救度洪大穹体最后的一切因素,那就更可怕了。

可是,你们过去也听说过,师父也跟你们讲过,在整个正法这件事情上,我在常人这边也留了大量的功。对于保障学员修炼与证实法,这个是没有问题的,是完全可以掌握的。但是,还有一个问题,那么为什么旧势力能够左右的了呢?因为呢,所有压進三界内的一切生命都是旧势力,它们形成一个屏障,我要特殊的做事情,它们会集中起来抵阻。我一定要做,它们就会集中所有的力量挡在那里。

过去我在中国的东方健康博览会上,为了叫更多的人认识大法,我曾经开手给人治过病。有的人业力是很大,我给他们治病时,旧势力就不让我给他们治好。旧势力采取阻挡的办法是,无数的、数不清的旧势力安排的神,一下就挡在那个人的病灶的部位上,它们变的很小。大法弟子有的时候会经常看到眼前象一个很亮的金星在划过,那就是。它们变的很小,可是密度却相当的大,它们密密麻麻集中在一起,就挡着那个病灶的部位。其实它们是挡不住我的,我可以一把把它抓下去,我也可以把它打下去。正法中哪,有个理──我要怎么处理,都是正的。你们记住师父说的这句话:我要怎么处理都是正的,被处理的都是错的。(鼓掌)因为那是宇宙的选择,是未来的选择。可是呢,我为了给一个常人治病,我把这些神都打下去,经我手打掉之后,马上果位就削掉了,就打下去了。可是呢,它们为了维护宇宙的那个旧理,新宇宙的理它们看不到,它们就死死的挡在那儿,去掉一批又来一批,不断的补充。师父不忍心哪,我不能够因为只慈悲于一个常人,毁掉那么多神哪,尽管它们不理解正法这件事情。

我讲这件事情就是告诉大家,在正法中,有许多的事情不尽人意,是旧势力低层和高层结合起来在干,它们用它们庞大的密度阻挡。我刚才说了,我能冲破它,我要冲破就得调回巨大的能量来彻底清除它们,可是呢,它们也会把宇宙中的巨大的一切物质往这儿堆积,就会造成很难马上解决的问题。当然,在这次正法中学员们如果做的正就不存在这些问题。我留在宇宙这边的,留在三界之内的功、能量做事时,学员做的不正,旧势力就会抵触,就会出现阻碍的状态。所以我告诉学员走正,别叫它们抓到什么理,它们一旦抓到大的把柄会毁掉你们。特别是到最后了,它们是垂死在挣扎。它们抓不到理的时候,它们就不敢迫害,因为那样它们也在犯法,它们也明白,所以不用我去消除它们,那旧宇宙的理就在消除它们,因为它们是旧的生命,以绝对维护那个原来的理为根本的。

那么讲到这儿,我就说说另外一个问题,师父是什么情况。我刚才跟你们讲了,宇宙天体最后那些因素,在我绕过三界的时候,它们也就乘虚而入了。所以呢,它们连我的表面肉身和我那边的神体与庞大的功,也被它们巨大而众多的没有正完法的这些生命造成一种间隔。这种间隔不象我们放一个东西把它隔开的概念,不是这样的,它是从所有的一切微观中来,看上去好象容在一切间隙中,但是它们有它们的层次和境界,又不混同于低于它们层次的粒子中。但是呢,因为粒子和粒子之间的差距大小在于空间和时间的存在,而那些最高层众多的庞大天体進入三界内一切粒子的间隙时,也改变了原有的空间距离与时间的长短,时间与空间被无数倍的加大了,所以它们形成了一种遥远的空间与漫长的时间的巨大差距屏障,这就造成了一种旧势力能够在这种差距屏障的保护下干它们要干的事。

我告诉大家,它们干扰人,干扰人的思想,不只是在外面,它们可以穿越人类的身体。由于高层的因素抑制人体表面的时候,那些旧势力的神就可以被保护着穿越常人的身体。从另外一方面讲,我们人体表面上用人眼看,这个人形与皮肉组织很细密。用大倍数大型显微镜观看人体时,发现人的粒子与粒子组成的人体都象沙子一样粗糙,是有很多缝隙的。如果人有那样的技术再放大,缝隙就会大的惊人。更微观的概念下粒子的这些缝隙大的简直就象分子和星球之间的空间距离。这么大的距离,更更微观粒子构成的生命与物质随便穿越不是很自如吗?所以有的时候呢,一下子它会钻到人的表面上来,表面上看的是此人,微观上也是此人,可是中间加進了一个别的生命。

讲到这儿告诉大家,你们不存在这问题,而修好的部份我都给你们完全封闭了。大法弟子如果行的正,没修完的表面部份什么也不敢進来,一个是旧的生命也不敢乱旧宇宙的法,再一个是你们有师有护法神;如果你们表面人的一面执著心不去,师父与护法神就不好办。如果正念强,师父与护法神什么都可为你们做。

我的情况就不是一般生命可以想象的了。师父在正法中身体中收入了一切宇宙众生的命与各种因素的命。一来为了正法的安全,所有众生的命都在我这,谁也干不了对宇宙造成威胁的事;二来不叫任何生命与各种宇宙因素逃避正法;三是在正法中保护它们的命。所以师父全身都是大大小小不同的各种各样的宇宙各层生命与道神佛的形像,也包括人的,有大有小,但是他们对师父干扰不了,不起任何作用,是我收了众生的命。有些用常人的眼睛就可以看到,学员天目都可以看到,以前我没讲过。有的学员如果心性有问题看到后就乱猜想。

我讲了不同状态修炼会给你开创不同层次和不同状态的修炼状况。天目没开的在法理上悟,天目开的就会有假相来干扰的事。为了考验能看到的学员,没被正完法的最高最后的旧势力,过去也会叫低层的旧势力在空间和时间的加大差中干坏事。它们这样的做法在正法中是有罪的,严重的动摇着大法弟子的正信、正念。

可是你们永远记住一点:不管谁在干扰,那都是暂时的,都是假相,都不是主体,都是一种象空气一样的流通。空间中的各种物质因素与生命到处都是,多的不可估量,有形象没形象它们都在,它们就是微观空间与不同空间的生命。在没有正完法之前,宇宙中微观的神,都在同时同地存在的各自空间中,有什么停留在这儿,和它不停留在这儿,只是一个概念。那些自然就存在在那的有形无形因素对你们什么都不影响,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谁也操纵不了。

我还告诉大家,旧势力庞大的高层生命与因素好象在间隔我的表面,但是哪,它们永远也隔不开我的更微观,因为任何生命也超越不了我。(鼓掌)那是它们永远也看不到的,那是宇宙众生永远也看不到的,只有我自己能够掌握的。也就是说哪,上述讲的这种现象给人造成一种错觉,产生了一些错误认识,我今天告诉大家是怎么回事了。

告诉你们,你们现在用人的肉眼看到的我,最表面的我就是真正的我李洪志,你们看到的那边是我的佛体,你们看到的我现在的最表面,就是我李洪志的最主体。(鼓掌)为什么哪?因为我为了做这件事情,为了众生都被救度,我来到了最低层。(鼓掌)所以你们不用管你们看到了什么,就是看到我的法身,看到我的功身,看到我身体的高层次上的任何一部份,你们都不要起什么心,那都是以我这表面为主体而存在的。我这儿最表面的人皮就是最主体。(鼓掌)但是呢,因为师父在常人中,为了能够在这里生存,还得必须符合世人的人的理,不然的话,人们会觉的我怪怪的。旧的势力想在我这做一些手脚,不断的干一些坏事。为了不影响大法弟子的正念,除了宇宙众生的命都收在我这之外,我这儿不用外来因素。宇宙中所有假的我,都是旧势力有目地的造出来的,这样干是有罪的,无论是起正面作用的还是起负面作用的。我想,这问题我也给你们讲透了。

我虽然来到这儿,谁也看不到我最终有多微观,它们只能看到人的身体的最表面粒子这一部份。宇宙中每一个物体,每一个东西,都是从一层一层不同微粒子构成到表面,这些,神都可以看见,查到它的根,查到它的根源,也就象一条路一样,一点点的延伸下去。从哪儿来的?我从里来,从外来,我从没有中来,形成了有,出现在苍穹之顶,又从那里一步步下到了三界最表面,没有生命知道我是谁。

过去还有一种情况。旧的势力,在我正法这件事情上,它们做了很多手脚,做了很多事。它们不但安排了那些事情,它们也要给宇宙中没有参与的巨大宇宙生命们看它们的所为,所以它们就尽量的想要做的圆滑一些。它们就利用了我的一些物质,或者一些功,在它们的作用下,造成了师父的形像,是佛的形像。我以前不给你们讲,为了免除对你们造成混乱。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它们的目地不是搞破坏,用它们的话讲,是想正面的帮助我起作用。这是旧势力安排的两部份,一部份是起负面作用,一部份是起正面作用。它们有的会進入学员体内做一些事,极个别的出现过这样的情况。那么有的能看到这种情况的人说,哎哟,你是师父!就把它当作师父。可是它不是我安排的,严格的说那不是我,我也是不承认它们的,因为它们是旧势力安排的。这本身它就是宇宙败坏了的表现。一旦有人看到的时候,就会给学员造成正念的错觉,严重破坏着学员的正信正念,这时就一定要销毁它们,目前已经都被打入地狱。我今天提出这问题,也是告诉大家,我们有的个别学员,你可千万别因此而掉下去。不是笑话,有的人一只脚已经踏空了,已经有点儿不太理智了,很个别的,得注意了。

我刚才讲了一下我的情况。再有一个问题,就是在个别学员中最近出现了一些不正确的状态,问题也是很严重的,也是因为多种原因造成的。其中有一个主要原因,大家层次提高了,师父讲了你们将要成就的果位,胆气也壮起来了,觉的自己硬实起来了,我只能用人这很低下的语言形容,因为没有恰当的语言去形容。所以有的人就提出:我们不用尊重师父了,我们只要遵照法就行了,以法为师。

当然呢我叫你们以法为师这是没错的,但是我叫你们以法为师的目地不是这么回事。是怎么回事啊?大家知道,我有一亿大法徒,每个弟子都由我主体亲自的告诉你们怎么修、看着你们,你们每个人遇到的问题都来直接问我,你们每个人的功的演化、你们世界的圆满、你们的消业,你们的一切一切都由我这个主体来做,大家想一想,这是做不到的,因为还没有法正人间清除最后的障碍之前,这是不行的。那么多学员又见不到我怎么修炼?有法在,因此我才告诉你们要以法为师,这是根本目地。我还告诉你们,这部法他有多大的力量,我把我的巨大的能力呀,容進了这部法中,所以这部法什么都能给你们做的了。(停顿,鼓掌)还有的学员,就象我前面讲的我自己的情况,个别学员认不清因此而不敬师父,开始敢谈论法有多高、我这个当师父的如何如何。那部法可是造就一切洪大穹体无量王、主的,那是一切宇宙生命与各种因素的存在的保障,其中包括小小的你。当然了,作为学员来讲我也不是不叫你们说,说的这些话中我看到了你们的心和你们可怕的走向,而且你们看到的实在太低,有的根本不是你认为的,很多都是念不正而出现的假相。

我刚才讲了一句话,宇宙的层次几乎是无量无计的,但是在最高层的作用下,在它们以下所有无量无计的层次一直到人这儿都有一个在不同层次中的表现。大家想想,这表现会有多复杂、多庞大。在哪一层次中的表现都是那一层次中的理,都是那一层次中理的展现,但是你们在哪一层次中看到的景象都不是最根本。

我叫很多学员看到了正法中的一些现象在不同层次中的表现,是为了增强大家正法的信心,为了你们学好法,增强修炼精進的信心,增强讲清真相的信心与发正念的信心。你可千万不要把你看到的那个很低的、无量无计层次最低的那几个层次中的现象,当作是宇宙正法的根本情况,因为正法中的一切在哪一个层次都有它不同的实在表现。

你们知道吗?就单单这一个修炼的问题,在宇宙低层是多复杂,到了高层次上就简单了,没有了修炼的概念了,只有消去业力的概念;再高层讲的是一切麻烦只为了铺上天的路;再高层什么消业呀,什么吃苦啊,什么修炼哪,没有这些概念了,就是选择!宇宙的高层次上就是这么一个理,看谁行就选择了他,这就是理。修炼?我们没有安排修炼。什么是修炼?我们要把他洗干净,一步一步的往上洗净,就是洗净!而在不同层次中表现的,就成了铺路、麻烦、吃苦、消业、修炼等,这么修、那么炼。

我讲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也讲出了一个很大的理。其实呢,这个宇宙啊,众生知不知道我是谁是无关紧要的。但是,有一点要清楚,就是,我在正法,不管我是谁,我在正法。我曾经对旧的势力讲过,你可以不知道我是谁,你可以不相信我是谁,都不是你们犯罪。可是哪,我要去哪儿,用你们的概念讲我也是修炼,那么我将成就什么,你们是知道的。反过来看你们所干的,你们是不是犯罪啊?再有哪,在更高层次上来讲,要成就什么,这个概念也没有,那就是宇宙的选择。我今天在正法中所做的一切,我所要的一切,说白了就是未来宇宙的选择,就是未来宇宙的需要。(鼓掌)作为旧宇宙的生命,包括一切生命因素,在正法这件事情上、在我的选择中,所有的生命都来按照我所选择的来圆容它,把你们最好的办法拿出来,不是为改动我要的,而是按照我说的去圆容它,这就是宇宙中生命最大的善念。(鼓掌)可是旧势力不是这样干的,它们是把它们的选择作为根本的,而把我所做的一切作为为它们所要的那一切圆容,整个反过来了。我不想给它们定太大的罪,此时我不想说出什么罪名来。但那是绝对错的,绝对不能够那样的。

我刚才讲的这些法都是在讲一个问题。作为师父,从内心讲,你们对我尊敬和不尊敬啊,我根本就不在意。我当初度你们的时候,有很多人还在骂着我,在听课的时候就有骂着我听课的。我不在意,我就要把你度成。(鼓掌)也就是说哪,你们对师父怎么样,师父心里根本就不在意,我不会被任何宇宙层次因素所带动。那么,有一个问题,就是如果你们要是对师父不尊敬的话,按照宇宙的理讲那是错的,那么旧势力就会因此而钻空子毁掉你们,它们抓到了最大的毁掉你们的把柄,因为它们看到了我度你们的整个过程。

今天的人类呀,其实不是因为正法,早就毁掉了,人类的思想标准已经在地狱以下了,是因为正法,我赎了三界内一切众生的罪。(鼓掌)那么大家想想,就我们学员而论,我当初等于是从地狱把你们捞起来的。(鼓掌)我真的替你们承担了你们犯下的千百年的罪,不止是这样,我因此还要把你们度成神。在这过程中,我对你们费尽了苦心,同时呢,因为你们要成为那么高的神,我就要给予你们那么高神的荣耀和你们那么高层次上所具备的一切福份。(鼓掌)开天辟地没有任何的神敢于这样做,也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事情。

旧势力它们虽然左右着这件事情,想要按照它们的做,你们知道吗?旧势力的一切生命对我佩服的是五体投地的!(鼓掌)它们虽然给我正法制造了一些个障碍,可是它们却从来不是直接针对我干什么坏事,因为它们是尊敬我的。(鼓掌,再鼓掌)所以对我们有些学员哪,一时糊涂,心态不正,你们想一想,你们一旦对我不敬的时候,旧势力就会下狠手,它们认为这人太坏了。当然它们绝不是马上就消灭了你,它们会引导着你们,叫你们看到越来越多的假相,使你的心越来越不正,叫你的心对师父魔变,把你们引上邪路,从而叫你们犯了那么大的罪。

你们知道我在正法中我是本着一个什么原则在做的吗?我不计众生在历史上一切的罪!(鼓掌)只看这次正法中众生对正法的态度!(鼓掌)我的什么门都敞开了,我过去跟你们讲过,对正法的态度这一点都不看,新的法、新的宇宙就没有了,所以对正法的态度就至关重要。你们真的犯了这一点的时候,旧势力把你们销毁的时候我都无话可说。

你们对师父不尊敬的时候,你们知道我在怎么想吗?我根本不在意的。你们现在知道我是谁吗?你们只知道我表现的人像,那边给你们显现的也是宇宙之中的形像,你们将来不会知道根本上我是谁。宇宙的任何生命都不会知道我根本上是谁。你对我好与坏,我根本就不会在意,可是呢,旧势力它们会在这一难中毁掉你们哪。千万注意!

讲到这儿哪,我再谈点儿大家在正法中我叫大家所做的。大家看到了,你们在讲真相啊、发正念哪,和你们个人的修炼,这么三件事,也就是当前大法弟子做的最重要的三件事。讲真相从表面上人这一层的理看,是在揭露这场邪恶的迫害;发正念哪,是清除那些不可救要的、最肮脏的生命对大法弟子的迫害;那么从再高一点的理看哪,那讲真相的真正用意是挽救众生,是免于人类被淘汰。旧势力利用邪恶的生命对大法弟子的行恶,一来是制造考验,二来是为了叫我把这些垃圾从宇宙中清理了。而大法弟子的发正念是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清除邪恶的迫害。我告诉大家,你们做的那一切,其实都是给你们自己做的,没有一样是给我做的。同时我还告诉你们,从你们修炼那天开始一直走到今天这一步上来,我所告诉你们的、我所叫你们做的,没有一样是为了别人。你们的修炼能给人类与人类社会带来好处,修炼中能使大法弟子互相之间成熟,能使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减轻邪恶迫害的压力和损失,这都是附带的。你们做的那一切,真正的目地是为你们的成功。将来你们回过头来看一看。你们现在谁也不用说我伟大,我这个师父怎么样,你们将来回过头来看,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你们开创的。(鼓掌)

做好你们要做的,机缘难得啊!珍惜这一切吧,不会再有第二次了。起任何心都会使你在半途被毁掉!什么心都不要去想,都不要去执著,你就做你大法弟子应该做的,美好的、最伟大的、最辉煌的一切就在等着你们!(鼓掌)

我今天上午就讲这么多。如果我不走的话呢,我想下午再给你们解答点问题。(长时间鼓掌)

我就讲这么多,谢谢大家。(鼓掌)

打印版

注:打印时如果出现"表头" 和"表尾",可以在打印设定选择项中取消表头(Headers)和表尾(Footers)选项。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