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

再精进-华盛顿DC讲法

李洪志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四日,华盛顿DC讲法



(全场起立长时间热烈鼓掌)

大家辛苦了!(众弟子热烈鼓掌:师父辛苦!)在各个项目中兑现着自己使命的,在各个环境中、在各个阶层中兑现着自己的承诺的大法弟子,大家辛苦了!(众弟子热烈鼓掌)

现在看来你们所讲的、所承诺的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在实际讲真相中发挥了作用、看到了成绩,也看到了你们所做的那一切在兑现着你们的使命,真的是了不起。这不只是一时的冲动,也不是一句口号。当初你们发誓要做的,现在正在完成和兑现的最后过程中,所以说大法弟子了不起。无论如何,你们从最邪恶的迫害中走过来了。大家看到了,不管邪恶还存在多久,还是这个邪恶变换着不同的手法,都没有用。有一点大家都非常清楚,这个世界的历史能够走到今天,就是为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留下来的,这段历史就是为了成就大法弟子和兑现你们的誓约而存在。当然了,这不只是你们的誓约和你们要兑现自己的承诺,这关系到正法、关系到宇宙无量众生,这么大一件事情。你们对自己该做的做好了,三界内那一切也就做好了,师父在正法中的干扰就少了。

实践中无论你们经过多少魔难、大家磕磕碰碰,还是互相之间的在配合上时有人心的干扰,不管怎么样,你们走过来了。希望在最后过程中,大法弟子尽量的多救人、做的更好,使自己的威德更加伟大。这方面大家不要放松,要做的更好。整个这段历史时期都是给大法弟子留下来的、为了大法弟子证实法的,那么也就是说人类的舞台是给大法弟子的。别看这个世界上它各行各业按部就班的该做什么还在做着什么,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民族都在自己互相之间社会状态中运作,但是呢,这一切都为了大法而存在。不管历史的久远留下了多少人类最后的传说,不管大法从开创三界以来,人类或明或暗的、或多或少的知道多少人类的最后结果,无论有多少人在现实中形成了什么样的世界观,其实所有的生命都在等着今天人类的最后展现。我看这一切也都走在最后的尾声中了,只是很多人不敢承认这现实的一步步的展现,在最后的时刻到来之前要救度的众生还没有达到数量,大法弟子还有一部份没跟上来,这就是还不能够使最后这件事完成的关键所在。

那么也就是说,在救度众生这件事情上不能放松,而且要做的更好,救更多的人,因为那实在是太关键、实在是太重要。人类现在不相信这些事情,不久慢慢的人类就会明白了,一切都会逐渐的明朗化。在不久的将来,世人都会知道大法弟子在救人。在这件事情上,一定要做的更好,更加有力度,那么也就是牵扯到你们互相之间要配合好。如果你们不配合好的话,真的是会被邪恶钻空子,会受很大损失。在个人修炼上,或者是我们集体的救人项目上都会有损失。

大家知道,做的不好你们辛辛苦苦搞起来的项目被邪恶给破坏掉,那么等于前功尽弃。如果你们互相配合不好,那么你们就不能够有效的去实施大法弟子应该去做的事。很多时候都是这样,在有些项目需要大家去做的时候,那么大家首先就是争论来争论去,各执己见,最后不了了之,使大法弟子很多事情就不能够去做,甚至于做不好。那么这里边就有一些个原因啦。我说大法弟子都了不起,都是不同世界来的王,你们当然都有主见、当然都有能力,但是不能够每个人在需要配合时都各自做一样,需要大家去配合共同完成一件事,得大家都来做一件事情。那么到底怎么做呢?其实任何一个人的主见都不可能是圆满的,任何一个人的想法都不可能是最高明的。关键事情上只要我们觉的提出问题的人、解决问题的人,或者是我们提出合理化建议的人,他的出发点是好的,做的事情大体上是不错的,我们就应该去积 极的配合。

那么有的人说我们也是想能配合的更好才提出不同的看法,他不接受我们就觉的这个事情不好办。不是这样的。作为大法弟子来讲,正念来自法,修的不是你人的主意怎么好、你人的办法怎么高明,修的是你在对待问题时是否用正念。如果一个人出的主意、办法不够完善,在负责人的组织下大家可以合理的去讨论。如果这件事情不能被接纳或者不被接受、你又觉的明明应该那样去做才会更完善,心里就开始消极了。其实作为大法弟子,这时如果念正,想到的是修炼、是责任、是应该做好的,你就应该把你觉的不完善的地方默默的把它做好,这才是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如果大法弟子都能够这样做,任何事情都一定会做 的非常好。

那么有人想了,是不是这样做了,功劳都是他的了?威德都是他的了?不是的。大家知道,我们做事情不是给人看,也不是给项目负责人看,也不是给佛学会的负责人看,对不对?你说你给师父看,师父主体也没在你跟前。给谁看?给众神看,师父的法身也在看,无量宇宙的众生在目不转睛的在盯着你们的一思一念和你们的思想动态。给谁看?证实法中你们所做的很多了不起的事情都在宇宙的这段历史中记载着,每个大法弟子一点都不落下。可是如果你要注重常人表面的东西,那你就是执着、你就是人心。不要注重这些,你能默默的去完成好你所看到的不足,你能默默的做好你应该做的,你把那件事中不完善的部份自己默默的把它做好,众神佩服的了不得,说这个人太了不得!这才是大法弟子应该做的。这是一个方面。作为大法弟子啊,在各个需要配合的事情争论不下的时候 或者是讨论无结果的时候,都应该这样去做,邪恶就再也没有办法干扰了。

再一个想跟大家明确一下除中国大陆外国际上大法弟子的协调问题。以前我没有明确这件事情是要锻炼大家走出自己的路来,因为所有的大法弟子都是上界来的王,都得证悟自己对法的所得。那么从现在的情况看,这段时间已经够长,经过了十年的岁月,我想应该划一个句号、告一个段落了。那么从现在开始,我告诉大家,各个项目的主要负责人、第一负责人,他就是那个项目的代表。包括各地佛学会的第一负责人,他就是这件事情的代表。对他所做的、对他所要求的事情、对他所做的决定,无条件的执行,(热烈鼓掌)从现在开始。

无条件的执行,听懂我说的了?很多时候哪,在问题争论不下来的时候,只要他一表态,就那么做了。甚至于有很多事情可以不需要与大家去商量,直接布置,大家去做。为什么呢?很多事情以前争来争去,我不在这上表态,是因为我有意的锻炼你们要有自己的思考、成就自己的路。那么现在这段时间已经够长了,该有的都有了,状态也应该过去了。那么作为总负责人来讲,他对师父负责、对佛学会总会负责,有事师父找他、佛学会找他,他只对上一层负责。学员自己修炼状态也要调整,从现在开始,不要再看负责人而修了。他修的怎么样、他领导的怎么样,从现在开始,这种话不要再说了,也不要再往他那看了,在这方面开始回来修自己了。现在都这样做,开始修自己。

项目第一负责人,不管是哪个项目,各地大法弟子佛学会的负责人,他做什么,大家就只管去跟着做。真的有原则性问题吗?不会的,绝对不会的,这一点我也非常清楚。经过这么多年的对大法弟子的锻炼哪,我也看的很清楚,不会有这些方面问题。真的有这些方面问题,那佛学会就会毫不客气的撤换。但是你们不要想到撤换,很可能不太可能撤换。(弟子笑)锻炼一个大法弟子的各方面的负责人哪,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经过这么多年,大法弟子有大法弟子自己的独特的工作方式和大法弟子做事的方式,你们是修炼人,这一点和常人还不完全相同,不完全一样。十年的时间,已经把他们锻炼的,我觉的已经很成熟了。我现在把这个状态一扭转过来,他们也会做的很好,因为外来的干扰对他们的冲击很小了,他们会全盘去考虑大法的事,不是把大部份精力放在怎么样平衡你们的关系上,而是放在完成好大法的项目上、完成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上。这样他也放松了,会有更多时间做正事。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你们不把眼睛盯在他们那,都放在自己这,怎么样配合好、做好、完成好自己该做的。这个状态从现在就开始,我在这个会上正式讲给你们了,我今天来,就是要讲这 问题。

从现在开始就要转变状态了,就要这样做了。这样做,可能会带来一个什么状态呢?很多事会很快就做出决定,做起事来会很有力,会很快的完成一件事情。这样对整个救度众生也好,证实法中所有要做的各种事情,各个救人项目的运作质量、進程,都会发生很大的变化,所以在这些方面,今后咱们 就这么做。

因为大法弟子人数太多,象每次法会一样提条子,我看今天两小时也提不完,我想哪,在以后你们各个项目有会议的时候我去单独再讲,有针对的解决一些具体问题。我刚才讲的事情,如果大家有异议,我想你也可以通过不同方式转达你的意见。但是我想,大家都是为了“助师正法”来的——这是你们的话,你真的要助师正法吗?“师父说什么我们就做什么”、“师父要什么我们就做什么”,那么我告诉你:这就是我要的!(热烈鼓掌)

讲到这我就顺便再说几句,就说“师父要什么我们就做什么”。其实有时你们嘴里讲的师父要什么你们就做什么,可是一到具体情况不自觉的还是打折扣。你们总是有你们自己的想法,你们觉的你们的想法切合了你们的实际、切合你们的情况,其实不是。你们别忘了,今天的历史是为了正法留下来的,也是给大法弟子救度众生、成就自己用的,不是人的想法那么简单。再有哪,也有一些人总是想:师父要,我们就做,但是我要做的更好一点——把师父要的还是又给变了。总是有一些人心在起作用,也会起到一些干扰的作用。


还有神韵卖票的事情,我说我们现在要做主流社会,打开主流社会才能把全社会打开,才能把影响搞大,才能有更多的观众,才有更多被救度的众生来。那有人就提这个意见、那个意见,还有的人说票价太贵,其实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你比如说,神韵的一个团现在美国西部正在演出,基本上是按照主流社会的票价在做。开始卖票时人很少,它有几方面原因,一个是七、八月份人都在度假,学生在放假,很多主流社会的人一家子都去了海边的,有的在游船上,也有的在不同环境中聚会、会朋友,反正是都在忙这些事情,很少人留在当地,来看秀的人就少,这是问题的实质。你现在去做 低档秀,照样也没太多人来,这才是问题的实质。

有一点你们要明白,我要做的这件事情可不是你们讨论行不行的;我说这么做了,你们只管去做,因为我一旦决定了什么,不是简单一句话,决不是简单的做法,我是要变动许多东西,神都在随着这么做。正法中很多东西变化,你的心里过不去,你老想把它改了,一改就糟糕,动一点就糟糕。你不是说师父要怎么做你就怎么做吗?(弟子笑)怎么对师父要怎么做也有想法?真的不行师父负责!行不行做起来试试看。很多人身在西方社会,实质并没有真正了解这个社会。就是要转变党文化中形成的观念,多了解国际上人类的正常生活状态,不要老是用人心挡着。真的是按照师父要的那样去做的时候不对路也不行,你说师父要你去做主流社会,你还是去那些个不是主流社会的地方去做,当然做不成,你当然也不是真正配合了。师父让做主流社会,那你们就用正念在主流社会做,就一定会成。

当然了我刚才只是举个例子说明问题。很多事情大家是有不太明白的,从不会到会的过程不要太长。师父怎么做你们怎么做,这可不是说说那么简单。你们在其它项目中要怎么做那是你们自己的事情,去争论也好、提出不同的意见也好,但是师父要做的事情你们可不能讨论行不行,你只能讨论你们怎么样去把它做好,这一定要明白。

好长时间没有开法会了,没有大型法会,所以各地学员凑在一起的机会也不多。我听说今天稿件质量比较高、大家也觉的法会开的挺好,也不是那么简单,其实是大法弟子锻炼的越来越成熟了,很多事情在法理上越来越明确了,所以你们在修炼状态上肯定会有不同的表现。在今后大法弟子的修炼状态上,会越来表现的越好,整体状态也会越来越好,这也是肯定的。如果我刚才讲的这些大家都能跟上来,各地大法弟子的修炼状态也会发生转变;各地主要负责人和项目主要负责人今后对他们所要做的事情也不需不必要的讨论了,不需要质疑,只有去做,因 为师父的法身与众神在管。

对主要负责人质疑其实也是对项目本身质疑。为什么呢?比如说,我拿新唐人来说,大家知道新唐人总负责人是谁,如果说新唐人总负责人有问题、你们对他有质疑呀,如何如何不行呀,把他换掉,我告诉大家,新唐人电视台从开始到现在所有做的一切就全都抹掉了,在其项目中参与证实法救众生所做的一切都等于白做,没有了。这项目不存在,你们在里面所有树立的威德也好、做的那些事情都不算了,就这么大一件事情。那是不是总负责人他怎么主持这么大的事情?他是不是修的特别好?不一定。是因为他是这个项目的牵头人,这个项目就是他,而大家只是在这个开拓的项目中在证实法、在做自己事情、把自己事情做好。就象你在常人社会的公司里修炼是一样的,那公司老板不会因为你而有什么威德,但是你会在那里建立自己的威德。

作为这个项目总负责人,他自己修的好不好也很关键。他修不好了,那么就会影响到整个项目停滞不前、困难很多,所以这也很关键。但是哪,佛学会对他负责,师父有什么问题要找他,这点你们不用管。但是作为主要负责人来讲,各个项目其实都是那么回事。你们不能够把自己参与其中这十多年的修炼一笔抹煞了、重换人、从新再来,没有那个时间、没有那个机会,大家的威德、创建的威德、证实法中的成就、所有在救度众生中开拓的那一切不能够抹煞,所以你们不要再想着这些事情,什么换掉谁啊、如果负责人不行了怎么样。真的一动,那就牵扯的东西太大了,从头到尾所有的这一切都等于白做了。但是哪,他如果作为主要负责人来讲,他真的没做好,真的不行,那师父会有另外的办法去做的,真换掉谁,也会使众神配合,从新把它平衡好,不失去大家的威德。但是那个东西不能随便动,主要负责人是绝 对不能随便动的。如果他没有那么大的错误,他没有走向反面,那绝对是不能动的。

我今天把它讲出来,我刚才举个新唐人的例子,只是举个例子,其它所有项目都是一样。你们不要老是修负责人,从现在开始不要老是看负责人顺不顺眼。在常人社会你要看老板不顺眼,他就赶你走了。我为什么这么多年就不动这些负责人?第一我在锻炼他们,第二他在这个项目上是非常关键的,这个人一动这个项目就没了,你不管你再建什么都是新的、从新来,大法弟子在这上做的也都是空白,没有了,就这么关键。珍惜你们做的那一切也是珍惜你们自己!记住师父说的话!(鼓掌)

我就讲这么多,谢谢大家!(热烈鼓掌)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作为我们各个项目的其他不是主要负责人、互相之间的配合上来讲,从现在开始大家一定要配合好,按照现在正法進程的需要。希望大家做的更好。你们了不起,从最严酷、最邪恶的环境中走过来,而且一路在证实着法、讲着真相,一路在救人,走到今天。你们可能不知道自己的威德有多大,但是这宇 宙的众生已经不敢轻看你们了。

谢谢大家!(全场再起立长时间热烈鼓掌)

打印版

注:打印时如果出现"表头" 和"表尾",可以在打印设定选择项中取消表头(Headers)和表尾(Footers)选项。

 

 

pic