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

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李洪志

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二日于纽约



弟子:有的负责人听不了不同意见,象常人的官一样了。

师:负责人一定要做到能听、愿意听不同意见,但从负责人的角度来讲,他们也是修炼人的一员,不是完美无缺的。有的学员想:怎么不选一个我们这个地区最聪明、修的最好的人来负责呢?(众笑)不是这样的。我为什么不直接出来做呢?我是要把这个圆满、建立威德的机会留给你们。如果我来做,或者每件具体事情我都告诉你们怎么做,大家就跟着做,协调的一定会好,因为是师父说的,没说的,跟着师父做吧。你们有没有威德?你们建立了什么?你们自己在困难面前走了自己的路吗?你们在证实法中、在困难面前怎么样把事情做好,成功是你们自己经过努力的结果,那才是了不起的。

大法弟子的负责人哪,其实只是一个协调人、联系人、一个传达人,你们不要把他们当作象师父一样,寄予那么大的希望,成了你们修炼的依靠,什么事情他都必须做的最好。不是的,如果这个负责人真的也象师父一样,或者想问题全面、绝对不会有错,那么这个地区很多人就修不出来了,因为他想的最全面了,没有你想的了,他做的事情都是最好的,也没有你的好了。是这个道理吧?

其实我早就告诉各地区的负责人要松散管理,除了你们集体做事时需要大家互相协调之外,不要束缚大法弟子个人走证实法的路。除了对大法起了不良作用的要制止外,每个大法弟子都要充份的发挥自己的作用,主动的去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证实法中你们想到的、看到的、接触到的、能够认识到的,你就去做,那才是在走自己的路、建立自己的威德啊,是这样一个道理吧?(鼓掌)

我发现有些学员哪,还是把眼睛盯在负责人身上:负责人怎么就不行?(笑)负责人要真的特别行,什么事都想在前,我觉的这个地区的其他学员还真的发挥不了自己的能力了。如果这个地区做的好,一定是这样的情况:负责人只是说了要做一件什么事情,大法弟子们自觉共同协调、克服困难,充份发挥大法弟子的智慧把事做好,做的更完善。就是负责人对这件事情没有想的很充份,甚至有漏洞,大法弟子在做的过程中都会把它做完善,那才是你的威德。不要在困难中有怨气,也不用给谁看,你做的这一切,师父看的见,众神看的见,做好了那是你自己永远的威德。

你们在修炼中,不能眼睛总是看着别人。要看自己,修自己,有问题就看自己,怎么样能够发现自己的问题。看到不足了,作为个人来讲,怎么样把每件事情做好,在做的过程中把思想摆正,困难面前体现出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那才是了不起,作为一个大法弟子那才是在用正念在证实法,你才真正的不愧是一个大法弟子。

弟子:亚太地区一些国家与邪恶关系密切,救度众生工作差距极大。

师:你们能做多少就做多少,能够力所能及的、条件成熟的就去做。邪恶很猖獗的地方就缓一缓,没有关系,这不是学员的错。当然,哪里没有大法弟子,那里的众生将来得度就是问题,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你们会想到这个问题。根据情况做吧,能够做多少做多少,做不了的那就将来再说。

弟子:不带任何想法、预定计划时,证实法效果非常好,反之效果就不好。

师:是,有很多事情大家不带着常人的想法去做也就没有个人的执著。除了要对法负责之外,你们没有任何人的执著,没有自己的东西、自己的个人因素在里面,这件事一定会做好。一掺了个人因素,那么这件事情就会做不好。

大家一定要注意一个问题:你们在证实法,不是在证实自己。大法弟子的责任是证实法。证实法也是修炼,修炼中就是要去掉自己对自我的执著,不能够反而助长这种有意无意在证实自己的问题。在证实法与修炼中也是去掉自我的过程,做到了你才是真正的在证实你自己,因为常人的东西最后你们都得放下呀,放下常人的一切执著才能够走出常人。

你是修炼人,你要有威德,你的威德从哪里来的?不就是你能够在这艰苦的环境中放下自己、没有自己,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完全能够做到为法负责吗?这本身不就是威德吗?而且是在艰苦的环境中做到的。越强调自己、带有自己的时候,就越没有威德,所以做的事就不容易成功、不容易做好。因为大法的事就应该是最神圣的,所以越不带自己的观念、不带有自己的因素,做起来就越好、越容易成功。

弟子:大法真相巨型看板,可以放师父的炼功动作像片吗?

师:我想为了讲真相没有问题,大家不是做了吗?(众笑)

弟子:(师:所有问题前的客气话就不念了啊。)大法弟子个人办的电视媒体需要人力、物力、财力长期运作,而电视台同修常问我,我是台湾的弟子,台湾有三十到五十万人修炼大法,电视台支援,就不会常找不到人。请问师父台湾是否能重视电视台讲真相的形式?

师:懂这个技术的,有这个专长的,不管是台湾也好其它地区也好,应该说他们一定是欢迎的。

弟子:翻译進度停顿,是因受干扰吗?

师:应该说大法弟子具体做的事都与个人的修炼有关系,同时也与你们的条件有关系。这些具体事情还得你们自己共同去商量、去研究,怎么样做的更好,走你们自己的路。所有的外文大法书,没有一本是我翻的,(师笑,众笑)参与的每个大法弟子都在承担着不同的责任,翻译的事不是谁指派的,都是大家互相切磋、互相协调做的,那你们就想办法把它做的更好。你们做的一切都是在证实法,都是在修炼,都是你们应该做的。

弟子:明慧学校招生对像应有选择吗?(众笑)请师父指教。

师:我想既然办学校,对招生就不应有选择。其实大家知道,大法就是修炼,大法除了修炼之外没有别的。尽管大法弟子今天修炼走的路不同,为了讲清真相、救度更多的世人哪、抑制这场迫害呀,有的学员联合起来搞了媒体,做了这个、做了那个,也都不属于大法本身的。那是学员在证实法中自己在走自己的路,是学员们个人所建立起来的,所以这也是在建立你们自己的威德,是了不起的。

既然不是大法的,那一定是常人社会的,所以要立足于常人社会。特别是你们要救度的是常人社会中的众生,那么你们就要更接近于常人社会,能使常人社会的民众都来喜闻乐见你们的媒体,那才能达到更好的效果。

明慧学校也是一样,大法本身不存在学校,但是大法弟子在救度众生、讲清真相,也在为未来的世人、未来的众生留下最好的,也在培养新的大法小弟子。不管怎么样吧,做的都是好事。为众生做好事,就不能有哪些人可以進来、哪些人不可以進来之分。从社会上招收更多的人不是更好吗?从另一方面讲,如果想走向良性循环,总是大法弟子不断的投入资金就是一种消耗,只有立足社会走上一种良性循环才是办法。

弟子:可不可以在教育体制内、原有的学校内建立一个明慧班?

师:根据条件怎么做都行,对众生办好事没有限制,没有框框。你们自己办明慧学校、办明慧班,或者你是老师在课堂上教学生时用真、善、忍教导教学,都没有问题。当然呢,办明慧学校是了不起的。既然办起来了,我希望大家越办越好,越办越大,越办越多。对于众生来讲是福份,对邪恶来讲那就是在清理它们。

弟子:常有人为了申请难民来学习法轮功,对这样的事如何处理?

师:(笑)其实说起来啊,这是中国政府的丑事,别的国家怎么不来申请难民哪?(众笑)为什么中国就这么多人来申请难民呢?不是也号称强大了吗?哪有一个强大的国家那么多人都跑出来当难民的?是假强大吧。

从另外一点上讲,人不管出自于什么样的想法,想找机会留在美国或者其它的经济发达国家,目前最好的办法就是以法轮功的名义来办难民。听说纽约唐人街就有办难民的学习班,(众笑)里面专门教怎么样学法轮功。当然他不是真的教人学法轮功,他要给人讲法轮功有多少动作、有多少功法、有什么书、移民官考试的时候要考哪一条,(众笑)干这个。

不管怎么样,一个人一旦以法轮功的名义办了难民,他就是把他的未来给了法轮功了。不管他明白也好、不明白也好,因为他是在用法轮功的名义改变他的命运,这是站在常人角度上讲的。其实所有的人都是为大法来的,那既然世人都是为大法来的,借借大法的光当然无所谓,那你就借吧,(笑)只要当地政府不反对,我们也不反对。

但是,谁要以法轮功的名义政治避难了,他就欠了法轮功的了,是因为法轮功使他改变了命运。那么这样的人是绝对不能够反对法轮功的,他只要一反对,他就断了他未来的路了,是最危险的。所以这样的人呢,他来学就学,来炼就炼,不过顺便把这个利害关系告诉告诉他:可千万别参与迫害法轮功,连想法都不能有,为你好,因为你要利用法轮功我才告诉你的,你不这样做我也不说。

弟子:弟子以诗歌的形式写作、助师正法,请问师父,如何提高创意和写作能力?

师:其实我知道,大家是想说怎么样更能够有更大的智慧、在证实法中起到好的效果。如果你们有这样的基础就一定会写好,一点没有开始时会有一定的难度。比如说,写唐诗,唐诗是什么样,宋词是什么样,元曲是什么样,首先得了解这些东西,然后你再试着写。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也许你真的想要这样做就能做好,一定会比别人起步快、成熟快,这也是肯定的。有几个大法弟子诗写的很快,不用费什么劲,想要写马上就写出来了。常人嘛,那他写作就很费力了,还要找找感觉,想想其它的办法。那作为大法弟子来讲,做什么事应该是很快的。放下更多自我的时候,证实法的智慧就会自然而出。

弟子:不久之前您提到经文中要修订的字,可否用正确的字直接贴上,而不用将字刮掉?

师:其实你们怎么做都行,只要改过来就行,在中国大陆内的学员啊,就没有那些条件。我知道当年在中国大陆出的书多数都是用新闻纸印的,那个纸比较厚,所以用刀片轻轻一刮是刮不坏的。我只是给他们出个主意,不一定非得这样做。(众笑)

弟子:亚洲一些国家政府出于经济利益的考虑,对发生在中国的迫害视而不见。我们应否在讲清中国经济真相方面加强力量?

师:对众生有益的事都可以去做。人的想法不一样,人在世上生活的准则也不同,有的人可能在利益面前不会看的那么重,在听到真相后会收到好的效果,但是我知道,作为人本身来讲是最容易被利益所左右的。

我就讲讲世人。利益是过去生命唯私的动力保证,世上的人就是为了利益的追求作为动力了而活着,而这利益又是人在感受中最能为其高兴、为其痛苦的东西,即使得到了也不能成为生命永远的、实实在在的东西,而且无论人怎样为其拼搏也不能够真正的被人左右,因为世上的人一生早就定好了,神在操纵人的每一步。人想怎么样自己说了都不算,但是人的追求却能成为执著。世人一定会为利益所为之,尽管得不到,这就是人,因为无论人得到和得不到,人都要行动,也就是人的行为。等着天上掉馅饼还不行,人必须得去做,是自己的人得去做,不是自己的,由于执著人也会去做,这就是人。其实人活在世上除了执著外从来都没有自主过,想要什么就能得到什么是不可能的。人得到什么得命中有,命中没有的永远也得不到。我讲过人有两种情况能够改变人生,一个是修炼,一个就是这个生命从此要下滑,可以改变,其它没有任何办法改变人的一生。

那么作为人来讲,活着的意义是什么呢?就是在利益中的执著、泡在情中享受人生过程中的感受。大家想想多可怜哪?什么感受啊?哪个东西得到了就高兴、得不到了就痛苦,吃了肉觉的香,吃了糖觉的甜,可是人世间也有苦、有辣、有辛酸,还有年轻人在感情上的执著造成的感受,也有不同阶层的人对自己在人生道路上的追求、得失的感受,而这种得失又不是自己真努力了就会从中得来的。人活在世上就是那样,人多可怜啊,可是人却在所谓的现实中看不透,也不想看透。

对神来讲,要造成人在世间的各种感受的强度大还得有一些因素。比如给人造一个情,给人一双看不到宇宙真相的眼睛与物质假相,当然还有其它的等等因素,才能让人更加执著享受这种神唯一给人的感受,更强烈这种感受。要想能够叫人感受那么强烈,还得让人有对利益感受的欲望。说白了人活在世上也就是以利益为动力,人是在为着利益而维持活力。为了利益可以出现俩个人的争斗,为了利益可以出现俩个民族的争斗,为了利益可以出现世界大战,因为人有这个执著、有这个利益欲望。也正因为有这些因素,神操纵起来才方便。

现在不是讲人权、讲信仰自由等等吗?大法弟子们都看到了,作为修炼人大家看的很清楚,人世间的所有这一切都是不可靠的,在利益面前就会变的一钱不值。在西方,很多国家不是在追求民主、信仰自由、人权吗?这好象代表着现代社会的進步,可是呢,在利益的诱惑下,多少国家的政府对中国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流氓集团站出来说不?我们看到的是他们对一贯视为社会進步的人权、对信仰自由等等的许多方面被践踏,却不敢正视,在利益面前变的多么的苍白无力,都变的视而不见,不敢说话了。什么民主啊、信仰自由,在利益面前,人们极力推崇的这些东西一下子就变的一钱不值了。

作为大法弟子来讲,更应该清楚的认识到这一点,世上的任何东西我们都不能够执著它。我们是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会修炼,即使我们现在用人权、用信仰自由等方面去讲清真相,也是为了救度众生而已。当年共产主义出现时,人不也是狂热一时、很多人不也认为是社会的進步吗?人这儿的事情啊,作为修炼人,不但不执著还要清醒。

我不是叫大家去反对那些,这一点作为大法弟子是清楚的,我只是把这个法理讲出来,告诉大家。人能够走到今天,能够理智的减少人的痛苦,作为人本身来讲是没有错的。人真正又能做出什么呢?其实在利益面前的无理智也是被神操纵的。所以大家在政府、在经济领域讲真相中会感到,人一定会把各自的现实利益放在第一位,做生意的人一定是要看自己公司的经济状况,对这些他们是唯此为大的。你跟他去讲真相,涉及到他关键利益的时候他都不想听,这个我也看到了。但是人也不一样,刚才我讲了,也有人生准则不一样的,就是这样。大家可以去做,但是你们自己要清清楚楚的,要知道人类是怎么回事。

弟子:弟子想问,历史上为什么会安排香港和澳门以一国两制方式在中国大陆存在?它们的历史来源是怎样的?

师:历史来源应该是中国的土地,这一点不能说是其它国家的土地。至于说一国两制,因为谁都知道它那个中共邪党不好,它们自己也知道人家都知道它不好,所以想收回来叫该邪党统治,也知道人家不干、世界也不干,那就一国两制吧,(众笑)实际是丑事。别的国家回归了怎么没有两制啊?不是人家不喜欢你那些东西吗?

弟子:一国两制的存在,是否真正的目地是想要使中国人有机会了解真相?

师:当然任何事情也都不是偶然的,也都不是为了单一目地而出现的。神安排什么可不象人那样想问题,他一安排起来牵扯的问题非常的大、非常的全面。人看世界是在一层粒子中看,你比如说,人看到的这个世界,就是分子和星球两种粒子之间,在分子构成的粒子中看这个世界;神不是,神是在他的能力范围内看宇宙中所有的粒子在同一个问题上出现的结果,他们是立体看的、全方位看问题,所以他们安排起事来达到的目地就是多项的。

而且即使这样,人在这一层粒子构成的世界中都不让你看全,因为他们让人看全了,有很多东西用科学会解释不了,不叫人信神人都得信神了。为了不让人完全看清这个世界就得给人造这样一双眼睛。人的眼睛虽然是由分子粒子构成的,为什么连分子粒子构成的在这个范围之内的东西有些还看不到呢?是因为他们给人还设了许多障碍。这种两制的真正目地是为了这个历史时期世间格局的需要。这些我以前讲过了。

弟子:弟子经常以诗歌这种文学形式为大法的网站写讲真相文章,有时为了表达证实法的内涵而没有严守诗歌的格律,这样做是否错了?为了准确的表达内涵而不必对格律墨守成规,这种认识对吗?

师:就是要破除这个规矩是吗?其实这正是现代人道德下滑后的想法,反传统、反正统的,这不是说你,我是从法上讲目前人类就是这样。实际上人类是在堕落,是在走向无知。中国文化是神传给人的,每一朝文化,就包括这个诗歌,唐诗、宋词、元曲也好,它们都是不同天体来结缘时所带来的给人的文化,所以你们要想写这样的东西最好还是遵守它的规矩。你说我就不喜欢押韵,不喜欢押韵现在有散文诗嘛,你就写散文诗好了,那个没有什么太多的需要遵守的,也是符合现代的形式的。其实我觉的那个诗读起来太白,没有内涵,古体诗还是嚼起来有味。

弟子:我代表重庆大法弟子向您问好,向您表达他们的思念,他们要我一定转达到。

师:谢谢大家。(鼓掌)师父都知道,你告诉他们,师父都知道。

弟子:有些弟子因为被劳教后正在走些弯路,其他弟子也很着急他们的状态,怎么帮助才好?

师:该帮助就帮助,谎言一揭就穿。什么悔过?往哪悔呀?那不都是行骗吗?回到社会中来的时候,冷静冷静想一想,啥都会明白。所有所谓转化的,出来用不了多长时间不都明白过来了吗?有多少还能坚持一直都糊涂下去的?一直都不行的是他自己觉的坏事干的太多了,他知道错了,没有脸见学员,又执著起不好意思来了,是因为这个原因。

弟子:学员花钱租房子做讲清真相工作可以吗?

师:大法弟子在讲清真相中其实都是拿自己的积蓄、工资来做这些事情,但是你们要考虑个人的生活,不但要考虑个人的生活,还要考虑家庭的生活,要考虑别人。如果家庭的生活处理不好、个人生活处理不好,给讲真相造成的困难就会随之而来。从另一方面讲,如果你们生活都没有着落、吃饭都发生困难的时候,那你的心思一定要用在那个上面,讲清真相不反而受到了干扰吗?所以一定要考虑条件,你们的心我看的到,力所能及的做。

弟子:师父能否多讲一点宇宙和人类的未来?

师:我现在讲未来,对你们没有实际意义。人类的未来美好了,留下的人有福了,因为大法在这儿传过,使这儿留下了,在这期间没对大法犯罪的生命有福了。因为大法在这传了,也给未来的生命开创了良好的生存条件,也许将来的粮食是以树结果的形式,那个米粒那么大个(做手势如橄榄球状),说笑话啊,相对来讲劳动就是减轻很多了,水和空气都干净了,那些毒的东西呀、那些虫子呀、蚊子苍蝇呀,这些东西都没有了,世界真的是变的很美好了。那新宇宙的美好是旧的神都想象不到的,因为他们看不到,他们不敢想象、也想象不到是什么样,是完全建立在另外一种基础上的。过去的生命是为私的,以后这个宇宙不是建立在为私的基础上的,一切都变的更加好了。

弟子:接下来有很多的人主动要来得法,我们要扩大炼功点吗?

师:当然是这样的,你们已经是这样做的啦。(众笑)人多装不下就开辟一个新炼功点吧,是这样。

弟子:日本有的学员之间不信任,给很多证实法工作带来难度,弟子很难过,真希望能快点整体提高上来。

师:是啊。其实啊,不管什么样的情况,不好的因素有市场,那是我们学员自己有问题。昨天有学员提假经文的事,我说大法造就的生命,你还能受那个假的迷惑?你不用法的标准去衡量?那是不是执著太重了邪恶才有市场的呢?其实有的人还是不理智,正念不足。

弟子:日本有上千种宗教流传,日本人总是把法轮功解释成宗教。

师:这个问题我是这样想:以后谁说法轮功是宗教,说就说了。如果他是想進一步了解,你就告诉他法轮功如何不是宗教;如果他不想進一步了解,你干脆就不用跟他讲是不是宗教,你说宗教就宗教吧,因为宗教本身在人类社会没有反义。大法弟子修炼不走宗教那条路是不走形式,不被形式本身干扰,我是告诉大家这个根本的法理。常人能理解到什么成度,其实我早就告诉大家了,常人会把我们叫宗教的,过去我讲法中都讲过了。

弟子:日语版《转法轮》中“目的”的“的”是否也改成“地”?

师:这个日语就另当别论了,因为它不同于汉字的内涵。日语我想还是不动。

弟子:佛学会的学员是否不应该压制学员做所有的事?(众笑)

师:对于学员所做的证实法、讲真相救度众生的事是不能制止,谁这样干了谁就错了。但是有的学员做事走极端、容易造成不良影响的,制止还是应该的。在座的好多是各地负责人,你们要记住一点,除了整体上需要协调做什么事之外,放开手让学员去锻炼、叫学员去树立自己的威德,一定要给学员机会,叫他们去做。你们一定要记住这点。我这个当师父的都在放手叫学员走自己的路。学员哪做错了,要给他指出来。真的造成影响的,要严肃的跟他讲,想办法纠正过来、挽回影响,但是也不要说他就是魔了。修炼难免出错,出错就有大错和小错。

但是作为学员来讲,要严肃对待自己。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来讲,我们不能够对自己不负责,对大法不负责任。你毕竟是大法造就的生命,你的威德将在未来的宇宙中闪闪发光,我们能够不走好自己的路吗?所以还是不要过多的太强调负责人。负责人都好了,他修成了,你眼睛老是向外看,不向内修自己,你还是修炼人吗?修的是你自己。负责人真的有问题了,冷静的善意的指出来。大家都是修炼人,修炼人还是有没去掉的常人心的,常人心还就怕冲击,一冲击呢,它就容易出现负作用,所以要善、善解,要和气的、善意的说清楚,就能解决,如果负责人连善意意见都接受不了就有问题了。

相反,个别学员也有这样的,对待别人表面上很善,讲出的话带有很多自己的因素,甚至是刺激别人的因素。表面上说的很温和,(众笑)那是耍人的滑头,那绝对不是大法弟子应有的状态。

如果哪一个地区负责人不是在法上修、大法弟子学法不精進,会反应出这些复杂的状态。可是作为任何一个大法弟子和负责人来讲也都应该清楚,没修掉的人心会反应出来,但不等于这个人不行,他很多修好的方面不会表现出来,因为这些方面人心修没了嘛。其实一个修炼的人在常人中什么心都没有了的时候,这个人真的就没有什么表现了,当然真的修到那一步就圆满了。所以有人心就会表现,但是不等于他没修,也不等于他修的不好,他是在某一个问题上、在哪方面没做好。都应该注意。

也就是说不怕修炼过程中还有常人心反应出来,关键是大家都能把自己当成修炼人,有问题出现后要向内找,都能这样做,那么这个地区的修炼状态一定会非常好,矛盾一定会少。

弟子:修炼没有领导,大法没有组织。当我们学会成员及会长与社团和政府部门打交道的时候,用会长、成员的名衔合适吗?

师:应该说合适,学会不是为了符合常人的社会状态而建立的吗?我们为什么不用这样的方式在常人社会中讲真相呢?当然是可以的,政府也是允许你注册的。但是不能有显示心,你们是在证实法,不是在证实自己。

大法弟子是真正的修炼人,如果今天的社会形势不是这样,我真的连这个佛学会都不想叫你们成立,那就是各地的炼功点、负责人、地区的负责人,就是这样。其实负责人也是召集人,也是修炼中的普通一员,为大家服务的人,多付出的人。

弟子:一组癌症病人希望我们去教功,可以做吗?我们没有唱歌跳舞的基本功,如果用心学练,能在短期内举办一个大型的文艺表演吗?

师:这个可得根据情况去做,根据能力去做。你们如果没有基本条件要搞个大型的文艺表演,硬搞,观众就会看你们的笑话。给人带来快乐没有关系,但是人家都是些贬义、取乐你们,我想就起反效果了,所以要根据条件做。

癌症病人学功要看什么目地。世人想得法、想修炼、想说法轮大法好,那是人主动的在证实法、在主动选择自己的未来。如果你们把大法当作治病的东西,要这样在常人中做,实际上是对大法的不严肃。

你们可以去监狱里教功,你们也可以到医院里去教病人,那是为了想要证实大法,要和去其它地方教功是一样的想法,本质上是为救度众生叫人得法得度而做的。如果把大法当作改正人错误、作为治病的工具,当作一个改变常人什么难的办法可不行了。大法是度人才在人类社会传的,这一点一定要清楚。有人说法轮功治癌特效啊,大家都来,保证就不好使了,因为你的心不对。大法不是为了给人治病来的,是为了要从根本上救度人,才给人解决问题的。如果是这样一个出发点,效果一定会好,如果带有执著于常人的什么事情做起来效果就不好。

修炼是严肃的,李洪志绝对不是领着大家来给人治病来了,更不是为了人的什么事来的,也绝对不是领大家在社会上搞一个什么教,我是来教你们修炼来了、是为了你们生命得救负责。

弟子:台湾总统大选,有些学员人心波动,是否旧势力安排的考验?正确应如何看待?

师:天塌下来修炼人的正念都不动,这才是修炼,这样才是了不起的,(鼓掌)修炼人不执著世间所有的一切。大法弟子今天的修炼形式不同,修炼中大家在社会上又尽量的符合常人社会修炼,在常人社会中都有正常的工作,同时也有自己的家庭、工作等等方方面面,与社会密不可分的这样一个关系。那么台湾大选中有的学员从个人的感觉上觉的那个人还好就选那个人,那么有的人就觉的这个人还好就选这个人吧。个人认识不同,这一点是无可非议的,个人在社会上的行为不代表大法,但不能象常人一样执著这些事。

你们选了谁,作为我这个师父来讲,我不能够说大家错了,我对这些事也不干涉,因为我叫你们走的就是在常人社会中修炼的这样一条路,修炼者只能给社会带来好处,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又不左右人类社会。

作为每个学员个人,你想选谁你就选谁,只是不能太执著。但是大法弟子通过在中国大陆这场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中都看到了一个问题,所以有的就在想“谁跟迫害我们的邪恶走的近我就不选他”,(鼓掌)作为我这个师父来讲也无可非议,(众笑,鼓掌)那是学员自己的想法,我这个当师父的没有告诉你去选谁,更没有、也不允许有集体行动。(众笑)

学员和学员之间的个别走动啊,那都是功友同修之间个人的事,说我选谁、你选谁,这都是个人行为,这与大法本身没有关系,与佛学会没有关系。佛学会的负责人也可以支持哪一方,那是你个人行为,因为他在修炼,同时他也是社会的一员,修炼过程中你让他完全放下人的一切?那要等修炼圆满时才可以做到。那么在常人社会中修炼,他也有他与社会的联系,所以他想选谁那他就选谁了,他有他自己的想法,这也是无可非议的。

不管选举结果怎么样,不应该使社会发生冲突,那是极其危险的。作为修炼的人更要严格要求自己,所以我就告诉学员,不能够被常人心带动跟常人一样冲动。因为你们是带有能量、能力的,你们所做的事情会带动很大的因素,在社会上起的作用就会相当的巨大,所以不能够随着常人去做。我也看到了一些学员被常人带动的心中忿忿不平、情绪激动、正念不强,这时谁都看不到你修炼人的形像何在了,这可不行。当年我们“四.二五”上访也是和平的,非常理智的,我们对社会都是有益的。

弟子:旧势力黑手及邪恶虽然不多了,那现在当学员做的不好的时候是什么干扰?

师:旧势力黑手清除的很多了,在向中国大陆那个地方收缩着,时不时的出来干一下坏事。(众笑)另外,还有我要清除的就是三界外的那些坏神,它们在操纵着邪恶,甚至有的在直接在干。不管怎么样啊,到了这一步了,神敢直接在参与干的,我不清除它,上面也在清除它,现在的形势变化很快。

弟子:“沧桑一瞬是时间”是什么意思?

师:沧桑啊,就是经历了漫长的岁月与漫长岁月中的一切,一瞬就是时间短暂嘛。不管它是沧桑还是一瞬,它的时间长和短的概念在神的眼里是一样的,也许把那一瞬的时间给在这时间里面的生命造成漫长的岁月。我们看是一瞬,在那个时间场中这一瞬可能是沧桑岁月。我们世上的沧桑岁月啊,在有些巨大的神来看也是一瞬间。是时间的造化,是时间在变戏法,就这意思。

弟子:有机会参加市议员竞选,与很多社会上不同阶层的人交上朋友,打下很好的以后讲真相的基础。由于对市议员这个职位不了解,需要花一定时间了解社区问题,参加社区服务工作和学习怎样做议员的知识,有时候挺矛盾的,我觉的这些时间应该用在做电视节目、做其它讲真相上。

师:我传的法就是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就会有大法弟子与社会的各种不同的接触。不同的工作本身都是在与社会联系,这不矛盾。

其实很多学员都有不同的工作的,同时也在讲着真相。就是自己怎么样安排好,利用好自己的时间,怎么样做更好吧。不反对大家在社会上有什么职务,在社会上生意做多大、官当多大,都不矛盾。我就是要证实在不同的阶层中的人都能修炼,我也真的开这个先例。历史上很少有度富人的,很少有度当官的,我不分这个,只见人心,我都度。(鼓掌)实践中证明是对的,不但可行,而且我的大法弟子也修炼出来了。因为过去没有大法,不同的神证悟的理不是宇宙的根本理。今天是大法在传,什么事都能做得了。

弟子:证实法的工作、活动,很多没有时间保证,每天炼功、学法时间很紧。

师:是有这个问题啊。如果做大法的具体工作很忙,那么在炼功上可以缓一缓,然后找时间补上,这没有问题。因为这功是可以有时间多炼、没时间少炼,师父给你们讲过这个问题。至于说学法呢,我想还是要挤时间学,哪怕是学一点。挤时间学就最容易出现一个问题──定不下心来,定不下心等于白学,浪费时间。要学你就放下心来,稳住心,思想静下来,真正的学,哪怕你学那么几段,比你心不定看一本书要强。学法一定要学進去。

弟子:是不是弟子现在所有的魔难都是旧势力对正法来的?

师:不是,你们的魔难都是你们自己修炼中的事,旧势力的干扰也是针对你们个别人修炼来的。我是说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的干扰我不承认,因为大法弟子是我的弟子,谁也不配管,更不能使它们利用、强加大法弟子以达到它们的目地从而毁坏我弟子的阴谋得逞。它们干扰的了是因为它们抓到了你们的执著、不足,加上历史上留下的业力,这场迫害也都出自于这些因素。正法在三界外本身与你们没有太直接的关系,但是你们与正法时期同在,与师父同在,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弟子:有些学员认为只要在家里发正念、用电话讲清真相就算是正法弟子了,不需要走出来。可以吗?

师:如果不是特别忙于大法的事,有集体证实法讲真相活动,或者其它的集体学法等都不出来还是不对劲。集体学法是我给你们开创的一种环境、留下的这种形式,我想还是应该这样做。因为这是从实践中走过来的,这样修对学员提高最快。自己一个人修,提高没有促進的因素。那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你们不是讲过师父叫怎么做就怎么做吗?讲过应该走正大法弟子应该走的路吗?

我看到你们有难处,我不想告诉大家“必须这样做”,我很少这样说,我知道大家很难。再说修炼你得自己去悟,法理我也讲清楚了,你得走自己的路。我告诉你“必须得这样”,你在这一步上是有漏的,这个漏却是师父给造成的──师父没让你自己悟出来,没让你自己去做,你这方面没得到修炼,所以我很少这样说。大法弟子应该认识到自己的责任、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应该怎么做才对。

弟子:在证实法中弟子时常参加一些重要的活动,然后也发现做成一件大事不时有诸多干扰和消业等。

师:干扰从来都没断过,大大小小的干扰时不时就会有。旧势力的渣滓与那些坏东西就是不甘心。我每次讲法它们都听的到的,和你们一样,同时听到,它们就是要那样干。它们的罪恶之大已经不能用它们的生命去衡量了,它们将在未来无休止的偿还它们的罪,就是这样也偿还不尽,大到这种成度。而这些旧势力在三界中的残渣、宇宙败坏的各种因素、最后那些旧的因素也就豁出这些东西了,就叫它们干到底了。它们罪大的都可以烧毁它们自己,是那些坏的因素猖狂促使它们这样。

弟子:思维简单和复杂有没有好坏?是什么原因?

师:在神的眼里,人的思想简单干净,神认为这个人是好人;人的思想复杂,神认为这个人不好,因为神认为复杂的原因不就是人世间的执著造成的吗?复杂不是执著人世间的因素吗?所以在修炼中是有这样一个道理。

思想简单不等于智慧小,思想复杂不等于有智慧。这与大法弟子在常人环境中的修炼形式和你们今天在证实法中所做的一切也不矛盾,大法弟子的智慧来源于正念──神念,这个智慧和在常人、在社会中形成的思想复杂是两个概念。那些是出自为利、为私、勾心斗角而形成的狡猾,而大法弟子的出发点是为了证实大法,是不求自我的,所以这是根本不同的。后者这是大智慧,前者应该说是思想复杂。表现也不同,那一定是的。

弟子:我们这个地区一直以来都存在着很多老学员长时间不参加集体学法,也不参加户外炼功,认为没有参加集体学法,在家学法也可以把法学好,在家炼功一样可以把功炼的好,认为这样做并非没有达到整体提高。

师:其实我说真有这样的就是人心的执著造成的,不信就挖挖你自己的思想根,一定是执著。说小了你是懒,说大了你是怕。当然哪,有一些老学员忙于一些具体工作,这不一样。

弟子:曾经跟随过香港那个败类,是不是可以参加现在的媒体项目?

师:这个具体问题就别问师父了。我们有的学员犯了错误,改了就是好,谁没有错误呢。作为学员来讲,如果别的学员对你不信任的时候呢,别顶着干,回避一下也没什么不好,这样两方面各自心理压力都小了。

不让做这些事呢,那我就去到街上发资料,同样救度众生嘛,去领馆发正念,去干其它方面的,都可以做嘛,为什么非在这一方面执著呢?你越执著呢,别的学员对你想法就越重,是不是?为什么非得要这样呢?你这样做的本身是不是也会被旧势力利用啊?造成混乱啊?所以做任何事情都能够出自于对大法的考虑,我看问题就不一样了,情况就不一样了。我建议所有被怀疑的学员都到领馆,都到街上发资料,到最需要的地方去面对世人直接讲真相,先不要参与具体事了。做给大家看看,你是真是假,你行不行。

真有问题的,大家也不必担心。这种人在大法弟子中却不在法中,旧势力用完了他们的生命也就完结了。其实我知道有一些有问题的也知道大法好,由于怕以前干的对不起大家的事被特务机构张扬,怕心使其一边干着坏事一边又求着师父的法身给予方便。怎么可能给你方便呢?修炼是何等的严肃,特别是大法弟子的修炼,何等的威德啊!带着执著求,又是肮脏的怕心,不会得到什么认可,也不可能。这种心旧势力的残渣烂鬼可看的见,从而假冒师父,引导你允许你什么,那就是要害死你。

弟子:台湾全体大法弟子、台湾明慧学校小弟子问师父好。(师:谢谢大家。)(众鼓掌)台湾明慧学校豆豆园全体小弟子向师父问好。在正法时期我们如何更好的利用教育角度证实大法?

师:其实你们做的事情就是在证实大法。明慧学校的学生都成了小弟子了,而且影响了社会,影响了学校,影响了教育界。就是我们能够做的更深入、更广泛,其实那是我对你们的期盼。(笑)(鼓掌)说我期盼,应该说众生的期盼。(笑)(鼓掌)

弟子:某地区从国内刚来的一些自称自己是大法弟子的人,马上就有同修帮助办难民。是否需要了解一段时间之后再帮助解决难民问题?

师:这些学员自己根据情况做吧。如果是个真的大法弟子,有困难不帮还不行。从法中多问一问不就明白了?

弟子:有的学员做事走极端,给大法带来不好的影响。

师:神最瞧不起的生命就是这个生命找不到自己,做什么都正念不足。找不到自己,讲话言不由衷,做事走极端,没有自我,你说度谁啊?哪个是你哪?神最瞧不起这样的生命。这样的人虽然走進了大法弟子中其实并不在大法中,真是很可悲,没有正念。

弟子:有一些有功能的学员发正念时认为其它空间的那些生命应该救度、铲除它们有点不善?

师:没有正法这件事情,或者哪门师父带弟子发生这事时,他的弟子这样去认识也不能说是错,尽管当师父的认为你没正念。哪个师父有这样的弟子也是迟早得送回家的,因为师父说的你不做你是什么弟子呀。今天问题又不一样了,正法这件事情出现,远远超越一个生命的自我修炼。一个生命对你的干扰,对大法的干扰,应该清除的生命已不是你个人慈悲与不慈悲的问题,是你对大法负不负责任的问题。

作为大法弟子,不要以为度人的目地就是为了让你个人修炼圆满。不是的,大法弟子的责任是证实法。你连法都不证实吗?破坏大法你都无动于衷吗?大陆的大法弟子也是被这些东西迫害死的,这不关你的事吗?你从法中得到了一切,大法不需要你的什么回报,但是作为大法弟子的一员来讲,大法没了你能有吗?你维护大法不是维护你自己吗?我其实我觉的这个学员还不止是糊涂的问题。提问题的条子还没念完。

弟子:……发明一套背诵《论语》若干次、加上某些手印动作,说发挥了很强的效果,(师:你看,我说他不止是糊涂问题吧。)(众笑)还默默的到处教其他学员。

师:这就是干扰嘛。这就是已经被魔利用了,只是还不那么太严重而已。作为学员来讲层次已经掉的很厉害了,和大法弟子们堂堂正正的证实法相比显的多么渺小,唉,差的太远了。其实他也干扰不了学员,很多学员都会看出来他不对头,只极少数执著心很强的人被带动。

弟子:弟子感到旧势力给我们安排了一些死关,想要我们一蹶不起。可是只要我们走过那些关、那些难,就能放下根本执著,从而做的更好。

师:是,如果大家没有什么执著的东西,旧势力也抓不着把柄、也没有办法。

弟子:台湾在正法时期所扮演的角色,法正人间后又是什么呢?

师:法正人间那是将来的事。台湾的角色,我只能跟大家讲,同是一个祖先、一个民族,在海峡两岸对大法的态度是不同的,这就是一种强烈的对比。

弟子:大法弟子如何具体明白正法时期结束的那一天?

师:别执著,那一天来了这个旧宇宙的历史就结束了,大法弟子也圆满了。在圆满开功的时候,对于一个生命来讲就是前一秒后一秒,连个一秒都没有,就在前一瞬后一瞬就是人神之差。大法弟子的修炼是从微观到表面的,所以微观上修好的那一部份,没有主体的主宰的时候他不动,但是什么都知道,修好了嘛。你修到的最高境界一直到下边每一境界都有你的一部份,在你所在境界中的情况你都知道。所以就在前一秒后一秒,那一下子就是神人之分。那一瞬间啥都知道,那一瞬就是全能的、伟大的神。

弟子:台湾目前的政治形势是旧势力安排的,还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

师:看来学员真的是对这件事很用心啊。大法弟子没有促成这个形势,那些与我们大法弟子没有关系,都是旧势力过去留下的因素造成的,但是从现在的情况看,旧势力的残渣们也显的力不从心了。

弟子:有学员在邪恶开始迫害打压后曾去北京上访,而后他只看《转法轮》,不看经文。多次交流,希望能把他从邪悟中惊醒过来,但都没有效果。请问用什么重锤把他敲醒?(笑)(众笑)

师:善意的跟他去讲一讲,看看他执著在哪里,他有一个执著的心结和怕心造成这种状态。还不是听信了邪恶的造谣宣传,但是又知道法好,心里有矛盾,放不下。实在不行了那就是他自己的事了,还有救大家就帮帮他吧。

弟子:我们近来以文艺表演的形式到社区讲真相,效果很好。有的团体让我们去表演功法、教功,其中一个团体的人都是癌症病人,请问我们将如何把握?我们要组织一个大型表演,能收门票吗?能为其它团体筹款吗?

师:绝对不能为其它团体筹款,也不能够做这些对大法弟子没有什么意义的事。大法弟子证实法讲真相、救众生、反迫害的事情是第一位的不能干扰,如果做一些与大法无关的事情就得不偿失了。

有人可能想了,说我给他筹点款,这些人说不定就对法轮功好了。不是那个道理,我传法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想到过用经济手段哪、用什么权力啊,用什么个人威信啊,去叫人家得法。他不是为法而来的,那是不行的。

弟子:在诉讼案当中学员是否可以对法官讲真相?这样会影响司法公正吗?

师:讲迫害应该是没有问题,与诉讼案没有关连的学员讲真相应该没有问题。人世间有许多框框封住了人自己,但是如果大家智慧的去做一些事情,不是什么坏事,应该说是没有问题的。

弟子:香港某景点讲真相的负责人能把那个地方正到如此好的地步,的确精神可嘉,也被一些学员认为她简直是一个神。有的学员表示,到那里讲真相一个星期,比在台湾修炼一年还好。(众笑)(师:这就极端了。)因为很多学员慕名而去,……

师:我们学员,大家记住一个问题,我们有的学员做的好,可是她还是在修炼。如果我们这样做的话,是不是要引起学员新的执著呀?会不会造成学员产生沾沾自喜的心啊?所以我想大家还是要注意啊。哪个学员在哪一方面修炼的好我们是应该学习,但是还在修炼嘛,还有没去掉的人心,还是要以法为准。

弟子:最近那位大姐因坚持改变发正念方式,更改五分钟结合顺序,把前面五分钟清除自己思想中所有不好的念头改为先铲除黑手,强迫学员依照她的口诀做。

师:你看,说来就来了。(众笑)这就造成了她起了心了,这不就来了吗?你们促使她要另来一套了。所以我讲啊,要多学法,以法为准。哪个人哪一方面修的好,是因为她在法中修的好,并不是她比法还好,所以你不学法你学人,人没修成之前总是有漏的嘛,哪方面好并不等于全面都好啊,这下好,把学员弄出执著来了。这些事注意吧。

弟子:请师父为我们讲讲如何把宇宙特性真、善、忍巧妙智慧的透过媒体传播给各方?道家世界的众生是什么样的?

师:这讲的是什么呀?(众笑)巧妙的、智慧的透过媒体传播给各方?我听这话讲的怎么不是大法弟子的话呀,是新学员吧。没有什么巧妙的办法,大法弟子都是按照法在做,慈悲众生,把美好告诉给众生,通过自己不同的方便环境和自己要做这件事情的愿望在做呀。

道家的世界是什么样的?道家,我过去都讲过了,道家过去没有世界啊,道是独修啊,清修啊,在天上也是在山洞里,道在天上也云游,个别的才有道观。从近代道教出现之后呢,也出现一些佛道之争的问题,所以造出了道教,道教中也有了佛、菩萨。这些都解决啦。

弟子:夫妻俩都是大法弟子,冲突、矛盾无法解决,能离婚吗?(众笑)这与修炼有关系吗?

师:其实我说你修的有漏,尽管有些学员可能会说你还可以。不是太执著于常人的这些东西了吗?如果都放下自我,都修的很好,没有那么强的自我,夫妻俩都是大法弟子还处理不好这些事?

离婚呢,我告诉你们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会,你们今天离婚也好、结婚也好,我都不说什么,我是从法理上讲,但是我告诉你,未来是不允许这些事存在的。是现代社会现状造成的,我也不能够强迫你们怎样去做,但是未来的生命是不允许这样、不会这样做的。

另外说说人吧。现在的人哪,把情看的很重,可是情是个最不可靠的东西。你对我好了我就高兴,你对我不好了情就没了,这东西能可靠吗?能用情来维持人的婚姻吗?人哪,除了讲道义之外,夫妻之间还有一个恩呢。作为女人来讲,她的一生都交给你了,男人就应该想到这个女人一生交给我了,我得对她负责任。夫妻之恩,这个东西现在人不懂得了,也不讲,当然现在也不是这个社会状态,我也不这样要求。作为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好一点,尽量不要出现这些事。

当然啦,我刚才光说男的了,我得说说女的。(众笑)还是说轻点啊。(众笑)作为女人哪,也要体谅男人。女人哪,你们都想让自己的男人自己的丈夫成为一个强有力的、堂堂正正的男子汉,可是你的表现却是时时在欺压他,你把他管的象个女人一样,(众笑)这怎么男子汉呢?整个的社会都形成这种形势的时候,你们想想,这些个社会中的男人都变成了男女人,(众笑)女的都变成了女男人,(众笑)这是阴阳反背啊。当然这个社会形势就是这样,我也不强求你们非得怎样。我们有些女学员确实能力很强,也有些人确实不简单,(笑)能力上有时候超过男人,但是你们很多时候确实得考虑男人。修炼人你在哪都是个好人,你要考虑别人,在家里为什么不能考虑、体贴自己的丈夫呢?我们不是要给未来人类留下最好的吗?俩人都是修炼人,你考虑我,我考虑你,怎么还能谈离婚呢?那牢不可破啊。(众笑)唉。

弟子:想请您谈谈如何向商人讲真相。

师:人就是执著于利益,对于常人来讲,利益高于一切,那就是人。你告诉他们真相了,他明白了,哦,你们是好人,你们是受迫害的,但是我还是要去赚钱。由于各个国家现在法轮功被迫害期间不断的往那投钱,使邪恶有能力、有资金迫害法轮功,也使投钱的那些个国家依赖于这个市场,不敢去揭露,不敢去对迫害表态。人就这样,除非他修炼,我们也只能给他讲到这种成度。商人,随他们去吧。

弟子:请问师父,释迦牟尼佛证悟了戒定慧,我们在同化法中也必须证悟在大法中自己同化法的理,是这样吗?

师:是这样,但是你证悟的那些东西我还没给你总结完,你还不知道是啥哪,开悟后才知道,因为修炼的方法不同。你们可别标新立异,明天你来个名词出来了,你说我修的这个,你就出偏了。

弟子:澳大利亚、日本、马来西亚,(师:这个,我还是念念吧。)澳大利亚、日本、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新加坡、澳门、韩国、台湾、新西兰、被北京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广西柳州、广东梅州、深圳、江苏扬州、悉尼、日本明慧学校、浙江宁波、珠海、杭州、山东青岛、海阳、上海、延边、武汉、山西、吉林省吉林市、黑龙江双城市、威海、广州番禺、西安、北京、广东江门市大法弟子向伟大的师尊致以崇高的敬意。

师:谢谢大家。(鼓掌)我知道,特别是中国大陆那些学员哪,他们的心情,他们对师父的想念我知道,其实我对他们也是一样。邪恶总会消除的,乌云不会遮住天的。

弟子:在打电话到北京讲真相时,同修接了电话。弟子告诉他们,全世界大法弟子都在关心你们,请坚信师父、坚信大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同修求我见到师父向师父问好,大家都想念您。

师:我谢谢大家。(鼓掌)

弟子:转达广东公安向师父问好。目前他们有(师:人数我就不念了)在认清这场迫害。

师:中国大陆大法弟子讲真相、救度众生的形势比国际变化快,因为那里毕竟有众多的大法弟子,将近上亿的大法弟子在反迫害中发挥着巨大的作用。在全世界讲清真相,救度中国大陆以外的众生,也使这些明白了真相的世人能够谴责这场迫害,使邪恶被清除,是正法与全世界大法弟子共同努力的结果,但是在正法到来之前要想使中国大陆的迫害停止,还是得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起主要作用。针对当前这场迫害,中国有许多民众都在反感,不只是民众,在社会的高层,甚至政府的高层,也有很多人在站出来,直截了当在讲对法轮功的迫害真相,不久人们都会起来谴责这场迫害。

弟子:您在经文中曾提过未来有更大的责任在等着我们,是否指我们圆满后要下世救度我们的众生?

师:你现在做的就是在救度众生啊,不能上去再回来。(众笑)谁要回来啊?你在这儿觉的这儿好,是因为这双眼睛看不到这里的真实情况,等到了那儿的时候回头一看,人这太肮脏了,叫你来你也不愿来了,所以我说对那些敢到这里来得法的生命,应该都是值得珍惜的。可是旧势力的迫害啊,造成众生对大法的犯罪,人在这场迫害中的表现,真的毁了很多人,毁了很多生命。

弟子:身有残疾弟子,如何看待发正念,因为我右手残疾。

师:那你就用左手,没有关系,因为发正念的时候不打手势都可以。我叫大家打手势,我是要大家更明确在发正念,指令性更强一些,只是这样。

弟子:在台湾如何鼓励同修化被动为主动参与证实大法、珍惜最后正法时光?

师:这个我想,其实台湾学员我是最放心的,因为那里政府对大法的态度,使我对这方面不太操心,因为有法在,那里学员做的也很好。我有的时候感觉他们做的好象当年我在中国的时候是一样的。(鼓掌)至于说哪个地区个别人做的不好,那也都是在认识过程中、在新学员走向成熟的过程中的一些表现,慢慢都会好的。个人修炼中的干扰比起中国大陆的迫害还是不一样的,当然个人考验经常是有的,作为修炼人来说一定要正确认识。怕有难有关不行,天天幸福是修炼吗?

弟子:与中国学员一起学法,读一段中文,再读一段日文,有的中国学员觉的这样学法速度慢,不如集体效果好。

师:我想都行吧,讲日文的学员在一起念,讲中文的学员在一起念,也是可以的,看方便了,没有什么绝对的规定,怎么样能使大家提高就怎么样做。

弟子:我年纪小,有的比我大的同修,我看到了他们的执著,但不敢谈。这是怕心吗?

师:不要有什么怕心,看到了不对都可以说,哪怕很小的小弟子看到了都可以说。

弟子:我认识一位学员,几年前曾经铸成大错,给大法造成了很大损失,现在他处境很困难,我是否帮他?

师:如果这个人干了坏事又不学了,你就不能称他是学员了。目前大家都在忙讲真相,用很多时间帮助他那得看值不值得,你们自己衡量。还能不能挽救,在现有的能力下做这样的事情得失如何,在这些方面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弟子:台湾是除了大陆以外看华文报纸最多的地区,请师尊指示台湾办日报的前景。

师:我还是那句话,根据学员的情况、能力自己定,别让师父肯定什么。师父一旦说了什么,说“师父说了”,行不行,有困难没困难,条件成不成熟,什么都不管了,就得办,所以我说还是得根据大家的情况自己安排。

弟子:如何理解“掸去封尘看短长”?

师:“掸去封尘”,宇宙从有史以来一直到今天,过去了无量的时间。宇宙天体不断的在解体,就象新陈代谢一样,解体再生成,生成再解体,人类的科学因此还以为是大爆炸形成了宇宙呢。宇宙的尘埃也在下落,不好的因素不断的往下走,从上到下哪一层都没有当初纯净了,特别是在三界,越来越不好了,封尘已久啊,越来越厚。那个月亮当初发上去的时候没有那么大,现在它的外层增加的厚度是几十公里。“掸去封尘看短长”,众生都被一些外在的因素蒙住了,还有许多不好的因素造成生命本身也不纯了,特别是人类迫害大法中被外来的邪恶所操控,等把这些东西都洗净了之后再看看这些个生命如何,就这意思。(鼓掌)

弟子:统筹与协调本是问题的两个方面,为什么不讲统筹而只讲协调呢?

师:大家在一起商量商量就可以了,正法也是有進程的。其实你们做的就是三件事,前提都是定了的。围绕这三件事,怎么样把它做好,同时修好自己,救度众生,难度最大的就是救度众生。怎么样做好,其实就是个协调问题。我讲协调也就是配合好,证实法也是修炼,都向内找就会配合好。大法就是修炼,没有什么其它东西。大法弟子所做的讲清真相,一方面是在救度众生,一方面是抑制这场迫害,揭露这场迫害、反迫害,除此我们没有别的目地。至于说大法弟子搞的活动,讲真相的媒体形式,大家在一起怎样筹划筹划,那都是学员个人行为。

弟子:宇宙以外的因素和没有生命的死水是一回事吗?

师:我讲的死水只是宇宙的一定层次的一种形式。这宇宙复杂的无法用人的语言形容,到了一定成度连水都没有了,不是水了。宇宙太大了,在每一个庞大的境界中都有其一个宇宙的产生的根本原因,但都不是最根本的原因,可是对于那个境界的生命来讲,看到那一切的时候就认为那是根本原因了。这种现象特别多。

弟子:作为佛学会的负责人就可以在学员之上吗?学员不能提意见,作为主要负责人在拉帮结伙。

师:我想呢,负责人真存在这样问题的还真得注意。作为负责人来讲,学员怎么能对你们有这样的想法呢?我们是不是存在很多问题呀?真得想一想了。负责人哪,其实我说负责人,也只是这样叫,负责什么?对大法负责吗?你真能承担的了吗?其实我们只是一个联系人,为大家服务的人,没有权力,没有权威,协调好大家,这就是你们能够帮师父在人表面起到的最好作用。

说负责人拉帮结伙好象不太恰当,其实负责人不是都在管所有学员吗?也许有时会觉的和他周边的人走的近,这样就容易给其他学员造成这种感觉。如果有的学员心里与负责人有矛盾,在一些学员中散布负责人的缺点,那就不只是负责人的问题了。修炼为什么不向内找?挑动学员都把矛头指向负责人,领一帮人不听负责人的,这是对自己对大法都不负责。这两方面我都是要看的。

作为负责人是得做好,作为学员来讲,不能够把眼睛老是盯在负责人身上。你是大法弟子,每个人都在修炼自己,你在干什么?你只是帮助负责人来修吗?自己就不修吗?是不是这个问题呀?可是作为负责人来讲,是不是真的存在严重问题?如果不能够帮着师父把这一地区的学员带好,那是不是自己有问题?你们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吗?所有的大法弟子我都不能丢下,每一个人都是我的亲人,你们怎么能把我的亲人另眼看待呢?作为负责人来讲,大法的工作上我一定支持你,带好当地的学员才是大功一件。常人有句话叫“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这是常人讲的。大法也是在造就你们,但是作为大法弟子来讲应该把什么心都去掉,把当负责人、当头的心也得去掉,每个人都是修炼的人,只是为大家多付出的人。所以呢,作为负责人来讲我这个当师父的就是这样要求你们。

大法的工作也是在修炼,在常人社会中的工作方法与大法负责人都挂不上勾,也就是前人没有这样的形式与工作方法,既负责又是个普通修炼者,你们在探索着走自己的路,大法的负责人也都是在锻炼自己。开始呢可能做不好,渐渐的应该成熟起来了。在这个过程中一定会有缺点错误出现的,那是锻炼的过程,作为我这个师父来讲就是这样看的。我不能在他们没锻炼成熟时就再换上一个,再从头开始锻炼他,过程中又会有大量的错误,学员又有大量的意见,这样对大法整体形式来讲都会受到损失,会干扰大法弟子整体证实法。

作为负责人有问题,学员都应该给他指出来,甚至于严肃的说出来。对于学员来讲,要首先考虑的是大法,不能老是个人的意见摆在第一位,老是指责别人怎么样怎么样。如果这个佛学会负责人真的束手束脚不让学员做什么,那真的是他的严重问题了,等于是干扰大法弟子每个人走证实法的路。那要真是这样,就要考虑适合不适合了,如果再这样继续下去就不行了。如果不是这样,或者有的学员确实做的不好,又不听负责人的劝告,反而说负责人干扰学员证实法就不行,那作为大法弟子为什么不能够从大法的基点上去考虑问题呢?我要每一个人都锻炼成熟。

从另一个角度讲,其实你们的矛盾就是你们提高中要过的关。都在提高当中,大家都向内找自己。作为负责人来讲出现这些问题,不能说没有责任,是有责任的。这么一大群学员自己没有带好,责任是很重大的,要看到这个问题。我这个当师父的是不能落下一个弟子的,我告诉你们,所以作为负责人来讲,你不能给我落下一个弟子。(鼓掌)哪个学员和你好了你们就在一起,谁不听你的了你就排斥他,这不行,我这个师父不要这样的负责人。要把大家都能够协调在一起,不断在法上提高,形成一个正的环境,使大法弟子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抑制迫害这些证实法的事情做的好。

弟子:近四年来中国大陆的一些法轮功学员花了很多钱在韩国来打工,他们的身份是非法居留,每月的收入是人民币的七千到一万。他们认识不到大法弟子在正法时期的责任,完全是来赚钱了,往家里寄钱还说是师父安排的。请问如何说服这些学员回中国证实法?

师:作为大法弟子,看到中国那个地方的形势严峻,更多大法弟子在被迫害,很多世人还被毒害,大法弟子不做大法弟子的事那还是大法弟子了吗?出来做大法的事也行,不做大法的事那怎么配是个大法弟子呢?无论是在中国大陆还是中国大陆以外,都应该是大法弟子。跟常人一样了那就是常人,所以对这些学员来讲,要跟他们讲清楚,想留在这里,那就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

弟子:近来同修之间的意见分歧误会很大。我想请问师父,到底是因为修炼越到后期同修之间层次拉开越大,还是旧势力的干扰?

师:学员层次是在拉开,旧势力的干扰从来也没有停过,只要学员意见中带有个人因素就会被利用,象这样的情况现在不那么太多了。其实象这方面我已经讲过多次了,修炼中学员是一个人群,各种没去掉的思想都会反应出来,大家如果不想向内修,那么就会形成一个很复杂的状态,所以一个地区出现这些问题,那肯定这个地区学法有问题。是凡参与的都有责任,都没修好自己,最起码在这一个问题上。

弟子:我们与宗教的区别是什么?

师:大法无形啊,我带你们今天走的就是一条最纯正的路,放弃一切有形的东西,只见人心。修炼是生命提高的根本,任何外在的形式上的东西都会引起人的执著。你们看现在有多少宗教人士,他们维护的不是佛、道、神,他们维护的是宗教形式。他信的不是神,他信的是宗教形式、宗教事业的发达,天壤之别嘛。信神与信宗教,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宗教会引起人们对这些形式本身的执著,也严重的影响了人们对神的正信。形式有影响修炼人的提高因素。

弟子:有时遇到难,不知是自己的业力还是旧势力的安排。

师:不管是旧势力的安排还是业力,我们首先想自己,我连你们发正念的时候都叫你们首先清理自己。先看自己,自己有问题了,那就处理好。那时候旧势力它也没办法,它抓不到你的把柄自然也就退了。当然了,现在旧势力退了也不行,彻底清理,发正念清理完自己就清除它。(鼓掌)

弟子:读了《洪吟(二)》的“腰鼓队”,弟子体悟到腰鼓阵能起到除恶正法作用。

师:是啊,你们打出的鼓声都带“真、善、忍”的,你们打出的鼓声都带有大法弟子的能力体现的。

弟子:台湾小弟子有组织一支西洋鼓队,弟子认为应该组织腰鼓队。(众笑)

师:不拘于形式。大法弟子证实法中干什么都有威力。其实腰鼓队也只是当初纽约学员想出的一个办法。多次参加常人社区的游行,要表现大法弟子在人生活中这一面给世人看的,所以呢,每次游行呢,除了我们的唐装啊、仙女呀,能不能再想点别的哪?就想起了腰鼓队了。多种多样的形式,想到了,觉的可行,都可以。

弟子:不管在任何情况下,我们都会坚定大法,永远跟随师父脚步完成证实法的使命。

师:是啊,作为大法弟子,大家在座的也许都有这个想法,所以世间证实法的形势能够发生巨大变化,所以今天的邪恶能减少,所以我们能够救度众生。(鼓掌)

弟子:我感到澳洲有些学员不跟法走、跟人走,大帮哄,干扰正法、救度世人。还有些学员喜欢把事情垄断起来,做不出眉目还不公告大家,不和大家商量,不透明。别人以为他们做的轰轰烈烈,其实他们没做出内容,也不对大家说耽误了宝贵的时间,而做出实际的事的学员受他们的排挤。

师:澳洲的情况我知道,有些学员常人心还是很重,师父看着你们什么时候都能从自我中走出来。

弟子:如果常人组织不允许我们用大法的名义参加游行,我们是否可以用其它名义或干脆不参加?

师:那样当然我们就不能参加了,大法弟子陪他们玩哪?大法弟子是来救度众生的,就是要给世人展示大法、叫世人知道大法来了嘛。不叫我们这样做,我们当然就不做。可是不做不能是个解决的办法,为什么不让我们这样做?要去找他们,那可以讲真相。如果他是有政治目地在背后,那我们也可以通过法律去解决,不管时日长短,也要从根本上解决。

弟子:大法弟子办的媒体,在亚洲大部份地区不如北美的办的快。如何更好的做好这些工作?

师:根据现有的条件、现有的环境和情况做吧。师父不强制你们,也不能管那么具体。证实法中是你们在走自己的路,我不能在这儿说你们必须做到什么成度,情况是不同的。根据当地的情况做。

弟子:近两年来我们炼功点出现炼功的学员人数少,是否国外学员都可以在家炼?

师:当然不是。其实我知道最大的原因是我们学员自己分担了许多具体讲真相的工作,忙的出来炼功的时间少了。如果是这样的那就是正常的,如果不是这样就不正常,多向不出来的学员了解一下。

弟子:日本弟子在最近的活动中受干扰,我们应该怎么做?

师:日本啊,哪里有了问题,哪里就去讲真相。日本民族有一种不把事情做成不罢休的劲。大法都是对人好的,我们到哪里讲真相其实都在散布着善的种子,清除那里不好的因素,都在给那里的众生福份,人有明白的一面。很多事情大家协调起来会更好,我希望你们更少的把精神头用在谁长谁短、谁好谁坏、谁怎么样怎么样上,把你们的精神头都用在证实法上。(鼓掌)大家都能协调起来,做好证实法的事,那是树立你们的威德啊。你们在议论谁好谁坏的时候,神都不拿正眼看你们。

当然有些人是有问题,是应该说,我们应该本着对法负责,以法为第一位,善意的把这个问题解决掉,绝不是用常人的办法。

弟子:我是韩国来的弟子,有些同修认为,办媒体的有些同修在领工资,是否合适?

师:我当初跟大家是这样讲的:我说呢,大法弟子办媒体,做的很好。要走向社会,要走向良性循环,要达到自负盈亏,能够完全和社会媒体达到一样,能够开工资,解决了生活问题学员就可以专职干,那当然是件好事,成为社会一个主流媒体。但是,在达不到这个状态之前还不能够有钱发工资的情况,拿着学员赞助的钱发工资那是绝对不允许的。别人在为大法贡献,咱们在索取?作为大法弟子应该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如果真的能走向社会、盈利了、够开工资了,哪怕少点,大家分一点,钱多了再多分一点,盈利了再多了、能达到社会的工资水平了,我这个当师父的都为你们高兴。所以,前提是没有达到这种状态之前不能用学员赞助的费用开工资。

弟子:报纸占用了五十多人,怎样做好安排?也影响了其它项目。

师:这个你们要协调好。因为报纸的初期,确实也需要很多人帮帮,但是也不要浪费了人力。五十多人还是多了,因为大家还要考虑到每个人都要走自己的路,都要做其它的事情。办报纸初期的时候可能难度会比较大,需要一些人,但人也不要太多,大家要协调好这些事情,因为其它环境中的讲清真相也是重要的。

直接讲清真相和媒体讲清真相是互补的,不能够靠一种形式去讲真相。大家看到了,现在是多种多样,大家想出了很多办法,网络、电视台、电台、发光盘、电话、信件、传真、发资料、直接面对面的讲真相,国内学员还有贴标语,当然还有在另外角度做的震慑邪恶的工作,众多的形式同时在做。

弟子:韩国的各地辅导员和站长调换过频,任免没有什么原则。很多积极正法修炼的、走在前面的弟子被撤、被换,有的人已经第二次被任免。新任免的有的得法才几个月而已,整天忙于人事。请问师父,佛学会任免有没有一个大致标准?会长一人任意做主是否合适?

师:这个事,我想作为我们韩国负责人来讲,我提一个建议:为了学员能够修的好,能够把学员都修炼成熟,不要这样换来换去的,其实也影响学员的积极性。再一个就是,如果老是这样频繁的换啊,对学员做大法的工作还没有锻炼成熟就换了,再换一个没成熟又换了。大法工作和常人任何工作都是不同的,你们是在从来没有的这种经验中摸索,找出大法弟子的辅导员、各地的负责人的工作方法,锻炼成熟,使他们能够成熟起来,因为常人任何干部啊、领导啊,都不适合于大法的修炼,所以我们得摸索自己的路,得锻炼大家。

当然负责人真的从法上考虑学员,去去当头儿的心,那我也不反对,如果不是这样那就不应该。作为负责人来说,谁听我的我就让谁当,不听我的我就不让谁当,这是用一种对大法不负责任的做法呀,这种处理问题的办法不适用于大法的工作。负责人应该和学员多交换意见,把自己摆在学员中,有一种我们大家共同把事情做好这样一个态度,学员对你有了认识,对大法的工作就会做的更有利、更好。

不是批评,我只是建议应该跟大家互相商量。作为学员来说应该多帮助我们的负责人,作为负责人来讲应该和学员、更多的广泛的学员多多的加强联系,可千万别以我是什么干部自居啊。不是批评,我在教你们经验。(鼓掌)

韩国大法弟子,其实你们有很多时候都做的很好。很多大法弟子修的也不错。每当我看到你们做的好,特别是每当你们整体配合做事起的作用非常大时,众神都为你们赞叹,而且你们在讲真相、反迫害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发扬你们的优点,发挥大法弟子的正念,做的更好。你们做好的本身邪恶就在害怕。师父盼望负责人能把所有的学员带好,也盼望大法弟子更加成熟。

弟子:弟子要完全、彻底同化大法,纯纯净净扎实精進,尽最大力量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师:大家都能这样认识,我们的事情就能做好。说师父慈悲苦度,要我说呢,是你们了不起,能够走到今天。(鼓掌)

我昨天还在谈这个问题。你们知道我当初面对的是一些什么样的学员吗?我在中国大陆也好、在其它地区也好,很多学员哪,第一次走進我的讲法场,我看到下面坐着的人啊,都是在常人中生成的各种各样的世界观,真正有主念的、思想能清晰认识问题的相当的少。很多人都是似是而非,说大法好啊也都是言不由衷的,再加上各种观念,还有的人学了各种气功、学多了成癖的。这些人能不能够修成神,那个差距,大家可想而知是巨大的。但是能走到今天哪,你们能做到今天这一步,真的了不起。

当然作为我这个师父,我最佩服什么样的?其实那些神也这样想:一个人的思想很清晰,不是说他非常狡猾、小聪明,不是这个意思,他能够有自己的正念,他有自己的思想,是自己的思想在思考,他不被外来意识所动,头脑不是迷迷糊糊的,你说好他就说好,你说不好他也说不好,好象没有自己。但是我今天我看到的你们都是非常理智的、非常冷静的,而且做事稳重。其实你们再也不是常人中的人了,你们都回不去了,你们真的回不去了,(鼓掌)你们和常人的差距相当之大了。

弟子:旧势力知道相生相克的理吗?

师:当然知道,旧势力它不是神的表现吗?

弟子:师父曾说很多神要转生为人,但人皮都不够用,很多植物、动物都是,动物又不能得法,是不是它们只是同化法?

师:是这样,但是前提是对大法的态度必须是正的。我当年传法的时候,我为了让这个法在未来宇宙中永远不破不败就必须走正,我就定下来动物不能够得法。在很久以前哪,也是不允许动物得法的。后来在漫长的岁月中啊,渐渐的都发生了变异了,也允许动物修了,就渐渐的越来越多动物修炼。我当年在传法时提出不让动物修大法,嚯,好家伙,各界都在闹。那也不行,规矩就是规矩。动物要得法哪,你可以转生成人,我也给机会。但是你今天来在了世上,正法中不管你是动物、是植物还是物质,我就看其对大法的态度如何,正面对待大法的我什么都能够给其解决。一般的情况都是哪来的同化后我让其还回到哪去,我可以解决这件事。动物直接修大法不行,对大法本身也不敬。

弟子:在这最后正法阶段,有同修因家人(也是同修)消业消的严重输液,无法顺利做证实法的工作,互相影响。请问师尊,这是自己的问题还是干扰?

师:对修炼人来讲都不是偶然的。一般情况是和修炼人的提高是连系在一起的。如果这个人他是个新学员,或他是个不精進的,关没过好会出现这种情况,但是大法弟子在证实法中如果出现这种严重干扰,那一定是黑手、烂鬼在迫害,发正念清除它们。作为新学员,或者不够精進的学员,在这方面就应该多注意自己、多看自己。

弟子:最近以言论自由、人权同盟在东京主办中国人权现状与全球审江研讨会。有日本法轮功学会在会上发言,其它为全球营救、全球审江大联盟。有同修认为是走的不太正。

师:不能这样看。我们要看到,常人来支持我们我们还不参加?等于是世人要证实法我们不给予肯定。我们在抑制迫害、揭露迫害,有常人参加了不等于是我们参与了政治了。我在传法中啊,我是不看组织,不看形式,只见人心。不管它是哪一个组织,只要它不是黑社会,不是那个特别低下、道德败坏的那些东西,它来支持大法,我们应该给人证实法的机会,我们不是来救度众生了吗?即使那些个很坏的我刚才说的那些组织里的个人有心要来证实大法,大家都要给机会,是不是啊?

但是有一点,大法弟子是绝对不能够去参加常人搞的什么东西,只要与我们法轮功没有关系你们就不能参加。人家搞的支持法轮功的,我们不去,那就不对了。

弟子:《转法轮》上的太极那个点是蓝色、红色或黑色,可是有些资料上印的却是白色,是不是不对?

师:其实呢,大家知道宇宙空间的颜色呀,它赤橙黄绿青蓝紫它是变化的。太极是从道家对宇宙的认识的一个图形,所以只能说代表着那个道的系统的标志。比如我讲过那个黑红的和蓝红的两种,它带有着道的那个系统的形式。关于太极的眼我又考证了一下,还应该是通透的,也就是白色的,两种太极的眼都是白色的。其实这只是个形式上的图形。

弟子:小孩说自己是大法弟子,也喜欢法、洪法、讲真相,但是不会主动学法、炼功。如果要求他做,是否不妥?

师:小孩太小还不能够强求,小孩太小的时候是随大人。等他长大了,他能自己看书学法,那个时候就是他自己在炼了。

弟子:感觉到还有一些新加坡同修时常在用人的观念思考大法,(师:是。)不知怎样解决这个问题?

师:是啊,大法弟子做什么事都要以法为基点,站在法上思考。学员中是有常人心太重的,也有背后干了不好事的,我在看着呢。

弟子:在铲除邪恶时想一个“灭”字之前清除自己时,可不可以想一个“除”字?

师:我叫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不管你怎么想,我叫你做的事一定是最强大的。(鼓掌)有的学员总是正念不足,一起了什么欢喜心了就想另来一套,你就会被魔利用,你就会走偏出现问题。那些出现问题的,不是说他一下子就出现问题了,他就是渐渐这样开始的。

弟子:全体香港学员向师父问好。常人办的活动,有涉及政治的或其它诉求的,大法弟子如何把握?

师:常人做什么呢,那个与我们没有关系。那么在常人支持反对对法轮功的迫害,或者是反对中国对人权的迫害,这不能说与法轮功没有关系。在香港,常人在这个时候,是凡与我们有关系的这些事要请我们参加的,如果是和平、理性的,我们是能够参加的,我只是说香港可以参加。如果与我们没有关系的、靠不上边的,我们就不能参加,这个大家要清楚。

象上回反对二十三条,那么大轰轰烈烈的事情,人家还不是为了法轮功吗?(笑)但是通过这件事以后啊,后来这些民主人士啊,社会上各界人士,政界的人物,很多社会主流人士,也都在仔细研究法轮功,所以到现在为止,我想法轮功啊,在香港,在民众中啊,已经有很清醒的认识了。当然,“四门贴告示总有不识字的”,那落下的肯定还有,不知道真相的肯定还会有,所以讲真相的事情还是要做。

弟子:香港怎样在媒体证实法上发挥更好的作用?

师:报纸要渐渐的走上社会良性循环,成为社会的主流媒体。大法弟子办的媒体一定会成为主流媒体的。(鼓掌)不但成为主流媒体,将来是世界第一大媒体,(鼓掌)其实你们办的报纸架子已经是了。任何一个国家的媒体呀,它只是在它区域性的国家,国家再大你也是一个国家的媒体,虽然报纸能发到其它国家去,但是都没有那么大的份量。

过去有些中文报纸是覆盖面很大,但是后来很多被收买了,现在也没了正义了,也不敢讲真话了。想看真话的就得看你们办的媒体。

打印版

注:打印时如果出现"表头" 和"表尾",可以在打印设定选择项中取消表头(Headers)和表尾(Footers)选项。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